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歌 > 诗人方阵
胡水根诗二十一首


  导读:胡水根,笔名湖拮,常用名卜子托塔。中国电力作家协会会员,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诗潮》《绿风》《中国诗人》《参花》《北斗诗刊》《人民日报》《作家报》《中国电力报》等。出版诗集《光阴深处一根骨头在奔跑》《向阳花开》《沧浪海昏》(长篇叙事诗,合著)等。
1、萧峰
 
我说的不是侠客,不是英雄
他在某个无灯处,习惯立起来吼叫
攀高的本领,能与蓝天、白云扯上关系
 
深秋的早晨,他扛着一年的收成
爬上菩提树,用高大的形象
兑换了有生有回
 
那一晚,全城熄灯
那一晚,我跟着站在萧峰上长啸
一路路汽车陷进了虚设的涵洞
 
2017-08-21
 
 
2、画月饼
 
我一直在画
地上画,草叶上画
江河上画
可她总会湿漉漉地走
从我想象的弧线
从我看得到的轨迹
当小鸟飞天的时候,日子亮了
 
2017-09-15


3、云影
 
鸭舌吞没煎包,虾游粉、面
酱醋的盘面,青花压底
脸红脖子粗的将军不敢下马
刀挂釉瓷。有人西游而来
点无字书,雪花入水
 
吹烟上的圆桌,长出胡须
光滑容下赌徒
我掏出打火机,燃蜡
燃四特窖,燃铁
燃花花世界
 
弓绝,鸟飞,饥肠辘辘
水入雪有声
 
2018-02-01晚22:08
 
 
4、腊梅
 
千朵万盏,我只见过
一瓣。世间事白
唯你透红
 
摸不着你的搏,摸不着
你的脉。有那么一小口风
把我送入你体内
 
扬扬纷纷就被遁入关外
 
2018-02-02晚22:26
 
 
5、出城,回村,进山
 
1、
过了最后一道隔挡,就算
是出城。一桢一桢的桃花
代替了宣传广告
公交车装满心思,他们从兴奋
到安静,到互相注视
又到各自将目光挤向窗外
花笑的日子
有朵云做了先锋
 
2、
这些没有人工痕迹的旁物
成了风景。露珠的世界里
有片露珠,蜂虫的世界里也
有片露珠。我的目光里也是
露珠
 
3、
晨光打开的时候,有麻雀
在堤岸边掠飞,鸭子已将嘴巴
伸进这一片水域。去年的稻茬
肥育了土地上的花黄草绿
清明时节
农人看山,听水,准备
新一年的耕耘
 
4、
顾家、华光、笮山
观头、狗头地、新基仓
洲上、大庄。这些金桥版图上的村庄
一个个在油菜地里
出拨的是那么饱满
5、
一条虫背着另一条虫
在土地上爬行,一只鸟
拍打一片水域
追赶另一只。行走的蓝天白云
有一丛杜鹃在荡漾中盏行
 
6、
沙柚还挂在枝上,葡萄藤
钻出棚子。铁索的通途
钢拉的盘子,土壤明净
阳光刚好
我扒开山门,满山的思念
沙沙作响
 
2018-4-1  08:59
 
 
6、雨水一遍一遍刷新南昌
 
东厂的水流干了,西厂的血开始清算
这个立夏的雨水从大清朝的喉咙里
一直泄到榕门路的樟子底
霓虹闪烁的灯不见了
竖起的高架桥将一幢幢大楼抛向天空
抛向夕阳,赣江刮不起风
唐朝来的孤鹜借一朵浮云擦试着世纪咀嚼的伤口
它偷不来闲工夫,赶不上落霞里的词句
层楼的飞角站着刽子手
明晃晃的刀早已斩落了雷电
水底鼓出了浪,鼓出了匕首
鼓出了枪,鼓出了大鱼、小鱼的骨头
有拉网的好手草草收工
有垂钓的高手暗自捏汗
这一江的雨水到底洗刷了多少铜头
 
月起,有乌云追赶
几朝几代的距离在一双眼神中瞬间靠拢
无需快马,无需神龙
只一个念想,就刷遍了历史狐疑的天空
樟树参出新叶
明天准备香满全城
 
2018-5-13  00:31
 
 
7、儿童节
 
这小满过了,好歹芒种跟着
两丫头只顾自己或哭或蹬着这不生不熟的世界
夜半,有月亮怀孕
云层包裏光亮。我于此准备入诗
将昨天一并打包缩成礼步大街某个巷
某个角落,某个点,将某只鸣虫的心跳
做成标点。当人事、世事、天事
一并排开时,阳台的兰花去年开了
今夜,她们将枝头触及隔档玻璃
屋内屋外变成界内界外。界外有蛙声
界内一片安静。我小心合上纱窗
谨防蚊虫
 
