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歌 > 诗人方阵
银杏涅槃(组诗)


  导读:雷晓明,原名雷小明,湖南桂阳人。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桂阳县作家协会副主席。曾获全国首届打工文学诗歌奖、全国红三角诗歌节诗歌奖、《小溪流》杂志儿童文学优秀作品奖、《湖南文学》杂志文学创作奖、桂阳文学奖等。著有文学与历史学术专著《在别人的城市》《驿动的散曲》《小三》《郡县之韵》《印迹拾遗》五部。

鹿峰东塔
 
鹿峰的绿荫
簇拥着七级八面的东塔
檐角的铜铃摇响千年的烟云
青条石的浮雕刻入花纹里的沧桑
许多年后,我伫立塔前
眼眸里闪出了桂阳监使孙欣的身影
一些久远的故事,慢慢剥蚀
桂阳山城曾有的繁华
 
没有人能读懂他
为何要在鹿峰顶上建塔
宋朝的星星
装饰了孙欣的梦
而孙欣的梦
装饰了我的窗口
 
此时,东塔静默无语
我在历史的河流上
划一叶小舟,浪花飞溅
生怕弄皱宋代诗人刘挚
为孙欣绘的那幅画
 
那画,自然如水
惊动了啼叫的山鸟
那画,热烈似火
灼伤了一颗浪迹天涯的心
 
故乡的秋夜
 
故乡小河两岸的阡陌
水稻沉甸甸的低着头颅
八旬的堂叔
肩上背着一把锄头
身子佝偻地走在田埂上
 
忽然,他咳嗽了一声
头猛然一抬
将繁星点点的夜色
提在手上
大地的背影,缓缓而过
 
树上的蝉儿
悄然对他细语
皎洁的月光
照不住这方山水的辽阔与悠远
 
乡村的记忆
 
一个佝偻的背影
从旱烟筒里爬出
油黑古亮的石门槛
横卧着一个抗日老兵的悲欢
无语问苍天
远方的竹林苍翠了这个难忘的故事
 
小路弯弯
高高的篱笆墙兀立村前
一池碧塘
催开水浮莲绿的乡韵
 
水田的稻禾长势喜人
山腰的晚霞泛滥成美丽的彩绸
蛙蝉蛐开始合奏夜的交响乐曲
文革时期塌陷的土窖
堆积为一窖伤感的记忆
 
凉风习习
我坐在萄萄架下
从伯伯额头爬满的皱纹
读懂了小村的沧桑与变迁
 
夜的路灯
 
斜靠在电线杆
黄昏的灯火淡淡披在肩上
生存的边缘
是什么让我
捧着四十六朵金黄的矢车菊
偶遇到一个伤感的故事
我伸出双手
抓住一个失落的孤影
几许思绪,飞向寂静的河心
 
回望过往的客船
己在太多的凝眸中
饮醉了宋词失眠的意境
走过冬季的岑寂
 
今夜啊,心总是那么忧郁
暮色苍茫里
即使眼泪浇在榕树的根须
仍然不能用目光触摸你的归期
缘起缘落,一盏隐约的路灯
阻断我远眺的视线
 
银杏涅槃
 
桂阳坛山寺,已成残垣
独有你千年屹立
关乎历史见证,藏于你的年轮中
 
可是,在一个雷鸣电闪的日子
你轰然倒下,又过了几年
沉睡在地下的根系
历经劫数的煎熬洗礼后
在这方昗昗灵土
茧破而出了一株小树
 
坛山银杏
生命轮回之缘起
领受阳光和雨水的加持
正以其性状阐述涅槃重生
 
柏家古渡
 
穿梭的商船不见踪影
编织着出许多褪色的故事
流动的画面
如同一段被人遗忘的野史
记下了柏家渡陈氏族人
曾经漕运的辉煌
 
往日的繁华早己泯灭
或许纤夫的身影
就烙在凸起的礁石上
或许船夫的悲欢
就落在江滩边的草丛里
 
舂陵江依旧这样流淌着
涌来的是满江的日月星辰
飘去的是满天的风声雨声
日复日,年复年
那号子,揉进江波粼粼的记忆
那记忆,融入古渡深沉的梦里
那梦里,有位佳人梨花带雨
站在青石板上招手喊道:
“夫君呀!平安日归!”
一颗离别的心从渡口飘向远方
 
一件手织的毛线衣
 
一件毛线衣,没有光泽度
定格我年轻时的记忆
在一个个深夜里,母亲用竹针
一针扣,一针穿,一针绕,一针结
连串的动作轻轻划过指尖
从衣身到衣领完成时
深深藏着一颗慈母心
慈母手中针,儿子手中衣
我穿上这件母亲手织的毛线衣
阳光不经意的照在身上,显得舒适
而打工日子的背后
炙热的思念拧成了两根线
母亲是经线,我是纬线
在异乡与故乡之间,打了无数个情结
每当冬天来临,母亲
就会在电话里说一声:明崽!
天冷了,就穿上那件手织的毛线衣
 
 
责任编辑: 村夫
中诗电子文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