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驻站诗人 > 王久辛
致大海(长诗)


  导读:“……我看到了真理,我看到并且懂得,人是能够变得美好幸福的,而且绝不会失去在世上生活的能力。我不肯也不能相信,邪恶是人类的正常状态……即使根本不存在什么天堂――我还是要去传道。事情再简单不过:重要的是必须像爱

“……我看到了真理,我看到并且懂得,人是能够变得美好幸福的,而且绝不会失去在世上生活的能力。我不肯也不能相信,邪恶是人类的正常状态……即使根本不存在什么天堂――我还是要去传道。事情再简单不过:重要的是必须像爱自己一样去爱别人,这才是要害,这才是关键,其它事情都无关紧要。”
 

――陀思妥耶夫斯基

 

 

   

 

望着海面翻飞的鸥鸟,

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对身边的你说:

“我看到了真理!”你问:“在哪儿?
 

我怎么没有看见?”他神秘地笑了――

说:“你的辩证能始终不离公正的

天良吗?”你也望着翻飞的

鸥鸟,却陷入了沉思……

                  

 

第一章

 

1

 

大海啊――

 

我又一次来到你奇异的岸边。

看桔色的曙光

 

在蔚蓝起伏的波涛上跳跃舞蹈,

 

迎彩色的海风

 

带着琼浆的芬芳在自由地飘荡。

 

鸥鸟啁啾,仿佛从我的胸中飞出,

 

白帆点点,犹如渔歌扑入我的眼帘……

 

 

 

哦,我看到

 

万里海疆连着无尽的边界,

 

紧紧地环抱着一块鸡形的版图――

 

那是我们爷爷的爷爷安葬的地方,

 

那是我们爸爸的爸爸出生的地方;

 

那是我们的家园,是我们的奶奶

 

梦里至今还不停念叨的地方啊,

 

那是我们的故乡,是我们的妈妈

 

故事里反反复复讲述的地方啊!

 

 

 

是圣土,先哲前贤从这里诞生,

 

是净界,文明文化从这里起源。

 

那是非人的想象所能够想象

 

得到的,真实璀灿瑰丽的创造啊;

 

那是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想起

 

她啊,便浑身是劲儿的精神力量……

 

 

 

啊,大海啊――

 

我又一次来到你奇异的岸边。

 

看啊,这是精神的大海啊

 

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每一寸

 

土地上的 每个人的骨子里啊,

 

都浸透了精神海洋的精神的波液。

 

那是十三亿人的海洋啊,

 

浩翰 壮阔,汹涌 不息,

 

犹如无边无际的云海,

 

翻卷在无边无际的广袤的大地……

 

 

 

2

 

 

 

碧透的海水啊,

 

你何时升起明月,

 

却捞不出繁星了呢?

 

澄澈的海水啊,

 

你何时飘过云朵,

 

却拽不出白帆了呢?

 

是谁?在什么地方?

 

用了什么手段?

 

使你――如此恢宏的汪洋

 

却发不出嘹亮的涛声了呢?

 

 

 

大海啊――

 

是谁偷偷入侵了我们的精神故乡,

 

是谁疯狂践踏了我们的精神家园?

 

难道我们内心的私欲被金钱利诱 ,

 

――从此便失去了荣耻界线 ?

 

难道我们内心的虚荣被名利拐骗 ,

 

――从此便失去了是非观念 ?

 

 

 

大海啊 , 我的大海 !

 

 

 

3

 

是谁说:斗转星移――

 

既然我们已经先富起来了,

 

那就让我们先享受享受吧。

 

这是一副

 

――贪图享乐的嘴脸。

 

我不是说不能享乐,

 

我是说享乐啊,

 

千万不能超越了做人的底线。

 

 

 

是谁又说:今非昔比啊,

 

再小里小气,抠抠缩缩,

 

那就是自己对不起自己喽。

 

这是一张

 

――数典忘祖的鼻眼。

 

我不是说不能消费啊,

 

我是说消费不等于浪费,

 

浪费?咱们的导师

 

早就指出――那是犯罪。

 

 

4

还有人说:什么公正啊,

 

只要会“运作”,没有官

 

可以有官,没有钱

 

可以有钱。总之,

 

运作就是一切,运作――

 

就可以要什么

 

有什么。谁敢管?!