2018-5-26   01:56
 
 
8、断想
 
我只看到残面,夜的空色中
这个六月总与拉弧有关
火在人间的空隙里急闪而过
 
悬垂的世界,白躺进青绿
焰结束一段紊乱,开始新秩序重组
 
我只感觉到静谧,那些与燃烧有关的场景
总会被刻意删除。谁动了老祖宗的瓷碗
谁将在安静中煎熬
 
该了结一些事一些情。或开或关
掌匙人迷失在手中,时空不给续费
 
2018-6-14   02:27
 
 
9、立雪
 
1、
风机赶着雨水一场接着一场地下
地上的着落越来越少了
譬如远山越来越白,越来越模糊
譬如近水开始止流,开始将楼台推回地面
譬如尘埃一颗赶着一颗入土
譬如草一个一个变成刀
 
这冻的雨满腹经纶,千头万臂
一伸手便击中要害
而我,在这人间几乎无法插足
 
2、
越来越厚代表越来越坚硬
越来越长代表越来越锋利
提起冬天合唱
给崖新的庙堂
给壁新的王朝
冰打的江山,无明暗,也无阴阳
 
3、
剿灭城市,剿灭乡村
剿灭阶梯
剿灭联盟
剿灭木势
剿灭火丛
剿灭土垒
剿灭金汤
一夜之间,世间便没了创伤
 
4、
叫声来自黑色鸟群
喊声来自放倒的诗行
谁将跪姿挂进祖上
日夜在洞里模仿夏蝉的鸣唱
模仿狗尾草撑开时光
 
5、
这个夜晚笃定不安
我把自己塑成雪相
默视着天空
不停地喃喃细语:先生您好!先生您真好!
 
草于2019.01.09 22:27
 
 
10、一年蓬
 
既是草命,就不与雨为敌
不与水讲道理。到了岸上就是你的要价
开一次花,闪一次心
今年不行,明年再来也无妨碍
匆匆不念过客,锦衣不惜夜行
白是光芒,黄是真情
来一冷泛滥也造不出成灾
躲就躲吧。留在当下
一把阳光也会漏了热度
你不看水退的惨状
只将几束碎语升起
那些深深浅浅的灵魂就会拧干一滩静水
 
(2019.6.10   12:06草)
 
 
11、过万象
 
要轻轻踏入,要恰巧有风
要入口每个石墩子上都坐了人
最好是老人家,也刚好有童车缓缓而来
那些错怪了秋的人才会甘心
露胳膊漏腿慢悠悠地趿着大理石砖
从一颗女人心里计划出摇茶
外面的叶子相继落下是与这儿毫不相干的
然彩的事可以交给古鲨
可以让漫动潮一下青梨、夏黑
再往里一点,嫉妒者可以表明立场
比如评判汤的粘稠、甜淡
抑或它出来的的姿势是否有大动作
是否足够吸引一支汤匙的感动
能过的是神仙,不能过的也能是妖
只要你的欲念能破了那新墙的模样
门在无中生,缝在自助中找
秋天的池塘里有九月的拐弯,秋天的池塘里
也有菩萨。摸一摸扶梯
哪个关节都是一次领导,丽人不念诗歌
丽人念精品,念手工,念一遍手抓30度以下
可以洗涤的小雨就成了淘淘
就成了梯楼的一次来回
单臂的模特和稻草人互聊着伤痕,互相
将烫发交由彼此的眼神
在被认为反了的季节,它们以为一次就够了
我似乎看到泪水隐藏了一些熟悉的味道
比如陌生,比如视线的分界点
比如投影机里的不死草和一只鸟啄出的
贫瘠与富有。这里的风引不出暴
那么厚的玻璃只能夹出景或者色
或者说是玻璃将吞下的色与景又全部吐出
跟进来的风要了第二杯半价
像个神在联锁里揽衣。她不擅长早起
她只擅长托着玫瑰花一遍遍启示
秀族里的马在中央步行
每一步都是一网蛛丝,每一步都是一首
得意之诗。饰界没有忘形
她一边皱眉一边咯咯笑
追她的灵魂闭上了眼睛,闭上了眼睛
我选择了靠壁,向另一面墙交出诱饵,交出
出口的路和路边的湖
 
