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人 > 罗唐生
连江与马尾


  导读:诗人罗唐生诗歌作品选。
连江县


连江县是福州市下辖县,地处福建省东南沿海、闽江口北岸,东与台湾、马祖列岛一衣带水,西傍省会福州,南扼闽江入海口,北控闽浙通道,连江南部琯头重镇与琅岐岛隔江相望,西部与福州市马尾区长安村毗连,是闽江口金三角(福州市区、连江县、长乐县)的北翼。连江属亚热带海洋性季风气候,四季温和,物产丰饶,素有“鱼米之乡”的美称。闽江从福州到琯头出口处,有长门与琅岐金牌两山夹峙,最窄处仅500米左右。出口外是南龟岛、北龟岛两岛,素称“双龟锁口”;双龟外更有壶江岛、川石岛、粗芦岛、五虎礁(史称“五虎守门”)等横列海口。连江县地处福建省东南沿海、闽江口北岸,东与台湾、马祖列岛一衣带水,西傍省会福州,南扼闽江入海口。

风将衣袂飘起
 
岛岛相连, “双龟锁口” 外有“五虎守门”
夹峙着黄岐半岛,犹如一只巨臂
从天而降
江水如镜,雨后的天空
低处或高处是那么干净
渔船穿过彩虹,江水荡起春天的波澜
在琯头,吃过鱼,我卸下疲惫的身心
心如止水,与大海保持如此默契
站在连江海天一色的交合处
回望河流,纵然经历过许多坎坷
但与诗的女子相识,内心依然涌动着平和
此时,雨后有阳光,有风将衣袂飘起
让我的相思入骨
 
大雁时空连线:看过世界的宽阔,我们才会更加喜欢诗性的集中和巧妙,人生前面是未来的大海,后面是坎坷婉约的过去,人在时空的中间,有了专注的爱和洒脱的境界。
伤痕时空连线:好的诗歌,是一个故事,一个群会跳跃的文字,从一个空间跳跃到另一个空间,之所以没有断裂开来,是这个故事本身的就是线条,这也是唐生诗歌的一个特点,内心的表达,于无声之处胜有声,衣袂飘飘,一切都是风。
 
 
音乐、奇达村及其诗意
 
踏着音乐的波浪
我们前来奇达村看山看海
看海岛草原和五彩石海滩
触摸斑驳陆离的城墙
仿佛还能听到几百年前的将士们
捍卫家园的呐喊声
我们踏上址洛岛
那里有成片的绿草随风摇曳
还有母鸡带着小鸡在草丛里觅食
青石的墙、五彩石的墙间
两眼淡水饮用水水井
一眼洗涤用水水井
仿佛是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
一座座破败的小石屋
诉说着昔日的繁荣
村民为了生活忙碌在海上
我却与华仔做一次深度的邂逅
他不穿牛仔而是衣衫褴褛踏浪而歌
马年他马上拍一部《失孤》影片
憔悴造型逼真而大为红火
引无数粉丝竟折腰
我无意加入追星行列
只想低着头在诗海拾贝
听一回千年依旧的涛声
偶尔与三十六礁屿和马祖眺胜
打个面照
用低语呼唤远方的火烧云
飘浮的音符
让海风吹来隐约的音阶
“风云忽飘荡,隐约闻萧鼓。”
做一回范大成或范成大
写一首糊里糊涂的诗
听着海上音乐,醉倒在地
呜呼美哉!
 
大雁时空连线:有一种人生境界是难得糊涂,它的发生,也许是因为大美在眼前,人感到了大自然的魅力,而人的执着追求,偶像崇拜,在此时此刻都变得渺小浅薄,人得到了宽容、远大、透彻、清明的境界,得到了超脱的诗意。
王昌东时空连线:这首诗作以乡村描写为主线,以史实为纽带,串上音乐、波浪、大海,表现出生活美好的一面,值得肯定。
马尾区


