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驻站诗人 > 空林子
你是照我林中独行的火
――空林子访谈录


  导读:  林童:我们都具有20年以上的诗歌写作的经历了,从八十年代的诗歌狂潮,到九十年代的冷寂退守,再到21世纪初的网络时代,一路走了下来。现在我们很容易听到一种论调:这是一个诗意缺乏的时代!好像八十年代很有诗意似的,这种对比
  林童:我们都具有20年以上的诗歌写作的经历了,从八十年代的诗歌狂潮,到九十年代的冷寂退守,再到21世纪初的网络时代,一路走了下来。现在我们很容易听到一种论调:这是一个诗意缺乏的时代!好像八十年代很有诗意似的,这种对比显然是不真实的。你是如何看诗歌之于时代,或时代对于诗歌的关系?  
  空林子:诗歌应该生长在哪样的环境里是没有固定因素加以制约的,诗歌的思想在于不断地结集与浓缩。我们总是容易厚古薄今,这是通病。我是这样看的,诗歌与时代就像硬币的的两面,诗歌表达着它的时代,而时代也在寻找与之相对应的诗歌。时代在不断变化,而诗歌却需要沉淀。八十年代的朦胧诗,已经成为了中国新诗非常重要的一环。即使是后来的所谓诗歌狂潮,虽然我没有卷入,但那时的大多数呼风唤雨的诗人还在写,他们最有感受。我相信他们未必就认为那时比现在就更有诗意。说这种话的人,本身就是缺乏诗意的表现!  
  林童:说得太好了!是否是一个诗意的时代,关键在于诗人的创造。这是不是可以说,这个时代诗人的创造力还远远不够?  
  空林子:我的回答是“NO”。“诗意的时代”包括多方面的因素,当然那个时代诗人的创造力也不容置疑。问题是----在这个时代诗人的创造力和那个时代诗人的创造力等同的情况下,这个时代更需要什么?可能更需要商人的金钱在闪闪发光,或者说更需要“芙蓉姐姐”和“超女”的点击率?因为这是一个需要做秀的时代。可以这样说,如果真是一个诗意缺乏的时代,是由于诗人的创造力不够,但我觉得,很多人对这个时代的创造力认识不够,即对于这个时代的诗歌没有得到恰如其分的评价。这应该更符合实际情况。  
  林童:举例来说,比如,从生活方面来理解,杜甫的生活肯定远不如李白那么潇洒,谁又能说李白生活在一个诗意的时代而杜甫不是?  
  空林子:诗意不能用生活状态来衡量,诗意存在于人的心中,而生活有太多的主观因素,诗意与生俱来,但并不是每个人都具备诗意。尽管李白与杜甫的生活不一样,但他们都很诗意,而且为后世树立了榜样。  
  林童:还有,我觉得“唐诗是中国诗歌的高峰”的论调也很值得怀疑,因为,从中国诗歌的旅程来看,每个时代都有相对应的诗歌方式,也可以说是标记。比如诗经,比如楚辞,比如汉魏乐府,以及唐诗宋词元曲等,正如你所写的:“水在流,云在动”。你对这个问题是怎么看的?因为你同时也写古体诗,相信你会有自己的观点。  
  空林子:“唐诗是中国诗歌的高峰”的论调没什么值得怀疑,那是相对而言,但必须加上“之一”。而中国是一个具有诗歌传统的国家。千百年来古典诗词已经塑造了中国人最基本最传统的审美倾向。现代诗人中读者面比较大的,比如徐志摩、舒婷、席慕容等,作品无一不是有鲜明的传统特色的,因而能与读者审美心理相契合。可是中国现代诗的发展走向已经与读者的审美习惯和阅读期待之间形成了巨大鸿沟,艰涩古怪,以及媚俗做秀,这种鸿沟让现代诗在社会上失落了尊严,处境尴尬。但是我相信我国的诗歌是有极强生命力的,绝对不会因为几个为了作秀的人而从此低俗消失。人们的生活水平在提高,文化修养在提高,语言素质也在提高。现实社会发展的节奏很快,而凝聚正是诗的长处,凝聚就是一种高效率,我认为今后的诗将会逐步形成一种时尚。今后现代诗歌一定会走出尴尬的境地并走向繁荣。  
  林童:其实,这正是每一个时代诗歌的风格。对于个体的诗人来说也是如此。我不止一次听人说到你的诗歌时,说是诗如其名。也就是说你的诗歌是有自己的风格的,但多少有些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你的意见呢?  
  空林子:不食人间烟火那可能是我的生活比较封闭,多年来一直以家庭为中心,如我的自我介绍中所说
9 7 3 1234 4 8 :
简介
责任编辑: 周占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