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歌 > 诗人方阵
2021年10月中诗论坛精华帖


  导读:论坛精华编辑工作组出品。组长:徐一川,编辑:身后眼前、茂华、冯歌、乐山船公、夫唯、且行且品且悟(三且)

1.暮色漫起/车行天下
2.远星/father
3.一个诗者与梦/何舒
4.羊/杨瑾
5.尘埃落定/李晓春
6.李冰/围围
7.荒凉/永笑
8.母亲湖,越来越远/秋色临波
9.读史/钱智伟
10.故居地/紫槿
11.草原琴师/彭纯廉
12.旧站牌/李传英
13.冬天/琉璃姬
14.一棵苦楝树的死亡报告/何中俊
15.许多年以后/邕粒儿
16.丰收后的土地/陈钟扬
17.乌鸦说/中沙河
18.老街的独白/妍冰
19.村庄瘦成一个姓氏符号/诗者絮语
20.笔,岸/黎落
21.当归/拾荒
22.路人/张占云
23.烟墩大鼓/知了天下
24.与冰,与花/萨迦
25.拉开大宁河那几幕话剧(组诗节选)/彭纯廉

 
1.暮色漫起
文/车行天下
 
驼背。弓背的犁弓
老黄牛步履蹒跚。响鞭
一声不响地撩开炊烟,走进村庄
走进昏黄暮色

如一只硕大的犁铧,缓缓划过
犁开夜的黑土地
背影消逝终不见。万物肃静
星星悄悄生长

——潮水,四合又漫起

    【身后眼前点评】:严格来说,这种田园牧歌,现实中已经不多见,多半已经仅仅是一种记忆。但是,我承认,我们还都对这种陶渊明式的情结着迷。本诗描述,呈现,客观,冷静,非常到位。或许其就田园诗而论,属于最后的挽歌一类也难说吧。
 
2.远星
文/father
 
他放声哭泣了吗?
在昏暗的灯所照着的夜晚
他来到了这里了吗?
从翻掘的泥土中
露出他明亮的脑袋

那和眼泪同属一物的东西
我不会有任何长进
我只想这么说:
不会再期许了。
慌乱绞榨着最后的月光

给我一个轻松的结尾
我们从耸立着日光温暖过的廊柱
走到树林,树叶如秋天般的
在欢快的呵声中下坠
多么愚蠢的忍耐啊

你从未历练过你的灵魂
福运如你的智慧般的单调
人们簇拥相似的事情
仿佛就此一生,所能得到的解释
但他为何总是哭泣

在神秘的离去的背影之中
在他所表露的畸形的欲望里
那天空像傍晚一样覆盖着
一颗遥远的星辰。还有
他单调,周而复始的祈求

     【顾念推荐】:语感非常好。
     【徐一川点评】:作品借助外部客观世界的意象,对我们内心深处、精神层面进行探寻和扫描。作品中的“他”,可以解作诗题,孤独而寒冷的“远星”,或也暗指我们内心中的某个自我,诗人借由外部的存在,对某个潜藏的自我进行观照、挖掘。“远星”,是一种象征,触不可及,令人神往,又迷茫,仿佛一种遥望、一种期待,传递出我们内心的失落和祈求。“远星”的指向,是丰富多元的,是虚幻也是现实的,呈现出多重的隐喻,不同的读者可能会产生不同的理解和想象。作品由外向内、又由内而外,有纵深的开放空间,节奏气息把握得十分流畅,而笔触却冷静淡然,暗示人类世界的精神隐疾——许多时候,内心高悬的荒凉寥落,亦如那颗”远星“,”单调,周而复始“。

3.一个诗者与梦
文/何舒

三十五度,灼热的阳光
笼罩着司前村的上空
一个身影在奔走,不断的汗滴
沦为一道道青春的印记

我且活在青石板道上
识得土地的丰厚和家乡的炊烟
能装得下全部的天空
一颗石子,便能荡起内心的辽阔

扶贫文件袋里,装有素描过的一片海
装有意念在彼岸的布局
一个在风中喊海的诗人
操着带有高度的言语,与七月对话

一次次爬过山头,向村庄靠近
他说过,除了风声,一定还有
一步步展开情节的花
铺在月下,唱那以泥土为生的歌

     【乐山船公点评】:俺曾经推荐过何舒老师“三农”题材的诗歌,而这组乡村扶贫诗歌,论坛稀少且有特色。俺曾经也是一名扶贫干部,知道减贫是人类最复杂的难题。当下的中国已经使7亿人摆脱贫困,无论从哪个角度讲都是伟大的善举。这之中离不开千千万万扶贫干部的心血。这组诗歌,诗语隽永,虚实有度,且能量澎湃,是诗人田间地头一身露水带出来的情怀,是全身心饱蘸乡村振兴的泥土气息抒发的民风诗意。值得深度学习。
 
