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歌 > 诗人方阵
一些疼痛触手不可及(组诗)


  导读:纳穆卓玛,藏族 ,现居拉萨。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现供职于某新闻单位。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 。西藏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31期少数民族作家高研班(诗歌班)学员。诗集《半个月亮》选入2020年民族文学作品扶持项目。

在人间
 
因为,一座山高过一座山
你才爱上空如大海的天空
 
因为,一棵草低于一棵草
你才甘愿在尘埃中站立
 
如果双刃剑上游走的事物
在撞击分裂中重新排列
我想以春天的名义
给太阳下的黑影打个洞
 
尼玛唐
 
一直有葱茏的草木
辽阔你的岑寂
 
净水来自深处
伸手可以领受加持
 
红墙内诵经声持续发酵
鸟鸣刚好契合
 
把自己放在古树下
风不请自来绕颈细说
 
阳光不再发威
如天真的枝叶在空中虚构远方
 
停不下来了
 
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风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小溪从寂寞的山谷跑出来
也没法停下来
它一心想着的远方
有云彩 、闪电 、花园里
低吟的夏虫和蝴蝶
停不下来的,还有我的爱
像一朵花,要开在
这个春天的骨缝里
 
桃花
 
抵达的地方,风铃的余音
摇醒空荡荡的人
旧枝上重现新叶 花骨
随风浮动声色
是的,草木率先重返人间
路过的人,在低处修复一段黄昏
 
桃树经过我,我经过风
花瓣落在地上,落在我的身上
一些疼痛触手不可及
我开始爱上那些坠落的事物
 
每一树桃花抱过的人间
都有相似的面孔
守林的奶奶说:
来年,繁花还会重生
 
此刻,浮云飘过我的天空
就此别过吧
有一朵,应该在前方
等着我经过
 
在贡嘎机场
 
进来的人
和他们携带的各色行囊一样
各怀心事:
有人想从寺庙里取走灵魂出口的钥匙
有人想在人神共处的地方混一混
有人想在雪山下找回自己
......
如果你把西藏当作处方
它也有三分的毒性
 
我从这里暂时离开你
在盆地里还是一个高原人
八月从地面上不断上升的一团火盆里
仰望雪山的伟大存在
 
这份热度跟高地的寒气一样猛烈
可以避免内心的湿气淤积成疾
蒸掉现实过剩的词语
把这个春天下的一场大雪
以汗水的名义
从身体的缝隙里赶走
直到一些附体的
谎言晒出盐的原型
 
洁白的春天
 
像是一次期待中的朝圣之旅
一身素白的你,终于让我们在春分前
看到了雪域的底色
这寂静的白,终于摁下时间慌忙的速度
生命的空白浮出水面
 
这洁白的春天啊,在拉萨的蓝天下
让我看见了大地的慈悲
那一刻,你认领了一条河流的决绝
一座空山无处安放的回音
一棵树木悲伤的独行
我也像一粒过滤的尘埃
时间和我之间再次相认
我看见每一粒雪花供养的万物
没有分别心。它们都与你合二为一
 
一个新的地平线
在我眼前拉开,天空透明如镜
鸽子从屋檐下飞出,一树桃花
伸向风中,疏影却落在红墙上
被落日加冕的宫殿,正从红山顶上
一点点拉升尘世的海拔
一直飞鹰隐遁处
我看见了宇宙小小的偏爱
 
