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驻站诗人 > 王久辛
《致大海》(2007年修改版)


  导读: 诗歌的力量 ――写在诗人王久辛长诗《致大海》修改版发表之际 周占林 诗人王久辛的长诗《致大海》 2007 年修改版在今年《解放军文艺》第一期发表了!在我们向诗人表示

诗歌的力量

――写在诗人王久辛长诗《致大海》修改版发表之际

周占林

诗人王久辛的长诗《致大海》 2007 年修改版在今年《解放军文艺》第一期发表了!在我们向诗人表示祝贺的同时,又想起了前年七月我们中国诗歌网转发这首长诗时的情景,那些闪光滚热的诗句,仍在我们心中激荡。多好啊!诗人王久辛在 2006 年版《致大海》中深情呼唤的“精神家园”,终于有了响遏行云的回声――在 2007 10 15 日胡锦涛同志所作的报告中,有了英明的主张“弘扬中华文化,建设中华民族共有精神家园”。我们高兴,胡主席仿佛倾听到了诗人的呼唤;我们激动,胡主席胸有韬略,为我们国家的精神建设,展开了一幅壮丽的画卷!当年海德格尔所言:“人类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的美丽前景,就要在亿万人民的创造中,一步一步实现啦。我们当然知道,这是一个相当长的历史进程,但当我们有了一个目标,在追求“诗意栖息”的过程中的努力,不同样是充满诗意的吗?现在,我们将诗人王久辛 2007 年修改版的《致大海》转贴于此,欢迎大家赏读。

 
 
 
致大海(长诗)
王久辛

“……我看到了真理,我看到并且懂得,人是能够变得美好幸福的,而且绝不会失去在世上生活的能力。我不肯也不能相信,邪恶是人类的正常状态……即使根本不存在什么天堂――我还是要去传道。事情再简单不过:重要的是必须像爱自己一样去爱别人,这才是要害,这才是关键,其它事情都无关紧要。”
――陀思妥耶夫斯基
序诗

伴着海面翻飞的鸥鸟
陀思妥耶夫斯基盯着你说○1
我看到了真理  你问  在哪儿
我怎么没有看见  他神秘地笑了
说  你的辩证能始终不离公正的
天良吗  你望着翻飞的
鸥鸟  却陷入了沉思

沉思 大海一样起伏的沉思
在铅云压低的鸥翅之下
沉思  伴着德彪西的音符
阴郁地涌动  起伏
仿佛海水隐藏了过多的秘密
所有临海的人们  这一刻
都变成了追寻的质问者

浪花激溅 礁崖耸立

沉思在升华 在涌动
在涌动的浪潮之上 掀起
巨浪 巨浪巨浪
巨浪就要耸立起来
像山一样巍峨
就要倒下来了  就要
倒下来压下去了
沉思啊  谁说沉思不是力量
不是力量的悄悄集合
不是集合后的雷霆訇然的咆啸

哦哦 沉思在涌动
我的心在涌动 涌动
连白鲨都在和我一起涌动
还有珊瑚 还有成群的白条鱼
和美丽的多彩的水草 都在涌动
在德彪西音符深处回旋
起伏  起伏回旋
涌动啊 我的大海 
我的心啊 大海的心啊
和所有浪花一起
哗――冲起来
哗――落下去
一起一伏的跌宕啊
仿佛膂力的汇聚  神秘而又肃穆
又似精神的凝结  迅疾而又有序
沿着海平面的跌宕起伏
曙光在起伏跌宕的波澜荡漾
荡漾的光芒反射在白云的脸庞
云山重新变行银白了
银白的层峦望着大海
望着眼下粼粼晃动的光芒
犹如多棱的镜面又似魔术的彩裙
把媚惑的丽眼和妖娆的涟漪
轻轻地轻轻地遮挡
……

第一章
第1节

大海啊 此刻
我又一次来到你奇异的岸边○2
桔色的曙光
在蔚蓝起伏的波涛上跳跃舞蹈
彩色的海风
带着琼浆的芬芳在自由飘荡
鸥鸟啁啾  仿佛从我胸中飞出
白帆点点  犹如渔歌扑入眼帘

哦  我看到
万里海疆连着无尽的边界
紧紧地环抱着一块鸡形的版图
那是爷爷的爷爷安葬的地方
那是爸爸的爸爸出生的地方
那是奶奶的梦里
至今还不停念叨的地方
是妈妈故事
反反复复讲述的地方啊

是圣土  先哲前贤从这里诞生
是净界  文明文化从这里起源
那是非人的想象所能够想象的
璀灿  瑰丽的创造
是无论何时何地  只要想起
她啊  便浑身是劲儿的精神力量

哦  是精神的海洋啊
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每寸
土地上  每个人的骨子里啊
都浸透了精神海洋的精神波液
是十三亿人的海洋啊
无边无际的云海
翻卷在无边无际的广袤大地

第2节

哦  碧透的海水啊
你何时升起明月
却捞不出繁星了呢
哦  清澈的海水啊
你何时飘过云朵
却拽不出白帆了呢
是谁  在什么地方
用了什么手段
使你  如此澄澈的汪洋
却照不出透晰的呢喃了呢
――我不知道
我的心和成群的各色鱼儿
在海水中涌动
连最小的虾儿和最小的海藻
都在一起涌动 涌动啊
涌动啊 我敢断言
这涌动是大海啸的前奏
是前奏的大海啸 你听
你听 你听啊
是惊雷的慢慢聚变
是海啸的悄悄爆发
那是生的啸嗷啊
那是死的绝响啊
你听 你听啊
……