4.
文/杨瑾
 
我那么小,只能给生产队放羊了

沟坡上大人们在挖土豆
不时有人向下张望
羊吃草时会散开  跑出很远
天黑之前羊得赶回圈里
弟弟追不上就哭,我边哭边追
直到扒拉着羊头数够数

母亲总是顶着星星回家
不管多饿多渴多累
直奔窑洞的大土炕,轻轻地
扒拉一下我的头,扒拉一下弟的头
 
  【吴殿平推荐】:我和弟弟扒拉着数羊头,妈妈扒拉我们的头,有内在的关联,有深度。
  【身后眼前点评】:“我”在放羊,“我”担心羊散失。同时,我与弟弟是母亲的“羊”。苦难岁月。母亲“顶着星星”回家,“扒拉一下我的头,扒拉一下弟的头”。母亲是在看看她这两只羊崽子在还是不在?——诗人这样的陈述是成功的,那内涵,那意味都留给了读者思考,并没有,也无必要替读者越俎代庖。
 
5.尘埃落定
文/李晓春
 
一束光从窗外照进来
像显微镜
许多肉眼看不见的存在
逐一显形
它们飘浮着。有颗粒状
有抱团的烟雾状
有的你几乎看不出它们在动
这些平时
被忽略的细微之物
会不会来自另一个多维空间
是否也经历过生活的风暴
以及月光一样的忧伤
它们长时间飘移
......可是在寻找作为星云的
另一些自己
 
    【徐一川点评】:作品以一个很普通的视角切入,“一束光从窗外照进来”,这很常见,但诗人以他特有的敏锐触角,从细微处挖掘、延伸,对这些“肉眼看不见的存在”具象化地描摹,“漂浮着/有颗粒状/有抱团的烟雾状”,紧接着,诗人以三个设问“会不会来自另一个多维空间、是否也经历过生活的风暴以及月光一样的忧伤、可是在寻找作为星云的另一些自己”,联想通道豁然开启、步步深入,将司空见惯、容易被人忽略的场景,赋予深阔的喻意和感性色彩。见微知著、小处看大,透过一粒微尘,我们看到芸芸众生。“尘埃”和“星云”,微观与宏观,诗人在看似轻描淡写不经意之中,还将作品融进了思辨意味。作品言简意深,颇有余味。

6.李冰
文/围围
 
我赞美都江堰两千多年的灌溉,
更赞美它逼真的呈现:
易经的三阳卦,
道德经里三生万物的三,
以及由二者糅合而成的——四川的川。

我歌颂都江堰没有堤坝,
更歌颂它:
与洪水平起平坐,
让洪水练习排队,
也让洪水学会了各安其道各行其善。

我之所以写下这些诗句,关键是李冰修都江堰
并未接到圣旨。

    【顾念点评】:诗句随手拈来,并不枯燥。都江堰的形象在诗里完全是立体的。
 
7.荒凉
文/永笑

将寒冷装进眼里,一草一木的
阅读,那是旋转的内驱的
不尽神明的辽阔

所有发生的和未发生的
都开始聚集,璀璨
源于黑暗的环绕

必须担心,一群乌鸦的尖叫
瞬间,打开了地狱之门

    【乐山船公点评】:这组诗歌情文并茂。《荒凉》是组诗中的一首。荒凉既是全诗的心象,也是诗人的情绪源头。小诗构架了一个纵向辽阔又横向环绕的荒凉场景,其语句的心理渲染有预示性映射性,读来不寒而栗。
 
