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诗头条
当代诗僧如陀的云水生涯


  导读:  2010年7月31日,《中国诗词》与《世界汉诗》在香山闲情偶寄茶院联合举办了“诗僧如陀吟颂会”,
  2010年7月31日,《中国诗词》与《世界汉诗》在香山闲情偶寄茶院联合举办了“诗僧如陀吟颂会”,是近年京城传统文化界一次难得的雅集,到会京城名士表示,自从民国著名诗僧曼殊上人远行之后,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次展示诗僧风彩的盛会。《中国诗词》重振诗僧传统,有益于诗词的复兴。      
  诗僧如陀,俗名刘传飞,本是山东邹县人,自小沐浴圣贤风,仰慕孔孟为人,这为他日后的“周游列国”打下了基础。十六岁时,刘传飞辞乡远游,写下《何向》一诗:“临世柔骨侠肠,奈何身没苍黄。无心踏尘沾衣,四顾飞沙茫茫。”此诗是他少年出行的心情写照。这多愁善感之身,为他日后出家埋下了伏笔。大约空门之人,最是多情。离开山东后,刘传飞先后到了湖南、深圳、广西、河南、河北等地流浪、谋生,少年人初尝风雨,难免有“饱经沧桑”之感,有诗为证:“转身俯望游人路,秋雾凄迷此台间。”(《岳麓山观景》)这时的他,无处点燃青春的激情,唯有写诗:“年年长进年年尽,到头唯有诗解忧。”(《桂中元旦日》)偶思梦中的红颜,我们这位还没出家的师父难免时有消魂之感:“愁绪涌来千般恨,独余斯人万里伤。”此诗名为《悼张如纯》,实为自悼。
  好一番浪游,到北京后,天地一新。传飞作诗自励:“人生如病饭如药,梦似仙境酒似娇。华年如此残偷生,几番涅作渡桥。”(《自潮》),境界一新。“代代回环盛唐风,华夏文章尊此宗。谁言风骚都作尽,河山更长意万重。”(《子夜》)此诗言志,有一洗乾坤振作之心。      
  香山,红叶绚烂之地,文物风流之地,实为京城文化重镇,多少佛道高人、文人雅士隐居于此。一百年前,曹雪芹在香山混迹佛道中,以卧佛寺为太虚幻境之依托,写下《石头记》。刘传飞当日移居香山后,渐觉自家气象不同。日夜与熊晋仁、邵天泽、徐天舟、李一宇、王少农等友人来往唱和,渐露头角峥嵘。熊晋仁是佛门大居士,易学家,玄、禅双精,自称“法界浪子”,传飞师事之。邵天泽是古琴家,道教全真龙门道人。徐天舟、王少农为诗人。李一宇为诗词吟颂大家。香山优游三载,传飞自由沐浴心灵,深入研习文艺,雅好妙道,渐有向佛之心。最终触发他动念出家的是一件在别人看来微不足道的小事。那时他在酒店上班,有一天与服务员一起到厨房中,看见厨师手起刀落,一条鱼顿时身首分离,忽然心中一阵悲哀,默然转身离去。数日后与王少农游某寺,有诗云:“纵便闲适富贵乡,谁解春归断人肠!”他已经在严肃思考生命的归宿问题了。      
  熊晋仁师引导传飞皈依佛门,可得人生清凉之境,“以清凉化解凄凉”,此为上法。传飞遂于2009年出家,披剃于云南曲靖香炉山光明禅寺。慈法法师赐法号为如陀。自号邹鲁传阔。此法号有其来历,当日祥云满山,慈法法师引众到山中闲步,见传飞坐在一块磐陀石上,于是就赐“如陀”为名。如陀师有首诗记录了这件事:“朝山寻师至鸡足,缘道穷水拜慈处。室落林壑险峰顶,磐陀石上尽如如。”     
   出家后,如陀师游遍云贵川名山、胜水、大寺,气渐雄壮,诗渐不平,有济世之心。客居大理,供养于苍麓书院,寄迹于太极园,诗作日丰,一派天然,都入禅境。如:“巫峰神女云水袖,苍海皓月上关崖。”(《题寺》)“桃李一树蜂蝶早,道人披雪入画图。”(《题谷》)诗境清朗,读之令人神爽。如陀师父在山上眺望山下,有诗云:“城里万家霞灯火,天上人间寂如仙。”(《空山
9 7 3 12 4 8 :
责任编辑: 周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