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歌 > 诗人方阵
锡林浩特之北(组诗)


  导读:洋浴海:本名杨玉海,内蒙古太仆寺旗人,上世纪80年代初发表诗歌等文学作品,诗歌等文学作品被选入多种诗文集并多次获奖。现为中国音乐文学学会会员、内蒙古自治区作家协会、摄影家会员,内蒙古公安文联理事,锡林郭勒盟文艺评论协会主席。出版诗集散文集多部。


巴拉格尔,近处的爱

 

安格斯,该找个太太了

夕阳里老牛倌在牛皮上打盹

一只上岁龄的舌头舔他的手和额

该回家了!

 

我是第二天找到诗人苏和的

他的诗还绿着,头上有点黄

年轻轻的意境站在河边

仿佛赶马归来的成吉思汗

一脸的波澜状阔

 

天上飘飞不错的羊毛

擦拭长生天的肚子和尾巴

我看见一只飞奔的马和会飞的牧羊犬

消失在太阳落山之前

 

停放在天上的水车

马镫都锈了

苏和用意象和深情擦着那条河

河湾里我架起佳能给乌珠穆沁一个大写意

 

一盆酱牛肉的联想

 

远远闻到的香是树杈后边的蓝

故乡一般在天外天

我首先看到一张有温度的牛皮

和未剥去皮的牛头

有酱红和紫褐色的血浸入沙子

看样子是正蓝旗沙窝子的牛

红毛,黄毛,胡子是黑白相间

 

我看见糊大的骨骼和鲜红的肉

血腥味和煮肉的香混合成树的葳蕤

这异乡当家乡的亲

就是那些酱油,咸盐,花椒和八角,桂皮

以及葱姜蒜的混合体

 

准备好一瓶草原白酒

外边的人洗着带血的手

里边一个中午妇女的溅喊声

“锡林巴特尔,快把外边的客人叫进来!”

“酱牛肉熟了!”

蒙古包在夕阳下

我走进哑然的牛腹腔中

感受一头牛的命运

 

十一月,锡林浩特之北

 

向北行走,敖包山清冷地过去

乌兰图嘎悄然以煤矿和工业区行进

我的几个好友都在这里生活和挖煤

有一个竟然不知去向

还有一个酒后死去桥下

 

穿过釆矿区就看见牛羊和马群

此时已是下午四点

广播里托雅讲述电影

草原上的画面和电影里的人与我重合

我找一点焦点以雪的名义

阳光正好,侧逆光下

山坡凸现。雪表示寒冷

电塔预示温暖

煤从空中走,是锡林人的梦

 

我无意做通讯报道

风正推动风车发电

夕阳照着归牧的牛

我异常感动,在这个冬天的下午

 

苍茫,或许是一种性格

 

赶着牛岀征,找到栖身的地方

把眼光抬高,不必风吹草低

白毛风也可挡住远方

 

人间烟火不光是幸福安康

风雪里暗藏杀机

有多少沙蓬流落草上

 

滚过雪野,挂在围栏的指针

时间是飞落的动力

从冬到春的路程

 

阴云挡不住风

牧羊人的背影翻过流动

冬营盘在天边,静观夕阳红
 

伊和淖尔情景

 

雪色占据的牧场,静谧而安祥

清冷挡不住温暖的目光

风车风轮切换好心情

散落的羊吃着不慌不忙的时光

 

包房是雪的归宿,我是

牧场的祥云

格日图大哥赶着晨雾

陶格斯大嫂搅拌云朵

冰雪的湖面映着偏西的太阳

翔鹰缝补寒冬的漏洞

马蹄声从远处回响

 

缱绻,缠绵在冰冻的伊和淖尔

装草的车,停在牛栏旁

我的心情是无风的草坡

 

宝力格泉边

 

骑马的人,正在记忆那边

喝水的人,已经走远

飞走的鸿雁只留下一张照片

在照片里,我看到牧野长风

 

冬天的雪封不住缰绳

奔跑的时光马背一样亲

阴晴的长生天会有几份眷顾

一汪清泉照见草原的脸

 

冰晶里一群牛正饮好日子

蒙古包里传说一样新鲜

都知道皇叔的这片草地

家园共育,守望这个冬天

 

时光

 

阳光砸在冰雪上溅出光点

风摇晃树枝剪切光芒

雪受热一点点溶化流出雪水

树枝发出吱吱呀呀的响声与鸟鸣混和

 

我在树边移动,树影也在移动

太阳从树里钻出又钻进

一只乌鸦和一只喜鹊飞入我的背影又飞出

我的胡须长出了一微米而停在时间里

责任编辑: 西江月
中诗电子文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