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驻站诗人 > 霜扣儿
霜扣儿诗歌八首


  导读:诗人霜扣儿诗歌八首。
 
  伤逝
 
米兰多喝了一些水
多陪了一个主人
 
米兰又要开了
窗外走过行人
 
米兰的主人站在香气中
去年的夏天不再来

 
  过程
 
溪流如镜,松枝旁逸
山野只留明月一轮
 
我在青石上,以目光隔世
去年的云雾缓缓升起,如某人依稀
如某事难以置身
 
隐约鸟鸣滴嗒
寻找悬崖,一个影子想跃入虚构
又消散在空中
 

  夜听汽笛声
 
星子一跳,就是夜半
远处的火车驶向了新的一年
 
侧耳,等雪花落下——
落在谁赶路的心上
她的故事一节节被旷野虏获
 
再侧耳,等下一站灯火
开门的人开启了大风的瓶颈
一阵阵打着哆嗦
 
倏然翻身,任冬天在冰凉的铁轨上
向枕外爬行——我真怕无票者
以我为梦
 

  无寄
 
窗下的丁香将在明日开放
现在它的身旁是沉默,与微冷
 
在窗口数流云的人,她头发返光
室内昏沉,拖着一地夕阳
 
茶水在时光上漂着,几次三番饮尽
也终究没有住进异乡的春天
 
又一些星子要亮了,她朝向遥远的密林
——鸟鸣落地,人间未起回声
 
 
  忽想起
 
或许路途已断,远弦萧条
珠红色成为过去年代的典故
 
从林梢落下的,那些春风秋月
成为如今的闭目沉吟
 
池塘的波纹,岸渚上缓慢走过去的人
书页中的不眠之夜与烟灰下轻飘的光阴
 
这些板块说起来支离,而它们与生活
早就密不可分——正如发间的白
与路灯下不自觉地幽叹
 
山水何在?而一切答案都不必向我
意义作为人生的衬里,应习惯把色彩降低一度
 
忽想起,类似事件越来越多
描写之心越来越淡,类似诗歌的东西串连着空隙
泡沫般荼蘼
 
  
  素影

 
风从暮春经过,她从别人的老路上走来
她的前方和别人的未来一样
 
零星的光来自于她的眼睛
很宽的窗子关着陌生的梦境
相濡以沫的形态,两不相干的现实
纵使心里万水千山,也不多出一丝界外的声息
 
脚旁的草坪有了隐约绿意,她没有弯腰
它们探头的样子像她想起旧事的样子
明明白白的从前,要与万物丛生
明明白白的后来,与万物共同枯萎
说来是一笔带过的行程,写下是千篇一律的人生
 
从暮春经过的人身披暮气
难着一字,像旷野里一条孤单的炊烟
 

  流逝在上
 
在河沿静坐的人,有一颗多么寂寞的心
那冷的风,那些没有姓名的脚印
 
天空是从前的那片,浮云相连
凝视的人以眼神变幻,变幻的事物被微风吹远
 
一条河道伸在时光之中——在河沿静坐的人
是否顺着它把自己带到了终点
 
暮春的余晖从河道爬上来,天空倒入混沌
浮云的剪影碎在昏睡的鱼群
 
描写河沿的人,有一颗多么寂寞的心
那冷的风,那些留不下脚印的姓名
 
 
  故人念 
 
这是又一个夏天
黄鹤楼上的天际涌进长江
薄云飘浮着我
那年秋天远如隔世
甬道的微风不再扶正你俯身向我的样子
 
一起看过的鹦鹉洲停在谁的船头
我问白云时
你的名字长出一棵汉阳树
当我弹指向天,它又回落成
心头的一块路标
再往前看,我就变成了指间的烟雾
再往前看啊
我就忍不住想褪下飞蛾
在没有机会被烧毁的希望里
希望着,人生怎么慢,怎么孤单
你都不曾出现
 
现在雨水将来
而我已不渴望花期
我的光线总是扭成一只黄鹤的样子
在暮晚时分
蜷卧在台阶上
我的手一再扑空
“昔人”两字高高吊着,冰冷而潮湿
 
犹如眼泪
就要摔向命运
简介
霜扣儿:黑龙江人。百年散文诗大系《云锦人生》卷主编。《新诗百年——全球百位华语女诗人诗歌精选》主编。作品多次被收入各种年选年鉴并多次获奖。著有霜扣儿作品集——诗集《你看那落日》《我们都将重逢在遗忘的路上》,散文诗集《虐心时在天堂》,及散文诗集《锦瑟十叠》(五人合集)。
责任编辑: 西江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