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驻站诗人 > 黑朗
生死归宿(组诗)


  导读:黑朗,本名李顺桥,彝族。担任过《诗中国》《西部作家》《文企联谊》等论坛版主、编辑。作品散见于《诗刊》《星星》诗刊、《岁月》《山东文学》《四川诗歌》《天津诗人》《民族诗人》《威宁诗刊》《大别山诗刊》《零度》诗刊等近百家刊物。曾获“中国·垫江牡丹诗歌”奖、吉林省“松花湖诗赛”奖。

timg (35).jpg

坟场
 
这样安静。燕子抱着春天,但不敢在这里落足
松枝上的清风
有的被青龙山挡了,有的被白虎山吞了
朱雀和玄武: 也以一方山神的威严,护佑安憩净土
 
独自一片坟场
更有一国王土的独立秩序。包括
林间穿插的小鸟,草尖上的蚂蚱,落叶下的虫子
都要听从地府召唤
似乎不准乱鸣乱叫?更不准大悲大喜
所有树木,该高的就高,该低的就低
 
亡魂部落里: 碑只是阳间的脸面!此地
住户都被抹掉姓氐
每一个入土为安的人
他们已经失去语言。也不用语言
传递于他们之间的信使
是蛐蚓,是蚂蚁,是地下行走的微生物
如果说
孤魂与孤魂还有联系?他们之间,仅以气味交流
 
几朵豆腐云
 
很象脑汁。一朵,两朵,三四朵
那是一群死了没有归宿的思想者,飘上天空
 
地下是埋不住他们的
尽管人间把他们化作灰烬。他们
还是携带火
在地府: 做不安份的野鬼。炼心,炼胆,炼颅骨
 
钙质和有血气的部份
总是向上的!向上拱破泥土,顶撞风声
他们要向上爬
向上爬。直到把脾气和誓言递上青天
 
那些云朵: 有时象豆腐脑,有时象毛肚子
时聚时散之中,有骨头的白,有血水的红
 
人死后,他们去了哪里
 
人死后,可能有两条路?唯心和唯物
唯心:他们携着魂魄去了地府,去了天堂
唯物:他们把自已给了虫子,给了草木
 
在神化支撑的人世
亦假亦真的经文: 从恶至善,从丑到美
教义是洁白的
但一直没洗干净投胎的鬼影
(活着就这么一回事: 半鬼半人)
 
清醒的唯物论者。他们是知足的
他们承认兽性
承认死亡
承认他们赴死所遇见的悲凉
但他们更清楚: 一粒细胞的分解
把命给了草;把草给了牲畜;牲畜又以肉身还给了人
 
关于骨粉里虫子啃食的一部份
可能会发生许多奇迹
物种变异的源头:一是舍身,二是交合
若干细胞的繁殖
亿万年后,会不会有其它物种超过人
 
反正,人死以后就这么一回事
路很窄!但可能无极限地延伸
 
神经元
 
一根筋: 捆了地球,捆了无极限宇宙
所以
人的记忆,没有长度,只有宽度
 
一根筋是加号
加了前世,加了今生,加了永远
一根筋是减号
减了昨天,减了今天,还减未来
 
一根筋: 在诠释梦与未知
但无法破解,染色体里变种的基因
 
端午祭
 
就在水边,我轻轻丟下一粒石子
看小水花小涟漪
看争相围拢的小鱼。"哦!今天可是端午?"
 
这些小小吃货
馋了两千年的空腹。它们等得慌恐
我却两手空空没带祭品
徒手敲门
水族啊!我只是迷途的路人
经过水边,想见屈子
 
江湖或者人海
有些乱了规矩的漩涡,几近平息又风生水起
照妖也照人的水影子
一会摇晃楚河
一会摇晃蛇身
偶尔也摇晃杀气萧瑟的鬼影人头
 
岸上的祭拜,形式变了又变
但没多大意义
撒粽子时,屈子可能引领江河走远
喝雄黄酒,可能恰好给白娘子下毒
挂菖蒲,是给黄巢通风报信
吃馒头,已被孔明施过法咒
 
弥漫于节日的这些浑浊物语
把风引向更低处: 唆使蛇妖,唆使虫鸣
未曾解码的结绳记事
包括谷物和草木,一切正待删改
 
端午: 整个大国气候偏热,偏湿
窖藏的种子和人心
一部份下沉扎根,一部份拔节上扬
禅行旧事。经验以神话性质
撒在辟邪之路
日子就是一件古老法衣。借风拔乱,借雨招魂
 
