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驻站诗人 > 徐国志
在玫瑰色的早晨(组诗)


  导读:徐国志,男,上世纪六十年代出生,满族,中国作协会员,全国公安文联签约作家,鲁迅文学院公安班学员。作品发表于《诗刊》《民族文学》《星星》等报刊。出版诗集《行走的树》、长篇小说《奥雷一号》。

●两座山之间

 

两座山之间冒出一溜白桥

像是小女儿信手画上去的

两座山再不遥望了

烟岚也不悬空了

山间的白云随便可以摘到

 

这座白桥 接来每个清晨

的第一缕红光 连起

半山腰成块的炊烟

掩起树杪间的流泉

 

当喘着白烟的火车

飞跑着将两座山搭在一起

被切开的白天 又长出

一行呼哧呼哧的雾凇

 

 

●土色树冠

 

黑褐色的树枝举起一簇黄土

心就苍茫着想拔得高远些

不是习惯把山梁垫在脚下

而是心向高处能触摸蓝天

暖洋洋的太阳会吸进肺里

 

这是冬天的柳树

像从小玩大的发小

它黑黢黢的枝干像

他干惯农活的粗手

还有树上的喜鹊窝

多像捧着的黑瓷碗

 

这个冬天 爬上村后的土梁

怀抱太阳 邂逅土色树冠

让阳光喂饱干瘪的胸膛

那两只喜鹊正谈婚论嫁

忙着在春天来临前安一个家

我也要赶在黄昏前面许下心愿

 

 

●旗子结一些风尘

 

仿佛无数根铁丝在抽 在拉扯

从身体里夺走热气和重量

脚步是空的 就连话语

藏在胸腔里 也被拽走

 

山峰涂上玫瑰的色彩

这水一样的落红 从高处

漫漫地洇没人间  就要

淹过门口的旗杆

 

没有风  旗子懒散

似乎冻得麻木了

有一些尘土粘浮着

 

这是春节放假的早晨

印下无数脚步的广场

寂静地晾晒冬日阳光

 

 

●名字

 

只有墓碑还裸露着

只有墓碑上的名字

活在白茫茫的雪里

 

只有白茫茫……

 

远处依稀有一抹飞翔

瞬间在白里褪去颜色

没有留下飞翔的名字

 

 

●向阳村落

 

和草木一起

将阳光抱住

在黄土坡上落脚

黄土的味道就是

村庄的味道

乡亲的味道

 

村落里走出去的人

拍一拍会腾起黄土

说出的话语也离不开

田地 山梁 牛羊 柴草

头顶上如有炊烟飘起

 

看见土地就要下种

遇见云朵便想回家

眼浊了路遇的就是乡亲

临终嘱咐儿孙

要像清扫落叶一样

将一把骨头埋进祖坟

 

 

●靠山人家

 

靠住山 就生长石头的根

就能抱住火盆 抱住一盆

星星和火红的阳光

 

靠山人家

不怕刮山皮的白毛风

不怕滚石头的牤牛水

雨来树为伞

水淹山做梯

 

山是臂弯 土是家园

活着土里刨食

死了入土为安

就连做梦也是土腥味

 

靠山人家 是一座土丘

和土丘上蓬勃的蒿草

蒿草枯黄了 也是一代代

游子往回赶的故乡

 

 

●高出村庄的早晨

 

土梁不高 只比房顶

高出一两个树冠

比炊烟低  炊烟漫过

土梁就散开  在土梁上

再与别处的炊烟团聚

 

高出树冠的土梁

缓慢地深入村庄

一条土路分成树根

伸入每一个院落

 

土梁上 总有人影

早早地被霞光涂红

然后  脚下喷涌

一缕缕乳白色炊烟

 

被霞光追赶地炊烟

都被土梁上的人影

揽入怀中 土梁随之

高出村庄的早晨

 

 

●残雪

 

雪在霞光里 有一抹桔红

有一些惨淡和风尘

剩下的一缕红抽身回去

 

这些已经旧了的雪

消散了刺眼的锋芒

趁着夜色 委身羊圈

 

又被牧羊的光棍汉

顶着北风赶往山坡

蛰伏在背阴的枯草里

 

失去洁白的老了的雪

在春天来临前的某个黄昏

又摇晃的炊烟送到云朵上

 

 

●热气腾腾的河流

 

奔波太久 河流不知疲倦

只为向远方

这些柔软的水

这些一路破碎的浪头

百折不挠地冲进豁口

 

怀揣着山峰的倒映

雪莲及无数花朵的香

消隐在前程的粉末里

云朵是她流浪的孩子

老成雨滴和雪花回来

 

这些河流

有共同的远方

和盲目的目的

冬天为她备好了马鞍

大热汗淋漓地前行

 

 

●玫瑰色的早晨

 

玫瑰色的早晨

有几片玫瑰落在唇上

山口不张

玫瑰的美

和宁静就不会说破

 

山峰是黎明的牙齿

夜色吞进大地的胃里

树木还有栏里的羊群

都是霞光停歇的孩子

手心攥着一颗星星

 

在玫瑰色的早晨

几片玫瑰落进黎明的眼里

被黑夜藏起来的羊群

被霞光赶回到天空上

 

 

●又见炊烟

 

又见炊烟 像见到了母亲

炊烟在柳树梢上

母亲在土路的尽头

 

柳树梢上的炊烟

被风吹散 吹淡 吹向

天际  天际线弯弯曲曲

弯曲牵起淡蓝色的远山

 

而土路尽头的母亲

从不平坦的生活里走散了

像水泥路失散了村头的土路

只留下白茫茫的天光和雨水

 

又见炊烟 像看见白发的母亲

炊烟在村庄上

母亲在坟墓里

 

炊烟是治愈乡愁的药啊

是包裹伤口的绷带

总在清晨和傍晚

被母亲的双手撑起

2016.2.4

 

 

●树枝缝补着天空

 

是风摇晃着天空

是风将大地清扫干净

在树枝上缠了一圈又一圈

 

风这韧性的丝线

从山谷里抽出溪水

缝合窗子 河流和湖泊

 

又在傍晚

用树枝缝补

落日烧出的窟窿

 

风是黎明前停下来的

几只慌张的小鸟

啄破黑夜逃进天光里

 

从地平线到仰望的天际

再也找不见闪电的裂隙

2016.2.5

 

 

●有补丁的故乡

 

云朵是故乡天空上的补丁

缝补山村的贫瘠 缝补童年

被大山截断的眺望和想象

 

童年的天空  瓦蓝洁净

太干净 没有一朵富裕的

云彩 照得清草甸子上的

马兰花 河水里的白鸭

在清清的蓝里藏不住思想

 

盼望雨  雨水会挂出彩虹

带来上游的枯木 粗重的农具

还有小伙伴们慌张的书本

 

这时候我们是岸上的检阅者

丢下石块 无法摘下的

云朵和些许慌张都丢进流水

2016.2.6

 

 

●霞光缠在杏树的枝杈上

 

霞光都缠在杏树的枝杈上

这些春光里的红布条

集结在春天的黄土梁上

缠住一棵棵春风的枝条

 

还有些僵硬的杏树  刚刚

从冬夜里走出来  还有

少许落寞 有一点不知所措

 

霞光有金属的锐利和冰凉

有星星的冷漠 而玫瑰红

停在树枝一毫米深的地方

渐渐聚拢成一株株芽孢

 

这是杏树经历春天的方式

举一朵霞光的红和锋芒

等着风调转方向 等待蜜蜂

自太阳的巢穴霞光般喷涌

2016.2.6

 

 

 

简介
责任编辑: 周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