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驻站诗人 > 胡松夏
仰望七月


  导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名诗人胡松夏诗歌作品选。
1
一百年的风雨
一百年的沧桑
一百年的灿烂
一百年的辉煌
 
要致敬一个伟大的百年政党
必须凿开岁月的铁幕
让那一束幽蓝的光穿透厚重的历史
在人类的东方
还原镰刀锤头的真正威力
 
我坚信,所有敬仰的目光
都会在新时代的大地上聚焦
那艘继续跋涉的红船
以及,被历史记载的惊世骇俗
 
拭去岁月的尘埃
勇士们在黑色的天宇下横空出世
用血肉铸就关于七月的不朽神话
等待着
光明如约而至
 
2
 
太阳升起之前
风与时间一起抗拒
黑色的诱惑
 
征服高地
阿芙乐尔号巡洋舰在遥远的涅瓦河上
弹奏东部欧洲的暴风骤雨
闪电如血
以伏尔加的烈度奔跑
掠过卵石和城堡
在铁的末端
只用一句最短的利刃
将黑夜全部劈开
 
红星,露出久违的笑意
抵达遥远的距离只有短短的一瞬
在嘉兴的南湖
镰刀斧头与七月势如烈焰
 
3
思绪展开双翅
从上海兴业路出发
与时光之箭穿越
急速直抵
嘉兴南湖上的那艘红船
哦 时光远去
呼吸
依然清新
血与肉被利刃刻上了群山之巅
谨供隔世的虔诚
 
雨和闪电被囚禁在黑夜的密室
大地的心跳加快
剧烈疼痛之后
勇敢的水手
或者铁匠
横空出世
高举燃烧的火炬和熟悉的镰刀锤头
逆水而上
 
4
勇士们披荆斩棘
在最高的湾口
猎取天火
用不屈的头颅撞碎风和鹰群
与五色的石头一起燃烧
沸腾的红色岩浆
所向无敌
在红五星闪耀的地带
镰刀锤头的最佳图案深深熔入
大地的血脉
 
用镰刀收割
用锤头锻造
在迎风招展的红色旗帜下
挥汗如雨
开始重新勾勒
即将复活的世界
 
5
像一颗急速飞驶的子弹
瞬间
红色的五星射穿一页纸的距离
在到达大地之后
成为火中之火
烧掉原野上连绵起伏的黑
 
曙光腾飞
孙中山在一次挫折到达另一次挫折的途中
听到七月的交响
读出镰刀锤头的力量
于是
“联俄、联共、扶助农工”
钢与铁开始相互交融
 
从这里开始
脚穿草鞋的新鲜血液
也可以以个人的名义
带着镰刀锤头的烙印
站在另一面飘扬的旗帜下
庄严宣誓
在那个闻名中外的黄埔军校
进行淬火
 
6
安源的煤层
被一幅经典的油画呈现
雨伞和长衫在毛泽东去安源的途中
总是写满紧凑的画面
足以指点江山
 
锤头和镰刀的光芒
执著而温暖
与马灯一起走向大地和煤层
扎根
或者引燃黑夜
 
在最辛苦的时候做一回自己的主人
挽回尊严
拒绝陈旧的奴役
火光与仇恨突然觉醒
在煤的世界与瓦斯合奏
大地沉默无声
等待着
红星草鞋的队伍
 
7
8月1日,这个日子
被清脆的子弹
射进历史的记忆
从此
一面崭新的旗帜开始飘扬
在南昌的城头
迎接新中国的拂晓
 
乌云与枷锁
太沉重了
压碎了大地的脉络
蓝色的火焰喷涌而出
排山倒海的力量
从地球的心脏开始
燃烧
 
终于
一支真正属于人民的队伍
带着枪和子弹
横空出世
 
8
从安源到铜鼓二百余里
这个数据
来自毛泽东的双脚
收起纸上的经纬
他喜欢身着长衫
脚踏实地
用心去播种烈火
 
金号如铁
血与战旗跃跃欲试
“军叫工农革命,旗号镰刀锤头”
终于
大刀长矛等来时机
将土豪劣绅一一打倒在地
开仓分粮
焚毁地契
与强大的敌人博弈
还需进一步的锻造
 
