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驻站诗人 > 霜扣儿
霜扣儿诗歌二十首


  导读:霜扣儿,黑龙江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关东诗人》副主编。中诗网签约作家。巴渝文化网签约诗人,中国诗歌流派好诗榜上榜诗人。2016年中国观网最受欢迎东北女诗人。多次在全国现代诗征文中获奖。作品被国内外多家电台朗诵及各种平台转载、收入各种重要年鉴。著有霜扣儿作品集——诗集《你看那落日》《我们都将重逢在遗忘的路上》,散文诗集《虐心时在天堂》。

霜扣08(2).jpg

 
《我不能关上天涯》
 
我被拈在窗台上
黄昏从你的名字里掉出来
 
眼望的一片青云又收走了我的心
门槛够不到星光
被攀爬的长夜因你而失音
 
风吹凉我的双眉
贮在我额头的雨又要流向你
这陈词已被心肠藏坏
漏出来的碎屑与别后的时光无异
 
发亮的是秒表
一只又一只细脚缀着你
 
是啊。油菜花又开了
你在照片上,气息落进我的眼睛
达达是虚构之马
踩着的视线碎成铁片
 
一刀一刀,凑不成钥匙
及一个正式的结局
 
我多么难啊。不能把你拉进门里
也不能关上天涯 
 
《 等》
 
在内心的春末
说说去年的落花
言语透风。草根咬着大地
 
飞云过顶,有意潮湿的人
为流年停下三分流水
路途那么细,回声遥不可及
 
这是最慢的镜头
飞蛾缺火,徒留颤抖的肩颈
它撞不到的冷雨成为
我空折枝的消息 
 
《我的心已被碎花落尽》
 
想你的时候夜是白的
门声断成两截。衣襟上的昨日比飞萤通透
而上天不知,我的心已被碎花落尽
 
参差之风捧起又摔下你说的星星
情境教我以身体推送雁阵
你在第一行,徒作着新秋
 
万物无恙。只有我想你
滴水未穿石的页码把我盖上
草木轻轻的,管我叫了几声落日
 
余下的嗓音这么窄
顶端一滴露珠含着我的心
去看虚空世界的眼睛 
 
《梦如灰烬》
 
斜阳被摁在唇上,长条椅陈旧
飞来的夏天穿过你的窗口
风痕纵横
 
可有一阵最热最痛的是你的背影
 
想你。月色成为廊廓
拿不起来的源头洒在暗光里
我怎么唱,才被记忆拉长
 
追赶啊,流逝之事在哪里永恒
 
摸着你的名字
狂风中的门,举不起来的光,月亮之上
想一声,这些就飞了
 
人心喷涌而出
 
寂静真苍白。梨子熟在别人口中
在滋味里写下低头
梦如灰烬
 
这遥远的今生,这没有出口的道路 
 
《想来生有个小镇》
 
想来生有个小镇。青樟树长出新叶子
我们沿着今世的春天走去
一直走到天黑
 
回声只有两句,一边是我
一边是你。石板路望向杏花酒旗
暖风在肩上情难自已
 
我看你倒酒,酒杯里有一个小月亮
我听你说起小月亮,眼神荡漾
醉了的人靠在爱人身旁
 
想来生有个小镇。蓝格子布帘木格子窗
老家俱缓慢掉下油漆
不想发生的事不让尘埃升起
 
梦睡了,小巷卷起烟雨
人间静悄悄的
唯有星光含了泪,知道这是重逢于初识 
 
《水推千里岸,明月照双肩》
 
礁石静谧。我以长路折射天光
开出白浪花
 
微风亦走亦停。海洋心很深
吹开细沙的那个人,以水声为幔布
仿若贝里珍珠
 
港口等远帆。倒影缠着岱山
水墨把半生寂寥洇进宽袍大袖,轻轻一拈
就到了彼岸
 
江南以水色打开仙人之身
引烟雨痴迷。心弦已至涨潮处
未能弹尽雾岚
 