第3节

蔚蓝色的啁啾呵
绝对是无数小黄鹂的飞鸣
无数飞鸣一齐撞击礁石
那是无数的凄厉之撞击啊
和着凄厉的激情
爆出四溅的语言碎片
使我所有的晨昏与昼夜
都心绪不宁  心绪不宁

大海啊  我的大海
是谁入侵了我们的精神
用金钱把私欲利诱拐骗
竟把荣耻界线涂抹
大海啊  大海
难道人们真会肆无忌惮行为失范

大海啊

难道你不是太阳的化身
不是化为沐雨滋养万物的吗
不是把每一粒光
播入大地  为大地
生生死死的吗 大海啊
难道你不是站在万物生灵一边
你要替邪恶  为歪风
撑腰鼓荡  兴风作浪吗

你的深邃在深邃的海底
重复着深邃的渊博
而你的渊博又为渊博的你
展示着渊博的碧水清涟
你养育了那么多婀娜的生灵
你不就是生灵之母吗
而那贪婪也是你深邃的
骨缝中滋生的吗
我要把它抠出来
曝晒在赤炎的烈日下啊

第4节
是谁说  斗转星移
既然我们已经先富起来了
那就让我们先享受享受吧
我看见享乐的身体在享乐的梦里
变成一厅又一厅的满汉全席
百鸟朝凤  鱼螯拜寿
犹如毕加索笔下赤裸的人欲
人欲炫烂  欲壑难填
早已超越了消费的底线

是谁又说  今非昔比
再小里小气  抠抠唆唆
就是自己对不起自己喽
我看见公款在旅游的异域飘舞
即使夏季仍像雪花天空下着人民币
钱是啥呀  钱是纸呀
犹如贝多芬指下欢快的蹦迪
挥霍如疯  几近糜烂
早就把天条触犯

还有人说  什么公平啊
正义呵  只要会“运作”
没有钱可以有钱
没有官可以有官  总之
运作就是一切  运作
就可以要什么
有什么 谁敢管

它无视大众公议
它践踏民主和法制
它把铁的纪律置于九霄云外
它把法律法令当作重重障碍

大海啊  我的大海
你的浩瀚在浩瀚的天边
连接着无尽浩瀚的人心
而你的心又为人心
展示着无涯无际的浩瀚
你不就是挂在天地之间的
一汪明镜吗
你什么看不见
你什么能看不见

哦  大海啊

第5节

哦  那是谁
拿着把钳子  东张西望
这边绞断两条纲纪
那边剪断三根律吕
酷似“文革”中
违法乱纪的“英雄”
仿佛只要有人给钱
给利  杀人放火打砸抢
什么都敢干

历史会重演吗
换一套把戏
人们就无法看穿吗
哦大海  如果你的潮汐
海枯石烂  不会移易
你就掀起巨浪
淘尽这些黄沙吧

大海啊  我的大海

难道你的光辉
不是以照彻黑暗与阴霾为己任
那每一粒光波
都扑向人类 为人类
而祈福的吗 大海啊
你不是悲怜苍生的浩瀚天良吗
你不是弘扬正气的博渊之力吗
哦哦 我知道你是无边的正义
裹夹着神祉的力量在为英雄顶礼
哦哦 我知道你是无际的庄严
饱含着圣洁的激情在为人格加冕

哦大海 我的大海

第二章
第6节

面对高天艳阳的瓦蓝晴空
我在想  从昨天到今天
大雁为什么要把“人”字
排列在白云碧野  难道
连生灵都在猜测
时代的大潮 在推动
历史巨轮向前滚动的同时
会不会向人性的弱点挑战

忧思弥漫啊 浊浪惊天
我一直无法理解
克洛德?德彪西《大海》○10
那阴郁沉闷的旋律啊
终于有了言简意赅的答案

那是公元2006年春天
惊蛰前  柳叶儿初绽的上午
在北京  在人民大会堂
胡总书记“八荣八耻”的讲话
犹如长空滚过一个春雷
呼啦啦  展开了
引领社会风尚的旌帜大纛
刹那间  红色电波
传遍神州大地  海角天涯

大海啊

第7节

连碧波的千重鸥燕都在欢唱
连海底的万类鳗翼都在起舞
这是一个有关千秋万代
永远昌盛的――箴言
大海啊  我的大海

亮出你的气魄  擎起你的膂力
掀一千个巨浪
把这个箴言高高举起
卷一万个巨浪
把这个箴言捧到蓝天
――让成百上千倍的向往
去铸造辉煌的光荣
献给创造光荣的人们吧
――让成千上万倍的义愤
去唾弃恶臭的耻辱
痛斥孽造耻辱的行为吧

大海啊  翻起你
无尽的波涛吧
请你把人类所有的耻辱埋藏
大海啊  掀起你
拍天揭日的巨浪吧
请你把所有人的哪怕是一丁点的
光荣  都高高地擎向太阳
大海啊  请你――
用你刚正不阿与嫉恶如仇的
巨浪  来为领袖的箴言
推波助澜  兴起横扫歪风
澄清宇域的狂飚吧