8.母亲湖,越来越远
文/秋色临波

秋日失去水色
几缕江风从胜阳港登陆
在曾经与长江相连的磁湖打盹

巨大的幽静
编织月光和水的纹路
一个个王朝在时光岸边迷失

鲢鱼墩守着千年磁石
吸引苏公石前高傲的和卑微的足迹
抬起头,高大的楼群掩盖了大冶的方言

我在这里寻找失去的青春和梦想
一只鸟儿越过逸趣园
依稀看到苏轼荡舟的背影

   【徐一川推荐】:诗意纵深,怀古咏今。
   【乐山船公点评】:一般而言,重阳节登高怀古敬父母。但这首不寻常态,以磁湖这一母亲湖为基调,怀古言志另有一番亮色。第二节尤为精彩,既穿越历史,又为苏轼的出场拉开序幕,也渗透着诗人古今思绪和志趣。小诗三行一节,前两行铺垫,第三行呈现,语言精当,诗意撩人,值得品读。
 
9.读史
文/钱智伟
 
北风起,雪常常被马蹄和弯弓带着往南边跑
左衽掩过来,门襟长城和岁币就成了栅栏
许多地方的锡箔和雪一样厚了
燃烧的时候,乌鸦飞得满天都是

   【身后眼前点评】:有一种说法,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媳妇。其实,真实的历史究竟是怎样,恐怕除开当事人,永远都是一个谜。马蹄,弯弓,长城,岁币,锡箔与雪,这些与我们的历史有关?也许无关也许有关吧。”燃烧的时候,乌鸦飞得满天都是“,这更是令人遐想,甚或毛骨悚然的。此作虽短,信息量不小。意象也是丰满与鲜活的,值得一读。
 
10.故居地
文/紫槿
 
齐人深的野草
腐朽的木头
让我呆立原地
除了沉默可以配得上老屋所经受的风雨
过多的赘述也无法支撑起它一块骨头
那些童年,少年时光
被藏进了废墟
我和老屋
有着相同的残缺

     【陈敬良推荐】:整体都不错,收笔总能让人惊喜,诗写可圈可点,有情感,有温度。
     【茂华推荐】:意味深长,回味无尽。
     【徐一川点评】:小诗短短9行,可谓惜墨如金。从开篇切入的白描,瞬间进入场境,“齐人深的野草/腐朽的木头”,与此同时,以隐喻迅速转承,呈现“我”在“故居地”画面中的此情此景、所感所思——老屋风雨后的沉默,和废墟中“我”逝去的光阴,由物象到心象,过渡得十分自然、契合,达到物我合一、意境升华。小诗紧凑、精炼、蕴藉,而背后的现实性指向,则完全留给了读者去思索。
 
11.草原琴师
文/彭纯廉

羊群
毡房
都是流动的旋律
在草原,它们像两团漂浮的云朵
一首情歌慢慢把它俩分开
又合拢

今天不去写
雪花雨水
不问明月几时有

飘着经幡的玛尼堆
又新码上了
吱嘎吱嘎的勒勒车声
像撰写的一本新著
这些都被那老人的马头琴
一弓邀上了缓缓的山坡

只有那有名字的莫日格勒河
琴师仍把它放在最低处
像另一支长弓
盛下了草原、太阳和蓝天

   【徐一川推荐】:意象充满异域风情,漂亮丰盈。
   【茂华点评】:彭纯廉的诗歌有着干净的风格,文字干净,思想干净,情感也干净,像一棵白杨,笔直挺拔,不枝不桠。像诗人的名字一样,纯廉,纯正而廉洁。他几乎用最纯正的思想感情和最洁净的诗歌语言来描述一切事物。评论他的诗歌,我也想干净一点,不用说太多的话,让读者从他的文本中去感受他的独特的诗性。
 
