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人 > 罗唐生
 长诗《闽江,仰或是一种飞翔的姿态》全国众家评(续)


  导读:罗唐生诗歌《闽江,仰或是一种飞翔的姿态》众家评论选。

  长期身处闽江上游的诗人罗唐生,对水的感觉肯定有许多现实中的“意外”。常言道:无源不得水。这个源头,除了流水潺潺的闽江,还有程门立雪的杨时,当然还有千年古郡的底蕴。写长诗,我一向认为,一是精力,二是底气,三是驾驭。这三者罗唐生都具备了。纵观《闽江》长城,若把闽江比喻成闽越大地的一条血脉,那么,门内之虫的“闽”就不攻自破。《闽江》之诗正是用奇幻的手笔将门虫组合转化为门龙组合的自然气场和时代气象!

  福建诗评家卢辉
 

  我与罗唐生兄相识于18年前的全国都江堰星星诗会,那是在另一条河流——岷江的上游,那时他怀揣青春与理想,在诗歌的大河里激情澎湃的畅游,香草和美人则是他匀长的呼吸。诗会之后,人们游鱼般四散而去,大多数与会者为了生计、前途与梦想,远离了诗歌的河流。但始终有一群人紧握诗笔,在水中打捞往事,收割时光和勾勒远方,罗唐生就是其中最勤奋的一位。不唯于此,他还把诗歌的河流铺展到了生命的河流之中,把河流作为自己的母亲、姐妹和女儿,用文字为一条叫闽江的河流探源、疏浚和命名,就像用几十年的时光为自己的亲人修一本河流的家谱或者写一部志。我以为,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工作,这是他一生的使命和追求。

  四川省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 成都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成都时代职工文学创作院院长 王国平
 

  诗读了。

  你有持续多年的写作激情,这是难得的。

  长诗《闽江》的写作立意和规划都不错。记得多年前,我曾在闽江上游洗过澡(邵武,富屯溪)。你以对一条大江的叙写来展示自己的壮阔情怀,是一种智慧也是一种境界的显现。

  文本技法亦颇多亮处,比如在一些章节递进中的开合、跳跃、指代方面的处理,显示出你的才气。

  我读你的长诗,第一感觉就是一份人文观察记录。你是借用了“诗形式”,骨子里似是“六经注我”。以汉语诗品而论,你的长诗大致可比拟“豪放”、“劲健”风格。

  我对自己的定位是人文自然观察者,去过一些地方。点面结合,每个节点徒步最佳。

  浙江彭一田(彭九八)
 

  浅谈才子罗唐生: 其人耿直,诗书画皆通,今日有幸拜读其力作叙事抒情长诗,字字倾注诗人对大自然之美之爱,对闽江河——母亲河的深情素描的磅礴神笔所感动。全诗贯穿史实,点墨成画,从字里行间无处不见诗人情怀、底蕴、品性和风骨。

  如:

  其后就有杨龟山墓,始终朝着一个方向

  遥望北方——恩师在那里,朝廷在那里

  程门立雪,那是大地向他发出的最后一张请柬:

  我的灵魂不应放置于高山,我的灵魂必须卧伏于大地

  这就是作为一个诗人的气节,一个诗人的大爱,作为一个诗人、一个艺术家心不能系家国,情不能抒苍生之痛,何以为杰,何以为灵。作为一首长诗,我看到了一个诗人用真情对世事的关爱、思想和人类命运的解剖,以大自然之魂展开一个更加广域空间,推动读者向欲知、欲往之世界。

  珠海诗人刘合军2020-03-25于南村
 

  你的写作有文化整体性的倾向,对于经过物质和时尚洗礼的当下,指向文化原型的写作一般会被认为过于空大。这种写作在80年代西南等地有比较广泛的基础。你的写作继承这种写作传统,山川河流、神话传说多有指涉,但多了点南方的温润。

  广东评论家世宾
 

  罗唐生的长诗《闽江》是一部兼具了自然、人文、思想、哲学等诸多要素的鸿篇巨制。在某种意义上讲,通过这本长诗的创制,诗人自身完成了一种嬗变。一条江与一个人,在诗歌意义上实现了彼此成就。

  通过长诗《闽江》的创作,诗人罗唐生实现了对自我、生命、地域、哲学、存在等领域的识别与认知,使得诗人通过对一片区域的审视,形成了自己诗学构建、存在价值、人生立场的表达与选择。闽江这一地理符号检验了罗唐生作为一个生命个体的价值倾向,从而使得这条江以及与之相关的事物,都被打上了罗唐生个人的感性色彩。因此,可以说,闽江是一面镜子,它作为大地上的客观存在,却无时不在映照出罗唐生作为一个主观审视者的内心世界。闽江让罗唐生自己实现了自我认识与完善。

