首页 > 驻站诗人 > 徐国志
大地之盐(组诗)


  导读:1.镰刀
镰刀还挂在老屋的房檐下这是祖父用过的镰刀
割过民国的水稻
人民公社的水稻
包产到户的水稻
稻穗将镰刀磨成月牙父亲几年前过世了
稻田转给了邻居王二
清明回家给父母上坟
坟包上长着去年的蒿草
那晚在老屋住了一宿
那晚的弯月破窗进来
比祖父的镰刀还锋利割掉我眼窝的两穗泪水
2015.11.16
2.稻穗
秋风起,豆叶黄
滦河两岸铃铛响是风,将天空清扫干净
将稻穗拉低
一遍又一遍地向大地弯腰
向太阳交还一针针稻芒这些仗剑执戟的


1.镰刀


镰刀还挂在老屋的房檐下

 

这是祖父用过的镰刀
割过民国的水稻
人民公社的水稻
包产到户的水稻
稻穗将镰刀磨成月牙

 

父亲几年前过世了
稻田转给了邻居王二
清明回家给父母上坟
坟包上长着去年的蒿草
那晚在老屋住了一宿
那晚的弯月破窗进来
比祖父的镰刀还锋利

 

割掉我眼窝的两穗泪水
2015.11.16


2.稻穗


秋风起,豆叶黄
滦河两岸铃铛响

 

是风,将天空清扫干净
将稻穗拉低
一遍又一遍地向大地弯腰
向太阳交还一针针稻芒

 

这些仗剑执戟的水稻
这些稻花纷飞的水稻
惹得蜻蜓舞,蛙鸣鼓
滦河怀抱九曲十八弯

 

而稻穗,经过阳光
和清澈之水 经过秋风
穿透天空和大地
在晚霞退烧的黄昏
被炊烟领进打谷场

 

秋风透 月亮黄
燕山里外红灯笼
2015.11.17


3.月亮黄


水投向低处,露出稻茬
稻穗聚拢一堆月光
霜降 冻僵的蚂蚱
横卧在成排的稻草上

 

滦河两岸
晾晒一畦畦月亮

 

不远处的村落
被一柱柱灯光抬起
滦河梦游一样
拐过几个山湾
还在均匀地呼吸

 

只有几颗星星没有躲好
两三片鹅毛为月亮伪装
2015.11.17


4.大地之盐
 

父亲佝偻着身子
和泥土脸挨脸地亲近
那时,我羞涩得要死——
这捧破烂泥巴有啥好亲的
父亲的两条腿陷进泥水里
比田埂上的豆秧还矮一些
将一簇簇稻苗栽进去 再扶正
天空和云朵也栽进泥水里
水面儿一会儿皱褶一会儿复原
一田田稻苗像我的方格本
只是父亲将稻苗栽得方正
阳光将父亲的脊背烤出盐粒
汗滴沿着胸腹砸碎稻田
这些椭圆的闪光的汗珠啊
将天空击破,让泥水受孕
又被秋风拾起,层层裹紧
再由云朵充实,阳光烘烤催熟
黄金的稻穗啊把金黄的稻茎压弯
2015.11.12


5.水里的稻花


升起第一柱炊烟,把残夜映白
让灶火比黎明早红一寸
这样天亮就比昨天长一拃

 

父亲早已守侯在稻池地里
水稻扬花了,滴溜圆的露水
被一片稻叶小心地捧着
每一珠都搂住一颗太阳

 

扬花时节,盼望这样的好天气
每一棵水稻享受蜜月的幸福
天空阳光灿烂,田里稻花飘香

 

稻花,依偎一株稻茎
像是兄弟姐妹们簇拥着
和许多水稻一起
守护结实的幸福

 

这时候父亲是棵诚实的高粱
扛着一杆烟锅在稻田门口
点燃一缕旱烟驱赶乱飞的蜻蜓
2015.11.18


6.隔着炊烟


总是不经意的,望望西山
夕阳被盖住的时候
炊烟挺直身子
谁也不在乎地越过房顶
——冲着谁招手
这时候,我还在泥水里劳作
在茂盛的稻苗里寻找稗草
青蛙在邻家的稻田里叫得厌烦了
蜻蜓也收起一颤一颤的翅膀

 

炊烟是祖母升起来的
我听到了炊烟里的乳名
肚子便响应祖母的招唤

 

直到今天,每当饥饿的时候
总是听见祖母在炊烟里喊我
2015.11.19


7.蜻蜓飞


这点一点就飞起的蜻蜓
高出豆垄高出玉米高过
斜洒进来的一缕余晖
夕阳压在父亲的脊背上
又滑向父亲弯着的腰际
父亲弯腰的阴影
刚好将我遮盖

 

我伸长脖颈寻找那只蜻蜓
又有几只过来 斜照里
它们都有透亮的翅膀
像是一排闪亮的纽扣
将两片晚照轻轻地系上

 

父亲还再弯腰劳作
有那么一瞬 夕照的斜光
从玉米地的缝隙挤出几缕
将我慢慢抬起 我看见
村庄被弥漫的炊烟淹没
身后的东山隐在河水里
像是一条龙一样翻腾
2015.11.23


