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人 > 罗唐生
乐生诗,诗作乐,或者诗乐一体
——评罗唐生的音乐系列组诗


  导读:大雁:苏雁,著名诗评家,供职于广西民族大学

  听说过“艺术歌曲之王”舒伯特一生勤奋创作,其作品中竟有一百多首是据歌德的诗谱写的。在19世纪的西方,据说浪漫派作曲家舒伯特、舒曼、勃拉姆斯等人在创作中达到了使音乐与诗歌“完美的结合统一”,由此我们知道,音乐艺术在近现代对诗歌创作产生过巨大的影响,音诗一家,在我们古老的祖先那里,是很自然的事情,后来音诗逐渐分化出自己的体系,在这个过程中,分不清谁对谁的影响更大些。但现在,我们从音乐家的口中得知,诗歌可以作为具体的音乐作品的源泉。反过来,音乐是否可以为诗歌返回些什么呢?答案是肯定的,且读罗唐生的诗歌一二组,就能够得出结论。
  《音乐、舞之影及其六重奏》和《音乐、花之影及其六重奏》是罗唐生诗之笔前往音乐世界的一段坎坷旅程,坎坷但是也十分有趣,因为罗唐生作为诗人,对音乐的理解别具一格。先说说《音乐、舞之影及其六重奏》,宏大的交响是诗歌语言的表面形态,内蕴则是对命运起伏的释说,对荒诞现实的批驳和对理想生活、理想艺术的勇敢追求。为了制造交响的效果,同时不让普通读者感到“腻味”、“无聊”,作者尝试了一种写实的语态,这种写实的语态非常注重韵律,也就是说,它可以“唱读”,于是高尚和凡庸,真理和感性成了音诗联姻的“儿子”,这个“儿子”长得真帅,精美的五官令人惊叹——这是指组诗的浪漫主义色调,不时出现的精美的意象布置,以及整个犹如精致绘画的教堂穹顶般的语言环境;除了“五官”精美,它的“身材”也健壮有力,十分匀称——这是指诗歌的思维深邃透出命运责问的骨力,题材上把典型的音乐家和诗人的命运混融为一体作为主要情节,来带动宏大抒情,并且,对生命的关照采取了一种真实得有些“残忍”的姿态,这不是刻意玩弄,而是作者对自己坎坷的人生经验的一种验证、总结、提升。浪漫主义常常运用悲剧的艺术力量。罗唐生的诗歌也是如此,从“失却了柔情的音乐之乡,也失去了回家的方向”到“我们的额上呈现出一片佛光,没有恩怨也没有哀伤”,再到“我们还会缅怀往事一样缅怀自己”,整个诗歌过程都沉浸在一种祈求拯救但又难以得到拯救的情境之中,于是诗歌着力表达了一种错乱甚至是狂乱的心理状态,这种状态夹杂着对世事、对命运的深入理解和近乎绝望的抗争,事实上这种“乱”恰是对复杂化、异化的世界的清醒认识——诗人的笔,何不说出它的或许真实得不堪入目的内在面目?组诗中“佛”的意象的频繁出现,当然是给读者提供了一种拯救的信息,也是“悲剧感”的缓和笔调,但“佛”又何尝不是冷漠出世的象征,于是诗歌带领我们思考一个问题:我们平常人,在平常生活中必须要上升到佛的高度吗?还是市井一些、甚至“同流合污”的好?这又牵出了组诗中的另一个重要意象——表妹,表妹并非一个真实并且个体的存在,她像是一个被糟蹋了的人生理想或艺术理想,“我发现珠光闪闪的表妹成了大富人/月光照着她的宝马香车一闪而过”,“看见表妹和几对狗男女在打情骂俏/在撕裂黑暗,破坏黑暗之间的秩序”读者看到的表妹是一把反抗和媾和双性共存的“双刃剑”,这就是人类痛苦的普遍状态。现当代人类学、哲学有个很重要的命题——讨论人类精神的异化,这个命题在罗唐生的组诗中得到了充分的、概括化的讨论,社会科学对平常人来讲是枯燥的,但是通过罗唐生的诗歌,我们可以感同身受地接受人类异化的哲学思考。在罗唐生的诗歌中,“表妹”意象的健康面一步步沦陷,这是诗歌要批判的精神腐蚀的效果,诗歌内部各种与“佛”、与“表妹”的两面性关联的形象冲突不断,共同造就了一种排山倒海似的语言形态,非常的迷人,也非常的哀痛,这种特征和西方音乐中的命运交响题材是相同的。更值得注意的是,《音乐、舞之影及其六重奏》这组诗的最后一首,确实有压卷之力,它的形式上让人联想起我国古诗中的“赋”的手法,铺排非常有气势,结尾好似巨龙扫尾,该说破的就把它说破,该升腾的就把它升腾,是一种勇敢剖析、勇敢面对之后的清明大气的抚慰之笔,这也是浪漫主义艺术特别是音乐艺术的惯用手法。 
  紧接着的另一个组诗《音乐、花之影及其六重奏》竟采取了完全不同于《音乐、舞之影及其六重奏》的形式,它“从爱的殿堂/高高的拱顶跳下来”,来到了“大海般空阔的演艺厅”。明了地说,从语言形式上看,它由“交响音”进入了“小夜曲”的演奏阶段;从思想内蕴上看,它从精神狂乱的时空到了空旷雅洁的大厅,作了进一步的升华;从题材来看,对家园和爱的追求代替了大力的批判,平和深婉的气息始终弥漫,这更有利于专致地思考前诗所批判的根源,并探讨解脱的方法。阅毕这组诗,读者一定会产生这样的感觉:仿佛在空阔的大厅中倾听小夜曲,且从韵律中进入对家乡,对最初的纯爱的回忆,这是人类共同理想的诗化和音乐化,人性本善,善性不正好合乎于清新的独奏和简洁的诗行吗?但组诗不因此而轻浮,它专心沉入,寻求通透,誓要找到“时光之砂”、“大片覆盖它的云层”的出口。这是一个将之前狂乱的表象条理化的过程,这组诗里也有两个很重要的意象,一个是由“铁”、“黑的精血”、“金属的重量”这些词组成,它们是思维沉淀的保证,是组诗的“压舱物”,是寻求解脱道路的武器,最终还是生活理想境界的比喻——铁代表着简单清明的秩序,代表着不可毁灭的对爱和家园的忠贞,这铁也有“柔软的部分”,那就是“被爱触摸着”的“真实和自然”。另一个重要的意象由一些居所、方位词组成,即“流水之木”、“碧绿的草坡”、“我家后院”、“村庄”、“演艺厅”等,无疑,这是诗人理想中的精神家园,是诗人的大爱的体现,“你”、“她”这些代表爱人的词,和上述词语可以归为一类,成为诗人为我们开出的治疗人类精神“异化”的良药。至于诗中不时出现的具有反面色彩的意象,则是诗人对我们沉醉优美音乐、清境幻想的提醒、警示,这在组诗的中后部表现得较为明显,但在貌似批驳之中又始终存在着对这种批驳力量的消解、融化,毕竟这种“音符”放到了静谧融和的爱的倾听环境之中,也很难再“嚣张”起来。《音乐、花之影及其六重奏》这组诗用语细腻优雅,由微苦之味、幽深之境向平和明朗的氛围过渡,超越生活的“自然”,又回归到更人性、更健康的“自然”,去除浮躁,耐心非凡,对前诗所大力渲染的“异化”消解得很彻底,两诗对比来读,才能知道来龙去脉,有趣、有理、有变、有升,起伏连贯,错落有致,这和一场古典音乐会所必须具备的因素恰好契合。罗唐生的这两组诗,化用古典音乐的表现手法,又不乏当代化甚至先锋的诗歌叙述因素,所以从感官上来讲显得十分丰盛,内涵上则把悲剧色彩和浪漫主义结合得优美流畅,使我们看到了音乐和诗歌这两种艺术形式进行深度融合的新的可能性,同时整体上并无太明显的撞击之感,希望我们的创作题材和结构技法能够从这两组诗中得到一定的启发。当然,组诗还是有它的一些不太完善的地方,譬如语句和语句间的互相淹没,在这样的大的、成组的构造中,较难以突出那些有“领导力”的言语,而情绪性的语词比较均质地站在前排,这在第一组诗中表现得较为明显;第二组则在能够彻底地表现出超脱之力的同时显得骨骼较为纤细。