致黑颈鹤
 
它们用黑白分明的身子打开光线
向万物献出美妙的和声
翅膀托起的远方
引领着你的目光飞出一片苍茫
 
起舞的影子被湖光擦亮
灵魂铺满露珠,你在近处沉醉其中
群山在远处略带羞涩的凝视
 
它们钟情于一生的爱
是落座在星空上的白塔
如果某一刻收回羽翼,向虚空纵身一跃
那是给诺言赋予落日般的祭奠
 
从今往后
雅江彼岸的雪峰是爱的肋骨
雪的温度是它的肌肤
……
 
一群腾空时
那一片湛蓝的海水,须臾间
向我们
竖起了一面黎明般的天空之镜
 
土林
 
在这么荒芜的地方
我看见无数颗孤立的尘埃
抱紧彼此的卑微
爱上彼此最简单的事物
 
泥土的肉身,从此
在风的刀上,雨的箭下
以微光为经络,以霜雪为骨骼修炼不朽
如同我们的爱,赋予或者的意义
 
西行阿里

一条路隐于天际时
我也是被大地放逐的一朵云彩
 
风吹向哪里,都有草木的拥抱
群山都是归隐者
我们放空自己
不必提起人类擅长的勘测器和挖掘机
不必担忧羊群的孤独无处安放
一直跟随我的半个月亮
偶尔会拉动梦中残缺的心弦
 
天空下,万物各怀悲喜
做回星空的孩子
你有高原的任性,让天空认领
你有阳光烙下的胎记
让大地的子宫保持母性的隐忍
 
寻思着一条河流的源头
有瓦片、岩画、土林搭建的王朝
有岗仁布齐托举的星空
有玛旁雍错里一尾鱼吐纳的时光
有斜阳勾勒的美人般的暮色
 
面向天边的人,她的眼里
早已蓄满了一池千年等待的湖水
 
遥望者
 
从来都是,风吹风的
一棵树抓着大地的心脏
抖落的叶子
仍是光的碎片
 
曾目睹过,雅江边上搁浅的老船
像一个虔诚的讲述者
无所谓渡口被乱石覆盖
河流作证
它曾摆渡过几经走失的灵魂
 
经幡在垭口擦拭天空
湖水在修复群山的倒影
 
面对四季,越来越玄妙的交替
遥望者,目光如炬
在时间的巨轮下,锤炼不朽的词语
 
沐浴节
 
先与我抵达那里
来沐浴的,是一群明亮的石头
 
它们洗白了身子坐在河底
等着人们参与一场盛大的洗礼
 
流水很急,像城市时间的脚步
秋天追赶着冬天
匆忙的灵魂,如果一不留神
就会迷失在琐碎里
走丢一个日子里应有的仪式
 
流水通透的响声,像是僧人
念出的咒语一样神气
此刻,河流一遍遍地清洗我的骨头
直到身体的故乡里荡出另一种回声
 
河流不回头
像我们爱过的人和事物
只能从波光粼粼的记忆中
打捞此起彼伏的影子
 
我起身远望,河流拐弯的地方
云朵挨着云朵发呆
一枚落日坐在时光的山顶上
用云层间遗漏的光线
给尘世的河面勾勒出一片苍茫的剪影
 
轮回
 
时间之树凋落的叶子
回到大地的子宫时
一根爱恨生出的白发
早已缠绕在尘世的指尖上
 
我知道,它所转述的今生
是前世早已埋下的一粒种子
 
 孔雀河
 
且不说你有神圣的源头,单是你的美名
足够让我在西行的路上,狂想一阵子
想象着你的美,有多么与众不同
 
其实走到那里,才发现
你的美,都在岸上:
赤德村的老人说
“这里是诺桑王子的故土”
环绕的雪山都向我点了点头
贡布日的堪布讲起云卓拉姆的传奇时
风从神女飞出的洞口向我吹来
婉如右旋白螺发出吟诵
 
群山在护送你的前世,悠悠白云系在
今生的转弯处
告诉我,人间再拥挤
千古绝唱的爱,仍有清澈的源头
照见的,还是你
千年苍茫里,一尘不染的那颗心
 
拉萨夜雨
 
天黑了
什么都没有,除了雨声
但这并不影响我去想它
 
干净的雨声带着我奔跑
直到满山的野花
淹没我的脚踝
日落长河
 
今夜,每珠雨滴都让我欢喜
经过的地方
它们都飞溅光亮
都有无声潜入黑暗的举义
 
今夜,第一场春雨来到了人间
我确信,它们都有一个非凡的使命
——缝合万物间所有的裂缝
责任编辑: 山野
中诗电子文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