(2019.9.20 10:04草于万象城一楼通道)
 
 
12、在报国寺

盘根是我的,错节是我的
满天星也是我的。只要龙无角
伞不开,剑不回鞘,琴无响
这山山寺寺都是我的
我在峨嵋脚下拖一只箱子
还未进门,韦陀就把金刚杵杵在地上

(2019.11.13:28草)
 
 
13、大畜
 
摘下影子,黄昏就入袋了
一小盏灯,一小盏灯
开始整理黑暗
 
(2020.02.23 22:28草)
 
 
14、小暑
 
我总看到天空在哭泣
那么高调做事的人,怎
舍得一头谪仙,一头屁民
八杆子打来的亲戚
只要方丈披个袈裟就完全可以
可他总想把两个眼睛拉平
从黄昏进去到黎明出来
才知道夜不是倒来倒去就能洗净
它们还需要雨
把热气压下去,把
冷气盘出去
这样民间就多了故事
天上就多了心事
 
(2020.07.07 21:40草)
 
 
14、角。大雪
 
落地就白了。上天的云朵一脱去袈裟
就无缘无故地大,就无缘无故地重
 
(2020.11.05 10:42草)
 

15、庚子碎页
 
有棵草吃着石头,有块石头
吃着草。黄昏划着火柴,收拾完一片雪
就都安静了
一段光没有找到退路
湿漉漉的,和我撞了个满怀
 
(2021.01.29 16:44草)
 
 
16、落日
 
请原谅它的生,它的单薄
它的空洞和它的俗。请原谅手
那么一挥,它就经历悲苦
请原谅流失,原谅技巧
请原谅云把一些词扩了再扩,流了再流
请原谅天空的忧愁和悬崖一样危险
请原谅选择这样的日子思考速度和一只鸟
它从窗前经过时,我需要摇上玻璃
面对一场盛大的情。请原谅这世上的雨
总喜欢把光辉挖成墓
一点一滴都是一块方地
 
(2021.03.18 23:10草2021.03.19 06:48改)
 
 
17、清明雨
 
等又落到草里,就仰起头
把挑眉放进云里,把妖红也放进云里
这样不管谁遇到谁
就不必忙着把活着搬进来又搬出去
这样不管谁遇到了谁
都可以纵马往深处里去,三千年也好
五千年也罢,看看那些光
怎么活明白了,又怎么走失了自己
 
(2021.04.07 22:52草)
 
  
18、在群山之间
 
风一吹草木就动了
水一落土地就滋润了
雷鸣一来,惊了鸟惊了兽
他拍了拍湿了的衣衫
跟着鱼,购置了
水草,白云和一片落日
他接着用流光洗了一次手
就把一朵花翻得哐哐响
就有一块石头跟着草根闹得不可开交
烟囱冒着烟
似乎有些心愿要弯曲着出走
 
(2021.04.08 15:00草)
 
 
19、我们都在天上行走
 
端祥久了,感觉这天也没什么事干
格子天,屋顶天,草天,海天
沙天,树天
有底色的天,有褪色的天
像一幅幅面孔,由人间画来画去
芝麻天,大饼天,馄饨天,包子天
男人天,女人天
有狂奔的天,有越来越软的天
一把钳子,把它们从火里取出来
又塞到火里去
掌药的人掌了副人肠,弯到河水里
在一道四月的题目里,用瀑布证明
蛰伏在崖壁上才能用脚趾头压下一片秘密
比如高山止仰
比如人情里的蝴蝶,边吃边走
边用目光打散一把高手的气场
我们都在天上行走,本领是刺穿魂灵
让寒风回头,让叶子伸手,让黑暗牵着灯火
密麻麻的街道上,有扭曲的骨头
斑马线怎么直,也界不定边
路藏于胸口,一只大虎随时可以扯出风暴
衣袖扇出乌云,贴到左脸
就把背后的人送到背后去了
 
(2021.04.26 10:14草)


20、做棵树吧
 
既使败叶,也要从仄逼里伸出宽阔
做棵草吧,有泥土就扎
浅浅的一层,那也是大地之皮
做匹马吧,老一些的好
可我是猴子,看到秋天就摘了结果
 
露珠埋在露珠之下
有哪一天的潮水没有被枯枝所指
 
(2021.09.16 12:48草)
  