大海啊

第8节

这是一条极其清晰
极其清晰的分界线
犹如辽远壮阔的地平线
天是鹰翅翱翔的蓝天
地是万物生长的大地
天地之间生活着的
亿万人的心头啊

岂能没有心向往之的共同理想
岂能没有所见略同的价值评判
岂能没有黑白分明的是非曲直
岂能没有刻在心头的荣耻界线

大海啊  无边的大啊
饱含着无尽的小  组成的大
终于汇成了海  海啊
茫茫人海  一代又一代的海
沿着生与死的潮汐
一轮又一轮的波涛耸立
巨浪跌冲  惟有那座
坚如磐石又顶天立地的
人民英雄纪念碑啊
才是惊涛淹不了的礁石
才是巨浪吞不去的勇士
它以其凝重浑厚的历史
以及成千上万
为了人的生存以及
为了捍卫  人的尊严
而捐躯的先烈们的英雄业绩
向一代代后人
昭示着有关人的  光荣

第9节

难道如数家珍的澎湃激流
没有撞击你的心扉
没有变成阻挡贪婪的金盾
大海啊
我又如何对你不心生厌倦

难道和谐自然的宁静动人
没有令你浮想联翩
没有化作痛击邪恶的利剑
大海啊
我又如何对你不心生厌烦

啊  大海用它骄傲的美色
为争取自由的英雄放歌
那日夜不息的涛声
和着鸥燕翻飞的旋律
抒不尽妖娆的情怀
挥不尽恣肆的激情

啊  大海用它盈溢的胸怀
拥抱所有献身的勇士
那竞翔在碧波的精灵
那洁白如玉的珊瑚
不正是他们再生的欢快畅泳
与获得超度的美丽再现吗

大海啊  我的大海

第10节

呵  难道感动不是力量
难道力量仅仅在眼眶里打转转
呵呵  力量
连着力量的力量的汪洋
难道没有催你奋起
难道没有激你反思
难道没有撞击着你的心扉
并使你陷入深深的自责与忏悔
难道没有把你卷入灵魂洗刷的
痛快的濯击与升华后的行动之中吗

为了人的解放  人格的独立
一个世纪的前仆后继啊
一个海接着一个海的牺牲啊
热血之海的奉献
是为着赢得下一代的疯狂索取吗
是为着换来新一代的贪婪之梦吗

我不能理解的奢求正在向贪婪演变
我不能原谅的贪婪正在向邪恶转换
如果我不是诗人  那该多好
而我恰恰是了  便无法不惊堂拍案

哦  大海啊
我岂止是来到你奇异的岸边
我更是一头扎进深海的鲸鲨
我在大海的魂里畅游
我在大海的心里激荡
我问寻了亿万人心啊
所有的人  包括狱中囚犯
都告诉我  都大声地对我说
天道属于真啊  天道属于美
真美的世界啊永远属于善
我在亿万人善良的心海中畅泳
那斑斓的灵魂啊
让我流连忘返
我分明拥抱着大海博大的心了啊
那是颤抖的心弦
每一柱弦音  都是一波巨澜

大海啊  我的大海

第11节

哦哦  岂止是大海在忧患
想想我们的孩子吧  十年后
百年后啊  我们会不会
被孩子或孩子的孩子诟病
指斥说  我们的父辈呀
是一群唯利是图  私欲熏心的
小人  是一群美丑不分
是非莫辨的败类  从而说起父辈
甚至想起父辈啊
便无地自容  便晴天盗汗
便气愤已极地说  什么
长辈啊  给后人留下了
成山的恶疾无尽的后患
进而说起父辈
甚至想起父辈啊
便不堪回首  便羞愧难言

我们真要把孩子的心
揉碎  把孩子每一片希望
撕烂  把孩子每一点点寄托
践踏吗  让我们回头
与孩子清澈的目光交流吧
多么明媚  多么烂漫
这一刻的这一道目光啊
该传递多少承前又启后的情感
哦  那不是一个大海吗
哦  那不是大海捧起的
一个个太阳般的小脸蛋吗
哦  大海

我曾在波兰首都华沙的大街上
徘徊  虔诚地追索着一个信念
为什么波兰在历史上
曾三次被俄普奥瓜分灭亡
而流浪世界各地的波兰人啊
竟以诗人密茨凯维奇的诗行○3
为旗帜  迎着断头斧
在历时123年的岁月里
每一分钟  每一秒钟
都没有停止对奴役的抗争
仿佛那搏杀的大海上
每朵浪花  每朵浪花那最小的
水沫  都在为解放而咆啸
他们像我们的父辈
面对列强  国破了
但精神的山河在  只要
精神不灭啊
人就永远有尊严

第12节

172年前  诗人普希金○11
面对黑海的波涛想起了另一位诗人
想起同在专制下  不肯出卖
最小的自由换取王位的拜伦○12
那时候啊  那时候自由仅止是
正常的生存  不被奴役
都成了梦想  诗人兀立人间
像拜伦那样  一挥手
诗如泉涌  他呼
再见吧  自由的元素
为了自由他抛弃了自由
他是为自由而歌的勇士啊
所有的诗行都是他行动的身影
每一个字都是他血拼的子弹
那是他飞迸的理想
迎着绞索吼出的千古名篇啊
172年过去了
那诗句仍翻滚在我的心间
我心里装着十万个为什么啊
为什么没有砍头  没有绞索
仅一个私欲  竟然
把人的全部尊严兑换
人  不是有信仰吗  不是
有意志  有坚强吗
人格是可以随风顺水而逝的吗
那逝去的还是人格吗