  通过长诗《闽江》的创作,诗人罗唐生对这条无声无息地流淌着的江赋予了人性化的属性。千百年来,闽江被无数人以各种各样的形式观察过、审视过、体验过,甚至以文学、绘画、歌曲、雕刻等艺术形式表现过。罗唐生的长诗《闽江》,以新诗的方式,以长诗的方式,融入到众多的方式中来,应该是独特的,别具一格的,它让闽江多了一个表达与倾诉的侧面。并且,在这部长诗里,诗人通过自己的表达,我们看到的是闽江流域生活与奔波的人们群体的在生存境况里悲欢离合,个性的喜怒哀乐,历史的辗转变迁,让闽江具备了诗歌意义上的神性,使其更加人格化,史诗化,形象化。

  通过长诗《闽江》的呈现,诗人罗唐生在诗歌语言的锤炼上得到了空前的展示与升华。长诗需要诗人在创作过程中既做到宏观把控,又实现细节的精雕细琢。在阅读这首诗的过程中,我们看到的是气势磅礴的抒发与阐述,精准凝练的表达与思虑,神情并茂的歌赞与控诉。主观与客观的融合,二者彼此照应与提升,让我们对长诗《闽江》的阅读始终保持着一种惊心动魄的愉悦。

  云南作家陈洪金
 

  ″虎啸过后是寂静"读唐生兄诗句有感:当下喧嚣、浮燥、尘上、大有虎嘯之状(唐兄有无此意、我不敢臆测、也许是英雄豪气),但不管怎样,让人想象,就是诗歌重要功能之一。热闹过后是寂静,这是诗眼、是关键!这寂静在当下谈何容易,我的愚见乃属庄子笔下所倡导的″坐忘"、心斋”之理念,但前提是寂静,是生命精神之环境。少了她,一切无从谈起,尤其当下!唐兄赐教!

  兄之诗歌,创造力强,正是如此,让人解读你的诗句就有了遐想之空间,不像一般诗作者,缺发给人以想象时空,这首诗会让人跟着作者思路走,这种思维做评论很好,于诗歌无益,诗歌犹如有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样。今晨,久违了阳光!心情不错,与唐兄聊了些外行人说的话,请兄见谅!

  福建画家黄莱
 

  兄之《闽江》,反虚入浑,积健为雄。备具万物,横绝太空。荒荒油云,寥寥长风。超以象外,得其环中。持之匪强,来之无穷。行神如空,行气如虹。水理漩洑,鹏风翱翔。壮士拂剑,浩然弥哀。载瞻星辰,载歌幽人。流水今日,明月前身。愚近期心懒笔拙,难赋深情。惟借司空表圣二十四诗品表达一二。望兄见谅!

  福建身体教育学校长、丛林七子张嘉泉
 

  罗唐生是属于那种才份丰富的诗人,似乎注定他除了写诗之外,还能在别的艺术领域支付他的才华,让人分享。

  江西著名诗人、作家、画家程维
 

  罗唐生试图给闽江来一次心灵乡愁与精神家园般的文化定位,我们看到了如江河奔腾冲出悬崖绝壁或曲折蜿蜒绵亘不断或在平原波涛惊天式的文化烤问,在疼痛与扶摸中,有反思,有呼喊,有迷茫,有痛心,更有在母亲的怀抱中自我安慰和被抚慰的归宿感,他对闽江的深情不是走马观花或到此一游般的低吟浅唱或无病呻吟式的大众情绪的宣泄,而是有着切肤之痛而深入骨髓般的感悟,闽江不仅是他的出发点,也是他的游历园,更是他情感的文化归宿,支撑着他说古道今,他想在闽江安放他的诗骨,目前来看,似己达到。但我们不要忘了,山水之所以美丽,是因为人有审能力,无论如何,人始终是审美的主体,山水,文化等都是客体,否则容易"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无法做到"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妄言"。愿闽江成为罗唐生的诗歌地理,不要成为文化桎梏。2020年3月17日

  诗人,诗评家、北京《时代作家》主编林童评《闽江》之一:
 

  《 星星》直面现实人生评论中说:想起恋人的柔情时,“因她的爱/她的体内细密的河流/让我在人间有了/足够活下去的理由”(罗唐生《闽江之触摸爱情》)。情到深处时,现实的人生写照,也让我们心潮起伏、泪雨湿襟。

  评论家●[广东 :张德明]《星星诗刊》新年惊喜:
 

