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人书画 > 新闻展览
花语首次个展在北京开幕


  导读:开幕式由东书房艺术馆馆长、画家刘尚群主持,主持人刘尚群说,画展尚未开幕,已经有18个人为花语的画写了评,这是极为罕见的现象。

  2021年5月23日下午,女诗人花语的首次独立画展在著名策展人杨卫、执行策展人刘尚群的精心策划和布置之下,于北京宋庄东书房艺术馆盛大开幕,原宋庄镇党委书记胡介报、树美术馆馆长、画家张航、宋庄上上国际美术馆执行馆长靳青青、活跃在京城、宋庄艺术区的著名策展人牧野、蓝京华、何继、许秋斌、李南、杨毅达,璇子;画家祁志龙、吴静涵、华继明、扎扎、李宏斌、洪帆、吴佳芮、李川、陈宝亮、谢蔓丽、云若、张浅潜、张合燕、刘敏、刘路云、林夕子,艺术经济人丁薇,诗人陈亮、李云枫、老贺、孙殿英、阿B,千总、姜博瀚、郑成美、冯朝军、夏露、阿隐、阿兰等一行几十人参加了开幕式,开幕式由东书房艺术馆馆长、画家刘尚群主持,主持人刘尚群说,画展尚未开幕,已经有18个人为花语的画写了评,这是极为罕见的现象。


主持 人刘尚群

  原宋庄镇党委书记胡介报在致辞指出,由于疫情影响,很多艺术家都宅在家里,很久没有这么热闹了,花语个展,把很多艺术家召唤在了一起,今天来了不少诗与画双重身份的人,花语的作品很清新,祝福花语个展圆满成功!


原宋庄镇党委书记胡介报

  策展人杨卫介绍了诗人花语绘画历程及策展情况。杨卫说“我是从诗人角度认识花语的,起先并不知道她也画画,因此,当我看到她画的画时,颇为惊讶。这种惊讶首先是源于花语的造型能力,虽然她没有进过美院、不曾受过专业的造型训练,但无论是对于画面结构的把握,还是对于笔触和线条的运用,都能够驾轻就熟,且恰到好处地落实到造型方式上;其次是花语的色彩感觉,可以说有一种罕见的敏感性,她擅用一些明快的纯色处理画面,比如红色、黄色、绿色、蓝色等,而这些很难兼容的纯颜色,在花语笔下却能够有机地结合在一起,呈现出一派灿烂的意象,不禁使我想起了李清照的《鹧鸪天,桂花》词:“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我见过不少诗人的画,但像花语这样在造型和色彩两方面都画到位的不多。由此,我认为花语不仅是一个好诗人,也是一位优秀的画家。”


诗人、策展人杨卫

  诗人花语在致辞中首先感谢大家在百忙中抽出时间莅临她的个人画展,感谢策展人杨卫为她一个新人策展,并坦言,对她来说,绘画纯属偶然,写诗多年,绘画的最初,就在追求画面的诗性,一直想做到诗中有画,画中有诗,因为贪玩,刚开始画画,就把刮刀、泼墨全都玩了一遍,又因为好奇心很重,人物、猫、狗、风景、甚至抽象,逮什么画什么,很开心,由于不是职业画家,抱着玩的心态在画,也因此更自由、更坦荡、更随心所欲。


诗人画家花语

  我的绘画真正开悟,是从四月在贵州绥阳十二背后大型诗画写生开始的,在贵州工作数月一直没有画丙烯,为了缓解南方冷冬抑郁,一直画钢笔线描,知道四月有写生,怕手生拖团队后腿,三月底才买了12色丙烯在绥阳宿舍瞎画,突然发现一种新的笔法,画抽象突然顺手,想怎样就怎样,回京离开绥阳前一晚,一口气画了五张,真的很神奇,相信是神在暗中加持,甚至怀疑,神就住在十二背后,这简直就是神迹,感谢十二背后!

  作为本次个展艺术总监的诗人梅尔在万忙之中从贵州发来祝福:花语总是给我不断的惊喜,到她画人物的时候吓我一跳,因为我虽是外行,却还是能辨别一点点。我见证花语的成长,感叹她的勤奋,喜欢她的执着。她说十二背后是她的福地,她的画风又在变,为花语举办个展而高兴,祝福花语收获健康快乐事业和爱情!策展人、诗人牧野指出:诗人花语以“花语”命名即将开展的花语绘画艺术展览,无疑是向世人宣示,花语涉险踏入的诗歌绘画两条河流终于到了汇流的时候,也就是说,开展之后,她是花语,她是诗人花语、画家花语和诗人画家合体的花语。为花语骄傲,祝福花语。

  著名策展人画家蓝京华认为花语性格自由洒脱,她心无挂碍,纯澈天然,花语的艺术创作只遵循于她自己的艺术感受和她对世界的理解。童心、率真、去经验、去技巧,无成见,没有一丝一毫美术学院毕业的画家的各种陈腐教条与陋习。对艺术的天然敏感,让她的画面经常出现独特的笔触与色彩表达。著名策展人、画家何继点评:花语从文字转换到绘画形式,她在实现多个感观修辞上的统一,故她的精神变得更加内敛,审美的秩序上也更加丰富!