12.旧站牌
文/李传英

空白的那些时间被舍了去
只留下斑驳的影子
凋落的树叶和风中摇摆的阳光

如果没有急需代入的词汇
大可再等一个时辰,两个时辰
等到远处的灯光亮起来
驱赶走入骨的黑暗

很多车从身边疾驶而过
并不会因为他的存在而停留一分
曾经的喧闹和等待都成为一纸文书
圈存在一些人的记忆中

并肩站立的白杨树不再低头
和他谈起等待过的人
从来不曾准时的公交车
偶尔会朝他招招手
让他隐身在时间之后

   【夫唯点评】:第一节,从写眼见(写景)入手 ,通过有效的取舍,联系旧站台,似是设问,为什么旧。第二节,通过一个时辰、两个时辰、入骨的黑暗,层层递进,为什么旧的原因。第三节,曾经的喧闹和等待成为一纸空文,原来这里曾经热闹过,为什么成为一纸空文,也从另外一个层面交待原因,但含而不发,引人思考。第四节,和白杨树交谈,确实冷清的车站,“从来不准时”可能是因为班次少,可能是因为路途偏远,路况不好,结尾“偶尔会朝他招招手/让他隐身在时间之后”,毕竟还是等到了,仿佛不在现实之中。这样的站台等车,仿佛人也旧了。结尾引申,点亮全诗。全诗围绕旧字,从现在到过去,到旧的原因,递进到人也在时间之外的,人仿佛也旧了。结构清晰。
 
  1. 冬天
    文/琉璃姬

所谓现在活着
是鸟儿展翅
是海涛汹涌
是蜗牛爬行
是人在相爱
   ——谷川俊太郎《活着》

这里的光景兴是破败了些
有些巷子,没有噼啪倒下的柴火
经年此时,我住在小镇上写一首诗
南方的冬天,是正在丧失的力气
一场雨也下得慢了些,磨跛了脚
像落后于时代的人

一个人从童年成长到中年
需要多么坚韧,倔强,孤立与纯粹
发出寂静之音形同疯狂,不是这样
一行蚂蚁背负超过自身的重量
穿插于天地的牢固铿锵作响

一些人离开了世上,从未来过镇上
冬天不至于从冻僵的面部拿走表情
终于有看不见的脚步追逐
从深秋出生,从深秋离开
难以形容的哆嗦无色无味
我想不是口中的万物

没有人知道,没有人可以解释
我也保守着人类抬起头共有的秘密
那些寒冷的星星,从远古就闪烁着
却与大地上的一切都无从割裂
凡是有生活而没有语言的年代
都应听从心中瞬间的响亮

   【陈湖推荐】:从一首诗到另一首诗,从经年到现在,是时光的流逝,是一个人阵痛的成长,是心境的变化,冬天还是那个冬天,小镇已不再是原来的小镇。可贵的是有这番感悟:"凡是有生活而没有语言的年代/都应听从心中瞬间的响亮"
   【冯歌点评】:诗人琉璃姬的作品摈弃了华丽的词藻,文句朴实,舒展,且有相当现实的内容和思想之光。这是他一贯的写作风格。这首《冬天》也不例外,跟随诗人的笔触,让我们读到了一个时代的表象和表象背后的东西。给人一种极度的阴郁、沉寂、压抑和不适感。对于这种状态,诗人在收尾处用了“凡是有生活而没语言的年代/都应听从心里瞬间的响亮”,是呐喊,是一份渴望,丰满了整首诗的深蕴。
 
14.一棵苦楝树的死亡报告
文/何中俊

公园门外,苦楝树
自裁了
它没为新辟的水泥路
让道。更没给
那些撞到树上的醉汉
道歉。站在
精致着装的名贵花木们面前
这个乡土遗民
在秋后的羞愤之中
自绝于树民
不再接受唾液的垂青
与慰藉。承领
那份对自我的审判

   【中沙河推荐】:苦楝树是一种精神的象征,它代表一个人对初心的坚持和乡土的固守。诗人巧妙地以借物喻事的手法,揭示现实与社会的相互关联,无限拓展了“树民”和读者的思维空间,加之以干练的语言,利索的表达方式,让一首好诗,如涤荡心灵之碧流,豁然呈现在眼前。
   【徐一川推荐】:借物喻事,含义深刻,文字精炼、干净且具有鲜明的现实社会指向。
   【冯歌点评】:这是一首以树喻人的诗作,具有鲜明的社会关联性。“苦楝树”这个意象用得好!诗歌来源生活,“苦楝树”这个个体形象,在生活中能找得到。来源于现实生活,与时俱进,反映事物的本质及其关联的作品,更能唤起我们情感的共鸣,且能涤荡我们的心灵。这首《一颗苦楝树的死亡报告》做到了。


