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人 > 李正品
仓西滩灭失的耕地负不起眼泪的沉重(组诗)


  导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名诗人李正品作品选。
 

1.飞来的岔道
 
飞来的岔道喷吐着疑雾云团,
重重砸在仓西滩的头上;
巨型的柱子从天而降,
直愣愣刺穿一号坊麦田的胸膛。
血,就这样涌动过春夏秋冬的漫长,
让黄昏耕作的脚步匆匆逃亡;
掠夺的獠牙狂卷北城后黑油油的热土,
永久的粮仓,不再回头的麦浪,
听不到哗哗作响的青纱帐。
 
金钱的大棒
终结三臂迷宫富饶的鱼米之乡;
圈地运动去而复至,反反复复,
升升降降的职权设下重重叠叠的迷障;
心中的天平恩威并施的魔杖,
屈服于利欲熏心的孽障;
仓西滩的岔道,金钱和祖业 
面对晕头蒙脑的仓西人,
用尽百般伎俩展开一次次沉浮的较量。
横压仓西滩十多年的烂尾断桥啊,
喘息中荒芜了十多个春秋的良田啊,
戛然而止的断头岔道
向每个路人发出狰狞的狂笑;
能怎么样?谁拿我怎么样?
 
喷张的欲望犹如童年玩耍的迷藏,
捉与被捉任凭导演驱使着粉墨登场;
生活轮换着不同的角色,
时而口蜜腹剑,时而激情昂扬。
彷徨有彷徨的理由,
迷惘有迷惘的念想,
回望曾经搏击的来路,
每一场生生死死搏杀的背后
无一不是爹娘失去儿子的哭声
陪伴着妻离子散的冤魂愁肠。
 
走了仓西菜园的花果飘香,
别了老坟西一塚塚祖坟的守望;
家没了,地没了,居无定所的缕缕怨魂,
嚎啕在通向圣境的金碧辉煌,
描绘出一群孤魂野鬼的四处游荡。
流水般的时光走过歪歪斜斜的岔道,
来的该来走的该走,
最需要感恩的苍天仍然高高在上;
浩大的仓西滩,谁在主宰五千多人的生死离别?
缺少淳厚和虔诚的世道啊,
坑蒙拐骗正在折断自由飞翔的翅膀。
良心和道德就放在仓西的村头吧,
请不灭的生灵赐予固守老家老院的力量。 
 
2.淘洗的沉梦
 
河洛的岔道是洛汭滔天的骇浪。
漩涡抱着漩涡下沉,
无论生存无论绝望都在倾刻间消亡。
河图洛书来了,
主宰生灵的龙马神龟来了,
祭坛高大,祭品丰盛,河风正烈。
来,跪下。
为大河的混浊,为洛水的清亮。
为新生命的诞生,
为黑白太极为两世阴阳。
瞌长头,五体投地,祈祷上苍:
救救沉浮的生灵;
赦免仓西。
 
三皇五帝在这里轮番禅让。
后羿射落九个太阳,
也摧生出五子歌的愁肠;
大舜南逃的仓西渡口尚在,
谁知这是女娲赋予的力量。
天地神灵之气汇聚的仓西滩啊,
每一寸土地,都在闪烁远古文明的光芒。
如果仓西滩上有风,那风是我
如果是雨,那雨是我,
当月亮平缓升起,请出来看上一眼
天幕垂情,怜悯也在看;
当星光殒落,请注目身后那朿闪耀,
多少生命的尘埃在那里闪光。
把心掏出来吧,
用霞光万丈洗涤河洛的金壁辉煌;
让放射的思想,
称一称信仰的重量。
匍匐的忠贞昼夜复始,
白天走过白天晚上走过晚上。
 
不愿流走的灵魂,
用河湾连接河湾,
收下梦的珍爱,歌的悠长。
这里没有岔道,
所有的心愿用浩荡扑向海洋。
心,守候这山这水,
祖祖辈辈赖以存活的地方,
一腔腔喷吐的热血,
淘洗河洛沉梦,
洗出洛汭,明月的皎洁,
洗出来的早晨啊,
也有一轮冉冉升腾的太阳。 
 
3.干瘪的存活
 
当仓西滩的风中不再有麦浪稻谷的翻滚,
秋天的深夜听不到拔节声的玉米;
以租代征,蚕食赖以生存土地,
金钱铜臭掩埋小家小院的灵气;
我们两手空空,死后
拿什么去见地下的父辈。
 
当仓西的菜园不再有黄瓜番茄尖辣椒的嫩绿,
白萝卜大白菜亭亭玉立的葱白一去不回;
河湾干涸,河流一天天断水,
菜乡空留绵绵回忆的余恨;
仓西人吃菜靠买,死后
拿什么去见地下的父辈。
 