我  不  知  道

我知道  人非草木
假使你要占有
就去图书馆  就去网络吧
去占有人类丰富的精神和文化
还有历史  科学
还有文学艺术
有那么多世界名曲你听不懂啊
有那么多世界名画你看不明白啊
为什么  为什么要把
法律法令视如儿戏
并且肆意妄为  毫不羞惭
这不是对自由的玷污吗
这不是对自由的蔑视吗
这不是把自由当作牛马
任意宰割了吗

哦大海  普希金的心呀
和我们先辈一样  那是重叠的疼啊
疼的大海都在抖动  大海啊

第13节

哦  我们不是常说
一块石头能砸倒三个诗人吗
无以计数的诗人们啊
让我们用我们无以计数的羞耻之心
和无以计数的血肉与才华
在所有的时间和所有的空间里
锻铸每一分钟的每一秒钟
让每一秒钟的内部都变成精神的铜墙
耸立万丈  哪怕是片羽的纤尘
也要阻挡  也要让它的毫毛
在墙外降落  决不能越界传染
让每一分钟的内部都变成思想的大浪
淘涤尘埃  哪怕是最小的尘埃
也不放过  也要让它的内部
充满阳光和阳光灿烂的光芒

大海啊
深沉若渊激越撼天的大海啊
我又一次来到你奇异的岸边
听  惊涛裂岸的巨响
看  石破天惊的画卷
无须招手便有思想涌来
不用寒暄便有精神澎湃
在我心中涌起的啊
是少女轻启的明眸一闪
是跃动在地平线上的旭日一盘
是黑白分明又如刀斩齐的荣耻界线

第三章
第14节

哦  那又是谁
闪着一双玩世不恭的眼神儿
酷似列宾画笔下  那位偷懒的○15
痞子  他怎么跑到中国来了呢
哦哦  我知道了
知道了  这个从未真正获救的
灵魂  即使在最最幸福的天堂
也还是要去干欲壑难填的勾当
你看他  你看他
仿佛他就是上帝  上帝就是他
他说需要光  于是就有光
他说需要水  于是就有水
再于是啊  便是无法无天
便是胆大包天  仿佛
邪魔缠身又似天生的混蛋
别说大浪打不断他的春梦
即使雷鸣也未必能惊醒
他沉迷“运作”的巨鼾

哦  擅长心理分析的陀思妥耶夫斯基呀
你可曾分析过这位“运作狂”的心理
按照您《罪与罚》的法则
这个从不反思更不忏悔的灵魂
又该怎样去拯救

我知道  这是一个愚蠢的梦想
救赎一个灵魂  约等于
重生三个生命  而要重生
就必须有爱  有爱情
有美妙的瞬间融合
那是真正的受孕啊  思想的诞生
又岂止一首诗歌所能承担
更何况救赎  更何况要打开
私欲的门扉  让所有私欲
在阳光的碾磨下粉碎  然后
把它交给风  让风把它
交给海  大海啊
大海用它博大的胸怀
把最小最小的尘埃淘洗
把它洗出光来  把它洗出亮米
让它重新的笑啊  让它妖媚烂漫……

第15节

哦  看啊
手眼通天的魔术呵
已耍到了法律的面前
欺上瞒下  上蹿下跳的背后啊
干的是“权力寻租”的买卖
还自以为人们都看不明白吧
大家早就觉察喽  我的同志哥

“运作”这个生造词呀
已堕落成街头的吆喝
这吆喝席卷大地啊
钻进了无数人脑际的缝隙
只要没有扼制
就没有它放不出的杀人犯
就没有它当不了的腐败官
“运作”把所有的纲常抹杀
又把所有的秩序搞乱
它为所欲为  明目张胆
它似潘多拉的魔盒
把邪恶和贪婪放逐人间……

于是啊
该迎击的  迎击不了啦
因为枪弹已被缴械
于是啊
该坚持的  坚持不住了
因为底线已经崩陷

哦  大海啊
望着您那宽广无边的胸怀
我理解包容  也认同宽恕
但谁能阻挡这“运作狂”的运作
如果放任  谁又能保证
大海不被污染  蓝天不被强奸

哦  大海啊
我不是木头  更不是石头
我不能理解麻木  更不能啊
更不能原宥冷寞
我是纲纪旋舞的利剑的刃啊
我是法典飞矢的箭头的尖啊
如果我沉默  我就是逃避
如果我无为  我就是胆寒

大海啊  大海
如果你的膂力
山崩地裂  也不会改变
那么  就让我借法律那神勇的
果敢  和着正义的力量
把这些污泥浊水
一下子  全扫光吧

大海啊我的大海

第16节

面对厚土沃野的稼禾庄园
我在想  从今天到未来
有没有一双巨手
来把文明的圣火承传  难道
五千年冶炼的精神
数百年锻铸的光荣
竟然挡不住私欲的诱惑
欲壑的双眼

大海啊
你不是一面明镜吗
太阳和月亮不是在你的
反照下  闪烁出光芒了吗
那一束束瞬间组合的光粒
在一片片青草和树叶的
茎脉里奔流  那一粒粒的温暖
汇聚成的温暖的海洋
正温暖着一丝丝的茎脉
这光的伟大慈祥的博爱
这博爱的慈祥伟大的光
浩大的光啊
照彻环宇的博爱之光啊
是渺小又渺小的小小的光粒
汇聚完成的对人类世界的沐浴
我知道正义和公平的光芒
曾被云朵遮蔽阻挡
我知道  世界永远都有乌云
但阳光谁也不能垄断
另一位诗人  三十年前
就曾经这样替人类呐喊○16
我幽默  我悄悄地对你说
你厉害  你可以把公平
吞噬  可以把正义腐蚀
你能把大海那万钧雷霆吞咽吗
你能把大海那滔天巨浪抚平吗