隔过硝烟
毛泽东在文家市的油灯下
洞若观火
于是
巨笔一挥
轰轰烈烈的历史连夜开始
转向井冈
 
9
漫山黄花
在血色逼近的黎明
勇敢地抖去风与露水
占领罗霄的最高山脉
被硝烟熏陶的队伍
在那个名叫三湾的山村
稍作休整
 
把支部建在连上
举刀剔除队伍中的特权和陋习
实现官兵人人平等
让镰刀与斧头在距离官兵最近的地方散热发光
在历史的长河
三湾成为又一幅妙笔之作
 
铿锵誓言响彻午后的山谷
改编之后的队伍精神抖擞
从枫树下开始迈出整齐的步伐
 
10
在八百里罗霄之上
枝繁叶茂
我看见红色的光芒
划破黑色的夜空
在距离岩浆最近的地方流淌
 
要高举着燃烧的火炬
沿着诗的思维跋涉
走近一群伟岸的血肉之躯
用心感受生命的博大
 
一盏油灯的力量如何穿越漫长的黑夜
尤其是那支神秘的狼毫
在午夜或者黎明
把八角楼挥洒成最真的战场
可以抵御千军万马
所向披靡
直到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才找到问题的答案
 
11
遵义,那幢青砖灰瓦的小楼
廊柱吊灯的二楼会议室
曾经改写中国的命运
 
头戴红星脚穿草鞋的队伍
拒绝华而不实
批评或者自我批评成为一道亮丽风景
把语言打造成最锋利的手术刀
从猴场开始
切除躯体中的病灶
所有的人都不会介意
刮骨疗伤是通往最后胜利的唯一途径
 
