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驻站诗人 > 霜扣儿
​​​​​​​霜扣儿给汪集写的诗


  导读:武汉新洲区第三届弦歌节·“弦歌杯”“我爱汪集”全国散文诗歌征文颁奖典礼暨文艺座谈采风作品选。

安仁湖之恋

执一杯新茶。情伤愈合于微波
我的低歌落在湖心上
我希望有荷花三千朵,有怀念的旧事三千个

清波逐一化做小银器
装上明月夜,为你的清澈复活
喊下你的天,睡在我的水里面

温风的韵致好而又慢
船不要叫船。叫它泠泠响的一道岸
岸不要叫岸,叫它镶嵌魂灵之金的一道边

是升起还是融尽。眼眸无声吻水
多么迷醉!
安仁湖与我之间,一种叫留恋的情意
是用不尽的蚀骨甜蜜

伏贴又战栗。有情人念兹在兹
我惜安仁湖一寸清凉,借柳丝为尺素
在绝色的相逢里拨开高楼倒影
在倒影里剔除钢筋残骨
——拿捏天下水声吧,掷出湖里的一片海

如果我去留贤埠

我需噤声。折一枝天外月色
画出留贤埠的廊廓

仁字在眼前排开,起点是孔氏族谱
他讲学的脚步留下一行皎洁
照耀我追随已久的诗歌
携史册而来的清风举起我的手指
我为之弯腰,接下千年仁义

茶亭村的清水流于纯净的眼睛
茶香起于无求之心。他们以微笑留人
以静谧的迎送为俗世加温
走过桑田的过客一旦亲近了留贤埠
就在千年遗留的德政余音中
得到了昭昭日月

我需噤声——如果此时我在留贤埠
我必在纯朴的乡风中,望到远去的孔圣之影
在茶亭村承袭下来的好客之情里
听到悠扬的暮鼓晨钟

看富春山居图,想起游黄公望

上溯到元代,黄绿村还没有富春山居图
黄公望的好画还在内心的青山秀水中沉睡
含草香的墨笔替他的梦境恢弘
顶朝阳云游的旷达为他的长轴准备好了流芳的前奏

一如奔流,一如回迂,一如洪荒以来
载不尽他慧心的茫茫江水——在彼岸的绿意里
丛林茂密,点缀村舍、茅亭,水中有渔舟垂钓
在长袍大衫与短衣襟小打扮之间
黄公望的富春山是挂起来的桃源模样

人世是一大捧沙子。出世人有入世心
黄氏老人在落款里安静地睡着
时光坐成两岸。执大画之笔的手
已歇在泛黄的远轴里。他的神韵
携带着后世的惊叹,一直亮在画界的上游

偶尔凝望画卷中的空白,仿佛无人弹奏
又不绝于耳的慢板。仿佛要替观者喴慢落日
不要惊动黄公望画出的波影沙渍
任它的奇景引申为流动的琥珀,几百年来,无人匹敌

有客远来,只为汪集汤

一盏香汤有多香——远行者背负千里
在慕名的路途上向汪集而来
诸多暖风跟随,在楚地的肩膀上
一路滴沥源远流长的质朴,与千秋未改的纯良

低下头,安然制造
一盏汤以清泉为始,在时光的匠心上
慢慢熬制。文火烘焙至汁醇味厚
祖上技艺在瓦罐上升起纯青的蓝焰
辉映后人传承的姿势,延展汪集新的一日

一盏汤有多香,远方人留连忘返
他们在余味无穷的品尝里
得到独一无二的福气
在阿婆的笑意里得到汪集温厚的光芒
在温厚的光芒里,看到楚地生生不息的福相

走笔弦歌堂

何论春秋,程氏后人的心血与心意
始终不曾背离宗祖
一砖一瓦叠加的初衷赋与岁月的礼敬
为汪集座落出一幢爱的新楼

谁拨动古风余音,在汪集把新弦弹起
风采是一扇永不关闭的南窗
一一放飞鄂东的渔歌,情歌与山歌
从沉睡中醒来古老生活
一声声宛转进传唱者的歌喉

聚合是一种多么美的融会
高台狮子舞出好日子的筋骨与意气的热烈
绣球抛出的弧线把喝彩声点燃
满目花红染出了观看者的笑容

长歌不息,起舞不止
父老乡亲的盛装炫彩了弦歌堂的幕布
拉开了汪集人新时代的盛宴
喜庆又铿锵的节奏上,冉冉高升了一轮新日

夜宿米筛湖

那一夜,门前的草坪安静的绿着
在秋雨淋漓的声响里
宛转的石板路安静的睡着
从我房间里溜出的梦呓带着水性的身段
一寸寸爱抚了米筛湖的2018年

简笔成板画——一排毛竹举着我的安逸
一路滑翔,惹动的涟漪是一片湖水的诗意
在湖北的册页上放心地渲染
其间微风吹起远歌
我侧不侧耳,也收得了一心清淡的喜悦

隐约牵绊使空气荡漾
随意一捧就是如注的流年
随意一写,就是长亭复短亭里的月色
更软的是路边未熟透的棉花
她们抱着未经杂事的洁白,出离于尘埃

还有一碗肖氏的鸡汤
为这梦语的尽头,总结新鲜又浓烈的滋味
当枝头的鸟鸣啼破人间烟火的妙意
新的一天已顺着清露的眼睛
抱起满地星光
简介
霜扣儿:黑龙江人。百年散文诗大系《云锦人生》卷主编。《新诗百年——全球百位华语女诗人诗歌精选》主编。作品多次被收入各种年选年鉴并多次获奖。著有霜扣儿作品集——诗集《你看那落日》《我们都将重逢在遗忘的路上》,散文诗集《虐心时在天堂》,及散文诗集《锦瑟十叠》(五人合集)。
责任编辑: 周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