我  不  相  信

我不相信大海会枯干
我不相信江河会倒转
我不相信人心会向往邪恶
我不相信未来会崇尚贪婪

我  不  相  信  啊

我不相信蓝天会拒绝飞翔
我不相信大地会拒绝生长
我不相信公平会被唾弃
我不相信正义会被污染

不信啊  永远不信

第17节

我相信“女娲补天”的传说
会孕育亿万忧国的屈原再生
我相信“抬棺出征”的历史④
会谱写人类安享太平的诗篇

我相信“比干摘心”的故事④
会催生代代照亮“汗青”的“丹心”
我相信在“孔融让梨”的礼仪之邦
还会有感动中国的故事向世界频传

第18节

我相信啊
那早起的  迎着黎明的晨雾
挤奶的牧羊少女的汗珠
与蹬着三轮的卖花老人
脸上的热汗  比价值连城的
珍珠项链  珍贵百倍千倍

我相信啊
把一分分镍币投入储蓄罐内
又将满罐的镍币  倒入
少数民族希望小学捐建箱的
一双稚嫩的小手  永远比
好逸恶劳又挥霍无度的手
纯洁  高尚  千倍万倍

第19节

我相信啊
当年和金训华一起
跃入激流  后来默许终生⑥
为烈士守墓37年的承诺
永远比追名逐利的
海誓山盟  与掩盖罪责
而发的信誓旦旦
更诚挚  更牢不可破

我相信啊
刚刚离开我们的
当代毕升――王选⑦
那“一定要用比自己强的人
来当领导”的遗言
不仅把科学的理想
刻在了未来   
更把科学的用人观
竖在了当代

第20节

我们不会忘记
我们是岳飞岳少保的后裔
周身所有的骨面上
都镌刻着“精忠报国”的汉字
谁会背叛自己的母亲呢  除非
他甘当吃里耙外的汉奸

我们不会忘记
我们是邓世昌邓管带的传人
每时每刻的耳池心畔
都回荡着他“撞沉吉野”
“撞沉吉野”的誓言
谁会背叛先烈的誓言呢  除非
他甘当千夫所指的卖国贼

我们不会忘记
我们是中国工农红军的后代
草根树皮化成的血液
至今还在我们的周身澎湃
谁能阻挡热血的奔腾呢
那是奋进的力量
它将横扫一切障碍

第21节

呵  任时光流淌吧
流淌吧  我们的心中啊
始终盛装着一个壮阔的大海
黄河淘洗不净的
就把它交给大海吧
长江涤荡不清的
就把它交给心灵吧
我们有大海一样的胸怀
能够澄清世界上
所有难以驯服的尘埃

听啊  普希金在替我呼喊
再见吧  自由的元素
是的  自由早已还给了人民
人民  早已从奴隶变成了人
直立行走的人
大写的人  恢复了人的
尊严的奴隶呀
难道你又要做金钱的奴隶
或者去做私欲的奴隶吗

哦  大海啊

第22节

哦哦  陀思妥耶夫斯基呀
这是谁之罪
这又该如何去惩罚
哦  车尔尼雪夫斯基呀○13
这又是何等问题
你可有《怎么办》的续篇
这不是十八十九世纪的疑问
如果追溯  那么
这是创世之前的黑洞啊
这是人类与生俱来的弱点
拜伦他之所以是拜伦
就是他敢于蔑视皇权
珍爱那最小最小的
又是高贵伟大的自由
他把自由当作大海
他把大海当作自由
哦哦  自由的大海啊
你有普希金  有拜伦
还有我――王久辛
一朵浪花之中的一丝水沫
你难道不是大的无边
又小得真实的  伟大的化身吗

大海啊
我又一次来到了你奇异的岸边……

第四章
第23节

哦哦  亲爱的同志啊
我知道你现在为什么
怕学习党委支部  组织
工作程序  因为就是你
拿着“运作”的镙丝刀
在卸着组织原则上的颗颗镙钉

当心啊  我亲爱的同志
掩耳盗铃与监守自盗的故事
千万不要在  严肃的纲纪
和神圣的法律面前  表演
想让人无法揭穿吗
除非你开始就没有做
后来也没敢起邪念

哦  需要例数成克杰之流的○8
劣迹吗  还是老人们说的好啊
不是不报啊  时候没到
时候一到啊  立刻就报
那部秦腔《铡美菜》呵
为何感动了老百姓几百年
想以身试法吗  试吧
手起刀落  并且
还是个遗臭万年

哦哦  我有时会禁不住
脱口惊叹我的判断
当你胡作非为超越了极限
法典它之所以是法典
它就像一把无形的巨锤
说砸你个肉饼子
决不让你留下一根
完整的手指头  它啊
请你记住
凛然犹如至高无上的人的尊严
除非你甘愿与猪狗为伍
把人性背叛