当仓西岭的梯田拉扯起引水上山的水渠四散逃离,
堤堰边红红的柿子林纷纷倒毙,
肆虐的山洪崩塌窑洞房屋,
沉闷凝固着无数悲鸣凄厉。
仓西人无家可归,死后
拿什么去见地下的父辈。
 
这是一场向祖宗发起的掠夺,毫无节制。
这是一场向大自然发起的盘剥,麻木不仁。
这是一场杀鸡取卵的苟且偷生,数典忘祖。
没有伤悲没有羞愧的放纵啊,死后
拿什么去见地下的父辈。
 
这是一块祖宗留下的风调雨顺,
一代代休养生息滋润善良忠厚的美誉。
任何朋友来临我们张开的是欢迎的双臂;
若是那蛮横无理的强拆来了,
等待他们的只有无畏无惧。
九泉之下的神灵放心,
善良、正直不会玷污仓西的名字,
我们的小家小院将和天地共存。
 
仓西,不会让强拆任意横行;
仓西,决不容忍数典忘祖不可一世;
受尽委屈的仓西,深知蹂躏还会持续;
请慢慢走,慢慢活着,
有你生养的子弟永远和你一起。
如果有一天,你被拆没,你不会消失
仓西滩飞升的自由之花,
将在每个仓西人的心底永远挺立。 
 
4.迟早的惩罚
 
失去土地的悲伤还没有出发
小家小院宅基地的生命已经到站
垂下头,看一眼长眠地下爹娘的满脸失望
不肖子孙的目光扎的浑身发痛
所有的青山绿水颓废在金钱的诱惑之下
赖以生存的植被栓紧相依相偎的每一根链条
今天不需要休戚与共了
那最后一抹暑热烘托一下告别的氛围
 
蝇头小利的皇冠早已剥尽仓西的最后一丝尊贵
散发着五千年仰韶文化气息的古村啊
面对吃着骨头吐着肉渣的血盆大口
豪取你的房屋掠夺你的土地
砸你家的锅,毁你家的祖坟
膨胀的强权滋生无限的胆大妄为
裹挟着穷凶极恶的利欲熏心
假借私愤巧取各种明目的淫威
肆意发泄
有着灵气的仓西滩啊
拒绝对青山绿水强加的指指点点
用生命至上的山洪
冲垮鼠目寸光添加的任何点缀
 
仓西滩积攒怨气也积攒仇恨
一任荒唐伎俩的大雪熄灭绝望的灰烬
河洛圣境的泥潭沉默忠诚的坚守
来吧,所有的妖魔鬼怪抢地占地的推手
固守家园的心在这里,人在这里
血和骨头也准备洒在这里埋在这里
任张牙舞爪疯狂扑向永不低头
毫无一丝的惧色早已在这块天地
书写下横眉冷对
仓西的滩仓西的河仓西的土岭仓西的菜园
每一把泥土都属于仓西,并不多余
湛蓝的天是滩涂飘荡的思绪
悠悠的云是洛妃一袭飘荡的衣裙
清澈的水流吟诵着大宋七帝八陵的辉煌
河洛大堤走来的是帝后礼服参拜中华文明的列队
 
来吧,所有的惩罚,所有大自然的报复
这里不再有盲目的顺从,脖子的敬仰已太累太累
撕去面纱的嚣张裸露出穷凶极恶的残忍
自我牺牲的忍痛不能换来金融大鳄的丁点垂泪
别再用优柔寡断满足色彩的无愧无悔
一一剥离光环叠加强权的魔力吧
生命不遗余力的坚守,只为找寻黑暗噙泪的回忆
刚直不阿的沉重不属于谄媚者的百般儿戏
新轮回正在颠覆永不跌倒的奴颜屈膝
大自然的力量不屈不挠生生不息
轻颤的哆嗦摧毁转眼飘逝的盛世明媚
万事万物的复苏天经地义
不可思议的沧海一粟孕育着不可逾越博大深邃
仓西村的生命任何人不能泯灭前景绚丽
该失去的失去,该降临的降临
一切都会重新开始一切也必将过去
简介
李正品,中国作家协会、中国诗歌学会、中国散文家学会会员,中国音乐家协会河南分会会员。先后在《人民文学》《诗刊》《中国诗歌》等公开刊物上发表诗歌、散文、歌曲作品。有诗集《伊洛河》《伊洛河的浪花》《无花果》《走出情海》《穿越情海》《梦断情海》《拥抱情海》《仓西仓西》和散文集《西望情海》《山那边的情海》《洛汭仓西》《西望仓西》、长篇小说《倒塌的情海》、论文集《燃烧的情海》、歌曲集《走向情海》公开出版发行。
责任编辑: 西江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