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歌 > 诗人方阵
一湖楚辞 碧波荡漾(组诗)


  导读:丁恩文 ,男,湖南汉寿人,笔名丁德铸、老丁。中国诗歌学会、中华诗词学会会员、汉寿县作家协会第一副主席。诗歌被选入《2017年中国诗歌选》等选本,曾获第六届中外诗歌散文邀请赛一等奖。诗歌《永远跟党走》被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网、教育频道联合推出为中小学生诵读作品。代表作有《落泪的心》《怒放灵魂》《我吞下的是黑夜 吐出来的是春天》《鱼在天上飞》《我来到了海边》等。

1.一湖楚辞 碧波荡漾

船被水中的鱼牵引 水流尽头我已寻觅到“先天下之忧而忧 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境界
鸟的叫声 带着汉寿的方言招惹人间
湖州被芦花盛装
我痴迷于情人的眼眸在水流中迟钝
手语 被梦中人窃取了波澜
辽阔的羽翼只赠予风中落单的白鹭
它抚水低飞 贴着湖面倒映人间
水幕是一张刚解被除忧思的面孔
抚水的人各怀心思
谁曾打开湖水 即便它会澎湃
也不过是爱过的人和被遗忘的人一湖心波
水流似琴声 飘飘缈缈
成片的芦苇顶着白透的芦花
我爱这样的场景 如爱一个最纯洁的情人
在这冬日的洞庭 漫不经心的阳光无法与人作为
白鹭的白 几乎深陷于冬天的白
八百里洞庭虽然辽阔 但已被满是汉寿方言的楚辞缀满
风在我眼里无法温柔
我在飘满楚辞的湖中寻找渔父的身影
辽阔的湖水让人安逸
湖水明心 但你并不知晓水流中的情怀
我曾在洞庭豪迈 虽然壮丽
但也埋葬过深渊 埋葬过丑陋


2.只有你才是我唯一的人间

雪染白了岁月
时光披着白被风描写
冬日 适合人类怀旧
梦中的记忆匆匆从清晨赶来
村庄的炊烟开始变得迟缓
时光在酒杯中出现了凉意
风削落了冬天的庸俗
早起的麻雀正在图谋春天的欲望
夜晚的孤星不厌其烦地向黎明陈述冬天的冷漠
雪地里的脚印 隐隐约约的在发红
冬天仿佛更凉了
万物静谧 都拥有了沉默的理由
岁月无法给我安逸
只有你才是我唯一的人间


3.果实尽收了秋天的记忆

岁月在我熟悉的事物上抖落了时光
果实尽收了秋天的记忆
风从我的记忆里失落
稻菽在风中摇摆
沉甸甸的喜悦压弯了秋天
秋的收获被幸福渗出水来
千年前的记忆依然沉重
昨日之事已被秋风淡然
被果实覆盖的秋天 一天比一天壮丽
我无法挥霍秋天的丰盈
秋让我在一粒谷物的胸腔里存放了岁月
紧握你的孤独 果实已从秋天的和声中脱离出来
它身怀壮丽向你盎然
一片黄叶从萧瑟的秋风中垂落
它在低处向你祝福

4.我坐在芦花丛中聆听万物的喧哗

摁着秋夜 我不敢喧哗
风带着楚辞的乡音 在我梦里呐喊
梦中的灯火被风吹拂
我被梦放逐在了西洞庭湖的水岸
梦里芦花荡漾 鸟语盈耳
面对那些灿烂的事物 我孤独得无法用语言描述
恋于秋的眼眸 藏匿了西洞庭湖的春
那没爹没娘的风 无时不在我的怜悯中任性
用情温暖冷冷的雨
我坐在芦花丛中聆听万物的喧哗
此时 人间所有的目光
都会被雨水洗礼
一些模糊 便会灿烂
一些灿烂 便会辉煌


5.春天送给你一首诗

冬 被黎明翻了个侧身
猛回头 被春风吹拂
我向土地吹了口气
种子便脱离了俗气
在我手心里发了芽
阳光多情
树木喧哗
鸟语惊人
花朵豪放
心念一纸春墨 眼恋一春红尘
情 壮丽了三月的笔端
眼眸怀春 含情一笑
辽阔的诗意化作了草木上的怒放
 