第24节

我的同志哥哟
我还记得入党后的第一个夜晚
你睡不着跑到哨位陪我站岗
我说  班长  你太幸福啦
也帮帮咱  也让咱早点入党啊
你说  好兄弟  放心吧
哥入党  不就为着
解放世界上仍水深火热的
阶级姐妹  阶级弟兄吗

后来你提干部当了指导员
后来你一路提升让人称赞
爬冰卧雪  你是全部队的标兵
严于律已  你是我们的好领班

第25节

想当年  只要提起祖国
便壮怀激烈的你  现在
却鬼迷心窍  一个劲往钱眼钻
疯狂敛财的手  恨不能
把月亮拽下来当银元
不咬一口  就不解馋
你的牙真能啃得动吗
当心啊  伙计
别把贪婪的牙齿  硌断
想当年  只要一说起党啊
便热血沸腾的你  现在
却官迷心窍  不择手段揽大权
渴望升官的梦  恨不能
把太阳拽下来当乌纱
不灿烂灿烂  就心不甘
你的脑袋真能顶得住吗
当心啊  伙计
别把膨胀的脑壳  压扁

哦哦  为什么啊
想当年  只要同志有困难啊
便立即扑向前去的你
在不知不觉的
日光流年中  变得麻木
冷寞  甚至有点猥琐
与胆寒  那吝啬的眼神儿
甚至连拼命工作的战友
和同志  都懒得瞟上一眼
哪还顾得上关心爱护
率先垂范

第26节

想一想吧
我的同志哥
要钱干什么
当官又为什么
难道除了吃喝玩乐
你还要建一座金山
难道除了满足权力欲
你还要把地球拨转

我说兄弟呀
钱多当然好啊
但来路必须干干净净
那每张票面的背后啊
都应当把付出的血汗饱含
昧心钱搁在心上
就不怕东窗事犯

我说兄弟呀
当官固然好啊
但你究竟有多大能力
那每个职务的内部啊
都有神圣的天职需要躬行实践
你抢过来弄出乱子
不是坑公损私自找难看

海大也有涯啊
心大也有沿啊
如果连自知都没有
还能不无际无边狂想泛滥

想一想吧
我的同志哥
为什么
嘴越吃越馋
手却越来越软
为什么心越来越贪
眼神儿却越来越慌乱
为什么笑容越来越假
而心又一阵阵地出虚汗

告诉你吧
贪婪必把贪婪的心送进牢狱
邪恶必把邪恶的人打入黄泉
无论古今  概莫能外

第27节

哦  大海啊
我又一次来到你奇异的岸边
看阳光在碧波上翻滚
如明镜反射出照妖的光芒
那是多么锐利而又勇猛的辐射啊
它将洞穿一切拙劣的伪饰和表演

我的同志哥啊
你最怕人提起的
那些问题呀  其实
一直就摆放在你的眼前
你真没看见吗
还是看见了装作没看见
抑或是看见了怕烫了眼睛
而有意躲开了  我质询的视线

这是你绕不过去的界河
这是你躲不过去的雄关
当贪婪帮你挪动了权力
权力就帮你鲸吞了公款
当你迈出了这一步啊
不  哪怕是一点点
恶梦与恶运便同你一起
触怒了法纪的龙颜

私欲会拉你一把吗
贪婪会帮你过关吗

我的同志哥哟
也许就是你挪动的
那一寸权力  就导致了
国家数亿元的损失
也许就是你装进私囊的
几万元回扣  就导致了
国有资产被大量的
侵吞  难以想像的
后果呵  难以估量的
损失  而对亿万人心的伤害呵
又岂可用金钱来计算

第28节

哦  我的大海
且慢说它腐蚀人心
且慢说它动摇信念
它把人类最原始的罪恶
带到了文明现代的今天
又用人类最敬畏的权利
把邪恶和贪婪“运作”到极端
更把大众的拥戴和信赖啊
当作了交易中的杯盏
酬酢交错中  便进行了
――偷换

这是崽卖爷田的混账勾当
这是自毁江山的败家行径
这是奇耻大辱不是光荣啊
这是罪恶昭彰无异于背叛

因为人类在向美好努力呀
它的背叛是猖狂的挑战
它使文明又一次感到了威胁
它使正义又一次感到了邪恶的庞大
感到了实现公平的步履艰难……

第29节

大海啊  我的大海
你为什么如此深刻地
鞭笞着我  使我焦燥不安的诗行
离纯粹的诗歌  越来越远
大海呵  请给我力量吧
让我变成大浪让我变成狂飚
大海啊大海  请你
以人间正道的名义
赋予我荡涤污泥浊水的神力吧
让我以容纳百川
又淘涤万水的胸怀
卷起千重堆雪
掀起万顷狂飚
还人间一个清净的世界吧

大海啊……

哦  我的大海
德彪西的《大海》呀
无须那么复杂的音符了
大海是蔚蓝的  我知道
阳光照在海面
海面是金灿灿的
是的  是金灿灿的
它像真理一样  真实
它是真实一样的  真理
那么就让我们聆听
让我们聆听大海的阳光吧
那优美的泛着波瓦的歌声
伴着翔鱼和鸥翅
自由地飞吧  飞吧
飞到所有追求公平的心
飞到所有渴望正义的心
用你瓦蓝的音符
去寻找同样瓦蓝的共鸣吧

