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歌 > 诗人方阵
年味潇湘(组诗)


  导读:金锦云,瑶族,湖南永州人,当过老师,做过律师,现在永州市某事业单位任职。偶尔有文字见诸报端,出版有诗集《一朵微笑》。系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湖南省诗歌协会会员。诗观:让文字点亮生活。

(一)年 味

过年了,这几天
虎在微信里变得温馨
在电话里全是笑脸
如果虎下山了
你会不会跑

祝福象花儿一样
心境也变得松软
春节就象一支红酒
喝过后似醉非醉
烦心事晾在窗边

所有的人变得彬彬有礼一些
祖宗的神龛前冒了青烟
感恩比较少
许下的愿纷纭繁杂
还好,健康平安比较多一点
那是生命里最原始
又最奢侈的期望

春节象在放风筝
亲情是一根很长很长的线
飞得再高飞得再远
也飞不出亲人的思念
千辛万苦要回去的
依然是乡愁依然是根

(二)树对叶的情意

你燃烧
我陪你
没能与你成为同根的树
也要与你成为同炉的火
紧紧靠着你
紧紧依偎着你
直到化为灰烬

我知道
总有那么一天
我要与你分离
凋敝在土地
那么请你不要悲戚
这一天
迟与早总会来临
只是请你
我不在你的身边
你要替我好好照顾自己

我所理解火的意义
在于让生命温暖并温暖到别人
我的意义在于
努力让你活得坚强自信而没有担心
我粗大的树干
永远为你准备足够的给养
我在你背后
你尽管灿烂

有一天
我们都老了
就围着火炉
讲爷爷奶奶的故事
讲一片叶子对根的痴情
讲火光照亮一张张红彤彤的脸
一颗颗红彤彤的心

(三)致旧时光

你的背影终于置入一个背景
一束干涸的满天星或零散的野菊
断垣残壁石灰斑驳
小路的两边长满狗尾草
两只羊角辫扎着的红头绳
跳出了视线
顺着尽头的拐角去了更远
那里的山岗是父亲的笛音所在
老师眼睛里的笑意
拍打乡愁

母亲在崇江边洗衣服
青筋暴露顺着手臂直抵你的内心
给过父亲温情给过孩子温暖的手
在岁月里结了痂
开出一道道悲伤的口子
在秋风里空落落的

木门板挨着石门槛
一幢幢一排排
集市搬走了人也就搬走了
除了对联红得孤独醒目
李阿婆的米豆腐摊冒着热气
你的每一个脚印都可能敲响
一声一声久远的记忆

总有一段时光
想想去看
总有一些地方
念念不忘


(四)石鼓杨家

闭上眼睛
一只古老的石鼓
浮沉在云端
飞檐斗拱雕梁画栋
春天的西河涨涨落落
西佛桥下
水埠头淹了又淹
历史的伤口反复被舔干又弥合
一口水井被绳索勒了几千年
拾级而上
石鼓旁生活了好多辈杨姓族人

淘米 洗菜 倒水
灰黑的巷子和豆渣的酸腐
与石板路的颜色几近相同
十分搭配
象挂了一顶棕叶斗笠的墙上
又挂了一床簑衣
老式黑白的彩色的电视机里飘出雪花的声音
熊猫牌收音机的天线搭在窗条的铁丝上
我被一碗小葱酸辣粉迷倒
特别小特别少的肉沫和油渣
特别大特别长的油条滑入记忆的深处
我幼小的身子就是从那时候来到城里
来过石鼓杨家的巷子

打铁铺与豆腐坊是相邻的
火光四射照耀着打铁师傅的臂膀
一绺一绺的肌肉令人羡慕与自卑
第一次看到一个大姐手起刀落
吆喝着卖掉一只猪腿
街边的小菜绿得透黑
野芹菜青翠欲滴
供销社穿白衬衣的售货员非常非常的好看
我所中意的是油锅里的糖油粑粑
梦里咬一口嘴角都流出汁来
高中毕业我还上那里相过一次亲
假装做了一回大人
真的好紧张

石鼓杨家在沱江
潇水源头的源头
富江路边上旧房子里
长出了许多帅哥和美女
二楼的木阳台上
晾了好多各式各样花色各异的睡衣
人们在那里
安逸幸福地活

(五)江南雨

灰灰濛濛
如纱  如烟 如梦
在潇水河旁
撑着油纸伞的女子
静谧 深情
在弯曲的山道上悠然而向往
江南雨一缕缕
缠绕在心上

抵达河的对岸
有一座石桥
古老的栏杆不语
旧桥墩伸出一枝野菊
凝望河水里许多鹅卵石的期许
没有泥土
花长得嶙峋

有时候
人走在桥上
细雨透过肌肤
生出丝丝冰凉
对于忧伤的心来讲
冷冷清清
江南雨
似嗔似怨似悲似喜

江南雨
一段柔情
一怀愁绪
一些给诗人下了酒
一些给女子作了嫁衣

(六)辞旧岁

沉默地听
广场的时钟敲响
和度过的好多年一样
是释然
象年轻时疯狂弹过的吉他
在墙角静静的想
时间的答案

啤酒城里的音乐飘响
行为比语言简单
跨年的人集中在这里
举起忧伤
吆喝出来一半
就变了狂欢

我把手挥过头顶
又悄悄落下
熟悉的年轻的我在那里欢愉
我张开的口
无法喊出声音
责任编辑: 叶青
中诗电子文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