向往被枝头上的激情点燃
走在春天的路上
爱的语言芳草萋萋
诗的语言在水一方
飞鸟叼着春天向岁月纵情
梦中我追赶鸟鸣
一些明净的雨水
已将陈旧的事物洗礼
像火 像雨中的霓虹使暗淡的事物明亮
风拂去了世间尘埃
鸟在树梢上豪迈 失落了一地的杏
花朵在我梦中任性 染红了人间一帘幽梦


6.走近你 我不膜拜
记 汉寿县龙阳古塔
 
走近你 我不膜拜
我的手抓落了覆盖在你身上的千年岁月
你烟波在水墨的清韵里
蹙一帘天青色烟雨
成历史的缱绻
岁月从塔里失落
捧着岁月遗落的苍茫
网罗一方水土的蒹葭
失色的记忆 缠绵在尘世的光阴里
恍如一场秋风秋雨的宿醉
袅袅杨柳拂秋风
雨水泅渡的秋天 万物明净
古塔的梵音辽阔了我的向往
岁月的禅意如同这一季秋色烟雨 淡然了远古的风花雪月
我手佛时光
仰望与俯视的距离被古塔阻隔
爬满了岁月的秋天缀满了历史的情
秋风微微 红尘拂雨
人间万物浩荡 却又那么安然和静谧
我明镜如心 秋天被我辽阔
尘世仿如遁世的菩提
把欲望清空 遁入这塔中的明净
我凡心俗尽 清于旷远
那彷徨的心
遁入了悠悠的蝉鸣
时光猛然折了回去
岁月笑容可掬
一些远古的记忆从古老的塔顶逃出

 
7. 半边湖

鸟的叫声焕发了沉寂在史书中的文字
一个硕大的“芈"砸醒了半边湖
竞渡的“鼓声”从芦苇荡溢出
屈子抚水问天 杨幺抚水笑天
水从历史的册页里涌出 染绿了洞庭湖人间春色
我用尽全身力气 挤出几个修饰历史的形容词
我想把一只从我头顶飞越而过的候鸟
比喻成与灵魂与历史有关的事物
比如黄昏落日
比如风吹芦花
比如屈子在半边湖濯缨濯足
比如李白在半边湖挥写“西秋月辉”
比如杨幺在半边湖义旗挥天
所有的这一切 都是我感慨万千才能找到的慰藉
就我这德性
我不配在人间孤陋寡闻
也不配在人间风花雪月
我愿与湖中的鸟 半边湖的风
岸边的谷物 一起填满人间孤寂的眼眸
也愿在史书中俯下身躯 膜拜祖先
用千万句缝合历史沟壑的誓言
穿透人间带有固疾的耳膜


8.我背着沉重的《楚辞》悄然回到沧浪

走了一趟沧浪之水 抚摸水中的蒹葭 岸边的绿茵 它们沉默不语
并非因为忧思而如此缄默
或许是一种茫然让它们失语
汽笛声 撞击声 水流声和无比的叹息声
都被怒放的谷物和鸟鸣覆盖 融合
也许还有很多的人会被谷物和鸟鸣辽阔
汉寿人站在刚挖掘的株木山古墓群边有足够的豪迈
土地里有青铜的壮丽 有楚辞的呻吟
用古老的甲骨敲击陶罐
千年古剑挟在骨头和青铜之间 历史会光明磊落
我一生拥有无比的情愫
有时竟然像一个庸人 刻意隐去自己的青春
但 愿隐去汨罗江曾经的悲凉
沧浪之水的清与浊洗礼了我的前世今生
汉寿城边野草春
有谁会知道我曾经的感慨
我愿成为屈子的替身
愿为屈子出走或流放
用满口的汉寿方言 诵读《楚辞》
千年前我就知道 《问天》是从沧浪之水问到汩罗之江的
《楚辞》的方言是从汉寿沧港发出的
端午的节日 我拂青云为衣 揽白云为裳
让米酒和粽子去安慰鱼的贪婪
让艾草熏陶我的灵魂
心拥流水 桨声与鼓声一响 沧浪之水便濯了我的心
站在水流里 捂住我的心口
让沧浪之水交出我所有的怀念
我并不是忧桑者 我在寻找沧浪之水曾经的痛
我只想让八百里洞庭湖辉映历史 辉映人间
历史的倒影 屈原反复辗转于洞庭湖之水
我背着沉重的《楚辞》悄然回到沧浪
鼓声在汉寿响彻 惊破了汨罗江的天
狂风暴雨中 他的身影在水中豪迈
我投下米酒和艾草
记忆中 长剑 玉佩 青铜 陶罐以及他乡的岁月 好像下落不明
我来到沧浪之水 在濯足濯心的地方 寻找屈子与渔夫的灵魂
此时的我比谁都豪迈 比谁都坦荡
因为我的灵魂直白