15.许多年以后
文/邕粒儿


再见面时,太阳已经落山

碰响的杯中
有几根白发
和一锅滚沸的酸汤

病床上铺着
辽阔的蔚蓝

一句又一句
都是结了疤的伤,在微笑


   【乐山船公点评】:读邕粒儿的诗歌,有着天然的纯朴和辽阔。这跟她生活的川藏高原雪山和牧野息息相关。这组诗歌与她前期的诗歌比较,更有深入内心的空灵和贴近细微的质感。这首小诗《许多年以后》,是写亲人(友人)多年病后的重逢之情,抽离出来的诗性元素都是极为普通的,但经诗人寥寥数笔,呈现出来的惦念、沧桑和酸楚,都隐没在具象泛起的诗意之中,读来尤为扎心。值得品味学习。
 
16.丰收后的土地
文/陈钟扬

暮色带走收割机疲劳的歌
稻田瘦下来
剩下一茬茬胡须
彰显阳刚

晚风亮开嗓子
主持昆虫盛大的演唱会

    【身后眼前点评】:收割过后的土地,一派荒芜。这是一种常见现象。然而,诗人以所谓的“瘦下来”,“胡须”等这样一些具象来显示,就是颇具个性,并且是新颖的。收尾“昆虫盛大的演唱会”,更突出了傍晚荒芜土地上的壮观景象。整体,诗作显得自然,大气,贴切。是一首不错的小而不小的小诗。
 
17.乌鸦说
文/中沙河

对于乌鸦来说,草木是栖身之所
山川是遨翔之地,攘世人迹
是可望不可即的风景

俗言满含敌意。黑有什么过错
长夜是温软的本质,文字之墨
是流利的属性,与天地不亲不疏

至于那一声惊世骇俗的鸣啼,舍却高度
成为旷古寓言,像一尊耸立原野的墓碑
除了使人胸怀敬畏,更能让你心存感激

  【刘洪泉推荐】:饱含哲思,发人深省。
  【心静风奈何推荐】:沧桑而不悲,抵达人生低处而不仅仅还原现实。
  【徐一川点评】:在不同的文化和时代背景中,乌鸦代表的意象也不尽相同,它象征着黑暗,又是神的使者;它意味着会给人带来灾祸,但也曾被认为是吉祥之鸟,人们对它的情感非常复杂。在很多文学作品中,都表达了对乌鸦习性的反感或者乌鸦带来的颓丧之感,乌鸦常与荒郊、孤庙、战场、坟冢等意象构成荒凉颓败之境。然而这首作品反其道而行之,站在公正、客观的立场,为乌鸦正言。第一节,以乌鸦的视角看世界,并对照自身的位置:栖身草木,翱翔山川,而“攘世人迹/是可望不可即的风景”,暗示人类对乌鸦的厌恶和恐惧,和乌鸦内心的孤独、桀骜;第二节,是乌鸦的辩词:“黑有什么过错......”以长夜的温软、文字的流利类比,冷静、理性,不卑不亢地呈现自己的个性;最后一节,诗人将“惊世骇俗的鸣啼”喻为“耸立的墓碑”、“旷古的寓言”,虚实交融,喻意深刻,它的鸣啼,既是叩问,是申诉,也是召唤,是呼号,意味深长,令人浮想联翩。作品有思辨内涵,兼具智性和诗性。
 
18.老街的独白
文/妍冰

曾经与市作协前往汕头,步行在老街,看到如今斑驳的老街想象着当年的繁华,忍不住灯下挥笔。——题记
                                               我的身上爬满藤蔓
我的头上生长灌木
几百年  风霜雨雪
经年尘埃
印在我的脸上代替昨日的流光溢彩
是谁把梦境遗落在双人床?
高跟鞋连同黑手套被扔在白昼

疏影残荷孤独地在百米外的码头凛冽
野渡无人
一艘斑驳老船独自喘息着
等待远行的你翩翩归来
老影院的招牌默默企盼
昨日歌舞升平何时再来?

我看到了!
一袭绿衣女子翩跹而来
你不是过客 你是回来寻找
遗落在雕花床上的梦境?
还是被扔在白昼的高跟鞋?
抑或黑手套?

尘埃烟雨 世事流年
昔日繁华一去不返
人去楼空 我早已习惯
叹只叹 你用青春的一袭绿
唤醒我的沉睡
既然已在洛可可的风格里虚设角度
却为何不能用今天的镜头
对准从前的焦点?!
    
