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人 > 罗唐生
新丛林記与将乐尤溪


  导读:罗唐生诗歌作品选。
 
新丛林记
 
——与大解对话


移走

移走地球,移走多余的欲望,到星光之巅
与上帝说说,我们要做主人
喂喂马打打柴种种粮
空闲时,听听星球音乐似地撕裂自己的声音
在没有鲜花与掌声的年代
我们不关心世间冷暖
这是元年,我在童话《小精灵》里说过
我们两手空空
但我们不能忘记过去
留给人类的教训

新丛林记之一

过去不想,今晚却在梦中呈现----
几何时,你从涿鹿的天空
开始厮杀呼喊,从鲜血的丛林跋涉
你心中布满无限扩张的欲望
鲜花凋零,美酒变味
江河湖海不大,可以装进你的衣兜里
你提着地球放在手中把玩
被举过头顶的地球奄奄一息
抑郁爬过你的额头
甚至装进你的脑壳,选个支点
爬上五百层的摩天高搂
任你跳
任你爽个够

新丛林记之二

都说这位诡秘的高利贷者
在月光的冷艳下,用舌头在刀锋舔血
此刻,你正值风华正茂,春风妒忌
骑着走兽祼奔在丛林里
对酒当歌,无须放屁,便能勃起。
虽说心在暗处滋长苔藓
世人难窥到你心中的阴谋和秘密
你神出鬼没,却一直唱一首老旧的歌
雾气弥漫过来,你全身都带毒气
谁也别想看见你在丛林远处的影子
有时你在草丛里,像一只大虫
有时我装在你的阴影里
把心给掰成两半,对谁都半信半疑
若是你遇上比自己更强的猛虎
也无法使出变身术,穿墙而逃
嘿嘿!在月光转过了身
世人看到了你的一堆白骨
但你仍然陶醉不已,没有半点儿后悔的样子 
 
  大雁点评:大解的诗歌本身具有很强烈的社会反思意味,和这样的诗人在诗歌里对话,是个很有意思也很能承重的切入点。“空”和“验”在诗歌中最后同时产生了提高人性境界的作用,这首诗是明了和深刻的。
 
音乐,空中之城及深呼吸
 
踩点龙栖山观音岩脊梁
听竹涛鸣唱,山风狂吟
我也狂吟
这拥抱杜甫草堂的绿
有印象派的光,光也逆向
一一醉了
一直绿到我心坎上
为寻找一片多情的竹叶
我看着她们美得醉人的纹络
在音乐的季节里如何青翠
山泉从高处醉落
飞溅着一颗颗晶莹的泪花
和着小鸟的鸣叫
在清风中,组成了快乐的音符
 
无邪的童真看着清纯的眼睛
在天空之城
有葱郁的禾苗在茁壮成长
抹一丝多情的细雨
看着朦胧和淋湿的记忆
没有别离
 
在空中之城
幸福的呢喃,将歌词
从玉华洞放飞
有美的笑容,有金鸡报晓
在空灵的世界,以七彩和闪电
为挚爱的亲人绽放
 
在空中之城
有座音乐的宫殿
在那里听听莫扎特的小夜曲
与音乐做一次火热的拥抱
没有忧伤,只有骄傲
和灿烂的微笑
 
在空中之城
与夕阳老人在群山在金溪
伫立成“程门立雪"
凝视远方
我一次次地深深呼吸
与水雾薄烟、清风相伴
听着音乐,仿佛醉入《自新大陆》
将溪之阳,静静地与星光
醉入永远,永远
 
大雁时空连线:人的乡愁,对个人来讲是沉重的,但是它也是空中之城,具有回归、纯粹、天人合一、怀念美好的意思,我们如果谋求心性的统一,那么我们就必须在内心形成一种感恩的旋律并反复播放,这种呼吸式的心境会加强我们发现美和存储美的眼光。
 
空中之城东越文曲
 
盘点空中之城将乐
如盘点离别的千吨清泪和万重乡愁
我不得不问东越文曲
两百万字毕生心血垒积的文字
装下一部闽江源史
却装不下小小乡村一只小小的蚂蚁
曾经将溪之阳,乐也
构建了一座空中之城的底色
镶嵌在我美丽而迷茫的童年
但因《深陷泥潭》的种种荒诞事件的发生
与爱德华一家一样,没有人防微杜渐
集体利益却置若罔闻
少年的我一心只想逃离
如今我年迈,与众多离乡的人一样
时时想念着家乡
想让我有生之年做点对家乡有益的事
解开我心中的迷雾
如此幸福的一刻
有人会回答我吗?
空中之城将乐!
 