有人深入,有人浅出。最后一句如此温柔
水推千里岸,明月照双肩 
 
《在蓬莱,向大海》
 
摘下两粒鸟影,诱惑红尘
海水之蓝不见始终,怀揣潜流的人以自身为桥
等了渔歌千年
 
微微起身。仿若初绽女儿心。波光有珠胎
没有一滴不是岱山的回音
暖如故人
 
海风轻拂。要追溯的仙居在此生接近
不停止的波澜以浩瀚之声
埋下我一身尘埃
 
天地如匣。白云且虚无且饱满
东海在岛屿上脱壳而出,以琉璃之相
吹起箫来 
 
《东海的夜就要来临》
 
长风停了。渔船睡了
我是东海的余光。东海是我手上的斜阳
 
画中人开始走动,她以千帆为面
为我的空心安装姓氏,她与我相像的部分
使深水忧伤
 
天青色淡然,宽窄皆握手言欢
座下云路掩藏了陈年
我爱这海雾弥漫
 
仿佛江南的冬雪,渐行渐熄
也不记得,与春雨一起喧哗与秋叶一起孤寂的
手背上的那些阴天
 
有人隔空,抚摸我锁骨上的思念
东海的夜就要来临 
 
《千佛殿》
 
远方在哪里隔世。来世在哪里相知
莲花在玉石上,分不出谁凉
 
涛声越追越急。木鱼声
算空信无字。来去自如的人也来去匆忙
唯恐越来越多的佛眼
教人深沉
 
千佛身与东海并肩。第一排是晨起的敲钟人
风吹雨打青灯,许多年都成为过去
佛手下面,已有微微锈迹
 
古今恒在。得失也是。人生的苦味由大水泛起
禅香燃到寂寞时 
 
《玉佛宝塔》
 
放轻脚步。沿着微澜走上去
慈悲心作奠基,虔诚本身就是一种天听
 
东海在凝视。艰难的影子越来越小
直至名字融入塔身
东海才把深渊交给佛心
 
车马百里,江山千程
到了岁月头顶,都被泛黄的经书
合上了泪光中的火焰
 
《画一场恬庄旧事》
 
倘若等我,便请手提水墨
在恬庄的屋檐下与记忆对坐
飞雨刚好经过石板路
虚线中的我与今生重逢,合成别梦依稀
 
画了多少遍。指纹加深烟雨
不成朵的香气隐约而来
诗歌的窗棂依次为旧事而开
我的胸口是最后那间阁楼,供你与古琴回游
 
滴滴答答。三分情意挑起水痕
白月光涂染嘴唇后
落进老酒杯——这是呓语里的一半
还有一半响在倾诉的路上
等它泛了黄,线装书会写下我的余音
 
木船停泊。它在渔火里抱着恬庄的注脚
一字一字坐回老椅子
老椅子空着。又安静又模糊
像我此时的爱。又斑驳,又幸福 
 
《相思树下说无常》
 
许我白衣,素面,用今生的露水
为相思树编一串花环
 
我来时,灯要黑着
看不见多年前求雨的人
杏花飘起灰烬。闭口的长歌连着山风的底座
压紧那些你侬我侬
 
许我说一句:野茫茫清修,白落落青灯
几枕夜语说倒了故事里的红墙
心经漏雨,湿了落日
 
死在尘土里的昭明太子
还在我手上张望
他的王朝在爱情的枝头上被折枝
掉下一个传说的体温
养活着断肠人
 
四处起风。交替朝霞与飞雪的消息
我剪三根青丝,勒紧富饶的情事
最细的那根长成相思树
飞来纸上蝴蝶
弹起琵琶如弹逝水
 
有词记:从未走远的佳人
她的秋波断在昨天
她的秋波刚刚在我心上流过
与我的白衣,素面及今生的露水
合称虚妄之河 
 
《唯有禅烟能飘向永远》
 
跪也跪了。泪也流了
永庆寺始终坐在方外的山上
不丈量你来时的路
不查看你口袋几处是安然,几处是风波
 
永庆寺生来怀抱老佛,一身婆娑
怎么开释都会掉下砂粒
你捡不起来的,也正把你丢弃
 
回廊是最妙的指引
背上的钟声被窄小的路撞了回去
风起处正是褪色的壁画
你设想走进净瓶,复又惊恐
三千大千的面孔中
只有一个是含笑观音!
 
