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驻站诗人 > 黑朗
风在更深的层次解剖我(组诗)


  导读:黑朗,本名李顺桥,彝族。担任过《诗中国》《西部作家》《文企联谊》等论坛版主、编辑。作品散见于《诗刊》《星星》诗刊、《岁月》《山东文学》《四川诗歌》《天津诗人》《民族诗人》《威宁诗刊》《大别山诗刊》《零度》诗刊等近百家刊物。曾获“中国·垫江牡丹诗歌”奖、吉林省“松花湖诗赛”奖。

高粱.jpg

电毛驴说……
 
不吃草了。我要把大片草地,让给新贵族
他们需要
就修一座高尔夫球场吧
 
不嘶鸣了。也不拿喇叭当出气筒
我要把噪音
让给新闻播报和与幸福指数相关的消息
 
我要悄声眯气地穿越一座小城
偶尔钻进深巷
偶尔闻闻酒香
 
我要驮着一个倒骑毛驴的老者
让他
一边看戏本,一边捋胡须
 
醒来
 
我努力翻身
让指尖掐断鬼影子,让眼晴摸到醒
 
时间给我一场黑
演绎了小伤悲,大情怀,和乱七八糟的鬼镜头
我以一夜
于黑处走向更黑处
直到在一个屠宰场才找到自己
 
原来:我是命运以外的黑狗
一直跪舔一个叫白天的裸女
 
形象的钟表或雨滴
 
嘀嗒声下滑,把云朵和翅膀拽进脚窝
吓人的风雨还在前边
路一拐弯,左右的江河都躲进皮襄
 
还原一些声音
挂在树丫上的记忆排列起来,一片一片
证实昨天,证实遥远
证实喂养风雨的绿色河流
 
小朵小朵的浪花,抒写破碎
鱼和果子的骨头还在跑
大潮声:似乎要打倒一些逼近的事件?或打倒花朵
 
断崖遭遇厄运。身着黑袍的鹰,押解天空
影子变大,流云基本乱了秩序
 
空瓶
 
心空了。似乎油尽灯枯
偷油鼠
还掉在我的空瓶里,听外边猫叫
 
爪子抓心
 
最难受的是昼短夜长
灯不亮:心越走越黑
 
桥墩下:一只蚂蚁感言
 
啥?把我眼睛锁在天上。不是云朵,是铁
铁质的根根缆绳
拽起江山。拽起涛声。天际蓝得见铁
 
风声是硬的
在整个视网膜里:江山以撕裂的面像
露出巨石
露出峻岭
露出破碎的火山片段
 
一些失忆的往事需要串连
就象有些硬汉
在向下的水流把骨头塞进桥墩
再软的水,也站立起来
 
就象汽车漂在天上
我却不知道它们为啥长了翅膀
 
下划线短文
 
说话就说话,我不敢把丑往美身上靠
一口唾沫叮子
没十足的仇?何必吐脸
 
一个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人
一个吃多了撑着的人
一个自大的人
一个小人
 
最好:做个不随地吐痰的人
 
隐居
 
给三朵桃,两根翠竹
要把一片荒芜山坡妆扮点色彩
 
给半亩坡地,五粒种子
要把一个隐居人拖离饥饿边沿
 
对于五行缺水的瘦命人
隐居只是行为上的理想主义
 
如果少了人间烟火
困在野山: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哈哈镜
 
在错误处,它要把一切变为错误
包括点头的样子,弯腰的样子,吐唾沫的样子
 
它就这样偏执
将弯曲硬化。并且去改变凸凹的事物
事实
通过空气被软化
 
玻璃有特权:夸大,变形,乱真
决论都很意外
 
管控屁
 
隔尸五尺,隔鬼三丈
隔人一张阴阳脸
 
迎风相向
不只身前堵,身后也堵
侧身
风不退。我退
 
沉默是金
呵呵!沉默是屁
 
也说一只虱子
 
我不想再啃白骨。放弃苍茫,放弃嗷叫
扒了牙
扔进胆汁,泡制一颗蛇心
 
我假装喜欢羔羊和胆小鬼
要糖的给一粒糖,要青草的我给青草
我假装布道师
一边谂佛,一边蠕动蛇欻
 
凡是接近嘴边的事物,都不放过
我必须有更大的胃口:比如吞象,吃人
 
风在更深的层次解剖我
 
风,不是风!是一把隐形的刀子
我,不是我!是一粒鬼影的骨头
 
