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人 > 罗唐生
庚子年诗抄


  导读:诗人罗唐生诗歌作品选。
 
庚子年春:致画家黄莱兄

从“困顿”中站起,用狼的压抑、徬徨和苦恋
发出一声“嚎'。然后,雄起走向苍茫大地
“它的叫声,很壮阳很嚎气
就像黑夜野味的村庄
迎春的灯盏次第开放”
沿着山崖和沟壑的走势生根,发芽
生长出静美的小花小草
远去的是袅袅炊烟
狼的孤独,被一群小鸟的叫声温暖着
群山铺展开春天的雨水
祖国隐约在严峻的疫情下
你站在高耸的南山上写书法
随着钟声,隔着远山近水对我说:
应中美协韩网女士所约,为抗疫尽绵力
让你见笑了
而此时此刻,您挂念的九十多岁的母亲
她顶着夜光,望眼欲穿地
热盼着您的平安归来
 
庚子年春:站在杨挺画《青嶂苍崖间》前
 
翻过一层层波浪起伏的苍崖
冷不过墨色,流水明亮
有过的脊梁暗藏着闪电与鸟鸣
青嶂树中还有书法垒积的线条
在庚子年春
愈显优美而伤感
透漏出少女情怀
许多医护勇士都到抗疫前线了
您只有守在画中
坐落成如此浩大的静穆
厚重和孤独
山是被风雨剥蚀了
我却拥抱在万籁俱寂的恋情中
有如千万马匹的嘶鸣
最后被雨水一次次洗却成宁静
我们必将在抗疫中
深刻反思
从而静穆如松
 
清夜沉沉
 
最冷的风穿过
肆意妄为
有船停泊心灵港湾
清夜仍无法入眠
远眺山峦
层层梯田抱在怀中取暖
我不知蝮蛇隐退
石阶光滑、可怜
夜色沉沉
沟壑纵横于心灵地理
我在它们之间泅渡
将远山与近景
蓝成一片
大疫期间,我面对终南山
终于,我隐忍不住
泪水落满清辉
 
大雁时空连线:当人的感情沉浸的时候,会在内心出现一种连绵而重复的画面,这就是生命的纹理之美,不需要烦躁,只需要恰当沉入其中,成为美的一部分。淡蓝的色调,清冷的气质,出现了一种人和景的冷融合的清透开明的中国文人风范。
 
庚子年春:致“鹤王”宋展生
 
鹤从闽西飞出,“鹤王”的祖孙三代
都朝着一个方向,与蔚蓝和辽阔同行
都是梦的摇篮,在云彩之上不断放大
花鸟是你们的精神食粮
在闽江的上游,在世界各地
有了飞翔的鹤
那些蔚蓝一定会与祖国紧紧相连
环宇之下,溪流流淌的声音多么宁静
各色的花儿开了
在广袤的森林里有情节有故事
像小说一样,能把岁月沧桑与忧伤抚平
有一种辉光能擦亮灵魂
有一种善良和慈祥
一定能把鹤养大
就像庚子年春面临的严峻疫情
你在画室画鹤
一个人孤单地抗疫中等待
看着华春莹的推文:
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
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
大雁时空连线:人的信念,如果像鹤,就会呈现出成长、辽阔的一面,也会把理想化的天空和朴实的大地以及苦难联系起来,在优美和坚强中实现诗意的翱翔。
 
庚子年春:致画家游火旺
 
与游火旺有关神秘的故事就此展开
渔火,沟壑,九龙璧溪之上的渔翁
都在悠远的历史纵深处悠闲时光
酒气能画出豪情万仗的美境
音乐能与渔儿、花鸟
久久在东越文曲上空
飞翔、飘逸
山外如何?它有疫情
我与弟弟回山中砍柴、抗疫
心中总是揪心着山涧的画家:
随手拿起手机喊道:
火旺兄,祝您平安,保重!
群山回荡的声音
惊飞了身旁的鸟群
 
大雁时空连线:山外有疫情,山内有人对艺术、对友情的一种呼唤,这恰似一种烈火中的平静,这种平静是对自然和艺术的一种尊重和追溯,相比起那些抗疫的大喊大叫,这种真实、深情、平静的抒情更加令人回味。
 
庚子年春:致画家刘瑛女士:
 
先是看见一群鸟在花丛与树间
练习飞升,期望在你的人物画中帮衬
然后是太阳努力穿过密密的云层
在高远、辽阔的山川升起
它们无法释怀,它们也在
关心这个疫情的春天
火神山、雷神山,似乎还有你
画中的终南山
三山都深深地刻入钟南山的身影
他的面容是那么沉着、果敢而坚毅
毅然决然在前线指挥若定
武汉的疫情依然严峻
依然有可能向农村漫延的危险
可我一直在为你的这幅画
寻找词的光芒中,搜肠刮肚
总是徘徊在诗与美之间
聆听自己敲打灵魂的声音
山那边,水溪旁
你在为画中的人物忙着润色:
美丽的脸庞被口罩勒出道道伤痕
深邃的眼神露出坚毅必胜的信心
背后是一群逆行者的感人背影
然后认认真真地署上刘瑛
身旁的“终南山”静美如斯
 
