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驻站诗人 > 黑朗
表述一根朽木(组诗)


  导读:黑朗,本名李顺桥,彝族。担任过《诗中国》《西部作家》《文企联谊》等论坛版主、编辑。作品散见于《诗刊》《星星》诗刊、《岁月》《山东文学》《四川诗歌》《天津诗人》《民族诗人》《威宁诗刊》《大别山诗刊》《零度》诗刊等近百家刊物。曾获“中国·垫江牡丹诗歌”奖、吉林省“松花湖诗赛”奖、首届“四川农民工原创文艺作品”奖等国内奖项四十余次。

timg (34).jpg

安静地:聆听众神向我们走来
 
在某个站口,请下车停一停。耗时一秒
去看看天边
一秒,你看见靶场了吗?这支飞速的箭该射向哪里
 
如果天气不好
不要忙于撑开雨伞,也不要忙于擦皮鞋上的灰尘
你先眨眨眼睛:辨识一下身边堵塞的事物
是雾霾?是雷雨?还是风沙
 
遮挡我们视野的,或许是薄薄的误会?或许
是我们眼膜里的一层灰
请冷静!眼皮上,只有轻轻地擦才不会戳疼自己
 
许多时候:不是神不邂逅我们,而是我们不认识神
许多时候:不是我们不明事理,而是我们拒绝明白
 
心魔是可怕的。它的毒素:是结冰的火焰,是盅蛊的针尖
为什么我们不敢用刀锋打开胸腔
为什么我们不愿用火花擦亮温暖
因为心魔也是胆小鬼!它躲在最窄的心眼,挑拨我们背道而驰
 
其实,在这支飞驰的箭羽上,我们过急地消费了每一秒光阴
如果?我们慢下一秒打开自己
听!众神就在身边,一座座安详地慎独我们灵魂
 
破旧的短靴
 
垃圾箱敞开口子。露出脏果皮,灰尘,和碎菜叶
一双旧靴
被垃圾举得更高些。似乎?想用半张鞋脸道出一路艰辛
 
与人的体温接近
通常被一种物欲和虚荣打磨得表面光亮
看似
世间为考验一个人的脚力
故意把大道拧弯,把小路凿险,还冷不防遍地设伏
 
人心向背处:旧靴曾经也捂着臭脚丫
走过黑,走过白,走过生锈的日子和过火的人间
 
一双咧嘴说话的旧靴,还想和这个更冷的冬天叙叙旧
而北风大吼
行道树被响亮地抽打耳光。鞋闭嘴,听着落叶朝自己走来
 
洗澡水
 
沐浴我的这些水:它们来自很高的天空
有阳光余温。有月色润洁。有星辰晶亮
 
我想:我吃了五谷
这些人间烟火的气味会不会不好洗刷
在汗渍上
我反复涂抹肥皂
——以致泡沫铺天盖地
 
独处暗室。我心里的半壁旧墙
似乎藏匿一个小偷
一次次查看门窗
一遍遍谨小慎微地藏身搓洗
(总是害怕:某些羞耻漏出笑柄)
 
从天而降的水,被我身上的污垢抹黑
在我畸形的肋骨里
却一直掏不出干净的灵魂
 
我带着罪责的情绪。不敢正视自己的肮脏
埋下头
去假设污水管连着另一片葱绿的麦子
 
表述一根朽木
 
我的腐朽:其实都和风雨相关
林中那些树木
帅气的做了栋梁。丑陋的做了根雕
一切,都按它们最奢侈的愿望被人间恩宠
 
我碍于羞耻。一直不敢正面攀附阳光
在瘦薄浅土上
因为胆怯我不敢逆风相向。看嘛
任凭风雨骑着高头大马
踩踏我头顶。一直把我的脊梁彻底压弯
 
你们不知道:我被扭曲的赢弱内心
不是天生俱来
它和上天造物的泥土有关。它和阳光照射的偏差有关
我作为一株诚实的生命
无权在板结的天眼里移动双脚
 
那些施云布雨的传说:哄骗了天理的真实
那些乌鸦舌尖上的赞歌:遮盖了血腥
 
说实话。我的整个生命过程
都和石头抱在一起
渴了:挤一点石头的泪水温润根脉
饿了:我靠着石头休眠整个冬天
 
我缺少养分的病态长势
注定是大森林里一块羞耻的伤疤
我软弱的手
瘦成一根骨刺。逆向的锥疼天空
 
和石头盘根错节的日子里:我返回真实
在某个冰冷的寒冬
我倒下以后就再不想睡醒
选择这样的死亡:别无他求
我是在等一把利斧
希望借它的明亮——把我带向火的光辉
简介
责任编辑: 山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