9.站在秋天的风里 我被岁月喜悦

风 吹落了太阳的白
夜 沉溺了鸟的声音
爬满了月光的树叶沾满了阳光的血
一些陈旧的事物被月光静谧
我早已被月光洗礼
面对神明 我一遍遍念碎岁月的罪孽
挂满了月光的夜晚 风向我体内输送了岁月
聚满了时光的风 冷漠无情
别摁住辽阔我的岁月
那些年久失修的旧事 我无从修饰
岁月在我茂盛的眼神里 时光灿烂 青春怒放
种子与土地这么多年被我怒放又壮丽
一些被人捏得出了血的文字 争脱了陈旧的俗气
从沸腾到沉默 一些膨胀了的事物被我掷投给了风
站在秋天的风里 我被岁月喜悦
时光挂满了金色的果实和一茬茬事物的绯红
春天的惊艳被秋天磊落
秋的硕果争先恐后脱落了枝头
当你从梦中醒落时 一些被秋天壮丽了的事物已被豪迈的文字感慨
早晨 又是一个灿烂

10. 鸟叼着冬天在我面前炫耀

从岩汪湖乘船去毛林洲 风子障
湖面上的风有些冷漠
我意识到 水草和芦苇已填满了我祖先的沉默
水鸟和鸥鹭在埋我祖先的湖洲上嘶鸣
阳光在湖州上发热 烘热了被湖水浸湿的往事与记忆
那棵长满了记忆的杨柳树还在迎风招展
一万年前我祖先就在湖洲上埋藏了谷物的种子
于是 才有了我们人类谈论植物的话题
谈论这沅水与洞庭湖的属性
鱼和鸟在远古模样就豪迈
那时候 诗还不存在
我在湖洲看风景
用手机记录我曾丢失的记忆
一些我偏爱的局部事物挤进了手机的镜头
鸟叼着冬天在我面前炫耀
初冬的阳光有些羞涩
湖洲在我脚下微微发热 芦花向我示意
我爱芦苇的苍茫
也爱这风的影子划破时空的宁静
芦花染冬日 构造这个世界的白
在远处 那条我不知涉足了多少回的水路在向我倾情
船家说那儿是美的 我信了
于是我乘船而去
在那如雪的芦苇荡中我找到了人间

11.停留在半边湖的秋天被我带到了岩汪湖

飞鸟从贵州都匀市苗岭山脉斗篷山折回 穿透了我的一个梦
鸟兽居然从梦中听懂了我的乡音
风把沅水拧成了远古的索
缚着湘资澧水向人间要真情
我险些被沅水的涛声带回远古
伸手去抓向水流 却染了一手的鱼腥
我行走过的地方是否是人间
有人喧哗 有人沉寂
我爱恋过的地方是否是人生
有人忘却 有人铭记
历史是我千年的乡愁
渔船躲进了黄昏
鸟的叫声催熟了两岸的谷物
时光在我手心里出了汗
沅水撩动了历史的呼吸
一株芦花招惹了半边湖的秋
人间被鸟色衬托
沅水在我手掌里发了热
停留在半边湖的秋天被我带到了岩汪湖
责任编辑: 西江月
中诗电子文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