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驻站诗人 > 剑夫
这个夏季不属于我


  导读:当西伯利亚寒潮再次侵袭北京时,
我却徘徊在南半球的烈日酷暑中。
澳洲的凯恩斯如同三亚,
只有夏季没有隆冬……天蓝的可怕,
因为从未见过如此湛蓝的天际。
云彩清白如新疆吐鲁番的秋棉,
恨不得撕它几朵做我的棉被。

当西伯利亚寒潮再次侵袭北京时,
我却徘徊在南半球的烈日酷暑中。
澳洲的凯恩斯如同三亚,
只有夏季没有隆冬……

天蓝的可怕,
因为从未见过如此湛蓝的天际。
云彩清白如新疆吐鲁番的秋棉,
恨不得撕它几朵做我的棉被。

我如此落寞地坐在大洋边,
大洋蓝得无底无涯;
亿万年的潮起潮落,
将岸边岩石磨成柔情无限的金沙。

这个夏季不属于我,
因为夏天里的一切不属于我,
属于我的仍是寒冷的北京;
          
                                                                   
属于我的是越过燕山山脉,
汹涌而来的漫天大雪,
属于我的是起至于蒙古高原,
滚滚掠过华北平原的沙尘。

我在这个天底下是多么无助和渺小,
我在遭受着漫无尽头的委屈和苦难,
但这一切属于我。

这个夏天不属于我,
因为没有炎热夏季带给我澎湃的激情。
不管北京有多寒冷,
不管历史积淀了多少磨难,
但那里的冬季属于我。

简介
责任编辑: 周占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