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歌 > 诗人方阵
中诗网微信诗歌精品推荐第59期


  导读:微信群主任编辑:莫燅珠(首席)副主任编辑:姚亚英(吉林)、厉雄(西班牙)|本期推荐编辑:李娃丽、段梅子。

1.在狮头山遇暴雨
文/何中俊
 

闪电,把狮子震醒了
它呼啸着,怒吼着
把树木晃动起来
在绷床上追剧的汉子
拍视频的网红妹子
在石头上席地观景的小伙伴们
麻利地翻身而起
 
千岛湖翻腾着
似乎是一张倒过来的天空
在树冠的天棚下
鸟兽一样散开了的人群
一眨眼,就从狮头山
滚到山脚。雨伞
就象一个符号,漂在水面上

李娃丽推荐语:当诗歌的语言有了更多的想像空间,这首诗歌也就有了成色。像一朵自然生长的花朵,有自然的色彩,又有自带的清香。《在狮头山遇暴雨》这首诗歌简短,又带有意韵。有暴雨带来的直观景象,又有暴雨引起的后果,这么多无限的注解,都由读者自己拼接、想象。诗歌最未几句:鸟兽一样散开了的人群/一眨眼,就从狮头山/滚到山脚。雨伞/就象一个符号,漂在水面上。这样的结尾可给读增加更多想像的空间,又有种画面留白的美。


2.写诗人,不知诗为何物
文/包尘


所以很多时候
恨不得把诗
揪出来
痛打一顿
2021.10.22

段梅子推荐语:题目应该包含两层意思:一是真的不知诗为何物;二是当然知道诗为何物。当今中国诗圈,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看似现代诗歌已是鼎盛期,但明白人都知道:写诗谈何容易啊,况且写好诗!包尘是诗圈颇有影响力的口语诗人,他的诗不但惜墨如金,更切中时弊、深刻、哲理、意趣,看似不动声色,实是激流暗涌,令读者拍案叫绝。就如此诗,道出了所有写诗人如鲠在喉的心事。诗是什么?谁能给出标准的答案?很多写诗的人并不是诗人,写诗不过是不吐不快,不过是以诗的形式安放现实中自身的喜怒哀乐,但有时候又感觉诗是如此无力,不能养家糊口,不能呼风唤雨,不能为民请命,不能言爱也不能说恨,心在词不达意中备受煎熬,可又不甘放下一颗诗心,真是爱也不是恨也不是……这首不到二十个字的小诗(题目除外),准确、形象地表达了写诗人的诸多无奈:善与恶、人性与现实的重重矛盾!一寸短一寸险,诗人包尘有他成熟的诗写风格,让他在众多诗人中不可复制!段梅子个见。


3.观照
文/兰茹


再次提到夕阳
每一片日光下都是耕耘
都是坚韧,风骨
盛下这浩荡
和连结在心中的沸腾
一声空寂回响,等不到黑夜
人们行走在天边
沙漏,在时间里计算
穿过光束,四面八方
缔结火焰,找到血脉的源头
完成一次次救赎

李娃丽推荐语:观照,这个来自于佛系的词语。更多的是说禅者在禅定中对自身内里的观照,观照自身八万四千种念头的生灭。而《观照》这首诗歌也更像一个佛教徒在做行走禅时的感悟。而来自于幻觉诗句如:再次提到夕阳/每一片日光下都是耕耘/都是坚韧,风骨。这样的诗句,充满着心境自由的放散,更是禅者对自身禅境的探索。


4.放生
文/四知堂(浙江)


我放过螺蛳,鱼鳖
也放过锦鸡,麻雀和鸽子
但我从未放过自己
今天,我决定放生自己
放下虚荣,孤傲,自私
放下贪念,刻薄和倔强
放下纠缠不清的恩怨,悔恨
放过伤害过我的人
也放过自己的幼稚,虚无
放过自己的残忍,比如
走路踩死蚂蚁,拍死嗜血
如命的蚊子,携带病菌
无处不在的苍蝇,蟑螂
但我唯独放不下和自己不离
不弃的影子,它是光
照亮人间的确证,也让我
活在人世,不再孤独无依