 
21、搜魂术
 
风雨不来,万物焦躁
窗内看够了窗外。灰尘忙着修补
有时会等人坐好,有时会等一片雪
井是租来的,它不接冰
但接刀光,回鞘的是滴水珠
几十万年前的石头,与它同源、同深
叫成双,或者
成对
 
(2021.12.02 22:59草)
 
  
“火在人间的空隙里急闪而过”
——胡水根诗歌读札
王士强
 
  胡水根善于发现、捕捉生活的细节、场景、瞬间,进而探查、拓延其内部空间,形成具有张力的艺术作品。他很少进行“宏大叙事”,作品形制上也多短小精悍,而往往是小中见大、以少总多,“切口”小、“密度”大、穿透性与辐射力强,耐人寻味。
  德国美学家莱辛所提出的美学概念“包孕性顷刻”的确道出了诗歌的本质性特征,具有这种“包孕性顷刻”,诗歌便有了神采和灵魂,具有了点石成金、画龙点睛之效果,反之,哪怕堆砌再多的词语,也是没有“神”、没有生命的。胡水根的诗往往是对“包孕性顷刻”的端详、描摹,他的诗以内在的意象相联结,有的一首诗便是以一个意象为核心,有的则是由若干意象组成的意象群构成,无疑,其中都包含着“包孕性顷刻”。《腊梅》中写:“千朵万盏,我只见过/一瓣。世间事白/唯你透红”,这里面无疑有着独到的发现,写出了独属于“我”的“这一个”,诗中首先有一个“千朵万盏”与“一瓣”的对比,与“弱水三千,只取一瓢”异曲同工;更重要的是另外一个对比,颜色的“白”与“红”:“世间事白/唯你透红”,在白雪皑皑、萧瑟肃杀的冬季,出现一枚娇艳欲滴、凌寒怒放的腊梅,无需多言而境界全出,这是生命的在场,也是诗歌的在场。诗歌《云影》颇具电影的蒙太奇效果:“鸭舌吞没煎包,虾游粉、面/酱醋的盘面,青花压底/脸红脖子粗的将军不敢下马/刀挂釉瓷。有人西游而来/点无字书,雪花入水//吹烟上的圆桌,长出胡须/光滑容下赌徒/我掏出打火机,燃蜡/燃四特窖,燃铁/燃花花世界//弓绝,鸟飞,饥肠辘辘/水入雪有声”,这其中多为“远取譬”,词与词、词与物之间距离远、弹性大,初读似让人一头雾水,但细读、反复读却越来越发现它们之间的组合并非随意和偶然,而是构成了一个有机的整体,错落有致、杯弓蛇影、雪落无痕,一切亦真亦幻,若有而实无,若无而实有,构成了一副奇异、梦幻的“云影”。《断想》一诗确如诗题所示,是作者的“断想”,它是跳跃的、蒙太奇的,包含了多个“包孕性顷刻”,诗中写:“我只看到残面,夜的空色中/这个六月总与拉弧有关/火在人间的空隙里急闪而过”,这其中的意象让人印象深刻,“火在人间的空隙里急闪而过”,“火”是怎样的火,为何是“人间的空隙”,又为何“急闪而过”?这一切都并没有确定的答案,但却无疑形成了富有意味的召唤结构,极具诗意和阐释力,让人寻思、回味不尽。继而,诗中写:“悬垂的世界,白躺进青绿/焰结束一段紊乱,开始新秩序重组//我只感觉到静谧,那些与燃烧有关的场景/总会被刻意删除。谁动了老祖宗的瓷碗/谁将在安静中煎熬//该了结一些事一些情。或开或关/掌匙人迷失在手中,时空不给续费”,全诗或可看做对人生、对世界的一种整体性观照,语词、意象不仅与其自身有关,更与其背后的人生立场、价值观念、美学趋向有关,是在一种更高自由度上对人生、世界的想象与呈现。
  《出城,回村,进山》是胡水根诗歌中较具“及物性”的作品,其中或许也包含了理解作者精神世界中关于乡村、城市、自然的诸多密码。“出城”“回村”与“进山”三者间也很有意味,极具普遍性,有如现代人的“心灵史”,对许多人而言,如上的行动或许并不能真正实现,但却是内心一直存在的梦想,匿藏于精神结构的深处。“出城”时:“一帧一帧的桃花/代替了宣传广告/公交车装满心思,他们从兴奋/到安静,到互相注视/又到各自将目光挤向窗外/花笑的日子/有朵云做了先锋”,“回村”则是:“晨光打开的时候,有麻雀/在堤岸边掠飞,鸭子已将嘴巴/伸进这一片水域。去年的稻茬/肥育了土地上的花黄草绿/清明时节/农人看山,听水,准备/新一年的耕耘”“……这些金桥版图上的村庄/一个个在油菜地里/出拨的是那么饱满”,而“进山”,面对大自然:“一条虫背着另一条虫/在土地上爬行,一只鸟/拍打一片水域/追赶另一只。行走的蓝天白云/有一丛杜鹃在荡漾中盏行”“阳光刚好/我扒开山门,满山的思念/沙沙作响”,这里面包含了各不相同的立场与态度,而同时,它们相互之间又并不是不可兼容的,彼此之间共同构成了一个完整、丰富、立体的“我”,也道出了现代处境下近乎无解的一种结构性矛盾或困境。
  胡水根的许多短诗颇具禅意,实际上它们也是由一个或多个“包孕性顷刻”组成的,在显出作者的诗意发现能力以及精神世界的独特性。《在报国寺》中写:“盘根是我的,错节是我的/满天星也是我的。只要龙无角/伞不开,剑不回鞘,琴无响/这山山寺寺都是我的/我在峨嵋脚下拖一只箱子/还未进门,韦陀就把金刚杵杵在地上”,其中既有“入世”的盘根错节、矛盾纠结,又有“出世”的顿悟,有当头棒喝的效果。《大畜》中写黄昏:“摘下影子,黄昏就入袋了/一小盏灯,一小盏灯/开始整理黑暗”,其中的想象颇为奇特,诸如“摘下影子”“黄昏入袋”“整理黑暗”,每如神来之笔,非常生动而又贴切传神,饶有趣味。《庚子碎页》是一首理念之诗,包含了对生活与世界的深度感怀,而同时又出之以生活化的具体形象:“有棵草吃着石头,有块石头/吃着草。黄昏划着火柴,收拾完一片雪/就都安静了/一段光没有找到退路/湿漉漉的,和我撞了个满怀”,联接、打开了一个丰富阔大的语言世界与生活世界。
…………
  “火在人间的空隙里急闪而过”,那正是诗的身影与精魂。
 