这支历经硝烟的红色队伍
从遵义转身
在炮火中
用生命书写新的征程
 
12
一首经典的诗词
可以丈量娄山关的雄姿
直逼苍穹啊
此刻,只有鹰的翅膀才能越过
被硝烟熏染的千峰万仞
 
雄关漫道真如铁,
而今迈步从头越。
山道起伏跌宕
英雄的气概不仅占据了群山
还将奔腾的金沙江大渡河
彻底征服
 
在最激烈的炮火中
一支挥洒自如的狼毫
绘出胜利的雏形
 
13
红军如铁
其实比铁还要硬
但铁也有需要淬火的时候
 
在大凉山深处的彝族部落
燃起香案
把鸡血引入烈酒
火焰更猛
开始举起旗帜上的那把铁锤
使劲锻造这支红色的队伍
 
身经百战的刘伯承坦然举杯
与部落首领果基约旦(小叶丹)互称兄弟
一饮而下
于是
红色开始浸入血脉
 
从此以后
所有的枪一起用
所有的路一起走
风雨同舟
 
14
横穿湍急的河水
将一座名为泸定的桥
打造成突围的天堑
 
子弹狂笑
那十三根孤独的铁链成为最后的希望
与疯狂的火焰搏击
生死度外
 
过桥,过桥
手脚并用
以猿猴的姿势横渡
必须占领对岸的桥头
 
一声声年轻的怒吼
在冰冷的水面化成悲壮的绝唱
转身之间
站立成碑
 
15
雪山的高度
只有燃烧的雪知道
 
风卷红旗
一支疲惫的队伍步履维艰
朝着寒气逼人的夹金山靠近
一碗辣椒汤
一匹马的尾巴
和一件远离棉絮的布片
成为出发前的全部家当
 
翻越雪山
朝着黎明出发
一尊尊血肉之躯站立成移动的铁
高擎红星之光
将最后一个寒冬的冷与饥饿含在嘴里
一起融化
 
16
在悬挂红星的博物馆里
那只睡眠的鱼钩
时隔多年
依然发出清新的香气
 
寒冷及饥饿形影不离
当粮食用完
草根成为奢侈品的时候
鱼和鱼钩都被温暖的阳光
融为金色的记忆
 
17
若尔盖的午后
那么大草地只剩下连绵的雨水和
仅有的七根火柴
 
青稞已经用尽
草根也为数不多
朴实的老班长在开饭之前
将鱼钩抛向有鱼的地方
用最后的力气
把战友们送出草地
 
若干年后
那片伤心的湿地被青草覆盖
土地不再软弱
只是那一行行脚印和那只鱼钩
还在冒着水气
水面一动
便会勾痛许多人的心
 
18
腊子口更是鬼门关
天空失去阳光和飞翔的鸟
冰冷的石头居高临下
一座独木桥
在敌人最猛烈的火力交织中
成为唯一的通道
 
黑夜袭来
腊子口
这座绝壁峭立的隘口
被白日里的硝烟熏染成
一堆穷凶极恶的石头
 
攀岩登壁
从最危险的地方出发
在星光不注意的时候
突然
红色的队伍自天而降
令所有的守敌目瞪口呆
省略了子弹驶离枪膛的程序
 
19
羊群叫醒黄土高原上的春天
山丹丹花开似火
 
终于
太阳升起的时候
这支高擎锤子镰刀的红色劲旅
抵达延河之畔
用红星和草鞋
将二万五千里的风霜踏成碎片
 
一曲粗犷的信天游
将陕北的血液磨热
万里河山
亟需进行重新组合
在黄土挺拔的窑洞
宣纸已经铺开
 
20
要追溯一条河的源头
必须沿着河
举起尊严与骨头
像鹰一跃而起
让坚硬的羽翼冲破风
于瞬间击碎石头和云层
 
红色的队伍继续行走
瓦窑堡的炭火依然红着
火苗清晰
在原驰蜡象的高原上
把一次重要的决议
煅烧成了一把红色的利剑
 
21
从“九一八”开始
这些低沉的怒吼
集中了煤与血
在白山黑水爆破之后
以超越金属的力量
猛烈撞击大地的心脏
尊严与气节
在民族的春天
快速萌芽
 
摒弃所有的前嫌与隔阂
站在燃烧的国土上
让枪口一致对外
击退凶残的野兽
才是时代的唯一使命
 
民族与野兽搏斗之前
骨骼与血液
以一种新的方式重组
镰刀斧头的队伍
将头顶那颗璀璨的红星坦然收起
青天白日
成为统一的标志
 
22
没有落雪
这个夏天却不寒而栗
卢沟桥上的狮子浑身发抖
愤怒从瞪圆的双目射出
枪膛中的子弹
被压缩成一团燃烧的烈焰
 
日寇要通过这座桥
跨越历史的河
桥的对面
却生长着岿然不动的中国男儿
手握步枪与大刀
 
枪声炮声厮杀声
击中了人类柔弱的肋骨
血肉
开始粗犷地生长
历史感受到了
从未有过的愧疚
 
23
太行山上的这座瓶形关隘
注定成为
日寇的鬼门关
高粱熟透的季节
头戴青天白日的红色队伍
准备收平型关的第一茬庄稼
 
从清晨开始
呼啸的子弹反复洗礼雨后的山谷
步枪、机关枪、手榴弹构成了
最猛烈的火力突击
“老爷庙”至“小寨村”之间的狭长谷地
成为日寇最后的归宿
不可战胜的神话在这里
变成了一句荒唐的梦呓
 
多年以后
平型关
仍蕴藏着硝烟的气息
顺便拿起一块石头
就闻到嘹亮的冲锋
 
24
历史的深处
南京的栖霞寺
仍被一场红色的暴雪紧紧包围
 
搜遍人类所有的语言
仍然无法形容
那些败类的兽行
放火、抢劫、强奸
将杀人作为一项变态的竞赛
三十万手无寸铁的无辜生命被
剖腹 活埋 枪杀
或者以更加残忍的方式进行
戕害
 
遍地洁白的尸骨
江海呜咽
鲜红的血将大地湿透
三十万具无辜的尸体让群山屏住呼吸
愤怒的眼泪飞跃成火
将纷飞的暴雪烧成漫天的血红
 
25
将最博大的土地雕刻成
首尾相连的巨网
在地表之下行走
把锄头和大刀锻造成
最厉害的武器
给日寇出其不意的攻击
这些民间的智慧
在战争的年代
被历史升华为朴实的谋略
 
远离群山的原野
青纱帐 柳树林
成为战争神秘的掩体
布局之后
随便潜入连绵的绿色
等待将是
日寇的自投罗网
 
烈火之后
《论共产党员的修养》
以更高的温度和娴熟的技艺
锻造着
更加坚固的铜墙铁壁
 
26
记住一个村庄的名字
就能捕捉到
那场波澜壮阔的战争
关于西柏坡的话题很多
在离别窑洞之后
进入北京之前
这个普普通通的小山村
被历史推向了一个从未有过的高度
 
西柏坡的地势很高
站在这里
可以看见李自成溃不成军的队伍
领袖们高瞻远瞩
将整风之后的又一剂药方
开出
两个“务必”
是预防疾病的最好法宝
赶考之前
必须锻造强健的体魄
 