  生命史其实就是河流史。现在,我坐在黄河边,罗唐生坐在闽江边。罗唐生的先人是从黄河边迁移到闽江边的,俗语说树挪死人挪活,江河是不可挪的,非要挪肯定出大事。

  写诗人没有不写河的,但为一条河一条江写一首长诗,极少,不是不敢写,主要是太难写。罗唐生写出了长诗《闽江》,说难能可贵太轻了,说又一首史诗才名副其实。史诗不仅是历史性加诗歌性,关键是生命性加独特性,罗唐生做到了。

  母亲河也是灾难河,滋润与痛苦并行并生。洪水猛兽,其实洪水比猛兽厉害多了。洪水不仅是大自然重新选择调整的方式,也是生命历史重新洗牌改写的手段,有如现在的大瘟疫。

  多难兴邦,尽管没有人喜欢多难。多难其实是在提醒人类不能忘记苦难,要用反思与忧患来构建幸福与安康。罗唐生巜闽江》里写到了大洪水大灾难,长诗肯定流远了,流长了,流血了。《闽江》是一首叫魂的史诗,也是一首带血的史诗。流血,才是重生和希望的再开始。

  读罗唐生长诗《闽江》----- 河南诗人、评论家:李霞

  2020、3、17于郑州
 

  诗书画一体,是说文字艺术与书画艺术有着亲密血缘的联姻关系。做为配画的诗写,一是要有扎实的文学功底,二是能够精准而诗意的解读出书画家的作品,是不容易的,因为书画家泼墨的每一笔都有故事隐于其中。唐生的这一组诗配,无论是诗人个性的诗性,还是对画品的审美关照与表达,都有着一己的诗歌语言的追求与探寻,诗意的内核是坚挺而饱满的。

  [《名家典藏》副总编一一草鹤 :
 

  诗画交融是闽派艺术的主要特征之一,灵秀的山水和深厚的人文历史底蕴,给闽江之上的历代诗人、作家、书画家、哲学家、理学家、植物学家和企业家、佛教人士等带来了太多的精神滋养,更让闽越子民得以生生不息而血脉代代流传,令我们感怀不尽而动容。本书只是诗书画交融的一个局部表现,更多的内含表现在他们一生对艺术不懈的追求之中,谢谢草鹤对这方面的解读,我在长篇纪实小说《穿越》与长篇传纪《琥珀之恋》都有将书画融入其中的探索和尝试。尝试过了就好,至于得与失交给历史去检验。其实我们的公益生态的新文明实践书画讲座正在这片热土之上有条不紊地铺展开来,已过六年了,它也是继承和发扬了杨时罗从彦朱子等历史理学家开创的诗书画文脉滋养的律动之上,艰难跋涉前行的学风,我在长篇《闽派艺术批评之闽派画家的崛起局限》及《闽籍书画名家系列访谈》也是围绕生态这一主题展开。这才是我们经久的文化得以代代延续的理由。罗唐生心语

  ——世间万事万物以“势”入诗、以“气”入诗、以“象”入诗,以“主”“从”“合”之态入诗。即“主势”“从势”“合势”,“主气”“从气”“合气”,“主象”“从象”“合象”

  ——人是动物,当然诗人也是动物。所以,谈人性得懂动物性。动物也有语言,人的语言病的多,动物的语言真实得多,所以人的真实性表现大体指的是动物性表现。当然人还有植物性表现,非物性表现。

  ——唐生先生作为丛林七子之一,晚生得幸相识。虽不曾谋面,但胜似谋面。

  ——他的长诗《闽江,抑或是一种飞翔的姿势》正是基于人与自然,人与动物间的一场宏大叙述,以上两点无疑得到了发挥。

  ——综读全部篇章,有势有气,有气有象,加上书画的配合力,诗画至此,晚生佩服。

  江西电力诗人:卜子托塔2020.03.16
 

  闽江之子写闽江,满怀情丝落纸上

  一一读罗唐生先生《闽江》诗作有感。

  一条江水必然孕育一江波浪。而这波浪,落在纸上,必然丹青与枫红,霜白与月皎,必然情跃波面,意在笔先,而笔走龙蛇,诗意瑰丽壮观。读了著名诗人罗唐生先生写的巜闽江》,果然没有让读者的我失望。而更是对这位闽江之子有了深入的了解,深刻的认识。著名诗人艾青曾说:为什么我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土地爱得深沉。我想,罗唐生先生写巜闽江》,也一定是情满闽江,意满闽江,胸有完竹,所以才诗情纵横,诗意饱满,诗骨挺拔,而诗思细密如锦了。

