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歌 > 诗人方阵
我们雪花漫舞(组诗)


  导读:赵颉,男,1963年4月生,江苏丰县人,高级经济师。作品散见《中国诗人》《作家》《中国诗歌》《十月》《人民日报》(海外版)、《中国诗歌报》等几十种报刊和微刊。获《十月》“首届爱在丽江.中国七夕情诗会”、《中诗微刊》年度奖等多次嘉奖。著有散文诗集《漂流瓶》、诗集《谁的生活如此诉说》。吉林省作协会员,中国化工作协理事。
 
 1、你所渴望的春天恰是某个春天的轮回 
 
昨晚与两个师长把酒相聚
就着羊蝎子、杀猪菜和嘘寒的汤水
春天到来之前要做一些准备
要用木材架起来一个仪式
当然更要在皮囊里注入足够的热量
和气力。三个人闭口不谈春节
宛如闭口不谈相处经年厉害的女人
酒杯轻碰的声音是消失多年的乡音
是一粒长大以后又结果又再长大的
种子。一茎嫩绿的叶片会飘拂过来
沿着湖水,沿着一泓柔波细密的纹理
这些可以倒流的水,可以慷慨挥洒的
一代一代的时间和年轮。没有什么
比春天更值得向往,没有什么
比春天更容易陷入被分秒所撩动的
爱情与哲学时而翱翔时而跌落的循环
三个人谈到微醺,故事就醉了一半
三个人醉了一半,春天就似乎来临 
 
2、我们雪花漫舞
 
我在十三街的九楼看着雪花
自由烂漫地舞动身姿
这是今冬的第二场雪,也是你说的
新年的第一场。同样一个故事
你的嘴说的比我甜,你也说过
我在另一场雪中落荒而逃的下场
在我眼里,今天就是洁白的棉絮
这被生命精心种植和收割的温暖
舞动起来,所有树木都是惊呆的看客
今天就是暗恋所幻化的蝴蝶
她在每一个楼宇的每一个窗口飞过
她必然忽略我
风是她的低语
 ——我终于跨越了秋天,跨越了快乐
今天还是另一个湖泊里的鱼群
鱼很小,而漫舞着的聚集很大
歌声大到极致而无声无息
她们离不开水,此刻多么想变成水
阳光的下午她们就如愿了。而我
裹紧光阴的干燥也扭了几步华尔兹
  
3、满街华灯,北京春节的一双双眼睛
 
腊月一过就是年,街上开始张灯结彩
这次啊,春节注定长过以往
都城心里,装满百姓和一场盛会
这场春晚会让脏腑格外舒畅吗
这场比赛会饿死遥远的豺狼吗
这灯火璀璨透亮,先看清山峦的背后
再温暖失恋与惆怅
我裹紧明亮的衣衫走在大街上
海淀的十三街,拆迁了不少伤疤
睁开了星光。这些彩灯和树木被允许
代表一个国度说几句什么
说,可以心安理得地走走亲戚
说,下过雪的北方不再尘土飞扬
说,戴上口罩就少一点谎言和嚣张
说,这里宴席摆满美酒、信念和善良
华灯绽放。看着世界又被世界看着
看着恋人又被恋人紧紧拥抱着
看着我。我发觉自己鞋子还在脚上 
 
4、雪乡
 
洁白。宁静。明亮。
不是在长汀镇,就是在松花江畔
勤劳的人们搬运一些干净的白昼
到深夜里,甚至到黎明里
梦境那么轻柔,恋爱般轻柔
伤痛会被暂时忘记
这种暂时可以像江水那么长
可以像使用月光酿造一瓶烈酒那么长
他们还是要不停顿地跋涉与追寻
脚步被围困,被深埋的道路恋恋不舍
一些印记凝固成思念 
 
5、午夜
 
我要坚持到午夜
让午夜看到你,你才能够
有资格妄谈午夜,或与午夜直接对峙
我此刻在2022年1月26日的某时
不便细说
距离午夜三米
我没有注意前后,左右,上下
我的眼神在一句恋爱时常说的话语的
内外徘徊。我竭尽全力
跑了三米
你就说了一个动词,
——“这很正常”。你有你的世界
我此刻感到女人的美丽就在子夜
在月亮隐藏在云朵之后最黝黑之处
可以看到春节的脸,风的骨折,种子
耽于沉睡。这不属于某日某时的瞬间
我坚持到时光里无可言状的无眠
身边无酒,所以难以诉说 
 
6、春天是一条街
 
十三街。北京平谷
大年初三,不是春风就垂青这条街
也不是这条街就概括了如期而至的
日子。一个酱骨头的门脸
我不过饮了去年的悲伤,在酒杯的
缺口,看到平平淡淡的生活即将被
割伤。这样的故事多数发生在夏天
蝉鸣之处必然有眼泪和歌谣
沿着十三街向左,看到山丘与潮白河
王菲、民国、前清和牡丹亭一掠而过
远处是南宋之月,娇小、妩媚、堕落
再远处无可名状
沿着十三街向右,看到无尽头的灯火
这地方因漫山遍野的桃树而避瘟疫
这地方已经酝酿了呼之欲出的桃红
我看到KTV,沙县,麦苗,路口
深知一翅之远就是天津、港口和海洋
街如此之大,春天如此之小
花朵如此之大,人如此之小
十三街对我说,你有持续饥渴的肚腹
那些花朵,因为谣言,在不停地逃逸
责任编辑: 西江月
中诗电子文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