  诗人陈亮在现场的发言中指出:花语是一位优秀的诗人,近年开始习画,她的画同样让我很惊讶。在我的印象里,她和她的诗:热情、奔放、真诚、豪爽、仗义、哥们儿——而她的画和这些品质也是相统一的,都是她生命里、情感里野蛮生长出来的植物,她的性格和创造力时常会让人想到梵高的某些艺术品质。与其说她这些年将更多时间沉迷于画画,不如说她在用画笔,用绘画语言来写诗——她像一个顽童一样,不经意间打破了艺术门类之间的某些藩篱、障碍或者禁忌,在别人那里很不容易做到的事情,她却是如此得心应手,不能不说是一种奇迹。可以说,诗和画已经成为她的两个翅膀,一定会带她飞向更高的艺术境地。

  西安美术馆策展人、美术评论南阳子在给花语的评论中指出“花语直面人生不易的同时,刺杀了命运,还原了属于自己的故事,拥有了自己想要的生活。花语个展的生成,启示我们:人生有多种可能,爱拼才会赢!

  开幕式在热情洋溢的点评、吉它弹唱、诗朗诵过程中,不知不觉耗费了两个多小时,著名音乐人蒋山、莫宝、东东、小野的现场弹唱为开幕式助力添彩,给大家带来了难得的视听享受,诗人老贺、千总、阿隐、李川,冯朝军、阿兰分别朗诵诗歌,画家祁志龙、吴静涵、何继,王轶琼、策展人璇子分别发表自己的看法,更多人通过点评、贺信,表达了他们对花语的祝福和对花语作品的肯定,花语驻京同学组成的亲友团也让花语倍感亲切,这是自2017花语习画以来的首次个人作品展。花语表示,绘画还需精进,自己还要更加努力!

更多点评:

  女诗人、《长江丛刊》执行主编夜鱼写道:花语的画,浓烈的色彩不仅呈现的是斑斓,更有平衡度很好的力量与柔情,尤其那些我熟悉的人物形神之准让我惊叹。而猫与马的姿态与构图简直就是爱与自由的另一种诗写。快人快语的花语终于在画里建构了她的又一个理想国。

  诗人高星评花语:我注意到2017年花语刚刚开始画画时,临摹过一张梵高的自画像,那是她有意识的站队与致敬。我在花语2021年的新作中看到了康定斯基、大卫.霍克尼的影子,那是她不自觉的流露。半路出家的画家大多来势凶猛,花语的纯色也是气贯长虹。

  诗人画家金铃子认为,花语是一个有执着心、恒定心的人。我喜欢古人用的一个词:秘响旁通。一个诗人如果真能旁通,技术就不是问题。

  著名诗人、画家安琪感叹“花语在我朋友圈里天赋极高,写诗如此,画画如此。有时我总疑心这个人不是地球人,她一定是从太阳系外来的。”

  著名女诗人画家施施然感慨“她仿佛突然打通了任督二脉,才情汹涌,画面的平衡和表现力掌握得出人意料,令人欣喜。我为这位横空出世的画家表示祝贺。“

  新加坡知名策展人、诗人舒然评花语“其人物画,竟如一个老手,仅喵一眼就抓住了眼神及特质;其风景画,在线条与色块底下,以大写意的笔触挥洒內心的澎湃。每幅作品都在言语,道出真身﹑替身或藏镜人之身。

  职业作家、女诗人阿毛评花语:多才多艺是一件容易的事。”达芬奇这句对他自己才能的客观自评,用在花语这里也十分恰当。

  著名女诗人、画家潇潇说“我一直相信,花语的诗与画都是被神加持过的。她的作品像她的生命一样,充满热气腾腾的坚韧而铿锵的气息。“

  著名诗人、书画家李木马点评“我们可以明显看出,花语的绘画是建立在对诗学的认知与审美上的,也是明显偏于西方现代审美的。看到花语的这些画,我想到了两个人,一个是弗里达,一个是莎萨尔。花语写诗、绘画出道并不早,但她的确是一匹“不以美丽与高贵见长的黑马”。

  诗人画家潘漠子指出:在被技术观念、历史惯例、美育背景和理论先行所普遍占领的架上绘画的语言中,花语的绘画给我们提供了一种鲜活的样式。这种样式是回归童真和拙朴的最适宜的一串钥匙。

  女诗人炊烟点评:花语很有几分我想画就画,还要画的漂亮的牛劲。花语这次展出的绘画作品大多选用的是丙烯,颜料的快干特点,符合花语的创造节奏,携风沙满袖,待抖落满身荆棘,依然能够,安静地去爱。

  诗人画家李川:花语是一种自然现象,花语是一只从外星来到人间的猫。她躲在树杈写诗,猫的洞察是诗人敏感的天性,能否捕获生活的猎物,是一种本能。花语是一只爱画画的猫,在画布上尽情切换着各种姿势,这正如她能把不断见闻的艺术风格快速占为己用,花语是一只喜欢各种音乐的猫,和各路音乐人关系融洽,得益于她的眼光及天赋。花语作为猫奴,且有猫一般的聪敏,能娴熟的穿梭在各种文化丛林,这的确可以把猫的好奇心扩大到数倍,好奇没有害死猫,却把猫活生生活成了虎样。

  西安诗人路男表示:花语性格开朗,做事有铮铮男儿风范。所以只要是从花语嘴里说出的话,朋友们都会相信;只要是花语认定的事,朋友们都会看到。

责任编辑: 村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