三匹马儿,三兄弟
 
以半世光阴为半轴,以方圆百里画一个圈
三匹马儿: 转着圈,各吃各的草
 
恰如三个异性兄弟:。从文,经商,行医
活着的方式不尽相同
草根的滋味,却一样心知肚明
 
习文的,不卖帝王,自成野草
经商的,不舍纹银,套不住狼
行医的,不近权贵,空有江湖
 
三匹马儿看似没有驾辕
实则: 风套着它们,它们拖着一大片草场
 
穿过五月的手掌
 
我想以指点江山的手势,指点一棵树木
让五月沿着它的高度长起来
 
一棵树木。 应该担负更多的责任
应该挺直腰
放下落花的叹息和坏情绪
应该回到果子,精心地培养秋天
 
五月: 本该有五月的精彩
劲头足,很热烈
更该象个拉得动地球的小神
.
唐槐
 
听得风雨: 时光需要一些物证
俏枝,嫩叶,一怀旧事
 
植物的随性
看淡了江山易主
唐,宋
元,明,清
 
槐花轻飞的扬州。一千年里
南柯一梦
送走多少自由路人
 
抽刀断水
 
矮化白雪,矮化泉眼
矮化依恋,矮化幽静
大河淌水: 搬着那么多疼痛的声音!流啊,流
 
飞泻。奔腾
 
河床一寸寸放低身体,以防
小鱼和卵石
跳上岸来,把旋涡的私密卖给水草和庄稼
大河涛声
多么悲怆的一首歌呀!多么悲怆
 
倾泻之水: 还需要舀一瓢给岁月吗
还需要留一滴做眼泪吗
是否需要开一条渠?灌溉虚荣的麦穗
 
对于断成两片的江畔
水走了,还可以留给风来磨刀
何时抽刀断水?抽刀断水
 
五谷 . 易经
 
谷穗里的预言: 可曾有人看透?可曾写入易经
一粒米
包裹了几丝冷暖?几段悲泪史
 
前世部份
是不是被埋在泥土里?和秧苗长起来
今生部份
是不是挂在露珠上?走向黄昏
还有后世呢?在哪里
 
几罐钱。几坛酒。几斗米。就是
一个人的命运
几天笑。几天哭。几天醉。就是
一生人的过程
 
谷穗里的预言: 易经可能把它们省略
但一粒米
不扁不圆!它恰好椭圆
 
药罐
 
给陶灌赐予新的火苗。反复烧,反复烧
让水见到火的热烈
让煎熬的烫汁,煮烂草药的胆气,举高火焰和云
 
那些牺牲的草
要给它们写在纸上,要记住它们的名字
从原野走进陶罐时
关于死亡没谁漏过风声
关于火的残酷也没漏过风声
它们来到我身边,就象寻找亲人
 
我是野草的终结者啊!有罪
我要用这些草叶里的声音
喊醒日渐没落的魂魄
我欺骗了这些野草!有罪
我是用它们的血汁
换取我苟延残喘的余生
 
在这里: 我平铺纸页,庄重写下
白寇,黄芪,丹参,杜仲,车前子……
 
活着
 
握着阳光温润的手,你们是幸福的
你们都拥有大别墅或现代家居的小方格子房
有跑车,有绿草坪,有可爱的小宠物
还有终生养老金和存款
 
体制内的这些福利
在一个国度里撒播着烁烁的光芒
闲了养鸟
倦了喝茶
三餐以外的光阴: 散散步,打打牌
让富余光阴慢慢地流淌
 
当然,购物中心和菜市场里的话题
触目惊心
真假难辨的地沟油,毒奶粉,澎大剂,转基因
街头巷尾都有人谩骂
奸商,黑心农民,伪科学
但每天2000卡路里热量
还必须从这些食物中摄取营养
 
偶也,尔听见生活无助的人: 杀儿女,跳桥,服毒
偶尔,也听见农民工: 矿难,坠楼,讨薪
而这些看似都与幸福无关?听了,很容易淡忘
 
我所指:死亡不是绝对的
 
蚯蚓不停地挖掘。会不会在破解一些秘密
地下的现象
见证了菌桿孢子的质变,而不止于简单生死
 
一切物种:都起源于细胞微粒
它们在适宜的空气里转换存活方式
侵袭。交配。繁殖
若干细胞堆砌而成的体态
造物天地: 鸟,人,兽,虫,草木
大成而大变的生物史
写就了更大的毁灭与创新
 
牛羊之身,存放了草木
野兽之身,存放了牛羊
人体之身,存放了野兽
人: 来于泥土,归于泥土
 
变异是细胞与时空无限的奇迹
所见的: 死亡不是终结,蜕变一定还在延续
 
螳螂的臂力,足以挡住我的视线
 
雨透了。我的出行,恰好遇上避难的蚂蚁
 
五月蚊虫竞相上路
恰如乱世,一路少不了司空见惯的伏击
于今天
车轮和翅膀一起飞翔的时代
蚂蚁和蝉,螳螂和我,乌鸦和车轮
都交措于岁月密度
塞满我所想及的天空
 
从没有路的荒野走出路来
我只敢把眼睛放在脚尖。怕踩了蛇,也怕踩了虫子
在慢于草木生长的速度时
我总在枯败季节里迷失
 
自然界的许多物语: 让我心惊肉跳
就如一条虫被一群蚂蚁咬死
就如一群野狗杀死一条水牛
不说远的。一只螳螂在车轮下的表情,它的臂力
足以让我把风喊停
 
羞于说出一条真理
 
宁愿闭嘴。让自由出入的风,带着小命
能逃多远逃多远
 
时间这件外衣
把地上弯曲的道路藏进血管
羞于告人的叉路口
故意拐弯
以折腰的眉态,故作神秘
 
在迷茫处: 我宁愿相信一条狗
从它狞狰的表情里
辨别险恶,辨别真伪和陷阱
 
面向一切未知的远方。我宁愿
放松十个手指,打开骨节与经络,先找到自己
简介
责任编辑: 山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