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歌 > 诗人方阵
捕诗者说(组诗)


  导读:夜樱,曾用名兰心西子,原名罗瑜芳,原籍广东,现居河北。有百余首诗歌发表于《中国诗人》《中国诗歌》《长江诗歌》《齐鲁文学》《吕游诗界》《河南诗歌》等各网络平台及《天津诗人》《诗意人生》等刊物。


纸上天空


那天,语言没有来到人间
太阳也没有来到人间

一回头,幸好,它们的阴影都还在
山冈还在,流水还在
抽响风声的枯枝也还在......

只是,云朵的轻盈
略微庄重了些
因为空气的摩擦太过迟缓

在神赐的阴影中
有人凝神反复修改纸稿病句
改到无能为力
转身黯然离去

次日,再抬头
所有镀金的词语又跃然天空


捕诗者说

一个真正寂静而又繁花的灵魂,之于诗:
可以不发表,但不可不写
可以不写,但不可不读
可以没有读者,但不能失去
自己——这最后的
也是最真诚的一个读者!
发表,是为了倾诉
书写,是为了独处
如果上帝只能让选其一
那么有人必定会决然选择后者
因为一个不善独处的人
是可怕的,是无所期的
因为尘世某种最明亮最幽微的光
总是隐讳在黑暗的静默处。正如星辰归来
总是闪烁在铺满夜色的天空
至于倾诉,可以有人锦上添花。可以就此看流水
流逝一朵吵闹的水花。因为唯有孤独
方能生之永恒,死之安魂
至于名利,不过是杯盏间
极易碰碎的光影,或一幕情景剧
多出的花絮而已。诗之于一个人
一如一粥一饭一样存在于日常
存在于生命的部分。亦如从起身出发
终至折身返回时——
光抵指掌,松开一世繁花


人间尚无一副铁胃

婚姻是人类发明的最古老的宗教
而如今,他的信徒早已所剩无几
人们更多的打着自由的时代大旗
各自西东了。如散落在天涯的无数小小飞行器

——没有方向,只要飞着
没有像梦一样大的天空,只要飞着
没有俯身降落的一块陆地,只要飞着
只要飞着,他们就确信自己是自由的王
无所谓建造在别处的城有多大眼前就有多空

那从前口口相传的从一而终呢
不过是古今悬隔的一坟原始宗教
再难以修荣一座好庙

看身边高速飞行的铁时代
时间穿行在无限可能的空间
而人间——尚没有一副铁胃


安澜之水

当所有的夜都似灯熄灭时
我的夜——
正如潮汹涌着
从四周赶拢来

轻闭上眼,仰泳般倒向椅背
如一尾游倦的鱼
一任无边的黑色,安澜的潮——
将我吞食

我慢慢的软软的
从椅背滑入水底
就这样默不做声
不知已过了多久

当月亮把我拎上岸时
我发现——
一场浩荡的春天,湿漉漉的
已然来到人间

而我,从黑夜最深处
醒来,睫毛上挂满了露水
它看到——
这个新鲜的早晨……


飞翔与坠落

当你拥有一个盛大的天空
任你遨游
当你收获一片辽阔的海域
任你引领众水一起飞翔
而当你匍匐在一处废墟
只能如小草举着头顶的一小抔阴晴
学鸟鸣,摹一株无名花
当你低头行至一个地下通道
只能窄窄的通过世路茫茫

如此
什么叫飞翔
什么叫坠落
那人一直在那个地方
分明一动未动

不过是,凭借黑暗中的一豆心香
为一些翅膀,打开更多的窗
为一些凌乱脚印,关闭了更多的门


花与火

1
在时光中
你的骨头四处都是破洞
四处漏风
你在暗中弄响风声,仿佛听到
月光抖落一地银铃般的歌声

2
隔窗对面的歌声
从一个悠扬的低音
骤然拔高八度
跳到一个珠峰的高音
中间没有过渡
多像一种厄运
从来从天而降,从来
让你猝手不及

3
公园的长椅
无端失去一条腿
仰望着天空的雨水
说,我这一生都是硬伤
雨水返回坑洼不平的地面
说,我这一辈子
全是内伤

4
从三月到四月
天空一直睡不醒
一直灰蒙蒙的
雨水一路停停歇歇
像你身体里积蓄的忧郁
无处盛放  并且
总也拧不干净

5
夜与昼的撞击中
一半是花朵
一半是罪恶

在花朵的烈焰中
倾数交出流泪的灵魂
在罪恶的灰烬里
翻拣别人
也翻拣自己
责任编辑: 西江月
中诗电子文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