空病塌
在人鬼同行的白天散架
黑白
白黑
黑血换生,白骨换死
 
活着就是假象
风说:我是羊变的人,是草变的羊
 
牙痛:软骨病
 
软刀子。不疼不痒,把我剖见206块骨头
头部:犄角断了
腰部:瘠锥折了
 
活了半辈子,今天
仍把遗物当遗传。遗传尖牙,利齿,小心眼,大肠胃
一条小命
仅仅悲悯于苟且偷生的小小自我
偶有小觉悟和小感恩,却从来不感激草木和牲畜
 
摄于我们体内的钙:原本是一小撮泥土
是一棵草的光茫
是一群牲畜的血水和泪
是一口刀锋上寒光逼视的白牙
穿越遥远,我们的肢体才由此完成了龌龊的人形
 
病理:牲畜在帮我们吃草
症结:我们在帮牲畜做人
 
活着,就是憋一口气
 
爬行时,有一条虫活在影子里
奔跑时,有一条河流在血管里
饥饿时,有一只羊活在仇恨里
死亡时,有一口气丢在尘埃里
 
半碗日月
 
一碗清水里:日月下沉,星星摇晃
一碗稀粥里:火苗下沉,米粒摇晃
 
掏空劳碌,也只剩半碗饥荒
倒置身心,谁可以端平夜色
 
打捞半节炊烟:暖的是气泡,冷的是冰块
搀扶草叶春秋:扶不起瘫软,竖不直枯朽
 
小蚂蚁,小生命
 
向蚂蚁行注目礼!悲悯,关切,怜惜
却无力阻止它们画弯弯地图
 
它们的脚,似乎触击了地狱的门
由不经意的风,带走它们
 
一直突围的蚂蚁:搬着自己撞向南墙
地壳被咬成空洞,也恰好埋藏了它们
 
云飞扬
 
风是认真的。认真地
爱着会飞的水
 
浪花已经美不胜收
潮头也铺展了一滴水足够的宽度
却不甘愿让水回到水
它携带碎水粒,一直升腾
 
气化的水,会飞的水,小于肉眼的水
拔高了低处视野
唯有朵云,说出真实的海
 
我的分行诗
 
我怎么捏得住风?象虚假法器,捉鬼
简直自欺欺人
 
没有摸到原野的深峪
其实就是没有走入草木的心底
一条野狗
还以为一块白骨很有味
让风哗哗地嘲笑
 
不是一片绿叶就可以代表时光灿烂
不是一粒花蕾就可以晾晒草根幸福
 
我偶尔捏笔偶尔操健盘的手
似乎
用狗尾巴拴风?醒来时差点笑掉大牙
 
站在季节深处等你
 
错过。那只小花鸟,一直在冬天擦边的
枝丫上站着
是不是等你?我不说
 
鸟类的爱意
一贯有些神秘的意象需要诠释。比如小花鸟
它已从
一只雄鸟内心退守温暖
宁愿放矮天空,身着盛妆等一个知己
 
风色渐绿,渐红,渐紫
有意无意
撩拔整个旷峪痒痒的心跳。谁是谁
 
谁是谁?小花鸟抓紧枝丫
叽鸠。只有你听得懂:它这孤单的声音……
 
手套就是昨天的马甲
 
亲手种下的桃木,应该让它有花开花,有果结果
我却假冒花匠
刻意剪去它的一些高度,把刀口留在风中
 
掐灭自然
我表面是在干一件美好的事情
痛不痛
我没有问过桃树
等手掌生出老蛮,才知道脱皮也是一种疼
 
这个冬天:有些习惯我真停不下来
就如修剪
我宁愿戴一双旧手套
遮住野蛮的的刀锋,让桃花服从我的生活
 
有空时,都可以去看看老椿树
 
山有山脉,树有根脉,人有血脉
我指的是
一堆白骨旁边的老椿树,一座龙滩背后的立马大山
 
我要说的是我看见的地貌
大片麦田,几间土瓦房,荒芜的野坟和旧事
还有呜咽的细风
以及折腰的老树和冒尖的草芽
我想简要地描述一下由近及远的写意
被活人移平的宗祖墓地
墓地依托的莲瓣水风
散落的龙滩村子和藕断丝连的人家
人家背后的大山和山腰子上的乡街
看得见的:还有一条通向远方的路
看不见的:还有一条三面环绕的金沙江在奔流
 
面对这些遥远的旧事和荒凉
有一千种心酸
想折弯我的膝盖。却有一千股硬气,需要挺直脊梁
 
野坟,土瓦房,草芽,老椿树
似乎是宗祖的魂在飘摇
人家,山影子,细风,涛声儿
这山脉和流水的远方:一棵古木,是不是一面祭旗
简介
责任编辑: 山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