哦  你看你看呀
那是咽下太阳又吞下月亮的大海
不仅为汪洋镀上金边银沿儿
为碧波镶满群星般的珍珠
更把成群的鸥鸟放飞
成行的白帆升起
哦  你看你看呀
那浩大的美
从天上一泄万倾
直直地扑进我的胸怀
哦  那不是浩大的美
在我眼里翻滚吗
不是浩大的希望在阳光下舞蹈吗

第五章
第30节

哦哦  大海啊
我又一次来到你奇异的岸边
仿佛普希金在黑海想起拿破仑○14
我想起了血海之上的历史
想起了历史之中的长征
哦  长征啊
那是巨龙的游弋啊
那是热血汇成的大海啊
一峰峰长浪滚滚滔滔
犹如一匹匹烈马在奔腾嘶鸣
那是惊天地的扑倒啊
那是泣鬼神的牺牲
那一朵朵  哪怕是最小最小的
浪花呀  也足以让我感动一生

忘不了啊
那位冻饿而死的军需部长
他把自己的口粮让给战友
又把自己的棉衣
盖在伤病员的身上
他不知道又冻又饿的后果
会夺走自己的生命吗

这是一个无须询问
便能够获得答案的问题
但我仍然要问啊
当一个人把生存让给别人
而把死亡留给自己的时候
他会想些什么

第31节

那天雪花格外美丽
那天雪花亲吻着他的脸
那天他饥饿的胃对他说
口粮给别人我们会饿死的

那天  那天他必定这样回答
我是军需部长  我必须先饿死
他说的  是必须啊
是必须  先  饿  死

呵呵想当这长那长
想作这官那官的
我尊敬的首长啊
你想过这位军需部长当官的
理念吗  国有殇官先死啊
这是真正的执政之基呀
这是不败的人格信念

啊啊那天的雪花啊
像白蝴蝶在他的眼前狂飞乱舞
那天啊他受冻的身体对他说
棉衣给伤病员我们会冻死的

那天啊  他一定是这样回答
那我们就  先  冻  死
只有这样
我才是无愧于人的军需部长

哦  包括我
所有的公职人员啊
我们是否想过这位部长的行动
以及他献出最后御寒棉衣的行为
所包涵的质朴的思想  我说
这才是躬身践行的承诺啊
我说  这才是无愧于心的誓言

那天的雪花啊
下着下着就变成了雨
雨打湿了所有行军战士的
泪眼和双肩  同时
也把长征必胜的信念
灌入了每个战士
以及今天的每一位正直人的心田

第32节

哦  大海啊
我又一次来到你奇异的岸边
无须侧耳  便有激越涛声
撞击心扉
无须抬眼  便有排空巨浪
撕裂苍穹
这不是故事却比故事更真实
这不是神话却比神话更动人
因为  我说的是灵魂与权力呵
如果灵魂不能赋予权力
一颗公平正义的心
那么权力就会使灵魂
奇臭无比  无比奇臭
伊里奇说它在腐烂○17
在毒害着人们  像一股股臭气
从东到西从南到北  臭气薰天
大海啊  你岂能容忍
这恶臭的肆意横行  猖狂进攻
你的巨浪  为何不从天而降
把这恶臭灭净盖严

第33节

呵  还是在北京
在中国现代文学馆
刘白羽的遗像前  我手摸着他⑨
捐出的价值数千万元的遗物
凝思静想  什么是财富
财富对于人类世界
究竟意味着什么
如果它是金钱的象征
那么  白羽先生
就把所有的金钱献给了人民
如果它是精神的象征
那么  白羽先生
就把自己的一切的一切
包括遗体统统掷入了熊熊的
熔炉  为立誓献身的事业
又增添了一份
不朽的精神之焰

哦哦  面对这样的前辈啊
坚守与捍卫  崇高
与伟大  纯粹与坚强
这些极致非常的形容词
便如缤纷的礼花
扑入我的双眼……

第34节

呵  还需要我说出来
喊出来
叫出来吗
感动不因为语言
像崇高不是誓言
人性不靠标榜
行动更见肝胆
他们的毅志
人的毅志
早已在整个灵魂里弥漫

哦  大海啊

开始  他们或许
不是一个纯粹的人
后来  他们在与自己灵魂的
搏杀中战胜了自己  他们纯粹了
开始  他们或许不是
不是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
但后来  他们在不断
超越的进程中  实现了升华
他们战胜自我  百炼成钢
他们的毅志啊  尽管
在今天已经不再时髦
但在他们的身上  在所有
真正人心底的烈焰中
犹如获得了永生的  凤凰

第35节

大海啊
我又一次来到你奇异的岸边
那金桔色的曙光
在我的灵魂深处翻滚
犹如无尽的绶带  缠绕在
我一次又一次梦见的祖先
和前辈的双肩  而那永放
光芒的太阳啊
就在他们的胸前闪耀
犹如不朽的勋章  闪射着
启迪与鼓舞后人的万丈光焰

让我们在我们的心中
遵循诗人普希金的嘱托
为昨天那位军需部长
也为今天  像刘白羽
这样大写的人
塑一座非人工所能建筑的纪念碑吧
不仅为纪念先烈前辈
也为了纪念人的毅志
所能达到的极限  以及人的灵魂
所能超越的极限――