附原诗:

音乐、舞之影及其六重奏

1、 诙谐小夜曲


追逐月光,像一只狗啃着月光的骨头
从前的木匠,躲在夜间练习上梁,便疾走如风,上了桅杆
猎枪响起,打中,跌落。土拨鼠探到,只管嘿嘿地笑
大水漫灌过来,把它们卷走;老李和老赵
这两座山峰依然对峙着,后面跟着许多蠢蠢欲动的小山包
月影渐渐移过来。小夜曲开始喷洒消毒药
洒向群山这边,也洒向群山那边
却医治不好癌魔缠身的大姨夫。他恨恨心,与上苍撕破了脸
怀恨大姨,还张牙舞爪对着她;同样,罪恶的月光下
二姨丈的命也被庸医舞出的魔爪活活夺走
他死了,二姨也疯得不知去向……还以为庸医良心未泯
会救救孩子……这些随风而逝的游魂
到不了地府,只好抓住阴间门前的老槐树不肯放手
月光转过脸,贴在屋顶瓦片上
偷窥舅母那羞耻的新疤:进了房,她留着新客
到餐厅尽兴地吃,不小心在桌边滑倒,还流着经血
被女儿闯入,劫走……各领风骚二十年,她也只能张口结舌
月光不紧不慢透过黑森林,窥看阴沟里
一条水花蛇绕有兴致地缠着黑洞,浮出的泡泡
滑滑的有一种低级的曲调……草虫低鸣乌鸦尖叫,着实吓人
只有村边的那棵老樟树是村民眼中的神,它包容着
这个世界无数的秘密。这些秘密它来见证
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对生活本身的一种揭示
我坦然转过身,从月光小夜曲的背景迅速撤退
2005/5/28