  【闵昭涛推荐】:如诗如画,如泣如诉。
  【夫唯点评】:由远及近,由物及人,虚实结合,语言优美,假设情节给人以共鸣。
 
19.村庄瘦成一个姓氏符号
文/诗者絮语

像一棵铁杆蒿
我竭力抓住身下那块小小的黄土地
那个空旷的故乡

有很多时间翻过墓碑扬长而去
蒲公英也去了远方
麦芒扎进乡音的韵脚

村庄瘦成一个姓氏符号
那些生锈的铁锁以及天边高悬的星子
替我守灵

   【刘洪泉推荐】:斗转星移,故乡已不是记忆中的模样,人到中年,时间赐予的不仅仅是孤独,还有对生命的思考。
   【茂华点评】:村庄的“瘦”是一种象征,关乎当下社会的形态,中国进行这么多年的城镇化,把乡村的有生力量输送到了城市。“蒲公英也去了远方/麦芒扎进乡音的韵脚”“村庄瘦成一个姓氏符号/那些生锈的铁锁以及天边高悬的星子/替我守灵”,现代乡村给我们一种悲壮感,这一题材被许多出生于农村的诗人反复多次地取用,本诗作者诗者絮语是其中一个。
 
20.笔,岸
文/黎落

绝望的事长胜不绝:比方水拍
崖岸。没有落款的信
大雁往南,空中落雪。都是一道生死线

肋骨里有黄河,小腹下有勃起
隔绝和贯通一点也不稀奇。

这世界没有一成不变的律令。
必要时:笔可以收回水;水可以冲垮岸
因为我爱你
才不讲逻辑和道理。

“此生狭长,于紧要处收笔。”

     【胡明珍推荐】:“渡”与“不渡”,“融”与“不融”之间,把矛盾体化为一种神奇的“逻辑性”和“可能性”,确实值得探索。平静中涌动欲喷薄的大道和遒劲,也确实是一种功夫之外的本领。
     【且行且品且悟点评】:
       笔,岸。灯与扑蛾。小诗很好地映射出深陷文字魔性旋涡中诗人欲罢不能的体验与心象。
      一支笔的心象有诗人向往中的绝望与不绝:
      “比方水拍
       崖岸。没有落款的信
       大雁往南,空中落雪。都是一道生死线”
       诗的神性在于:
       “肋骨里有黄河,小腹下有勃起
       隔绝和贯通一点也不稀奇。”
       的确,诗的根在尘世,而开花的瞬间具有神性。
       缪斯那么近又那么远,飞蛾扑火的挣扎与决绝:
       “这世界没有一成不变的律令。
       必要时:笔可以收回水;水可以冲垮岸
       因为我爱你
       才不讲逻辑和道理。
       此生狭长,于紧要处收笔。”
       其中况味唯有深陷诗中不能自拔的诗人自知。
 
21.当归
文/拾荒

这应是一个日期
之前是中秋,现在是清明

如果是一种别离
我回来了,而你已离开多年

以土为鉴
你负责根深蒂固,我负责红枝绿叶

慢慢煎熬
日子里便有了药的味道

   【乐山船公点评】:当归,既指离恋归期,又指一味中药(当归,多年生草本,茎紫花白,一般冬播春移秋收)。小诗咏物喻情,拟人处理惟妙双关,语言干净且韵味十足,值得品读。
 
22.路人
/张占云
 
路人从窗前走
窗外下着小雨
几簇菊花
开着淡黄的忧郁

路人没有进来
只是对着窗玻璃
理了理头发
远方    一只雁
孤独的鸣叫着
天空划过一道很长的弧

于是    路人走了
路上留下一双眼晴
 
   【徐一川推荐】:文字素朴、纯净,意境含蓄、婉约,有味道的小诗。
   【身后眼前点评】:语言简洁,干净,剪裁得体。熟悉的场景,细致的刻画。路人,忧郁的菊花,孤独的雁等细节,呈现也都很自然。“ 路人走了/路上留下一双眼晴”——结尾留下悬念,读者不妨代入各自的理解。
 