 

 

 

它无视群众公议,

 

它践踏民主和法制。

 

它把铁的纪律置于九霄云外,

 

它把组织程序当作重重障碍。

 

 

 

看,那是谁――

 

拿着把钳子,贼眉鼠眼地

 

这边绞断两条党纪,

 

那边剪断三根律吕。

 

酷似“文革”中,

 

那些违法乱纪的“英雄”。

 

仿佛,仿佛只要有人给钱,

 

给利,杀人放火打砸抢,

 

――他什么都敢干。

 

 

 

难道历史会重演吗?

 

难道换一套把戏,

 

人们就无法看穿吗?

 

大海啊――如果你的秉性

 

海枯石烂――也不会移易,

 

那么,你就掀起巨浪,

 

――淘尽这些黄沙吧。

 

 

 

大海啊,我的大海!

 

第二章

 

5

 

面对高天艳阳的瓦蓝晴空,

 

我在想――从昨天到今天,

 

大雁为什么要把“人”字,

 

排列在白云碧野?难道,

 

连生灵都在猜测――

 

商品经济的大潮,在推动

 

历史巨轮向前奋进的同时,

 

会不会向人们的弱点进犯?

 

                               

 

忧思弥漫啊,

 

浊浪惊天。

 

我一直无法理解的

 

克洛德 ・德彪西《大海》中

 

那阴郁沉闷的旋律啊,

 

终于有了言简意赅的答案!

 

 

 

这是公元 2006 年春天,

 

――这是惊蛰的前两天,

 

那个柳叶儿初绽的上午――

 

北京,在人民大会堂,

 

在政协民盟民进会议上,

 

胡总书记“八荣八耻”的讲话,

 

犹如长空滚过一个春雷――

 

呼啦啦――展开了

 

引领社会风尚的旌帜大纛,

 

刹那间,红色电波,

 

就传遍神州大地、海角天涯……

 

 

 

大海啊――

 

 

 

这又是一个春天的故事,

 

一个有关千秋万代

 

――永远昌盛的箴言。

 

 

 

让一千个巨浪

 

把这个箴言高高举起吧;

 

让一万个巨浪

 

把这个箴言捧到蓝天上吧。

 

啊,那是蓝天对大地说――

 

让成百上千倍的光荣

 

去铸造辉煌的光荣 ,

 

献给――创造光荣的人们吧;

 

啊,那是蓝天对大海说――

 

让成千上万倍的耻辱

 

去唾弃恶臭的耻辱,

 

痛斥――孽造耻辱的行为吧!

 

大海啊――翻起你

 

无尽的波涛吧,

 

请你把人类所有的耻辱埋藏;

 

大海啊――涌起你

 

掀天拍日的巨浪吧,

 

请你把所有人的哪怕是一丁点的

 

光荣――都高高地举向太阳……

 

 

 

擎起你的膂力,亮出你的气魄,

 

大海啊――

 

用你刚正不阿与嫉恶如仇的

 

巨浪――来为领袖的箴言,

 

推波助澜,兴起横扫歪风,

 

澄清宇域的狂飚吧!

 

 

 

6

 

这是一条极其清晰,

 

       极其清晰的分界线。

 

       犹如辽远壮阔的地平线。

 

       天是鹰翅翱翔的蓝天,

 

       地是万物生长的大地,

 

       天地之间生活着的

 

       十三亿人的心头啊――

 

      

 

岂能没有心向往之的共同理想?

 

      

9 7 3 12345 4 8 :
简介
王久辛:首届鲁迅文学奖诗歌奖获得者,首届方志敏文学奖诗歌奖获得者,中国作家协会诗歌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诗歌学会副会长,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先后出版诗集《狂雪》《狂雪2集》《致大海》《香魂金灿灿》《初恋杜鹃》《对天地之心的耳语》《灵魂颗粒》《大地夯歌》等8部,散文集《绝世之鼎》《冷冷的鼻息》,随笔集《他们的光》,文论集《情致 •格调与韵味》等。2008年在波兰出版发行波文版诗集《自由的诗》,2015年在阿尔及利亚出版阿拉伯文版诗集《狂雪》。曾任《西北军事文学》副主编,《中国武警》主编,大型中英双语《文化》杂志执行主编,编审。
责任编辑: 周占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