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歌 > 诗人方阵
中诗网微信诗歌精品推荐第60期


  导读:微信群主任编辑:莫燅珠(首席)副主任编辑:姚亚英(吉林)、厉雄(西班牙),本期推荐编辑:段梅子 何澍清 李娃丽。


仙人掌
文/陈荣来


从观赏性角度来说
带刺的仙人掌,生性并不讨巧
但,好养活

有一抟泥沙的方寸之地
就能生根发芽,长出的蓬勃
倒也让人心生欢喜

不受待见是常有的事
有人平白无故糟践它们,可能是
见不得尖锐的事物

好在仙人掌没有主动攻击性
它们在这个尘世
安静地生长
并,形成气候

段梅子推荐语:此诗从仙人掌的外表写到它的内在本质,客观而唯物,不带入任何个人感情,但让读者叹服。看似写仙人掌,实是写活在社会底层的普通人,他们的刺只是用来保护自己,但凡有一线生存的光明,他们也不至于先把自己鲜活的生命置于死地。这首诗让我想到很多,河北沧州因北斗掉线而被罚款的金得强,喝农药死了,举刀致三死二伤的欧金中,也死了……这个社会,底层人活得辛酸而无奈。当然,每人阅历和角度不一样,对一首诗的解读也不尽相同,见仁见智吧。段梅子个见。(段梅子)


我喜欢你是忧伤的
文/心漫


我告诉黑夜把它调成静音
告诉幽暗不要在四周游来游去
这些还不够
我又用柔软的小脚走进对面的门
那里还有一点缝隙
我又用我温柔的眼眸嘱托调皮的窗
我只允许它再跟月亮玩耍一秒

我最后浏览了床头柜,床头灯
只剩下枕头,它看起来是安静的
只剩下你,你看起来是忧伤的
忧伤的你又在午夜之前
连同空气中的神秘
把我所有的寂静全部摇动了

我喜欢你是忧伤的,忧伤的坐在我的身边
我触摸你温柔的小手
你的忧伤是电的光芒
刺痛了我的眼睛
我便是一个心甘情愿瞎眼的人
我不再为夜晚闭上眼睛
也不想再看世间万物
从此我有了最敏感的神经
触动宇宙里最忧伤的一颗星

李娃丽推荐语:这是一位恬静的诗人,在与黑夜倾诉她的忧伤和寂寥,夜晚很暗,也很安静。这些黑暗的安静和寂寞是从一动物抑或是一个小可爱的眼晴倾诉出来的,或许诗人很享受这样的夜晚吧。她的小可爱正用自己的脚,丈量着夜晚的清幽和恬适。是一位单身的人吧,是年轻还是老人,我们不得而知,但她寂寞而安静的忧伤却在诗句中缓缓流出,像夜晚缓缓而起的忧伤的琴音。


傻瓜父亲
文/老远


靠鸡啼报时
靠灯光提醒
用两条腿做笔
蘸着如墨的夜色
早出路上写鸟鸣
晚归途中描月影
父亲一生在田地里
竭力画一幅国画一一
《早出晚归》
老了仍然画个不停
孩子总叫他别动
他说一个普通动物
不动就会变成植物
孩子总叫他多休息
他说一休息就会休克
他告诉孩子
快九十岁的人
等到安息那天就能
安下心来休息了

李娃丽推荐语:《傻瓜父亲》诗歌写的是父亲,其实指的应该是一代人。八九十岁以上的一代人,他们的生活这么简单,单调。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像诗歌里说的,这是一幅国画,只有黑白两种颜色。在高科技时代,他们也终将成为一幅画了。这样的一生就是那个小品说的:眼睛一闭一睁,一天就过去了;眼睛一睁一闭,一生就过去了。九十年的时间,也就这么短暂吧!在这个嚣喧的年代,不管你怎样闹腾,也是一闭一睁,一睁一闭的事情,不知哪天,你就成了国画。


