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歌 > 诗人方阵
折叠梯


  导读:笔名子墨,男,室内设计师,在《绿风》《西部文学》《星星》《长安》《诗探索》,等报刊发表多篇文学作品,并入选各类诗歌选本,偶有获奖。


《折叠梯》之一


拉出一长串方格子
供每个勇敢的词去攀爬
犹豫不决的尴尬
令其上下两难
把神秘的道路藏进风箱
然后一遍遍地复印自己
用一节笔直的铁轨丈量世界
紧扣的环节成为歇脚的站台
面对无路可攀的绝壁
思想中竖起一把梯子


《折叠梯》之二

贴墙布的师傅有一把折叠梯
铝金属,轻巧,随身携带
它像一条伸缩的道路
拉开三五米,往墙边一靠
从低处向高处攀爬,脚下稳妥
高处的风景令人内心辽阔
其实谁都想拥有这样一把梯子
重复着上上下下的节奏
拥有一条可以随时操控的出路
把逼窄的生活收起或展开
像一叠自由抽拉的梦


《叨刀》

刀是训化过的铁
刀是铁中贵族
有着令人胆寒的气质
一块抒情的铁
活在自己的锋利中
好刀入鞘
竭力暗藏杀戮的动机
其实
刀不过是替罪的工具
使刀的手,才是凶器


《约茶》

约三五好友喝茶
需要大把闲情
为生机而奔忙的日复一日
这种雅趣成为一种奢侈
水温恰好,像煮沸的友谊
体内拥有中年的火候
茶叶能改变清水的寡味
犹如朋友间不同话题引发的效应
各种趣闻之香,在唇齿间流溢
打卷的茶叶渐次苏醒
努力舒展……
品某个地域的山岚与月色
以一杯杯苦涩的甘霖
安慰彼此内心的荒凉


《刀鱼》

一切都是进化的结果
令生命成了薄薄一片
让自己成为刀的模样
一件活生生的凶器
拥有自由的锋利,劈涛斩浪
给整条江剥皮,在水中剔骨
原本你只是银闪闪的利刃
如今却成了歺桌上的美肴
一出水,就只剩下这副生锈的肉身


《台风》

你是上天派来的大力士吗?
风魔水兽的子嗣,坏脾气的家伙
将根深地固的事物连根拔起
将过度违建的人间
拆成乱糟糟的工地


《下雨》

下雨减轻了天空的负担
亦不过就是天上之水浇灌人间
(雨后的天空如释重负)
当雨水落在好人的头顶,一切变得温润
当雨水落在坏人的头顶,一切变得冰冷
这些空降的访客
既怀有慈悲也藏有敌意


《雪莲》

你所选择的落脚点
必然是其它花朵不敢涉足的高度
春色以外的留白,略显孤寂
天山雪域,峭壁间冉冉升腾的一团仙气
在鸟兽绝迹的江湖
只能把绽放留给自己

即便身处恶劣的环境
生命仍能活出高贵的样子


《斜塔》

身子一倾
与地平线构成危险的夹角
四周的景物倒吸一口凉气
那种令人提心掉胆的事
最终并未发生
从倾斜到摔倒,悬而未决
倾斜构成历史的姿态
一种俯身而下的慈悲
当初的想法被突然收回

它无视一切外力的干挠
始终坚持自己的倾而不倒
责任编辑: 西江月
中诗电子文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