23.烟墩大鼓
/知了天下
 
祖传的手艺
比人高或与人等身
用牛最好的皮,取树木最好的身段

牛死了不得安身
树死了不得完身
上升为非遗项目后,是不是可以理解为
比人高或与人等身的痛苦
获得传承

也可以理解为,在繁复的礼仪中
死去的牛和树木渴望转世
“当当当,轰轰轰,嘣嘣嘣”
高中低声的快乐,也获得传承

  【冯歌推荐】:客观、冷静的描述,融进主观情感。
  【乐山船公推荐】:从物性触及灵性,不错的小诗。
  【徐一川点评】:诗人之所以不同常人,是因为他有一颗不寻常的心,有时比普通人更为感性,有时也更为理性。作品以独特的视角直接切入,于这项民俗文化遗产中融入更深层次的思考。大鼓的制作工艺、非遗的传承......人类作为最高等的动物,世代的繁衍、生存以及从物质到精神的享乐与满足,无一不从自然界中索取,无一不以他者牺牲为代价。文字冷静理智、通明晓畅、揭示有力,略带轻讽的语气背后是诗人悲悯之心。作品在短短篇幅里较好地完成了“大鼓手艺传承—牛与树今生来世”由客观物象到主观想象的一个自然的转承、延伸与情感上的深入融合。
  【“诗者絮语”读诗】:不一样的视角,不一样的悲悯。
 
24.与冰,与花
文/萨迦


白雪花上岸,黄月亮下海
打捞陈年,房间里来过不止一个访客
我不敢一一喊出他们的名字,只看到远处
一朵红玫瑰已穷尽修辞

你来时,枕上刚下了一场大雪
光影苍白,照不见你的脸
于是我想用炉火,烧出天上的太阳

然后同时沉迷于襁褓里的山水
种花草,喂风雪

    【中沙河推荐语】:白雪花和黄月亮,都是往事的沉淀物,红玫瑰是佳人,抑或一段风流史。一个人沉浸在大雪里,与孤独为伍,幻想“用炉火,烧出天上的太阳”,从而温暖、慰藉现实的心灵,是何等的勇气与执着。小诗短短三节,隐喻,有内涵,手法独到,意味无穷。
    【冯歌点评】:“白雪上岸,黄月亮下海”,诗一开始就用“白雪”、“黄月亮”两个鲜明的意象抓住读者眼球,勾出阅读的欲望,接下来“玫瑰、炉火、太阳”这些意象既写实,又是表意,将读者带入诗构筑的情感世界。抒情中的淡淡的忧伤与意象中画面融合在一起,使整首诗结构愈加严谨。
 
25.拉开大宁河那几幕话剧(组诗节选)
文/彭纯廉


滚动九月的画轴
就现出了那河床上房子那么大的巨石
它是宁河的涵养与胸怀
泰山庙那酷似大象的象鼻石
它把宁河画得更秀丽、宁静、端庄
而另一个上面有排水沟形似几行瓦棱的大石垉
爬上去,就可看见茶馆、饭馆,铁匠铺、手工业者,背夫、卖柴的农夫
可看见裁缝铺、渡口、药铺这些行当和人间接口

从中剪下一张
那是联合诊所的胡国臣老先生张树良老先生鲁国良老先生诊脉、敷药膏、抓中药的场景
和精明的阿姨刘孝翠老会计算盘声的缩影
这些我都作为人生的橄榄绿交给十月的虔诚
一条大宁河
可以一笔画在他们当中
体现出安详

   【徐一川推荐】:这一组作品架构宏大、磅礴,结合沉稳的叙述、细致的白描,长短句错落有致的描述,虚实有度地展开了对大宁河古朴乡镇生活的追忆图景,呈现其山水交织、地灵人杰的地方风情。
   【茂华点评】:就像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希腊著名诗人埃利蒂斯被称为“爱琴海歌手”一样,彭纯廉也可以被冠以“大宁河的歌者”。彭纯廉所有诗作差不多都是围绕故乡也就是大宁河流域那片深沉的土地展开抒情。彭纯廉的诗语言清新、风格细腻,那一个个让人读后犹如身临其境的场景描写,一行行激起流浪者思乡之情的文字,给我们留下深刻印象。这首诗是节选自他的长诗其中一个章节,全诗更完整地叙述了大宁河的绮丽风光及纯朴的风土人情。
 
责任编辑: 叶青
中诗电子文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