  (王士强,文学博士,主要从事中国当代诗歌研究与评论。天津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现代文学馆特邀研究员。)
 
 
诗随笔:诗于无用之人有用,而用不到;于有用之人无用,而偏要用
作者:胡水根
 
  为什么写诗?这个问题真的想了很久,一直没有确切的答案。就像吃饭,家人在一起的时候,会攒劲地吃,有说有笑地吃,一个人的时候直接开水泡白饭也吃。我想起小时候,那是真想吃,想到撑开肚皮地吃,可就是没有一歺撑开过,总是瘪肚皮。现在对于吃真没有概念了。有的敢吃,有的好吃,有的懒得吃,有的机械地吃,那么诗在哪里呢?首先要敢吃,还要好吃,但也要适应得懒吃、机械地吃,但这样还不够,敢吃要知道什么不能吃,敢吃要知道怎样吃,仅一个敢是不行的。好吃就要坚持不懈地吃,吃了才知味,才知趣,要吃到吐出来,又能把吐出来的又能吃回去。懒人自有懒吃法,机械自有机械手。我认为懒吃是不管别人怎么吃,他都无动于衷,不敢别人吃得怎么样,他都表现得木讷机械,他就只是这么一个样子。
   打小就喜欢林子,不是说喜欢林子大,鸟多,就只是单纯地喜欢那种阴凉下的安静,特别是双抢时节,一身的累骨到这样的地方总觉得天塌下来也不怪自己的事,塌就塌吧,总有那么几枝枝丫能把我覆盖。说起来有个事是我到现在都不理解的,为什么一听到打雷,哪怕是中午都要冲到田地里去,即使那碗饭还没扒几口,才说着腰直不起来的话。在这样子看来,下田与到林子里对我的作用基本上是一样的。
  还有一件事是很奇怪的,在农村长大的我,既然不会钓鱼,还不会抓鱼,哪怕是不过踝的水,在池塘里它也会跑掉,我就只能死不愣瞪地扒沟子,碰到锯鳅说不定还要受皮肉之苦。说水性不好,至少也经历过打泥泡子到正儿八经地游,也会踩水,不踩很长,百二十米的还真踩过,可就是奈何不了一条鱼,连进了网的也会脱手。所以,我就养成了喜欢看鱼,虽不认得几种,也能把大鱼看出小鱼来。
  我整过秧田,弄过旱地,切过土砖,这些在当时都是力气活,精细活儿,还是巧活儿。几十年过去了,它们一直还在我的脑海中,而今这些存在于我脑海中的地方,大多变成了草和灌木的领地。而我的感慨大概在于这些精耕细作过的地方仍然是有着强烈生命力的地方。有生命力就有诗,就像为了一亩水稻能活下去,我必须从几公里远的水库里把水放出来,沿途堵掉一切泄漏的可能之后,看着水进入那活命的稻田里。那是一个土地的天空,而那方土地上的人并不会写诗,而他却们无时不刻地都把力渗透进了那片土地。所以,诗人通常是最诚实的劳动者,并在劳动中有深度体验的人。
  我经常反复地咀嚼过去,并尽可能地把它们用文字表现出来,尝试过小说、散文,也尝试过哼唱,但不不如诗表现得更好。它既可以加工这些力,又可以让这些力充满想象的境。而恰恰我们常说的智也是一种力,它既可以拓展语言文字的边界,也可以把境化解成意。后来我知道,诗是语言的,但语言的不一定是诗,
