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歌 > 诗人方阵
蝴蝶(组诗)


  导读:苏金鸿,男,白族,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云南大理市人。在《民族文学》《中国青年报》《星星》《丑小鸭》《芒种》《滇池》《词刊》《歌曲》等报刊发表各类文学作品300多万字。在港澳台地区发表诗歌和文学评论200多首(篇)。诗歌《洱海边》入选《新时期中国少数民族文学作品集》,短篇小说《锈刀》入选《新时期云南少数民族文学作品集》。出版《九龙洲》等四部长篇小说。歌词获中国音乐家协会"晨钟奖"。中篇小说《金江1936》改编同名电影。


 
布谷鸟
 
一夜的梦被布谷鸟唤醒
一声声催春的鸣叫,在五月
葳蕤如村口那株老榕树
 
假如我从远方归来,一切安在
田野里,童年的故事不再演绎
原先期待的眼睛背后藏着眼睛
 
或许,布谷鸟唱什么我听不懂
而季节,却已经领会那支仙曲
 
我不知道麦苗为什么奔跑
梦里韶华的跌宕,起起伏伏
像夏天的热浪,流过我的心田
 
如果我真的忘记了那些节令
就让我记住布谷鸟吟唱的歌谣

 
碾子
 
沉默多年的碾子,深陷土里
就像磨损的牙齿,留下痕迹
只有一道道伤疤,尚未脱落
 
谁还在推磨,寂静的夜半
声声入耳,绕梁的余音
半个世纪了,音犹在耳
 
我还来不及想碾子的故事
石头堆集的传奇被突然击碎
 
石头不会沉默,就像碾子
当一切走远,不再回首
碾子,在史籍里厉声呐喊

 
雪人峰
 
山峰上千年积雪,在燃烧
一个故事,或者一个传说
走失了千年的女人,挥舞
一朵化为寻夫千年的云
 
我曾经悄悄进入深谷
寻觅那个隐身云里的雪人
风告诉我,太阳化了雪
像月色深填高耸的山头
 
其实,当雪落满那座山峰
每一块石头都有了心跳
 
雪崩,或许在某个冬天
整座山峰积满了厚厚的雪
山呼海啸般,崩塌了思念
 
我的梦是那株及其珍贵的兰草
千年,我也不会轻易凋零和飘落

 
出生地
 
多年了,我多次回眸出生地
或者,总在多雨的清明
手捧一缕清风,在高高的坟山
抛洒一腔对故土满怀的乡愁
 
游子最痛的,是近乡的那一刻
许多事,就像穿雨而过的风
梳理着那一头野草般的须发
 
洱海,也许只是像一只耳朵
在倾听,一场又一场风和雨
 
而那岸边,面目全非的老屋
衣胞似乎长成梅树,在墙角
开出一树花中雪,雪中花
 
假如我真的是故土的那只蟋蟀
我愿每一声歌吟都是一句句真言

 

 
一塘荷开,立于水波之上
娇艳的花瓣,像仙女的脸颊
染红我迷茫无垠的世界
 
我撑一叶小舟,似翩翩的水鸟
掠过视线,划开摇曳的眼帘
 
心事浅黄,如荷飘香的花蕊
忆起月下荷塘里清瘦的身影
 
蜻蜓水中游,游鱼天上飞
也许我的心灵开如一朵荷
上天入地,我就是最自由的神

 
山泉
 
山的胸口,被闪电切开口子
这是某一天发生的事情
水,蠕动着,像乳汁奔涌
 
所有的这一切,只为焦渴
几千万年,渴死的是岩浆
 
鹰失去天空,水花在天上绽放
溅落的星辰,化为点点陨石
 
我捧起山泉,痛饮过往
包括白云般缱缱绻绻的思绪
水能唤醒我沉睡千年的相许
 
悬崖边,跳跳荡荡只为那句诺言
粉身碎骨,也要碎成一地美玉

 
对饮
 
那一朵微笑,开成一眼酒花
举杯,犹如举起一天星斗
 
酒入愁肠,三杯只是开端
吸啜酒香是你我的初衷
想把自己灌醉,在这夜半
月光如水,也如杯中之酒
 
我知道,我并没有一醉方休
醉了的是心,是清醒时的糊涂
 
醉眼朦胧,面对良辰美景
对视时,星光在酒杯里晃荡
相映依旧,挺像那年的箴言

 
火山口
 
把自我置身于一山危险的境地
那个豁口,张开狰狞的血盆大口
想要吞噬我和一只爬动的甲壳虫
 
此时此刻,我想化作寂寞的石头
静静地卧在度过劫难的荒丘
 
在火山口,我感觉史前的劫难
让许多珍贵的生命消失了
凤凰涅槃,世界才如此美丽
 
凝望着天边火一样燃烧的云
我遐想生命为何如此脆弱
沉默,并不是懦弱的表达
 
安宁,我在这一刻安宁如云
把山谷填满,满满的填满

 
月光
 
瀑布般的月光,跌落成水波
夜色深沉,我为月光所恋
 
把月光满上,斟满心杯
了断一生所付的选择
在那爱诗爱得发狂的年代
我悄悄问年华,几度沉沦
把诗的桂冠举在最高海拔
 
掬一掌月光贴近凸凹的脸颊
如同滔滔月光翻滚的瞬间
亲吻大地,留天地清白
 
我在月光里游动,像一点流萤
划开月光,这才看得清归期

 
蝴蝶
 
花朵飞翔,是因为向往飞翔
一路翩翩,在天空上下舞蹈
蝴蝶,扇动一生一世的美丽
 
我和庄周有一个相同的梦
一梦千年,为了同一只蝴蝶
 
我看见蝴蝶破茧的瞬间
我听见蝴蝶采蜜的声音
 
心如果堪比石头一般坚硬
又何来天边那一抹流云
翅膀的柔软,薄如蝉翼
往事浮动,春天近在咫尺
 
当大地一片寂静的时候
蝴蝶起飞,在梦境之上
责任编辑: 西江月
中诗电子文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