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驻站诗人 > 黑朗
谎言,或小朵时代(组诗)


  导读:黑朗,本名李顺桥,彝族。担任过《诗中国》《西部作家》《文企联谊》等论坛版主、编辑。作品散见于《诗刊》《星星》诗刊、《岁月》《山东文学》《四川诗歌》《天津诗人》《民族诗人》《威宁诗刊》《大别山诗刊》《零度》诗刊等近百家刊物。曾获“中国·垫江牡丹诗歌”奖、吉林省“松花湖诗赛”奖。

27892294_600.jpg

怂人
 
原谅我: 手上持着刀,口里念着佛
原谅我: 把神和魔关在一个笼子
 
肉身就这样虚假
把薄纸的轻浮和石头的冰冷糊成风筝
头发有精神病
它三天剃度,两天还俗
经不起时光打磨的嘴脸
一直低头于底裤
 
每当目光相对的疑视中
我总要摸一摸刀
一边宽慰自己
"别怕!他们是人,他们也只是人"
而意念中
向我走来的似乎就是狼群
 
在弯曲的天际间: 我莫名依附
也莫名恐惧
害怕外星蚂蚁,一脚踩扁地球
 
 
河矮于我们的心
水呢?水会不会比我们高一些
 
鸟羽抛出的想象
似乎摸到虚空里的路径?它们
翅膀抬高了
还使劲扒地上的影子
 
风想做什么?能做些什么
它过处
一切都在摇头
 
青天紫青。蝉在树枝上启示
云朵
也象树叶!飘,也落
 
发呆
 
我不摘那朵花。只是静静地看
像玻璃装着影子
像小猫喜欢水里游着的鱼
 
时间:必须明亮,必须一直这样干净
像装着心跳的露珠儿
可以在风的指尖上悬挂云朵
 
一片花瓣,不足以乘载更远的时光
让流水
罅开一毫厘缝隙
 
时间指腹为婚,穿越花瓣
我相信
花瓣里孕育着我的眼晴
 
谎言,或小朵时代
 
一切给了谎言
大风覆盖,花朵与草色完全失真
 
我想做个叛徒
用玻璃划开身外鸿沟
在囚窒
我的颜色与风无关
 
劫难是大众的
躲过骗子,我只开一小朵自己
简介
责任编辑: 山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