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人 > 罗唐生
在西昆(组诗)


  导读:罗唐生诗歌作品选。
谷仓印
       
把太阳搬下来
把月亮搬下来
把星星搬下来
印在谷仓
把祖国的山川河流
装进来
把所有的植物花鸟虫鱼
装进来
把阳光白昼和黑暗
电闪雷鸣
洪水猛兽
统统装进来
装进来的还有罪恶
它们印在另一个笼子里
让世间一切所有美好的事物
和善恩去感化
在将乐大宋古城
我又一次领略了
祖先的智慧
感受到了每一粒谷物
都来自农民的血汗
懂得了国家提倡节约粮食的真正内涵

大雁时空连线:诗歌讲了智慧和非智慧的劳作的关系,这种关系里面还包含了善恶关系,而这些关系又辩证统一在“谷仓印”里面,这也许就是矛盾之美,也是一种生命活力的体现,而道德就来自于这种活生生的多重博弈。

西昆上空那束佛光
         
黄昏渐进,夕阳收住最后一抹余晖
池塘边的花生埋的很深
与之对应的蝉鸣一阵高过一阵
佛的脚步没有停留
西昆上空那束佛光
穿过竹林田野和山岭
我也没有收住脚步
一片片山坡上的茶树
象一团团围居而住的茶农
月光透过树林
依然照着群山俊岭的脸
此时亮光在讲学
鹤王在画鹤
一千多年前的孔子
恭谦地守望着西昆这一片天
这开阔的一片天
明天一定会相约雨露滋润着稻香、茶树和朗朗的读书声
这是庚子年八月
外面的世界疫情仍在肆无忌惮地穿越国界
但在西昆德成学校
我心静如水,月光沐浴
我终于洗却了一生凡尘
安放下那颗疲惫的心
 
大雁时空连线:佛光,对外,是一种关照,而对内,则是一种平静和自我生活规律的遵循。在群山之上,大自然美丽,人在创作、在耕读,我们维护生命的尊严的方式,就是保持生命的秩序和繁茂,就是安定自己的内心,去和世界上的美融合,让不幸和丑陋无机可乘,这就是禅境了。
 
月之夜,与西昆说
 
和着山风,暖阳绕着小溪
小溪围着西昆说孔子的思想
溪水缓缓流淌
天色己近黄昏
月光不紧不慢地铺展过来
它穿越时光隧道
己过斯亿万光年
终于憇在这无边的绿色之上
溪水的波光也涟漪过来
很有高度,也很得体
我与张校长在学校草坪上说
孔子仰望星空,为何总是那么低着头
群山也是这么自觉围拢而来
显得多么谦逊
在海拔五百米的高山
在这立秋之夜,我也不忍抬头
生怕月光在山风中走失
只有静待这空旷的安静
与大山的灵魂安静下来
 
大雁时空连线,诗歌提倡一种不忍抬头、安静、实实在在地去思想的姿态,这可以理解为一种敬畏,而敬畏宇宙和自然,有什么好处?这正是我们进入宇宙和自然的通行证,伟人们都在敬畏中顿悟,而我们更需要虚心地学习自己身边的宏伟和包容,安静和踏实,来审视自己的短暂渺小。
 
在西昆听亮光讲书法
   
将蓝天小心安放在墙上
将白色的粉笔在点划之间
落在白云之上
组建一个个字与词
将书法长河分成自发与自觉两段
江河一直向东而去
留下了诸如篆隶行楷的足迹
唐草二王,两座高峰至今没人越过
宋行书苏黄米蔡精气神足
令我神往
苏一曲大江东去浪涛己尽
流到酒樽还酹江月
一轮江月以书法气势
把人的悲欢离合,月的阴晴圆缺
载入千里共婵娟
总洗不尽万古愁
元除赵孟頫外,水式渐微
微波荡漾至明清,又起高潮
在西昆德成学校听亮光讲书法
我与孩童一起专心地听
一直听到夜半明月高悬
银河从我头顶流过
我仍然忘归
大雁时空连线:书法,就是天,就是河,就是宇宙,而人感受艺术的博大和精微,就是感受外界环境和自我境界、以及自己的一颗诚恳的学习之心的融合,所以,艺术的吸收和泼洒,便是人的生命走向自由和宽广的诗意。
 
在西昆,墨香洒满学堂
 
把笔拿来,种上翠竹
大块石上伏着白云
各色花儿围拢在一起
翠鸟正在赶路
叽叽喳喳叫个不停
潺潺流水在石下
发出叮咚的声响
稻香是飘着满屋
它们纵横交错地
围在一起
围成稻田、村庄和草坪
忘不了干湿浓淡
忘不了留下一片空白
交给蓝天
在西昆,五位画家
很好地把墨香洒满学堂
大雁时空连线:墨香,最香之处,就是体现一种和谐、丰收、充满了爱的自然之香、劳动之香、平静之香,当然,人的境界需要一定的留白,这是一种朴素、洒脱、容纳的精神气息。
 
简介
罗唐生,祖籍浙江庆元,1962年11月出生于福建将乐文曲村,笔名罗初、罗云,作家、诗人、书画评家、丛林诗倡导与积极推行者、无党派知名人士、中国艺术家基金会福建联络处主任。2000年5月开始写作,从2002年起连续多年入选《星星》诗刊青年诗人十二家栏目,曾入选《星星》诗刊文本内外及下半月刊主页诗人栏目及甲申风暴·21世纪诗歌大展》;《2004中国诗歌年选》《中国诗歌2013年度诗选》《星星诗刊四十五年、五十年选》《福建文艺、文学六十年》等。著有诗集《乡村:1968—1978》、《在江南》、《露天吧文丛》《丛林七子诗集》《罗唐生长诗集》;长篇小说《小精灵》《穿越》,中篇系列小说《审计报告》及短篇小说《车祸》;长篇纪实文学《琥珀之恋》等十一部作品。
责任编辑: 山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