27
“虎踞龙盘今胜昔,
天翻地覆慨而慷。”
子弹打红江水
血在燃烧
 
终于
黑夜被风一页页地吹散
黎明来临之前
百万雄师横渡长江
 
在十月的清晨
鸽群飞过蓝色的长空
大地上
一座永恒的丰碑
拔地而起
 
28
在人类居住的星球上
敌对与侵略从未彻底消亡在进化的途中
尽管相隔漫长的距离
强盗们仍然在星条旗下挥舞大棒
释放着邪恶与霸权
 
面对“唇亡齿寒”的重新架构
我们被迫挺身而出
用血肉捍卫人类的正义
 
在三千里江山
最惨烈的战斗凝聚着最崇高精神
无数人倒下,无数人冲锋
在生命之上完成真正的勇往直前
铮铮铁骨令敌人闻风丧胆
 
中国人民志愿军
战争史上这支最伟大的队伍
硬过了所有的钢铁
 
29
1964年的金秋
注定难忘
新中国的第一朵蘑菇云
在罗布泊的上空横空出世
 
在冷战的日子里
为了增强话语权
钱学森,钱三强,周光召……
带着中近程战略导弹试验成功的信心
踏进这片寸草不生的地方
 
沉睡的戈壁滩开始醒来
建设者们废寝忘食
夜以继日
历经无数的艰辛
终于
挺直了民族的脊梁
 
30
虽然历经波折
那道熟悉的风景依然绚烂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以哲学的睿智载入史册
 
解放思想
实事求是
直到这个冬日
艰难的探索才升华为思想的高峰
 
哦 春天来了
腊梅的清香迎来了崭新的百花绽放
 
31
金瓯补缺
雪洗耻辱
 
哪一个夜晚
能有今夜这样令华夏激情澎湃
哪一个时刻
能有这个瞬间使世界共同惊叹
 
回家
不远的路程
却走的漫长沉痛
咫尺的距离
骨肉分割多年
 
终于,紫荆花开
“MACOU ”成为历史的尘埃
从此
神圣的领土不容分离
 
32
要以历史的名义记住一个日子
2008年8月8日
绚丽的礼花绽放在北京的夜空
动人的旋律洋溢在“鸟巢”的空间
 
白鸽衔着橄榄枝
在和平的天空飞翔
圣火来了
从赫拉神庙
从女祭司的手里
从遥远的奥林匹亚
 
一道道耀眼的光环
照亮古老的日晷
奥林匹克与中华文明
汇聚成人类最绚丽的乐章
 
33
从南湖驶来
红船一路劈风斩浪
穿越无数的险滩
在新时代的阳光下
继续谱写东方最灿烂的篇章
 
时至今日
又一个崭新的命题
关于灵魂、本事、血性以及品德
犹如的锋利的大刀
果断斩去日益滋生的危险
 
打铁还需自身硬
简洁的语言直抵历史的核心
让炉火更旺
时刻准备着脱胎换骨的锻造
思维不能永远停滞在想象的世界
落后就要挨打
这是血淋淋的教训
 
34
撸起袖子
在一张蓝图上指点江山
重新勾勒崭新的时代
 
继续披荆斩棘
摆脱贫困
一场没有硝烟的攻坚战役
在共和国的大地上打响
 
精准施策
最科学的指挥
终于
所有的难关被一举攻克
胜利的旗帜
插上最高的阵地
 
天空下
春暖花开
“绝对贫困”沉淀为为历史的描述
每一张脸庞上都盛开灿烂的笑容
 
35
沿着青铜的脉络
回望一个民族的长河
我更加坚信中华民族五千年的辉煌
每一朵激情的浪花
都蕴藏着引领世界的经典
 
在继往开来的历史中
文化、道路、理论、制度必须占据信仰的高地
犹如苍穹高悬的北斗
时刻释放着哲理的光芒
使每一人都能够找到源于血脉的
自信与温暖
 
继续披荆斩棘
蔑视所有的敌人
以快过闪电的速度
廓清前进途中的迷雾与尘埃
让镰刀和锤头
在七月的天空下
成为人类永恒的仰望
 
选自《神州》2021年1月—2月合刊
 
简介
胡松夏,山东成武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十九届中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北京市石景山区作协副主席,全国作代会代表,全军学习成才先进个人。已出版《烈火青山》《甲午》《山河》等,作品先后被中国甲午战争博物院、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受降纪念馆、湖南省雷锋纪念馆、辽宁省抚顺市雷锋纪念馆等收藏。
责任编辑: 山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