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驻站诗人 > 况璃
太平洋上空的遐想(组诗)


  导读:签约作家况璃新作快递。


当小吃、果子酱和红茶已用过
在杯盘中间,当人们谈论你和我
是不是值得以一个微笑
把这件事情硬啃下一口
把整个宇宙缩成一个球
使它滚向一个重大的问题
          ——艾略特《阿尔弗瑞·普鲁弗洛克的情歌》

 
之一:遐想拐进时空

一个秋高气爽的日子
波音747以天钻  般的力度钻  透天穹
以抛物线运行方式
将成都、广州、东京一线牵动
以银针般的锐度穿过云空
将太平洋东西板块弥缝
这是太阳如金钩月亮如银镰的梦境
时空交错的临界点
我的视觉随之渐渐脱水成为幻影
 
同一黄昏也是同一黎明
日光与月光如圣童般爬进机舱
打量着来自东方的旅人
自然之神设就的程式仅如此玄妙
好噢,我又以旅人的身份开始出发
好噢,我又以生活的名义将同一天的往事
重温
我要印证的是:头枕东半球
想着哪一条是回归东方的路
脚踏西半球
念叨故国的亲人与朋友此时在何方
我的诗却写进了心灵的穹宇
思绪却把云空缠绕
 
不妨以旅人的身份体验遨游的畅快
不妨在云层之上多享穹隆的空妙玄音
 
我曾仰视银河在乡间瞑想久远
可此刻我在地球之巅用目光抚摸白云
好似亲吻着晶莹的思索……
 
不堪回眸观念中见过的山姆大叔
难翻阅记忆中的《汤姆叔叔的小屋》
想象着拥抱黑珍珠,梦幻中观看印地安的
  草裙舞
幻想阳光与自由,各种族交融中沟通心灵
想象里追思战争与贫困,小巷深处的大麻
  和威士忌
那么,我不得不为去的地方找一万个理由
 
我的旅行日志时常招呼过往笔端的神韵
在飞鹰倔强的鸣响中,我拔弄
最敏感的弦丝,调动着诗人的激情
啊,我在太平洋万米高空上
豪情干云的碧空里,我舍弃
一种坚持,追逐年轮越过时空微启的
 
门闸,从十二小时的时差中
探寻多出一天的生气
梦幻淌满了机舱……
 
就在这时,机翼下的落日才抹红我们曾
  相识的记忆
机窗外的朝阳又惊动家乡村口牛背上
横笛的胞弟,我岂不挣脱纠缠
蜕变而出,让锈蚀过的时空将
劳动后的启迪点燃,想必是
那条期盼已久的热线将圣灵中的诗意
串联,刹那间,我抓住了时空经络中
的神经末稍,诗如涌泉
 
 
之二:遐想拐进历史

古朴的云朵盛开在窗外
上天的使者是否钻入云缝?
上苍请近距离告诉我
哪一片段是我童年梦中嬉闹的所在?
         ——抄自本人旅美日记
 
在太平洋上空,遐想的羽翼在时空交错处
一拐弯进入历史:历史像一道闪电
眩目地闪烁,随即像系住千秋的长绳
 
在时空里摇曳,然后像万支寻求友情的
响箭速飞
 
闪烁至印度洋,摇曳到地中海
速飞出台湾海峡,再出太平洋
带着古老中华民族的故事,灿烂的微笑和
古老的语言,我是续者
 
历史总润浸着炫耀的成分
尘封的往事总依附着神秘的传说
这条路上我依然是续者和一个续者的
遐想
 
哥伦布的骨骸穿着美洲大陆的袍巾
在地上长眠,并以此向世人炫耀
是他发现了这块大陆,但你可知
东方古国郑和六下西洋比你更早;郑和船队
的遗迹至今散发着历史的醇香。你可知
在你之前印地安人的篝火早带着敬意在此
燃烧……
 
华盛顿的雄风至今在那个国度
弥漫了至少两个世纪
白人与黑人在抗争中集合一个世纪的长跑
尚未到终点,世界便变了原来的模样
安慰的脚步说明不了
幼年色彩斑斓的记忆
“美帝国主义侵略者”的标牌,辗过历史的
  车辙依然明晰
后来我懂得了原谅与和解,敌人可以成为
  朋友
 
舞动着深邃的历史之剑
在铺满红枫的草地上刻画现实的印记
我仿佛走进历史与哥伦布同享发现新大陆
与郑和一块出使西洋给古老帝国起草
密疏
 
中华民族是一个和善的民族
太平洋里至今浸润着古老帝国和亲的诏书
 
我仿佛带着现实时尚的钥匙,寻找
开启通古今览未来的锁孔,开放尘封
太多太多的世间秘录,寻找
一片浮华与喧嚣的沉淀后的思索……
 
我仿佛堕入时空梭后折射回的另一种遐想
把代代东西方的交流
各种族的流动纠结在一个盆地
让人世间的悲凉与亢奋的舞蹈一幕幕重开
于是,上演了美国的南北战争,黑奴
解放运动,上演了珍珠港一夜间的沉沦与
衰败,毁灭与血腥;上演了时断时续充满
恩恩怨怨的黑白流转,黄棕论坛
 