2021.09.14于滴翠茶馆

段梅子推荐语:放生,顾名思义,放他人乃至于一切有情众生一条生路,使之暂时脱离因面临死亡带来的无边恐惧,主要体现在对生命尊严的维护和佛门广大慈悲的救度精神,放生的真正意义是要我们在生活中以慈悲心去帮助身边的众生,让他们离苦得乐。四知堂的这首诗,用由表及里、由彼及此、层层递进的诗写手法,把一个历经沧桑后大彻大悟的“我”剖析得纤毫毕现。但结句笔锋陡转,“影子”意指善良的天性,是毕生的坚守与自持,放生的是小我,纵一无所有,也不失做人的原则与底线。诗在最后升华到一个新的高度与境界:佛在心中,悲悯众生,无论放生动物或自我,始终与真善美同在!段梅子个见。


5.我与村庄
文/风之羽


我的村庄 坐在北方的旷野上
繁星一样 闲散的陈列

村子  有我一块责任田
它是我有责任的职场
我手上那把舌尖渐短的铁锹
有一抹擦不去的锈色
和我一样的色泽

我生在上帝的边缘地带
命运在村子里安营扎寨
就像我把自己添在表格里
一张代表我肉身的  身份证 
它证明 我的身份和立场

为生计 一张身份证 深入他乡的腹地
有时出现在车站的入口
有时在低矮工棚一躺就是一年半载

村庄  每当我走出你伫立的目光
你的灯火已退出千里之外
这么多年  我背着汗渍与星光
爬着祖国的地图
像一个孤独的虫子
踽踽独行  一蓑苍凉的地平线

村子是隆起祖国版图的一隅湿地
就算  我是一块透气的泥土吧
我也依然狭隘的爱着它

南归的大雁一曲晿罢
身后已是满地新雪
季节一褪再褪  梦里的家园
灯火如豆  一缕叫乡愁的鞭子
不断拍打回乡的快马……

李娃丽推荐语:村庄离我们不远,但也不近。我们中的好多人都来自于村庄,都有着对村庄的一份念想,甚至执着。但好多从村庄出来的人,并没有想真的回到村庄,安于一隅。即使现时的新农村建设,那漂亮的小洋房和幽深的小径,并不吸引你长住。这首诗歌着重的是来自全国的村民,他们在祖国的大地上像填格子一样,把自己补上,为祖国的建设做贡献,如诗句:就像我把自己添在表格里 /一张代表我肉身的  身份证  /它证明 我的身份和立场。诗歌最后一段是诗人思念故乡,想回乡圆一份游子的心意。


6.山河故人
文/田野


我们偎依在斜阳深处
像两只老麻雀握紧最后的,谷粒
更像。山河的暴动

拥抱过后,又继续出发
你我皆是,秋风中淋湿的草木
两手空空
而我。只能记住当年的微凉与落花

这辈子无法拽住流水,拽住你
黄昏,是你的语言
将我包围
———————
段梅子推荐语:这是一首深沉的诗,不是“为赋新词强说愁”,是真正从心底感慨“天凉好个秋”。人到一定年纪,草木皆入心,山河尽故人。不必知道诗中的“你”“我”是谁,秋风斜阳,我们相逢又离去,只有“曾经”温暖彼此的余生……这首诗,其一,语境很美,契合了时间和人物特点;其二,山河、故人物“我”两忘,有所指又无所指;其三,在画面里充分留白,缺憾美表达得恰到好处;其四,诗风稳重成熟,语言简洁!段梅子个见!