大雁时空连线:人的乡愁,对个人来讲是沉重的,但是它也是千千万万的乡愁的组成部分,而且时隐时现于生活艰苦之中,这种不明确反倒形成了弹性的生命诗意和感情追问的快感。
 
音乐,蔡岭及桂峰仙境
          
这是蔡岭,是曾经的桂树
飘香在三面山峰成仙境
九坐山峰骑着时光马驹
踩着古老音乐的某一章节
漫溯在时光中成长
它们从宋朝的马背上
唱着歌谣
与避世而来的蔡襄九世孙
一起藏在“山中理窟”秘境中
引人古今多少文人墨客
探幽寻秘
夕阳侧脸,映出“印桥皓月”
许多俗事、佛事、凡事
都以日、月、书、印
锈刻美景。秋高气爽
朗朗月光
隐约泻出仙乡画境
统统从斜倒的
“桂壶”中流出
多少古厝掩映在云霞仙境
穿越历史烟云
至今仍以音乐显身
石雕,中堂,书斋
与前廊外墙裙上的牡丹,菊花
都走了桃花运
随后漫溯凝固成
音乐符号
多少少男少女成婚生子
走出山外做官做仕
都会踩着音乐的韵角
回乡认祖
“灯火报捷喜雀叫,燕子双双反故巢
还与上天陨石和朱子结缘
音乐的历史
就这样延续下来
你还真不得不信
 
大雁时空连线:人间最美的旋律,就是传承和沿着传承进步,除此之外,就是一颗回归之心,简单而朴素,朴素而壮美。
 
溪尾上空那一抹云彩
 
混沌初开,在溪尾
谁立在山头?
喷发出绚烂夺目的云霞
他冉冉升起,场面无比壮观
 
是谁让这寂静的轰鸣声昂仰向上
把整个天空都炸了一个大窟窿
让悲壮之歌耸起
又是谁在石上摩崖
伴着那抹云彩
在时间深处读懂自己
 
看云海用眼搬动
看日出用心蓬勃
 
一本书捧出一座山
一块巨石让我读懂历史
 
何须泰山不必蓬莱
且看大宁丘山云雾
山川万里烟霞叠翠
在说与不说之间
云飞云转,心迹澄明
 
磐石安如
 
石阶通往高墙
阳光灿烂
照着谁的心坎
 
谁解心头之愁?
只有那头那一抹云霞
如一盏灯
从蜿蜒曲折小路
依次照亮群山叠嶂
 
在天上,在涧溪
你有鸟兽之形
呼吸之间渗透神明
而我只是一棵芦苇
或一棵秋竹
在风中摇曳
 
有时拥向石壁
有时朝着空寂
当然更多时间
与那抹云彩耳语
 
风儿轻,鸟儿飞
石头深深沉入水底
只有偶尔掠过的那一抹云彩
勾起我心底永远的思念
 
 
简介
罗唐生,祖籍浙江庆元,1962年11月出生于福建将乐文曲村,笔名罗初、罗云,作家、诗人、书画评家、丛林诗倡导与积极推行者、无党派知名人士、中国艺术家基金会福建联络处主任。2000年5月开始写作,从2002年起连续多年入选《星星》诗刊青年诗人十二家栏目,曾入选《星星》诗刊文本内外及下半月刊主页诗人栏目及甲申风暴·21世纪诗歌大展》;《2004中国诗歌年选》《中国诗歌2013年度诗选》《星星诗刊四十五年、五十年选》《福建文艺、文学六十年》等。著有诗集《乡村:1968—1978》、《在江南》、《露天吧文丛》《丛林七子诗集》《罗唐生长诗集》;长篇小说《小精灵》《穿越》,中篇系列小说《审计报告》及短篇小说《车祸》;长篇纪实文学《琥珀之恋》等十一部作品。
责任编辑: 山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