马尾区(古属福州府闽县)是福建省福州市辖区,位于东经119°37′,北纬25°29′,地处我国东南沿海、闽江下游北岸,距闽江口17海里,是福建省的军商要港,福州的水上门户。这一带正是乌龙江、白龙江与琴江三江交汇的地方,三江自闽安镇、长门流入东海。东南临江与长乐区隔江相望,东北毗邻连江县琯头镇,西与晋安区宦溪镇接壤,地势西北高东南低。植被属南亚热带季雨林和亚热带常绿阔叶林交接处,种类繁多,主要为常绿阔叶林,主要树种有马尾松、杉木、榕树、相思树等马江海战纪念馆又名昭忠祠,位于马尾马限山东麓,是一座清代建筑风格的祠宇,占地24300平方米,为纪念甲申中法马江海战阵亡烈士,于1886年12月落成。1920年曾重修,1984年重建,辟为“马江海战纪念馆”。

罗星塔远眺
 
从海拔的起点,登罗星塔顶
我在眩晕中观苍海一片茫茫
多少事物在追随着我
多少人为了荣耀,从这里出发
 
远处有我想细读的轮船和飞翔的海鸥
试问海的蓝与三江口暗礁的尽头,或者接壤处
它们的血脉能否和谐交融
工业的污染,威协着海洋的生命
那些细微生命的呼吸、梦呓
和白日里生长的故事
让我感到春天的颤栗
 
眼前的天穹虽和风日丽
但我仍要祈求内心的平静
生怕风暴生成,心在摇晃
即便你的目光让我感到安详
梦在他乡,眺望三江口:
马江、闽江、乌龙江
满眼的泪水仍荡漾在海上
 
伤痕时空连线:一首充满忧思的诗,总是让人感同深受,海水深遂,万物皆可融解,但总会有尽头,海水之所以是咸的,是为它是地球的眼泪,唐生由近及远,文字发出的光芒,在把这一切都照耀了出来。
大雁时空连线:诗歌提供了一种远眺的意义,那就是笑、泪、平静的混合,才是人生应该有的诗性姿态,人再就是矛盾之中,才能看向更远处,才能深谋远虑或者平复内心。
 
伫足于马江海战纪念馆
 
观苍海茫茫,从海平面出发
穿过风云际会,目光所及所思
是1884年间残酷的天空
抹去了岁月留痕
却抹不去刀光剑影、炮火纷飞
 
况且,旋转苍穹,我在小小的心中装着马江
马江,马江,你的上游像条腰带
细细地牵出了三江,让我自顾不暇
因一位姓法的强暴,引发了世纪之战
 
马江之战在遥远的记忆里痛哭
是永远不能忘怀的耻辱
此时,我伫足于马江海战纪念馆
望着你一扫那葱茏的尾巴,涌动江海大地
那永远的伤痛
深深地烙在中华民族每一个人的心上
 
伤痕时空连线:一个有良知的诗人,他的命运是与民族和国家连在一起的,1884年的马尾海战是一场屈辱之战,一百多年过去了,今天的国家依然被强敌环视,诗人让我们警醒,勿忘国耻,而我们中华儿女,更当自强。
 
大雁时空连线:屈辱的历史,浸入人心,那么人心和历史的同步,就会让人更加热爱生命,也更多、更深、更宽地反思过去,使得每一个人都是一座思想和行动的纪念馆。
简介
罗唐生,祖籍浙江庆元,1962年11月出生于福建将乐文曲村,笔名罗初、罗云,作家、诗人、书画评家、丛林诗倡导与积极推行者、无党派知名人士、中国艺术家基金会福建联络处主任。2000年5月开始写作,从2002年起连续多年入选《星星》诗刊青年诗人十二家栏目,曾入选《星星》诗刊文本内外及下半月刊主页诗人栏目及甲申风暴·21世纪诗歌大展》;《2004中国诗歌年选》《中国诗歌2013年度诗选》《星星诗刊四十五年、五十年选》《福建文艺、文学六十年》等。著有诗集《乡村:1968—1978》、《在江南》、《露天吧文丛》《丛林七子诗集》《罗唐生长诗集》;长篇小说《小精灵》《穿越》,中篇系列小说《审计报告》及短篇小说《车祸》;长篇纪实文学《琥珀之恋》等十一部作品。
责任编辑: 山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