啊,我的诗就是开启东西方交融新时代的
  颂诗
啊,我的诗就是凭吊旧时代的世界合奏曲
 
正如人类一贯遵循的投桃报李的惯律
世界融合的企盼之花在地球盛开
太平洋也盛满了醇香的美酒
 
太平洋上空,我想象着机翼下的世界
每个岛屿需人类去播种五颜六色的种子
去分享碎银似的收获
勿须说异国的阳光孵化了财富
 
勿须说别国的军队掳掠了渔船
哪怕是通往和平之路的船只
哪怕是盛满收获和果实的船只
弥漫世界每个角落的醇香飘扬着和谐
的味道
 
 
之三:遐想拐进时尚

坐在波音747的机舱里
好象搭上了太空中的航母
好象是一宗飞行的土地
谁说时空能主宰人的生活
我却在太平洋上空的某一点
挣脱了时空的捆绑,获得
重新的感觉
          ——抄自本人旅美日记
 
东西方的交融
从来就期待着智者去开启
东西方的合作
从来就期待着勇者去开拓,包括
达成共识或尚未达成共识部分
世界上的智者与勇者时常在历史穴位中
涌出,世界上的勇者和智者在当今时代
更凸显英雄,两个世界的伟人毛泽东、尼克松
待他们沉重的巨手一挥,东西半球
节奏分明的四季从此暖意融融
 
太平洋之上,遐想的羽翼在时空转角处
流连,想象着世界的今天,不用担心木制车轮
统治历史的时代
勿须计算车轮在历史长廊中辗转的里程
勿须叹息此消彼长的旅途劳顿,小小环球
往来交流只需弹指一挥间
 
因此太平洋也在热气升腾的浩瀚中消失
国界与关隘岂能阻隔舒展的交流
白色、黄色、黑色的面孔,不同语言文字
各种奇异风俗习惯,岂能阻隔心灵相通
在现实与历史的拐角处,旅人在与
时空抗争
在白昼与黑夜的交接中避让
遐想,见证时尚
让所有劳作的人们
做一个匆匆总结
让所有旅人互留姓名
刻着怀念和永久传奇,哪怕
只言片语
 
机舱里乘务小姐传递着咖啡,说着不同语言
她们隆重的微笑,好象文明世界的一条腰带
牢牢系住旅人心里适中的部位
让人辗转瞑想。此刻我拐入祖国的隧道
这是一个古老而辽阔的国度
多种语言交响的城市
多种习惯迥异的乡村
晨风中炊烟袅袅相聚长久的驿站
故乡桃林中的晓月,晚上明媚的星
因为有星光和梦的支持,南北东西那么多
民族,才合成一个强大的中华民族
在地球上演展和平崛起的风范
 
之四:遐想拐进遐想

这是一种漂泊的冲动
一丝恬淡的急切
一束沉思的痛楚
一爿膨胀的思索
通通在神圣的纠缠中让遐想填满机翼
          ——抄自本人旅美日记
 
太平洋上空,我的遐想拐入另一频段
我想着悬挂天空的太阳月亮
是否是宇宙间无可争辩的主宰
你用昼夜交替的效应组合最美的织机
殷勤地将往来穿梭的旅人的梦呓织成现实
你将旅人的脚步
织在历史方位,你将旅人的喘息
织成幸福的感觉,再让各色人种回归自然
自然潜藏和谐
回归土地,土地潜藏美与爱
让人类社会织成最基本的情感与理想的
图案
 
白玉无瑕,友谊盟证
足智的芯片,多谋的软件
就像古老瓷器在东西方流转中
制成名气与骄傲
上升的煤,地下水和石油,环境的保护
交融与文明的梯级突然提高
那么多明智与勇敢的和平通使
就是美梦与和平的护照
就是同样勇敢与明智的回访
各色轿车,各型飞机,多种语言
兼容奇装异服
组合成多种旋律,交响在东西方
每一个梦境的黄昏与黎明
 
座椅旁的黑人兄弟是否与我一样心情
也许你飘洋过海太平常,此刻你闲着
还在打盹,是否在梦中与上帝对饮
可我多么希望:在太平洋上空振臂
  高呼
“地球村各种族男女,我们都是姐妹兄弟!
拉着手结成一个花环,所有的鲜花
在大地盛开!”
此刻和谐的箭镞已划破长空划向穹宇
地球村出落一片翠绿
 