  语言有语法,有其绝对性,而诗语言通常会打破语言的语法性,即扩展性,而诗往往通过诗语言的构造形成它意,它意的多少或者多层包含作者的构造,还包括读者的意想,而读者的意想才是最有意思的,或者说才是最有用的。
  诗就是生活吗?当我把写诗和生活放在一起的时候,我发现我错了,我的错就在于把生活习惯演变成了诗习惯或者反过来把诗习惯演变成了生活习惯。我把诗习惯了,或者说是诗把我习惯了,结果就真的变成习惯了,完完全全失去了存在的现实意义。它变得没有活力,就像力量消失了,死亡了。我得重新把苦难捡出来,在苦难中磨砺。
  有人说,诗是记录,但我更喜欢用发现,或者说悟。诗是用文字表述脑皮层的运动。既考验运动的力度,更考验文字的驾驭能力。写诗要有文化,但要更会文化,从文字、图形、纹理内化出。同时诗讲究驾驭力,一种是文字驾驭力,一种是认知驾驭力,两者须和谐统一。你认知一个点,诗就是一个点,你认知一条线,是就是一条线,你认知一个面,诗就是一个面,你的认知立体,诗才可能立起来。你能看见一片天空,并不代表你能驾驭一片天空。我认为的好诗应至少是立起来的,立了才可能有“势”,有“气”,有“象”。
  人有人气,物有物气,诗亦有诗气,文字是精神符号,它又是活的,故文字也有文气,所以诗气至少包含人气、物气和文气。诗气类似于人之呼吸之气,吐纳之气,也类似于血流之气,物流之气,大一点类似于星星相吸相斥之气、宇宙之气等,诗气没有人气、物气和文气之时才是真正的诗气。
  写诗有联想才有更广阔的诗意。没有联想就相当于封闭,封闭在一种空间,或封闭在某种技巧之下。所以大多数情况下,诗需要写诗的人去穿刺,从一种状态穿刺到另一种状态,达到能让人想象,让人震撼,达到文字与精神交流的目的。
  曾经聊到一句很真的话,大概意思是说不能进入时间的作品都是废品,这个话还是对诗说的。那么什么是时间?目前来说并没有一个完全的确定的解释,但是一个基本的认识是时间是运动的,它的运动轨迹和空间是有紧密联系的。所以说,时间(空间)都属于某种力量,这种力量有数学的、物理的,甚至是宇宙的不被我们熟悉的。时间同样是一种领域,它存在于不同的空间当中。确切地说每种物质(包含人)的时间都不一样。我们常识意义上的时间主要用于记录。所以中国有北京时间……那么诗能不能进入时间,诗是一种意识力,时间也是一种力,道理上说是可以的。而我要说的是,诗可以包含时间。我的身体在时间之内,但思想却是可以超越时间的。所以我写的诗大多从现态出发,而诗的追索可能是以前,但更多的是以后能见得着或见不着的未来。
  2012年1月,我以卜子托塔之名建了个新浪博客,当时填写的个人诗观是:“我丢弃,我建立。在短暂的混乱中勃发内在的生机,表面的虚荣微不足道,所以我坚持诗的坚实内核和永恒的魅力。我曾在颓废中被重新激活,我也将在动态的呼吸中拾掇必然的恒常。”而今,我依然这么认为。
  
  草于2021.12.24 16:43
  改于2021.12.27 10:52
责任编辑: 山野
中诗电子文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