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驻站诗人 > 空林子
赠给土地的尘缘
青年诗人空林子印象


  导读: 早就读过她的诗句“我历经苍桑的眼睛,泪水一次比一次丰满。”原以为这能写这种句子的一定是一个进入不惑之年的女诗人,而当我在《国际华人企业》杂志社访问她时,我不禁愕然了:一幅美丽得无可挑剔的面孔,一双漂亮而深沉的

 

 

早就读过她的诗句“我历经苍桑的眼睛,泪水一次比一次丰满。”原以为这能写这种句子的一定是一个进入不惑之年的女诗人,而当我在《国际华人企业》杂志社访问她时,我不禁愕然了:一幅美丽得无可挑剔的面孔,一双漂亮而深沉的眸子,一种来自她心灵深处无与伦比的气质在闪光。这就是我敬慕已久的女诗人空林子?她微笑着,用纤纤的细手签名送了一本她最近由东方文化出版社出版的《尘缘集》给我。诗集的封面设有图案,单纯的天蓝色,使我不由想起:笼罩四野的穹庐的高远、神圣、苍茫而宁静!

“茫然对镜,拢我青丝,何以感慨青春是一段过于仓促的行旅?”。

空林子,原名林燕兰,生于福建省的一个海边小镇――霞浦,家学渊源,从小受父亲的熏陶,热爱古典诗词,八岁时已能背诵唐诗宋词三百首,初中开始写古体诗,一九八一年开始写新诗。十年来,她的作品见之于全国数十家报刊,引起诗界高度评价。并曾就读于鲁迅文学院。

当我问起她的创作主张时,她不假思索地说:“顺其自然啊。写诗为名还可以为利显然无所图,我写诗大概是为了安慰自己的灵魂罢,我喜欢淡泊的境界,还喜欢营造一个温馨、浪漫甚至还有一点悲剧气氛的空间。这没什么不可以吧?”说完淘气的笑了笑点燃一支香烟,吐了一个漂亮的烟圈。我想:这真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女人!诗人所言的“淡泊”境界,并不是常人所说的淡泊,而是一种内在精神的高境界,那境界中有她的灵气、智慧和绚丽的情愫,那境界有她的梦、她的翅膀和她的春天;那境界有她的家园、爱人和孩子;那境界有她的忧伤,泪水和碑文。这种境界仿佛是一个永不成熟的少女,在宗教的纹路中体悟出的一只鸟和一片森林的故事,神秘而致远。正如她的诗所云:

只有一颗颗风干石化的眼睛,

才是生者的罗盘。

林子的诗蕴藉着她特有的情愫。她的短诗以轻灵飞动、含蓄隽永见长。

轻轻提直跳动的心,

把遗弃在峡谷的风找回来,

然后滑翔。”(《我以母胎中的姿势飞翔》)。

她的组诗多是一气呵成,有时是凄咽委婉、有时动静适度、有时难受羁绊、有时吴带当风。

请看看坟头长满的萋萋芳草,

是我万劫不死的魂灵,

而那朵盛开的白花啊,

是我一颗仍旧贞洁爱你的心(《尘缘》)

读来令人潜思不已,仿佛看见一颗圣洁的心灵在火光中跳跃。

和空林子交谈,总有一种独特的感觉,就像她的诗中所说:无名鸟在诉说整个冬季的故事。仿佛看见她将自己的尘缘制作成一枚小烙印赠给土地。采访结束时,我请她为爱她的诗的读者写几句话,她欣然挥笔:“生之无悔,请不要提问太多为什么,也不要赠给我种种美丽的假设。”

是呵,花期已经过,等待空林子的将是满林的熟透的果实。空林子,你是一个蓝蓝的睛空,让我在阳光下祝福你:芳香四溢。

 

 

 

 

 

                                    1992年夏于西胡同

 

简介
责任编辑: 周占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