2、蓝色狂想曲

表妹躲到了远方。我只好从乡村手持蓝色音符,一路飞着
去寻她。飞过约翰"斯特劳斯多瑙河宽阔的黯影
还得给爱丽丝捎去一封贝多芬炽热的情书
哎!路途遥远,也就手机发短信一瞬间
就乘着歌声的翅膀,踩着珠穆郎玛的脊背
挺着失眠的地中海的胸脯,到欧洲的古典音乐体内
寻找西西弗斯式叛逆精神。我这性情中人
要穿衣、做爱,还得喂养诗歌的牲口
只能行影匆匆。尘世的浮云不必说
路途上,闪过一些孤烟、落日、大漠
以及浮云下的雪山、峰巅、犀牛、骆驼
也只是沉重的音乐之光反照的缘故;而老李和老赵家
笨重的旧式楼房,总是对我暴跳如雷
以为我的飞翔没有理由
是不懂乌云厚度和闪电飞速的具体表现
我隐忍失聪的痛,在风中摇曳音乐的蓝色火焰
还要遭受世俗的鞭笞。嘿嘿!今夜
音乐响着。我发现智慧与愚蠢
同在一间小屋跳舞,就认定是街头小贩所为
他们喊——先让你的表妹切莫以诗歌为幌子骗取荣誉
我就愈加愤怒,拾起石头便丢
而那些肇事者,从我家门口
一溜烟进了月光巷;我手握着幽蓝的火焰
一路穷追。它们却一阵风似地往地里逃遁了
2005/5/26夜

3、月光奏鸣曲

我找呀找!从黑暗到光明,带着时间细密的针
走向了戏剧性冲突的场景
可是这回,月光不紧不慢地
触摸我家的阳台窗帘、衣橱、电脑
餐桌和可供睡眠、做爱的床铺
街上的古藤直往高处爬,揭开了浪漫主义序幕
小猫与老鼠在墙角的阴影下,欢快地捉迷藏
有时痛,有时欢悦、融洽……
此时,街上游荡而过的疯女
疯疯癫癫裸着月光的身体,踩着花之影
唱着没人听得懂的小曲……
在这《仲夏夜之梦》里,那些错乱而忧伤的音符
总是呈现出不和谐的景致
大理石铺就的街道,因了月光
而映照出躁动的人影,还带出萨克斯的悠扬
庄重、肃穆的音乐喷泉忽而高空腾飞
忽而对流水极度解构
忽然,我发现珠光闪闪的表妹成了大富人
月光照着她的宝马香车一闪而过,我没追上
后面却跟着一位因偷窃米糠被人追打的穷人……
月光奏出的乐曲依然不紧不慢地漫延开来
我与月影共饮这杯人生的孤独之酒:
“我歌月徘徊,我舞影凌乱”
失却了柔情的音乐之乡,也失去了回家的方向
2005/5/27夜

4、花之圆舞曲

月光翻过巴比伦上空的花园,向我走来……
寻表妹途中,我遇上了一位倒霉的音乐家
此时他爱情尚未到来,脑袋却被月光的碎片扎着:
时间凝滞,钢琴哑然。有人对他挤眉弄眼,他也挤挤眼
一看是我的表妹,身边还携着一位红头发的男士
他想起自己在同志们面前口若悬河
在女舞伴面前却言辞笨拙,就一脸沮丧。我帮他包扎好伤口
一同到了昏暗的舞厅,看见表妹和几对狗男女在打情骂俏
在撕裂黑暗,破坏黑暗之间的秩序。他下面就勃起,忍不住
参预进去;他们很快抬高了黑暗的尸体并占领了它的位置……
音乐黯然。我将如何歌唱?我只好将音乐的音符
小心安放在黑暗的墓碑上
然后,骑上一匹快马奔向远方——
呵呵!请给我以草原
呵呵!请给我以牧场
愿今夜,花之舞、舞之影悄然而至
月光之曲依然动情在浑厚、空阔的铜管之音律上
深邃、颤动、徘徊。呵呵!请带上我的小情人
呵呵!请带上我犹如白马敏捷的旋律
它们腾飞出青春的气息;它们快乐栖息
在春天的枝头上,生长高处的暗语
小鸟也扑打出晨露的清新味儿
我们坐北朝南。我们尊老爱幼。我们不愁吃穿
我们的额上呈现出一片佛光,没有恩怨也没有哀伤
2005/5/27晚