赶鹅的老汉
文/土牛


暮色西沉,踏浪的鹅群
在晚秋感觉不到一丝寒意
老汉舞动竹棒
把一条河赶得波涛汹涌
他迟缓的动作凝滞漫天霞光
将炊烟缥缈成浪漫的薄纱
让嘎嘎叫嚷的白云
滚动金色大地

腾云驾雾的乡音呵
从十里河滩一路奔跑
看见片片零落
托出柿子树上的红灯笼
照亮沉甸甸的大地
他眼里的陶醉
在二度绽放的桃梨树前
恍惚看见了春天

何澍清推荐语:运用拟人手法使诗歌灵动鲜活。诗人想象力丰富,大胆奇特。对于老汉赶河以及凝滞漫天霞光的描写可谓语出惊人;“让嘎嘎叫嚷的白云/滚动金色大地”同样令人刮目相看。景物与人物的高度关联与和谐统一使诗歌生出梦幻美与朦胧美,画面感极强。不经意间托出“乡情”这一诗歌主旨,水到渠成,事半功倍。(何澍清)


一缕香风催人老
文/冰清


月光淡淡
小区的林荫道树影斑驳
似有无数的手伸出
想抓住,又归于虚无

风起
一缕香浮动,似有若无
我的眉深了又深
没有雪的风,似针

树,青黄不接
那柔软与隆重在无声对接

飘零的永远是思绪
那记忆深处的门,无声
那里面的人,依旧青春

李娃丽推荐语:阅读这首诗歌时,使我想起了崔护的诗: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是的,这是一首现代版的《题都城南庄》。诗人睹物思人,睹物思情,以细腻的笔触触摸着记忆和过往。


中秋石榴
文/包明强


高耸衣领,身着非青即红的皮釉
徜徉一帘秋雨,几卷秋风
几百颗冰晶一样的心思
被涂抹霜露的黄表纸
裹实,以防在兜风中锈蚀
其实更多的时候,石榴是安静的
高挂在庭院不肯绝望的念想里
高出我的前额和我对生命的仰止
尽管有异乡的栉风沐雨
终究难以改掉一口浓郁的方言

蟋蟀的蛩音,漫过中秋之夜
漫过石榴深藏不漏的秘密
卓尔不群的身姿,影影绰绰
唯有思想节节高升
堪比稻穗的金黄,堪比燃烧的红叶
让满腹经纶从熟透的日子里
脱口而出

推荐语:从石榴的外形起笔,而后过度到其内里,最终刻画出石榴的风骨。凸显石榴完美立体的形象,从而使我们联想到具有同类特质的人,诗歌的象征意义呼之欲出。其中关于石榴“高出我的前额和我对生命的仰止”,进一步突出了石榴的高贵品格。(何澍清)


老婆
文/张维清


从山沟沟的小村,重庆的辣妹,远嫁湖北水乡的江南

你嫁给了那条船,嫁给了那条湖,嫁给了终身成就的那亩三分地

船里吐出的灯火,那是相亲相爱的一个家
灯芯泼出去的红,戳在湖心上的印章
把我们的青春,苦涩和幸福交给了那条湖

在湖边,补黄昏,补破网
仿佛在补湖水上那些破旧的波涛
补她苦难的时光和人生的过往
在湖心上去找一个字母
一条网,一退再退,拖着湖走,拖着湖光走,拖远了自己

桨,摇啊摇,摇落了风雨和春秋
摇落了脸上的山山水水的风光
一条湖,一头系着湖梦,一头系着你的春心

你是裁缝,把土地和日子,裁成花花绿绿的衣裳
丘地是搓衣板,你把季节搓成了金黄

你把山歌,唱给那片热恋的黄土
你把背影,埋在那片肥沃的田野
田间地头,打磨你的芳心和苦心
春去秋回,忍割你的风湿,腰椎疼痛

老婆,从湖水里,从田地上,捡回你的奔波,煎熬,隐忍和辛酸
系数着你一路走过来的风霜和苍桑

读着你眉间挑起的那条湖
鱼尾纹牵挂的那片土地
手背上那些粗粗细细,深深浅浅的根雕

李娃丽推荐语:张维清老师的诗歌多数以抒情为主,《老婆》这首诗歌也一样。标题是老婆,其实写的是渔妇的一生。一个姑娘从嫁给渔夫开始,勤劳,隐忍,扎实直至老年的一生。或许这就是大部中国农村妇女淳朴,善良的一面镜子,照出的是一生。诗歌的语言和内容一样淳朴,憨实。