8.稻香村


从石壁上撬下的石头
腾起一条咆哮的烟雾
在滦河激起一蓬水的扇面
如果有阳光恰巧路过
便有一弯彩虹升起来

 

这是小小村庄的大事儿
滦河水便由一条石坝牵过来
马莲甸子开恳出大片稻田
升起炊烟用草木灰铺层底肥
再把山坡上羊群的粪便撒上

 

河水像一条条白色的小蛇
吞掉了黑色的土块
一片片玻璃幕镶在滦河两岸
这是五月的村庄和稻田
乡亲将稻苗描画在镜子里

 

之后一行行稻苗比赛扬花
一声声蛙鸣点着了火烧云
云朵下来 小鱼儿穿梭
雁队的拉链锁上秋天 稻穗们
精神饱满地垛高村外的打谷场
2015.11.24


9.牛群在哭


在滦河岸边的青草地上
我遭遇过一群牛大哭
上百头黄牛 在一头
高犄角公牛的率领下
一齐闷头嚎叫

 

那是个黄昏 牛倌王小二
赶着牛群从东山下来
那头公牛用犄角
猛地剜向岸边的草地
四只蹄子后扬 尾巴翘起
嚎叫声让傍晚停顿一下

 

只停顿一秒 牛群围过来
牛群的嚎叫晃动了东山
晚霞落下来 滦河水满是碎屑
被抛起的青草搅乱了黄昏

 

这是让山村惶恐的事件
直到夜色将牛群盖住
吓瘫了的王小二才想起
去年的这个时候
一头从山坡滚下的乳牛
是在这片草地上被扒皮的
2015.11.26


10.穿水


要赶上山洪卷来落叶
柴草和发酵的腐土
滦河水浩荡无际
浸满上游的粪肥膏腴

 

这时候水稻分蘖
让肥沃的泥水流进来
让水稻吃饱喝足
让每一个芽孢生长

 

村里的每一个男人
拄着铁锹守住池口
像是一个个大将军
指挥着浑浊的滦河水
一波一波地涌进稻田

 

这些天才的庄稼人
用种子 阳光和水
从土地上换取粮食
风 云朵和雨水
雪花都是天赐的兄弟
2015.11.26


11.草房


怀念童年的三间草房
稻草的金黄被黑夜换走
在雨水冲出的沟壑里
长出几簇嫩绿的青草

 

冬天会长出一溜冰凌
像历史课上皇帝戴穗的帽子
又像透明的胡萝卜
也像一排锯齿獠牙

 

草房的草披被北风卷起过
被炊烟下面的火舌舔舐过
草房的黑和残破曾让
年少的我谢绝同学的造访

 

可我还是想念三间草房
遇见女同学时脸上的羞红
在满是老年斑皱纹的老脸上
花白的胡须随风飘起


12. 稻田里的白鸭子


在南甸子 常有这样的童话
比如稻田里赶进一群白鸭子
用它们的红脚掌为稻苗按摩
用它们的厚嘴唇捉走绿蚂蚱
再用它们嘎嘎的浑浊嗓音
给稻田一曲滦河小合唱

 

这群白鸭子 也许是
谁家的妇人忙活不过来了
顺便就将鸭群赶进稻田里
也许是稻叶上的绿蚂蚱
逼迫着请鸭子做救兵
或者是贪玩学生的偷懒

 

在滦河岸边 一群白鸭子
引来黑压压人群的现场会
笨嘴拙舌的老农憋红了脸
只好乡长代替介绍经验 让
戴眼镜的技术员住下一阵
写鸭水稻增产创收的论文
2015.12.3


13. 水稗草


谁能体会一棵草的痛苦
水稗草 有着麻雀眼睛一样的籽实
风划过草穗 掠过一畦畦低头的水稻

 

这是我家乡稻田里的水稗草
让我寻找让我抛弃的水稗草
让我思念让我疼痛的水稗草

 

夏天它有着稻苗儿的翠绿
在阳光下浅浅地透明
凭着透明和留在手指上的滑润被拔掉

 

它是稻田里偷偷生长的异类
没有稻苗和稻苗纵横成行的队伍
悄悄地扬花 结实 成熟

 

果实瘦小 形销神苦 举头望天
风中的摇摆成了秋风的姿式
一缕缕淡烟似的草穗儿像天上的薄云

 

它的孤单是水稻不知道的
它的落寞让秋虫僵尸遍野
水稗草啊,带给我凄凉的怀念和温暖的忧伤
2015.12.6


14.太阳 亮晃晃


父亲下葬那会儿 太阳偏晌
送葬的人都躲闪开 只有阳光
填满墓室 一层又一层黄土试图
将阳光压住 直到鼓起圆圆的土丘

 

稻田里 滦河水一波一波地灌溉
水稻扬花 灌浆 晒米
盼望阳光如秋老虎 看水的人
脊背上扒掉一层又一层曝皮

 

稻穗垛在了打谷场
盼着比月光还要厚的霜降
将稻粒冻僵 冰冻的稻粒
才能打出一颗颗完整的稻米

 

清明上坟 黄土堆长出青草
圆圆的黄土堆像是父亲的肉身
有两片花朵冲我眨啊眨的
阳光泼进脚下的滦河里亮晃晃
2015.12.30


 

简介
责任编辑: 周占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