我敢说  这是人类的极限
我敢说  这是人类的光荣

我更敢说
在童年的记忆与纯情的初吻
永驻的地方  在无声的誓言
和奋进的力量  镌刻生长的地方
在人类渊博广大的精神家园里呵
这样的极限  这样的光荣啊
层出不穷……

哦  大海啊
想起你的瞬间
就是汪洋盈满瞬间的双眼
那是永恒的大海啊
它将淹没所有人的瞬间
而将人类真正的美
反射到太阳和月亮和身上
并化作光  撒向人间……

啊  大海  我的大海
让我说他们是人类的骄傲啊
因为他们像大海一样――光荣

跋诗
大海啊
我又一次来到你奇异的岸边
无须再追忆长征了
也无须再赞颂前辈了
我知道他们是一个个
血肉俱足的人  而不是神
我知道  他们是一束束毅志
拧成的精神  而不是上帝
我知道呵
他们是真正的行动之诗
是真正的理想之歌
让我们用心去吟诵吧
放声去歌唱吧
我知道  我是大海中
那最小最小的浪花一朵
我知道  我的声音在大海中
是极其微弱极其微弱的一星
但这一朵一星呵
却是我献给大海
最纯最真的  赤诚

2006年5月7―16日于北京
2007年10月1日一l5日第二稿于北京

此诗首发2006年第6期《中国作家》头题、《中华文学选刊》2006年l2期全诗转载。

注释:
(1)陀思妥耶夫斯基:(1821~1881)俄国l9世纪文坛上享有世界声誉的一位小说家,他的创作具有极其复杂、矛盾的性质。
(2)“大海啊――我又一次来到你奇异的岸边。”:此句为20世纪最杰出的诗人之一郭小川《致大海》中的名句,这里摘引,以示对前辈的敬仰与继承之心,特此说明。
(3)密茨凯维奇:波兰伟大的诗人、民族解放运动革命家。他一生的理想是为祖国的自由独立而斗争。
(4)抬棺出征:公元1878年,69岁的左宗棠亲率大军西征。为表此行收回伊犁的决心,左宗棠抬棺出征。在左公的感召下,军队士气高涨,最终收复了失地。
(5)比干摘心:比干,商朝丞相,因纣王被奸妃坦己迷惑而丧德败行,又信臣至政纲腐坏,比干敢于直谏而开罪坦己等人,惨遭坦己设计杀害,命比干剖腹摘心以表赤诚。
(6)陈健:2005年感动中国十大人物之一。为了纪念战友,陈健于是许下诺言留在那片土地为金训华守墓37年,并为此“放弃了梦想、幸福和亲情”。
(7)王选:“当代毕升”,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我国汉字激光照排系统的创始人和技术负责人。被誉为“汉字印刷术的第二次发明”。
(8)成克杰:原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员会副书记、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主席,因犯受贿罪于2000年9月14日被执行死刑。
(9)刘白羽:(1919―2005),现代著名作家、中国作家协会党组书记、作协副主席、作协书记处书记、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副部长、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文化部部长、顾问、《人民文学》主编等职。
(10)德彪西:生于l862年。杰出的法国作曲家。于l873年入巴黎音乐学院,并以大合唱《浪子》获罗马奖。于l918年德国进攻巴黎时去世。
(11)拜伦:生于1788年1月22日,英国l 9世纪上半叶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在意大利期
间,参加了烧炭党的斗争,而且站在反对神圣同盟为代表的欧洲反动势力的最前列,作了长诗《青铜纪事》。烧炭党失败后,他又前往希腊参加那里的民族解放斗争,直至1824年4月19日逝世。
(12)普希金:l799年出生。俄罗斯伟大的民族诗人,是俄罗斯现实主义文学的奠基人,是俄罗斯文学语言的创造者,更是l9世纪世界诗坛的一座高峰。于1837年2月8日与丹特士决斗,身负重伤,两天后去世。
(13)车尔尼雪夫斯基:俄国文学批评家,作家,哲学家。1828年7月24日生于萨拉托夫城一个神父家庭,1889年10月29日卒于同地。
(14)拿破仑:l769.8.15~1821.5.5。法兰西第一共和国第一执政(1799年一l804年),法兰西第一帝国及百日王朝的皇帝(1804年一l814年,l815年)、军事家、政治家,曾经占领过西欧和中欧的大部分领土。法兰西共和国近代史上著名的军事家和政治家。
(15)列宾:俄国画家。l 844年7月24日生于乌克兰丘古耶夫,1930年9月29日卒于库奥卡拉。
(16)此句为诗人白桦名诗之名《阳光谁也不能垄断》。
(17)伊里奇:指列宁。他在演讲中曾说过这样的话。

 

简介
王久辛:首届鲁迅文学奖诗歌奖获得者,首届方志敏文学奖诗歌奖获得者,中国作家协会诗歌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诗歌学会副会长,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先后出版诗集《狂雪》《狂雪2集》《致大海》《香魂金灿灿》《初恋杜鹃》《对天地之心的耳语》《灵魂颗粒》《大地夯歌》等8部,散文集《绝世之鼎》《冷冷的鼻息》,随笔集《他们的光》,文论集《情致 •格调与韵味》等。2008年在波兰出版发行波文版诗集《自由的诗》,2015年在阿尔及利亚出版阿拉伯文版诗集《狂雪》。曾任《西北军事文学》副主编,《中国武警》主编,大型中英双语《文化》杂志执行主编,编审。
责任编辑: 周占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