之五:遐想拐进企盼

太空因涨潮而宽阔而深沉
丰瞍的机翼下有否隐藏向往的天庭
拨开云朵,蔚蓝的穹宇似有亭台玉宇?
是否有仙子们飘然的倩影?
    抄自本人旅美日记
 
波音747在时空里穿梭,不时将放飞的
  心灵
收回古朴中冶炼,一种与生俱来的情致
开始萌动,在眼睑闭合中
上古时代的训诫已烙上额头,你说
阳光、空气、水是特有的养分,我说
一个行者能否在追随你的途中,与你
擦肩而过时分得一杯羹
有过沉闷,有过倦怠,想象着落日与朝霞
列队交班时让人获得最完整的部分
友谊、和谐、热情
让天上人间一种存在的两个层面
在遐想中成就一种完美的过程
想象着随时调试四维空间,让不同肤色
友善的眼睛向人们招呼:
“Hello, we  are  friends”
 
太平洋上空,我想到了天外星球
面对机窗,瞳孔里放大和缩小整个宇宙
想到外星生命,高级智慧,星外移民
想到了多灾多难的地球和地球上人类
布满血丝和迷惘的眼睛
 
我不得不将意志与遐想来一次解脱
来听一位哲人说,野心家的预言最接近
真理,先知的谎言也能将信徒奴役
于是所有有生命与无生命的存在
都是一个过程,但愿这个过程天长地久
 
为有阳光的普照,才有
穹宇的高远,因有心智的荟萃
才有和谐的金杯,这个境界人们可以
玩转整个地球甚至宇宙
此时不妨鼓动整个遐想
想象洪荒时代的落日遗在了云层幽怨的
深处,时空能听到回声
假设不带着遗憾搜索
云层下的麻痹
 
沉默的思绪也会被推上没有无影灯的
  手术台
遭到无形切割
心灵也被挖为凹地
成为沟壑
假设心灵的大海未被精神的巨手抚平;
  连地球
也会成为形影相吊的老妇人
 
想象洪荒时代的月亮
像是外婆拉扁的醮酱薄饼和薄饼拉长的
故事
是九天玄女一声唿哨邀来众多星光
是西天王母一道吆喝赶来万朵红霞
天地之神啊,你用万能巧手轻轻一拨
人的雄略便超越了穹宙
我要说的是:地球
是穹宙的沉淀,人类是宇宙的花朵
无论是哪个种族,我们都是地球村的同行人
我们没有理由不挽着手
“OK!we   are   all   friends”
是的,这是人类伟大精神的有效遗存
这是最完美的声音和乐章
这可以把地球上不同声音串联起来
形成合唱,成为交响,
成为坐标
成就一个心愿
成为亘古的怀想……
 
之六:遐想在现实的拐角处着陆

这个夜晚就这样过去
这个黎明就这样过去
打盹之间,已是洛杉矶的早晨
“坐地日行八万里”的诗句
此刻才深解其中涵意
         ——抄自本人旅美日记
 
朝阳神速展开巨大的火焰之爪
抓开我心灵幕帐的袍巾,于是
我拜别云端之上的遐想随着机翼振荡
回收我的心灵,让心智穿越
另一群人的心灵壁垒,将另一种心意
洽谈  这是一个激情跳跃的潮向
这是一个雄浑激荡的音符
 
我曾想,来到异国就是通向心灵之路
通向心灵的路何止千万条
 
去呀,东方和善诚恳地西去
来呀,西方坦率大胆地东来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毗邻”的诗句
才与咖啡一道品出了更富现实的情调
是啊,让波音747从东到西
搭成天梯,并以人类生活美满交融的
名义,以一切善良人的名义
以友谊和平的名义保证
让人类远远地避开一切罪恶与战争吧
让不同肤色的灵魂在交融中得以升腾
 
亲爱的朋友,诗歌的羽翼随着银鹰的滑翔
降落在洛杉矶的早晨
那如猩红的佛痣般的太阳点上天穹
好似上天为东方旅人发放了耀眼的护照
我却用诗的激情给交融的友谊
做个妩媚的签证
亲爱的朋友,伴着波音747的降落
我的诗随之着陆
我的心灵何时能软着陆?
 
简介
况璃,中国当代诗人、作家。生于上世纪60年代,四川安岳人。毕业于四川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四川大学管理学院经济学专业研究生,经济学硕士。少年从军,曾从事军队新闻、文学创作工作。曾任报社、党委宣传部、文联、港报驻川负责人、文学杂志主编等。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国际汉诗学会副秘书长,享受政府特殊津贴。 17岁始发作品,先后有小说、报告文学、诗歌、散文和学术专著20余部、600余万字问世,其中诗集6部。曾获军队优秀文学奖、四川省第四届、第六届少数民族优秀作品奖、成都市“五个一工程奖”等各种奖项20余项,部分作品翻译成多种语言文字介绍到国外。中诗网第四届签约作家。
责任编辑: 海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