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歌 > 诗人方阵
我的伤疤重重叠叠(组诗)


  导读:黄世海,1965年出生重庆,从军36载,现居成都。诗作散见《人民文学》《中华辞赋》《星星诗刊》《诗歌月刊》《鸭绿江》《草原》《原乡书院》《中诗网》等。出版《青春骑手》《潇潇军旅》《云间集》《高低重叠》等诗词集多部。作品入选多种年鉴和选本,曾多次获得一些大小文学奖项。
   
 
马蹄仍在骨头里奔走
 
从战场回到平凡的生活多年了
而马蹄没有跟着我过惯
平凡的生活
在我骨头里到处都有它奔跑的疆场
 
我被平凡的生活琐事限制
不能想起战争,只要一开口
马蹄就会脱缰而出
我只能让那些战斗画卷
从骨头的内核,一张一张的展开
 
我爱惜自己的骨头
也尊重马蹄的奔走
随时抓住缰绳,只要轻轻往上一提
昔日的尘土
就在平凡的生活里四处飞扬
 
这样我就开始兴奋、荣耀
可以被马蹄带入硝烟,或者流出
一些干枯的血液
 
现在,马蹄仍在骨头里奔走
我的脚在骨头之外,怎么也迈不开
又一个年关到了
或许要点燃一串鞭炮
惊醒我手中那条沉睡的马鞭
 
 
冻僵的石头
 
真正的雪地是寂寞的
当然,人造的雪地除外
因为真实,就没有热闹的氛围
寒冷,只有人和动物才知道
也有一些动物不知道
 
雪地上,那些被冻僵的石头
站在原处
风吹过来,我从它旁边经过
看见它的脸冻得发紫
俨然像一个英雄,站着一动不动
 
而另一处的石头
正在被一层层的雪覆盖
像老人在沉睡
它们在雪地上,安然于地老天荒
的寂寞中
蕴藏着一场冰霜融化后的温暖
 
 
瞬间的放弃
 
那些在靶场上空飞翔的鸟儿
它们在我扣动扳机的瞬间
像一串跳跃的音符
在我当面的靶子上停歇下来
 
准星的不远处
隐隐约约还有一些鸟儿在飞来
我抬起头
看看天空,幸好没有下雨
 
近处的山水被枪口镂刻
我挣开闭蔽的眼睛
松开食指
静静地送走了叽叽喳喳的鸟儿
 
 
我的伤疤重重叠叠
 
我的伤疤重重叠叠
如同荒野的坟墓
纵有春风吹抚
依然也不会很快的愈合
 
疼痛是新的伤疤
与旧的伤疤再一次重叠时
伤口发出的呻吟
 
每一道伤疤
都是从肌肤里提取的精华
每一次疼痛
都是来自一次新伤
 
如此重重叠叠
我就写下一部忏悔录
之后
再往我的伤疤撒上一把盐
 
 
另一种生活
 
从战场上下来
硝烟散去变成了雾
匍匐过的草丛开满了鲜花
也有一些杂草
边关,万里无云
花香鸟语,好像要告诉我什么
 
哨所前的小树长成了大树
空弹壳在泥土里生满了锈迹
马蹄踏过的脚印储满积雪
那些遗忘的口哨
在山路上像姑娘们唱出的一支
情歌
 
多么熟悉的场景
一千次,一万次在梦中荒芜
那件脱下的军装
胸膛上的汗迹,在日子中干枯
像一张圈点过的地图

   2022年1月28日 成都长城书斋
责任编辑: 西江月
中诗电子文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