7.简单
文/无定河


我是喜欢虚度日子的
喜欢到底就很简单

我还是喜欢诗歌的
喜欢到极致也这么简单

我现在还是喜欢你的
喜欢越久越是简单

段梅子推荐语:简单的释义是“单一、不复杂、易于理解、处理或使用。”那么,无定河的这首诗也是很“简单”的,诗分三个部分:一是我的日子过得简单,这也是我的生存状态,不屑于勾心斗角,更不擅于尔虞我诈,这里的虚度是“穷则独善其身,富则达济天下”;二是我对诗的态度,抛开任何名利成份,只有纯粹的热爱与投入;三是爱,爱愈久,情愈真,如秋水经霜愈清澈,如陈年老酒愈醇厚。这里的爱不单指爱情吧,大爱无界限,世间一花一草尽皆入心。其实,红尘万丈,做到“简单”并不容易,诗中的简单是生存状态,更是一种阳光豁达的人生观,不然,怎可能“一蓑烟雨任平生”?!诗者一首六行小诗,写尽一生生平,这也是诗人的自传吧!梅子个见!


8.一粒麦子
文/红雨


每次成熟都是刀锋上的劫后余生
痛的时候脚下这地如沉默的父亲
山丘溪流如父带茧的巴掌
扇过来惊得少年的梦想远走高飞
握紧成拳封闭所有回村的道路
一粒麦子被悄悄放进行囊中

异国的绿草地常常当做麦田
收割如火骄阳是重复夏收的仪式
这粒故乡的麦子,晾晒掌心
脸颊的咸涩滴落着父亲耳语

2021/09/27

备注:昨夜梦见父亲在割麦子,他的背影遮不住一望无际的麦田。

李娃丽推荐语:诗歌分为俩小节,第一小节写父亲的期待。很多时候,父亲都是做为惩罚和鞭策的代名词出现,在这首诗歌中,父亲也是以这样的形象出现。诗句:山丘溪流如父带茧的巴掌/扇过来惊得少年的梦想远走高飞/握紧成拳封闭所有回村的道路。这几句就刻画出父亲的严厉,也交代出少年的梦想,是来自于父亲的鞭策,儿子的成功来自于父亲无条件的付出。父亲的巴掌和紧握的拳头,同时也在儿子的心中,种下了思念的种子。 第二小节出现转折,以儿子在异国他乡无时无刻思念父亲,来承接第一小节的一粒麦子。诗歌短小而情真意切。


9.身份
文/荆棘草


有人喊我老卢
有人喊我卢老
有人喊我卢老师
有人喊我卢道廷
有人喊我卢总
有人喊我荆棘草
有人喊我诗人
有人喊我清洁工

唯独我的母亲
一生都在喊我小四子

——————
段梅子推荐语:荆棘草的文笔一向犀利、有自己独特的视角,并且有常人所不及的深度与高度。《身份》一诗近乎口语,但却从简单的称谓里道出人性的本质。世俗所说的身份是指人的出身和社会地位,以及在阶序意识下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定位。不能否认,我们还处在“身份”社会里,“身份”是人与人之间一切差别的总根源。自古人有三六九等之分,“不信且看筵中酒,杯杯先敬有钱人”,“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但无论人性如何卑微与冷漠,无论外界如何待我,我自知、自明、自省,这是自我意识对其存在状态和人际关系及社会角色的认知!“唯独我的母亲/一生都在喊我小四子”,诗在结尾令人动容,老卢也好,卢老也罢,我始终是母亲的小四子、是遵循内心本真的“我”。这里且不谈此诗的诗写技巧,荆棘草是遵从内心的写诗人,无巧之巧才是大巧,共鸣与共情方是根本。


10.我的天空飘来梅雨
 文/李青 


从故乡,奔来的月光
正悄悄跨过异乡的篱笆墙

篱下,蒲公英不解月亮捎来的家书
自品叶间朵朵伞

金毛,不谙人间乡愁苦
仰腹酣然

闻那夜你最后的一声叹息
我的天空便飘来梅雨

李娃丽推荐语:乡愁是游子的通病。客居他乡的诗人,因为某一夜,某一人的叹息,引来了诗人梅雨一样的离愁和思念。而金毛是狗吧,它自然从不去理会月亮和家书。离愁自然也是诗人的事。如果梅雨再缠绵悱恻一些,这首诗肯定更动人。
责任编辑: 西江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