  罗唐生先生笔下的闽江,是条怎样的江呢?通读全诗,文字不峭拨,词采不华丽。正是这简素的诗行,沉实的文字,才把大美的也是炽烈的闽江情愫,以前她的前世与今生,得以完美地展示;正是这荡气的节奏,荡漾的哲思,才把一条澎湃的江水掀开了她秘密的波澜,从而让受阅者在完成对这首巜闽江》阅读的过程中,获得了更多,也更全面的诗的享受与美的收获。

  罗唐生先生写的这首巜闽江》,也还可以说是,一气呵成,顺手拈来,毫不滯迟,不带烟火。殊不知却是他对闽江"爱得深沉"的又一写真。那必然是他倾尽所有的爱,才写下如此多娇的闽江,也必然是他火热的情感一再地提醇,去伪,存真,内敛,节制,才写下如此沧桑的闽江。

  读罗唐生老师这首《闽江》,也给我们许多启示。其中最重要一条,诗歌写作,就是回归。一切从景出发,也要回归景中;一切从情起步,也要落脚情中。换言之,即一切景语皆情语。否则,情必然苍白,景必然虚置,意必然空洞。

  最后,衷心希望,能读到罗唐生先生更多更好的佳作。我也相信,罗唐生先生,以他如锦才华,如江气概,一定会创作出像《闽江》这样更多更优秀的作品出来。

  四川煤炭诗人、评论家:王昌成(松林湾):
 

  罗唐生一直用他的诗歌与书画艺术结合,这是诗意最美好的地方。他的诗歌富有缜密的逻辑,并夹带着些许的抒情,从艺术上来说,长短诗的交织更是他写作最美的创意。他正在探索诗歌,也在完善人与自然的关系,诗本该就与书画联系起来才显得更有文雅之气。无疑,他是一位优秀的诗人,也是一位探索的诗人。

  河北诗人、评论家:远观
 

  唐生兄不仅会写诗,更能品字、品画,书评画评,样样拿手。“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他的诗作,发乎于心,超乎于情,入世出世,有如神助。其诗如画,如素描,如工笔,如写意;其诗如律,如天籁,如山鸣,如海啸;其诗如其人,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洪钟大吕,气贯长虹。“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他的作品,带有深深的家国情怀,尤其对福建的情感,更是拳拳之心、眷眷之情。写将乐,写三明,写武夷,琼台仙阁,山高水长,令人神往。大好河山,如诗如画。期待唐生兄写出更多引人入胜的作品。

  广东诗人、书画家:楚中剑

  ——2018年7月25日于深圳
 

  罗唐生先生是我的诗友、好友。我记得那年在坝上草原初次见面时,当他知道我有“石头诗人”的雅号时,他说他喜欢写“土豆”,可以叫做“土豆诗人”。后来,我俩见面都喜欢以“石头”和“土豆”互称。他的为人为诗,正具有“土豆”的品格,实在、低调、硬朗。他的土豆不仅在内心生长,而且还长出现实的地面。其诗思的枝叶犹如翅膀,能带着土地和土豆飞起来。他的“土豆诗”具有魔幻现实主义的奇妙力量。不过,这种飞翔的姿式是“草上飞式”的,始终没有远离大地的沧桑,更没有远离皮肤的痛感。他的诗境界开阔,意象纷呈,张力巨大,语言灵活,显现了浩大的底气和充沛的创造力。他的诗具有极大的包容性,个人记忆、家族历史、地域文化、山川草木都在他的文本中有位置,而且呈现出交叉互文的面貌。 这些年他利用丰富的各种社会资源,时常组织率领文艺界人士到福建的各个地县采风,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益,也为他自己的诗歌创作纳入了更加坚实多样的福建元素。我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专业读者喜欢他的诗。

  中国现代文学研究员、丛林七子之一:北塔

简介
罗唐生,祖籍浙江庆元,1962年11月出生于福建将乐文曲村,笔名罗初、罗云,作家、诗人、书画评家、丛林诗倡导与积极推行者、无党派知名人士、中国艺术家基金会福建联络处主任。2000年5月开始写作,从2002年起连续多年入选《星星》诗刊青年诗人十二家栏目,曾入选《星星》诗刊文本内外及下半月刊主页诗人栏目及甲申风暴·21世纪诗歌大展》;《2004中国诗歌年选》《中国诗歌2013年度诗选》《星星诗刊四十五年、五十年选》《福建文艺、文学六十年》等。著有诗集《乡村:1968—1978》、《在江南》、《露天吧文丛》《丛林七子诗集》《罗唐生长诗集》;长篇小说《小精灵》《穿越》,中篇系列小说《审计报告》及短篇小说《车祸》;长篇纪实文学《琥珀之恋》等十一部作品。
责任编辑: 西江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