捡垃圾的女人
文/潇潇细雨


此刻她戴着口罩
靠在一棵槐树上晒太阳
几只麻雀在她身后的花园里
愉快地啄食
全国各地的快递雪片一样飞着
有一部分飞入我们这个小区
大大小小的纸盒子被她捡起
变成她兜里的毛收入,一部分
变成她和孙子饭桌上的食品
她不讨厌别人,就讨厌
另一个捡垃圾的老太太

段梅子推荐语:常言道:三句话不离本行!写诗也一样,真正的诗人,真正有心的诗人,眼之所见、心之所想皆是诗,这种看似不经意的小事物,经诗人过滤提纯,就有了鲜活的个性与人性。如这首诗,当拾荒的女子满足于阳光下的现状时,困扰她的恰恰是人性的阴暗面,这也正是“另一个捡垃圾的老太太”之所想吧。这首诗所揭示的,同样适用于各行各业,人性的短板之一就是“见不得别人好”“同行是怨家”。诗者以我们所能见的最普通的画面,通过心理描写,不动声色地表达出深层次的哲理。诗无大小,引起共情与共鸣才是好诗!段梅子个见。(段梅子)


雨中卖菜的老妇
文/池兵


一张斗笠
一张披肩的透明胶布
并不能完全挡住大雨
左手篮子里的菜青丝绿叶
在雨中格外新鲜
右手攥着一把
时不时伸出一下
菜叶在雨中摇曳
格外精神
仿佛在向行人招揽

老妇不说话
行人不说话
只有大雨,哗啦哗啦

李娃丽推荐语:题目《雨中卖菜的老妇》,诗歌以素描为主,它为读者描画出一位雨中卖菜的老妇。从诗句中我们可以看到老妇对生活充满热情和积极。如诗歌第一小节中:左手篮子里的菜青丝绿叶/在雨中格外新鲜/右手攥着一把/时不时伸出一下/菜叶在雨中摇曳/格外精神/仿佛在向行人招揽。借物抒情,暗示着妇人的坚强和自信。其实她们应该有自信的资本,因为我认识几个这样卖菜的老婆婆,她们家都是两进的房子,三层楼。披着透明胶布戴着斗签在雨中卖菜,并不防碍她们家景殷实。就像本山喜欢瘸腿,这并不防碍他成为名演员。


冰河
文/邨夫


没有了
没有绿色旗雀跃火
甚至没有
一片诗人为之吟哦的红叶
河边小树林不能随南雁起飞
它无可奈何
弯曲枝桠间缠绕着
许多静寂和沉默

没有了吗
不冻的山泉在密林中闪烁眼晴
不屈的激流在冰下低吟高歌
不死的地火
在地幔下运行奔突
那是母亲之心永不停博

即是我正在经历一次冰川期
解冻的弦律中
我依然是一条年轻河

李娃丽推荐语:《冰河》这首诗歌应该是诗人为地球生态环境发出的沉痛的呐喊。第一小节第一句以肯定句,没有了引领第一小节,陈述沿着河流周围优美的生态环境没有了。第二小节用疑问句,没有了吗?引领第二小节对曾经美好环境的怀念,和怀疑是真的失去了这些美好吗?最后一小节,地球已经进入一个新的轮回,经历新冰川期。这首诗歌是一个大课题,地球大环境恶化是科学家反复叨唠众所周知的问题,但是没有谁愿意停止科技发展,返回冷兵器时代,包括阅到这些文字的你。
责任编辑: 西江月
中诗电子文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