靠一会老槐树
看看它的叶非叶,花非花
云絮与空气拥抱后分别
成全没有界限的因果
不可执迷不可问啊——心动的忧伤与欢喜
几颗是忏悔,几颗是功德
 
这时候你已在栏外
晚风习习,落日上脸
你在回家的路上回了头
——唯有禅烟不断。禅烟可以再活千年
它编进更多求成的人扑向高空
 
那最终的天堂,与浮云 
 
《月至下弦》

光从野山来
旧寺淡了禅烟

坐在任意门槛上
想你之爱,空气披着白衫

篱门有暗绿,响动随心。星子排足迹
不必归人

我执酒而不饮,是为了忘一会儿
古道与马蹄

闪烁,暗淡。又过了许多年
月至下弦

风起无为,接近此生箱底,我再给你看看
沉在俗世的心 
 
《独酌》

塔铃睡了
暗影与诗意的灵魂等深

人世沿着静谧失忆
案头只伴温酒。经巻上的朱砂将纸扇放下

蛾子在纱里深陷
落款的人在蛾子的小翅上填词

她说:千里山水轻轻
万古愁。两岸雨。起身一弹

山棱依旧
有人梦到花期,有人被风雪带走
 
《明月心》

天是深潭,忍不得高远
明月心浮出来,遇到恋情,成了老桥

飞花有轻飘飘的狠。美人靠靠不住微风
石头坐尽古今,未了身前事

听笛的小巷烟雨茫茫
恍如时光的面目
恍如千百年来,爱与恨做成的信仰

高还是不高。淡淡的,也都看到
更深的是举着明月心的
那些南来北往的人 
 
《吹寒风》

吹寒风。热流在眼中
远山无心倒映,你走在没有枝叶的路上

青梅不说话。流萤亦是
水声需要灌满我,教黄粱游不动

我喊凉风。它在我的耳边打开一个孔
飞出来的暮晚,比我还轻

孤独啊。棋子在尾声上响灯花
照无人街亭
线装书掉在凉风里
应声而起的雪不知是哪一段前生

长饮。尘埃没有欲望
心脉上的一叶扁舟反复隐身
念想在杯沿上摇晃

我说的你远成晚春柳丝
我为东风难至,捏瘦一只墨笔

谁与我共醉千年
我这独自转动的星球
始终奔波在火焰后。圆周虚,白发为灰烬

《青山多遥远》

醉了。青山多遥远
大河停在咽喉

唱过的歌是微波
残星上谁因风起雨落,想到我

岁月空若无物。人间成蛹
指向心肠的字句漏出最后一滴酒
彻夜难酬

青灯在侧。恍如断崖
我在此夜的边缘上说话。落红如心

呵。等坏了晚钟。空杯怎么接虹影
有羽毛的情意盛开又凋零
蝉音无赖,引来多少寂寥苍生

执影而行的人习惯了战栗
她以自身做晚风之喻,美化着孑然

青山多遥远。沉醉不难
被包成琥珀的,才是那流泪的人

《落红无归处》

宛转。美。宛转在盘桓
仿佛结束之后还有一个值得拥抱的命

作为应和,林间起了风烟
深山停了古弦
我也抱着斜阳站下
等着看一场什么人什么事,在长叹里发生

坎外的芦苇白了
硬性的隐私藏于凉水下的泥土
献出生命与死亡的联系——又卑微,又庞大

河水的脚步高起来。指向我
我没有锁链,被掀起了血,那花瓣的中心

然后是乌云,在不可数的朝露里翻滚
没有裂缝装载离别的铁蹄
一个时代的前生,被我泯灭了门庭

《我想你,如想一缕迷雾》
 
半坡微光。我想你的声音落下林梢
野茫茫花朵,开在眼神上

扬头向天,天空正好无云
一望千里。千里之外
有大雁刚要出生

脚下的草坪,我叫它桑田
它盖住了来路上的沟壑与石头
冷暖皆已跪伏

低头看它,像看老掉的蝴蝶
动不动心都交加了悲欣
那灵魂的侧影

转过反光镜。胭脂掩藏了苍白之雨
贴向暮色的脸颊欲说还休
岁月醉如洪流

我想你,如想一缕迷雾
疼。此路只是“你”这个字,送我没有尽头
简介
霜扣儿:黑龙江人。百年散文诗大系《云锦人生》卷主编。《新诗百年——全球百位华语女诗人诗歌精选》主编。作品多次被收入各种年选年鉴并多次获奖。著有霜扣儿作品集——诗集《你看那落日》《我们都将重逢在遗忘的路上》,散文诗集《虐心时在天堂》,及散文诗集《锦瑟十叠》(五人合集)。
责任编辑: 西江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