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诗头条
向以鲜完成其“旋律三部曲“之二:《生命四重奏》


  导读:《生命四重奏》由四川文艺出版社隆重推出 ,也是诗人向以鲜出版多部诗集之后,在自己的故乡四川出版界出版的第一部诗集。

  四川诗人向以鲜暨完成其“我的三部曲”(《我的孔子》《我的聂家岩》《我的发音》)的之后,其另一个三部曲即“旋律三部曲”亦在按照自然生长的节奏和交织的方式弹奏和回旋。七年前,诗人推出了《唐诗弥撒曲》,那是一部向人类七至十世纪的诗歌巅峰致敬的绝响。七年后,我们再一次倾听到了诗人的另一部旋律之诗:《生命四重奏》。

  《生命四重奏》由四川文艺出版社隆重推出 ,也是诗人向以鲜出版多部诗集之后,在自己的故乡四川出版界出版的第一部诗集。如果说“我的三部曲”是诗人关于历史与圣人智慧的思考、成长的心灵秘密溯访和对现实万象的坚定发声;那么“旋律三部曲”则似乎更多关注诗歌与生命本体的美、节奏、秩序和混沌。

  《生命四重奏》由四个章节“金鱼与乌鸦”,“犀牛和孩子”,“春天的草木”,“山中观音”及一个尾声“尾巴之歌”构成,与弦乐四重奏中的两把小提琴、一把中提琴、一把大提琴所鸣奏出的细腻而又壮丽的复杂音调,答成微妙的呼应关系。诗人沿着圣人的指引,“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并试图“经历所有的生命,穿越所有的黑暗”,从而抵达光明的彼岸,生命的彼岸。

  被称为当代最具有思想者气质的诗人及诗歌批评家耿占春教授为诗集撰写万言长序。耿占春教授认为:向以鲜教授的这部诗集将看似互不相干的金鱼与乌鸦、犀牛与孩子、春天与万物、孙登、嵇康与山中观音组成一部“生命四重奏”,意在将物性的论述与人性的思辨联系起来。诗总是涉及对物性的论述,可以把《生命四重奏》视为一部现代意义上的“物性论”,毫无疑问它也是一种独具视角的人性论,隐含着发端于古老世代却仍属于现代社会的伦理主题,而又处在美学主题的透视之下。可以说,这是一部有着观念史与思想视野的诗作。

  中国现代主义诗歌辩护人叶橹教授则为诗集赐写近六千字的跋语。八十五岁的叶橹教授认为:《生命四重奏》是一部奇异的长诗,它的结构,融叙事、想象、抒情于一炉,全诗建立在一种对人的生存发展过程中宏观把握的基础上,而在进入诗的叙述时,处处以微观的具象和意象出之。向以鲜作为学者的丰富知识积累,使他在宏观洞察与微观叙述中得心应手。他在诗前所引的“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和“经历所有的生命,穿越所有的黑暗”,似乎成为指导其创作这部长诗的座佑铭。

  值得一提的是,《生命四重奏》的封面设计和内文插图颇具匠心。

  封面构图的核心背景来自于美国表现主义艺术家、青骑士画派重要人物阿尔博特·布洛奇(Albert Bloch,1882—1961)的作品。布洛奇出生于圣密苏里州圣路易斯,在圣路易斯美术学院学习艺术,后往德国生活和工作。布洛奇的画面寂静、冷峻而温暖,两只黑色的乌鸦与画面左下侧那几条来自晚清画僧虚谷和尚(1823—1896)灵动的金鱼,以及画面中部突然闯入的犀牛身影,不仅密切应和、强化着诗集中的旋律,也造成一种新鲜而意外的,类似于《山海经》般的生命图景。生活于大致相同时代的东西方艺术家,在此实现了一次秘密对话。

  内文的插图来自于荷兰版画家莫里茨·科内利斯·埃舍尔(Maurits Cornelis Escher, 1898-1972)。埃舍尔绘画艺术所呈现或隐藏的分形、对称、矛盾、双曲几何、多面体和球面镜等接近于数学般的精确构图和音律般致密的完美表达,以及对不可能事物无止境的梦想,都和世间复杂、美丽的生命形态构成深刻的互文与互镜。

  这是一部生命的悲歌,一部生命的颂歌,一部值得你驻足倾听的辉煌旋律,一部充满东方韵致的“物性论”!

责任编辑: 山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