5、题外:水上音乐

苦痛与欢乐交织着,从降A大调到G大调
水上音乐之树缓缓上升
伴着岛上的小妖精跳起《天鹅舞》。至上空,盘旋
轻盈、灵动、优美、高蹈;踩着
《如歌的行板》。跨三步。跳五步。出门槛
到了《自新大陆》。惊羡自己
遇见了德沃夏克,以为真是到了天堂
狂风骤雨中,有几朵蓝色火焰,忽高忽低
从地球那端高速拉出几条长长的弧线
一会儿就穿透了我内心的铜墙铁壁……
键盘上这一轻轻的过失点击
我自己的历史就给篡改了,悔恨不已:
经济高度泡沫,股市天天暴跌;道路、街灯
旧楼的电梯被毁坏。国家机器瘫痪,四周一片黑暗
海啸也趁机席卷浪涛直冲而来……浮尸遍地……
呵呵!这梦幻之中的水上音乐
呵呵!这怒发冲冠的梦中妖精
她携着巨浪覆盖而来
摧毁了
我内心的这座高大、沉隐而坚实的帝国大厦……
惊悸中,忽见弥赛亚
都说,凡信他的人灵魂皆可得救
便惊喜不已
梦醒。天亮。望西山之顶。佛光高照——数峰皆青
2005/5/26夜

6,狂欢:仲夏夜之梦

今夜星光灿烂,将所有被派谴的词都将集合月光下
仲夏夜之夜狂欢开始了:
宙斯父翩跹。嫦娥蹁跹。大月影翩跹。潮汐翩跹。黑森林翩跹
海啸翩跹。大冰川翩跹。蝙蝠翩跹。猫头鹰翩跹。鹪鹩翩跹
沙鱼翩跹。大瀑布翩跹。溪涧翩跹。大熊猫翩跹。美猴翩跹
胖企鹅翩跹。乌鸦翩跹。黑溶洞翩跹。马蜂窝翩跹。魔鬼翩跹
慈悲音翩跹。佛经翩跹。地狱火翩跹。众妖精翩跹。憨哥翩跹
表妹子翩跹。狂人翩跹。小离骚翩跹。《鳟鱼》翩跹。《诙谐曲》翩跹
《卡农》翩跹。《弥赛亚》翩跹。《天鹅》翩跹。《女武神》翩跹
仲夏夜之梦翩跹……舞翩跹。舞翩跹。舞翩跹。舞翩跹。舞翩跹
舞翩跹。舞翩跹。舞翩跹。舞翩跹。舞翩跹。舞翩跹。舞翩跹
舞翩跹。舞翩跹。舞翩跹。舞翩跹。舞翩跹。舞翩跹。舞翩跹
舞翩跹。舞翩跹。舞翩跹。舞翩跹。舞翩跹。舞翩跹。舞翩跹
舞翩跹。舞翩跹。舞翩跹。舞翩跹。舞翩跹。舞翩跹。舞翩跹
舞翩跹。舞翩跹……她们载歌载舞。他们纵情欢乐
他们在自己的舞之影里忘了自己也忘记了别人
什么词都嵌在星球上所有在册的词就是书写错了,也无须修正
此时,星球在转动,阴霾已散去,路面也翻新
小城的小厂正露出经济的曙色。面包会有的,小情人会有的
桌上放着一座可以任你随意把玩的水晶星球
我们在放纵自己时,稍不留心神就回家了
如果是这样,请不必悲伤悔恨,更不须痛哭流涕
不过十八年,仲夏夜之梦还会轮回
我们还会缅怀往事一样缅怀自己
2005.6.17


 
简介
罗唐生,祖籍浙江庆元,1962年11月出生于福建将乐文曲村,笔名罗初、罗云,作家、诗人、书画评家、丛林诗倡导与积极推行者、无党派知名人士、中国艺术家基金会福建联络处主任。2000年5月开始写作,从2002年起连续多年入选《星星》诗刊青年诗人十二家栏目,曾入选《星星》诗刊文本内外及下半月刊主页诗人栏目及甲申风暴·21世纪诗歌大展》;《2004中国诗歌年选》《中国诗歌2013年度诗选》《星星诗刊四十五年、五十年选》《福建文艺、文学六十年》等。著有诗集《乡村:1968—1978》、《在江南》、《露天吧文丛》《丛林七子诗集》《罗唐生长诗集》;长篇小说《小精灵》《穿越》,中篇系列小说《审计报告》及短篇小说《车祸》;长篇纪实文学《琥珀之恋》等十一部作品。
责任编辑: 山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