大雁时空连线: 一幅画的重点,应该在感情的概括上,而感情的概括,就需要美和勇敢来加持,需要一种自然之心来将它成型,即便是表现灾难,也需要认真、平和、挺立的精神。
 
庚子年:春天的呼喊
 
东越文曲隐忍着闪电与雷霆
我面对石子寨
呼喊了一声又一声
春雨来也,春雨来也
溪鸟迎着春风飞
喊一声哥哥,喊一声哥哥
花儿沿着九龙璧溪水
漫延开来
村边枯樟逢春
所有的悲伤都过去了
历史将印痕深深地刻在这个庚子年的春天
音乐的闪电划过了记忆的头顶:
春天来了!
春天来了!
我的眼中流淌着热泪
 
大雁时空连线:对春天的呼喊,是我们内心每天做的事情,而春天一定会再降临,这是宇宙大道。在疫情蔓延的时刻,我们所有的声音只能是简单而充满力度的,那就是呼唤春天,站在一个
 
马尾之上的长安
——赠万德长安余壮翔
 
从福安向长安
万德一路一定走得很长
长得如蕉城一都海岸线
抵达马江陆岸
曲折、绵延、悠长
有如海浪般情感
掀起爱情的力量
这是马尾之上的长安
余兄壮如雄鹰从这里飞翔
携着闽东电机走向五湖四海
情系马江之海浪
落地长安
会写诗会挣美元欧元
也会谈情说爱
我是在阳光明媚的三月
抵达长安之地的万德
与林宇、小莹合作一幅画
写了一对联喝了一杯酒
把最深的情留在这里
做一个诗群叫南有一都长安
既期望生态产业提升
又希望艺术落地
除此,祝福万德长安
 
大雁时空连线:这首诗歌写得很实在,而实在就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应该挖掘的诗意,所以经济和文艺的结合,是我们应该用作品去反思的问题,如果我们是充满了感情和责任心的,那么大海和陆地,历史和当下是可以结合得很恰当的。
 
庚子年春:致万德余壮翔诗人
 
在福安
在长安
在我的生命底里
有一位诗人用万德命名企业:
以德为先
“余健壮,任飞翔”
将闽东电机飞向世界
庚子年,疫情惊吓了世人
他静如处子
写诗
捐款
守护工厂
战疫情
唯独没想到自己的安危
我一次次从电话中
聆听他的心跳
哎!这心跳里有炽热
一直连着祖国的山河
和脉搏
 
大雁时空连线:面对不顺,也许实实在在的做事,才是真真正正的诗意抒发者,才能真的体察个人连接大环境的美,从而以精神的完满填补世事无常的缺憾。
 
望着钟南山
 
归隐文曲村采药修山
抗击疫情
遥望石子寨
一次次对81岁的父亲说
湖北有疫情
国家有大难
有位83岁的钟南山院士
赴汤蹈火,在组织抗击
我们都要积极配合
不要外出
他耳背听不清楚
我递给他看手机上的钟南山
一次次耐心地讲
他终于点点头
望着风尘仆仆的钟南山
眼眶湿润了
我也跟着流下了眼泪
此时南山上的树木郁郁葱葱
钟声清脆
我在祈祷
祈福祖国
赞颂白衣天使
 
大雁时空连线:诗歌通过一个巧妙的对比,道出了一个为民奔波的灵魂的耸立之姿,感情表达非常真挚集中。其实我们对社会重要事件的抒情,就应该单纯、深情、巧妙,这样才是艺术的厚道和良心的深刻。自然的角度,站在一种大的时间跨度。
简介
罗唐生,祖籍浙江庆元,1962年11月出生于福建将乐文曲村,笔名罗初、罗云,作家、诗人、书画评家、丛林诗倡导与积极推行者、无党派知名人士、中国艺术家基金会福建联络处主任。2000年5月开始写作,从2002年起连续多年入选《星星》诗刊青年诗人十二家栏目,曾入选《星星》诗刊文本内外及下半月刊主页诗人栏目及甲申风暴·21世纪诗歌大展》;《2004中国诗歌年选》《中国诗歌2013年度诗选》《星星诗刊四十五年、五十年选》《福建文艺、文学六十年》等。著有诗集《乡村:1968—1978》、《在江南》、《露天吧文丛》《丛林七子诗集》《罗唐生长诗集》;长篇小说《小精灵》《穿越》,中篇系列小说《审计报告》及短篇小说《车祸》;长篇纪实文学《琥珀之恋》等十一部作品。
责任编辑: 山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