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驻站诗人 > 张乔若
病毒无情,请保持“距离美”


  导读:新冠恣虐期间,学校开不了学,爸爸妈妈从年初二开始天天上班,根本无暇顾及我。无奈之下,妈妈只好安排我躲到叔叔家里去。



  生活中,人与人之间保持一定的距离,也许就会产生一种“距离美”。我们的生命健康当然也存在着“距离美”,这种“距离美”往往还蕴含着爱护自己与他人生命健康的美德。比如2020年的这次新冠病毒世界疫情战争,就给我们上了一堂关于“距离美”的健康课。

  虽然信息显示新冠病毒的死亡率要比SARS(非典)病毒低,但其传染性却要比非典强许多。即使这样,我仍坚信病毒最终一定会被许多既坚强又为他人着想的人所消灭。

  不久前我读到一个小故事,讲述的是武汉一位名叫郭岳的大三学生,寒假期间从武汉回河北黄骅老家过年的故事。郭岳在上飞机前戴了三层口罩和一双胶手套,他很清楚,疫情期间病毒无情,在人员密集的公共场所,自己必须有与他人“隔离”的意识。所以,他坐飞机时,并没有摘下口罩和手套,也没有与任何人交流。即使下了飞机,他还嘱咐父亲带来酒精,给自己和行李消毒。到达社区之后,郭岳主动将自己隔离在卧室里。很不幸,两天之后,他被确诊为新冠病毒感染者。治愈出院之后,他担心自己可能还会感染到家人和其他人,所以他把自己再次隔离到了车库里,整整28天。

  郭岳这个故事告诉我们:生命中的“距离美”其实无处不在。比如在这次疫情期间,作为学生的我们要时刻清楚自己与他人必须保持安全“距离”,即使是亲人之间,也不例外。我想只要做到这样井井有条,才能保证安全无虞。有了“距离”,即使再狡猾的病毒也阻挡不住我们前进的脚步。郭岳就是这样一个好榜样,我应该向他学习。

  是的,距离也是一种美啊。

  新冠恣虐期间,学校开不了学,爸爸妈妈从年初二开始天天上班,根本无暇顾及我。无奈之下,妈妈只好安排我躲到叔叔家里去。这期间,我一边上网课,一边想家、想爸爸妈妈。虽然和家隔着好几十公里的“距离”,但我仍能感受到爸爸妈妈从电话里微信中带给我的温暖。

  国内疫情暂时被控制住了,但国外疫情依然闹得很凶。因此,病毒一日未被彻底铲除,我们就一日不能掉以轻心。

  为了自己和他人的健康,我们一定要增强防范意识,除了要讲卫生、勤洗手、戴口罩,最好与他人保持适当的“距离”,不给“抗疫”战争添乱,这样你好我好大家好,不也是互相尊重互相爱护的表现么?

 

简介
张乔若,阳光小女孩,2007年12月生于佛山,祖籍广东五华,现为佛山市实验学校六年级(2)班学生,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英语、语文、体育成绩突出,是小有名气的校园小画家、品学兼优的校园小诗人、能歌善舞的体育健将,课余兼习弹钢琴、扬琴、中华经典。启蒙于她的父亲、著名诗人张况,家学渊源,从幼儿园开始学画画,小学一年级开始学写诗,已在国内《绿风》诗刊、中诗网、《文化参考报》、《岭南文学》、《天狼星》等刊物、网站发表诗歌作品20余首、绘画作品30余幅,曾为佛山市文联文学期刊《岭南文学》绘制插图多期。其诗作《爷爷生气了》被编入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版的畅销书《孩子们的诗》,在近百个网站转载、被作为公益活动回馈礼品,并在喜马拉雅FM有声频道的诗歌朗诵上推介,其诗歌作品《闪电》被编入岭南美术出版社出版的《春江水暖——佛山文艺40周年作品选粹·诗歌卷》,系佛山市作家协会会员、佛山市禅城区美术家协会会员。勤学苦练,立志当一名有影响力的画家和诗人。
责任编辑: 西江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