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歌 > 诗人方阵
中诗论坛半月原创竞赛(第九期)票选结果公示暨作品展示


  导读:第九期固定命题:《虎态》《流逝》《小雪人》;半开放式命题:《______冰(雪、冬季)______》。从2022年1月16日开始到2月15日截止(因春节延期半月),共收到有效投稿84首,经第一轮投票初选出有效入围作品14首。

第九期主持人:乐山船公

第一轮投票:徐一川、茅屋寒士、周建好、中沙河、茂华、葛运江、缱绻、南国杜鹃、夫唯、吴殿平、乐山船公
第二轮投票:徐一川、顾念、茂华、三且、身后眼前、夫唯、乐山船公

 
  为了促进诗歌繁荣,发挥中诗网中诗论坛的职能作用,提升诗歌创作水平,中诗网中诗论坛策划了现代新诗半月同题原创竞赛。第九期固定命题:《虎态》《流逝》《小雪人》;半开放式命题:《____冰(雪、冬季)____》。从2022年1月16日开始到2月15日截止(因春节延期半月),共收到有效投稿84首,经第一轮投票初选出有效入围作品14首,入围作者及作品如下(按投稿作品汇总顺序):

01.小建:《飘雪》
02.于波心:《流逝》
03.太阳升殿:《小雪人》
04.于波心:《小雪人》
05.师泉河:《小雪人》
06.翔鹰:《流逝》
07.北君:《虎态》
08.吴殿平:《小雪人》
09.钱智伟:《虎态》
10.万壑雷鸣:《流逝》
11.中沙河:《流逝》
12.孤笛横吹1:《画雪》
13.庄子明:《虎态》
14.羌无笛:《虎态》


  再经第二轮投票,最终票选出入选作品9首如下:(作品按票数多少排序,一人有多首则选票数最高的一首)

终选目录

01.北君:《虎态》
02.于波心:《流逝》
03.孤笛横吹1:《画雪》
04.师泉河:《小雪人》
05.万壑雷鸣:《流逝》
06.小建:《飘雪》
07.翔鹰:《流逝》
08.羌无笛:《虎态》
09.太阳升殿:《小雪人》



1.虎态
文 | 北君


就说说这伏卧的山脊吧
说说这斑驳的虎纹。一只虎
被起伏的山脊高度模仿
蹲守。潜伏。俯冲。飞跃。擒拿
虎的速度,被山势追踪
被山川草木临摹
所到之处,落木哗然
山菊交出黄金,枫叶交出火焰
流水交出柔软的骨头
一轮明月,给这只老虎
画出眼睛和闪电
画出它的疆域和王国
一声虎啸风生水起
伴着隐隐寒霜和落叶飘飘
 
 
2.流逝
文 | 于波心


怀念的最好方式是找一个锚点
缘记忆的天坑攀援而下

溶洞空空如也,仿佛时间也疲倦
石幔石笋孤僻而生,地下河只剩河床

双手如桨,迷惘中探索未知
在每一处分岔岩壁上标记

生命的尽头
不过是原路返回

这些标记在每一个路口记得我
给我刻舟求剑般的安慰
 
 
3.画雪
文 | 孤笛横吹1


我写过小雪大雪,从未画过雪
画雪像写诗一样,是危险的

我见过雪落时不易察觉地战栗
雪化时阳光止不住的泪水

拿起笔发现眼中的雪深渊般静寂
放下笔看见体内的雪随时会决堤

所以,我用一生的时间反复练习
画飞蛾,画自己,画这个世间

所以,我活着写诗
用一生的时间写一首诗或全部焚毁

人间辽阔,岁月慈悲
画雪的危险就交给有字无字的墓碑
 
 
4.小雪人
文 | 师泉河

 
野孩子的梦在雪地里燃烧
但他对雪花另有所爱
试图从漫天雪花中唤出他的美人来
 
一场梦持续到现在悬而未决
雪花融化为水
镜子里的身影愈加清晰
 
每到冬天
他都会看见他的美人站在雪地里
手执一枝梅
 
 
5.流逝
文 | 万壑雷鸣


攥不住的黄沙,从指缝中漏出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
湮没了于阗
湮没了楼兰,湮没了阳关

鸣沙山的北麓
镶嵌着雷音寺收藏的一枚古月
西行的白云
怎么也擦不去她满眼的泪水

固执的骆驼刺,还在追寻远去的驼铃
几片残简,滞留在汉代的烽燧下
瀚海茫茫
夜晚,沙沙有声
 
 
6.飘雪
文 | 小建

 
你的洁白,让坚硬的冬风
有了些许的柔软

还需要表白吗?
每一朵纯洁,我都想拥有

拉住你,我看到了月光的白
一片嫩芽从心里萌发

我害怕,手一松
你就会飞出窗外

用一种纯白的颜色
去填充一个春天的心情
 
 
7.流逝
文 | 翔鹰


握不住流水与流沙
也握不住自己,握不住一个个
与自己擦肩的时光或故人

像那些出走的稻地与麦田
身边的故人也一个接一个地出走
徒留一地尘埃独自舔舐伤口

随着时光
越流越远越流越空
越来越不认识自己

混沌中
角色饰演着角色
不停幻变脸谱

浑浑噩噩不经意间
就将自己流向尘埃低处
像许多人一样将自己逝于尘的深处


8.虎态
文 | 羌无笛

 
他夜读孙子兵法,听远东狮吼
他不说老虎,说狮子
一直在沉睡
他还是言中了两百年后的事
抗美援朝是虎年
中印战争也是虎年
西沙保卫战还是虎年
拿破仑在地下会不会翻来覆去
 
 
9.小雪人
文 | 太阳升殿


雪的中心,恰好
是人间的意义。或许虚无或许充满。

一片雪,   人间的一点点。
一片片雪,整个人间的浩浩荡荡。

我把头深埋雪里,
我看到流逝的故乡,一闪一闪的
日子,一些人的笑和哭,迷途中奔跑的孩子掉了牙的老者。
这些转瞬即逝,被浩浩荡荡的白所覆盖
只剩下空虚。

有时候,吞下一口口雪,然后在胃里
出生,成熟,最后
吐出  黑黑的  胃液,那里包含多少喜悦,悲悯
落魄和枯萎
有时候,吞下一口口雪,雪死在腹中,
掩盖了所有,然后化成虚无,那里包含多少宁静,
淡然,苍白,苍老。

我的每个冬季,都有雪。
出生的时刻,雪是包裹灵魂的衣钵,
每一个灵魂都那么白
成长的时刻,雪是戴在头顶的花朵
这容易让人想起爱情
而死亡
是一枚沉重而干净的雪。

有时候,一座城市的雪,只能远望
那铜墙铁壁上的柔软,
有时候,一片原野的雪,只能近观
那空无上的踏过。

所以,我会在冬天堆一个小雪人,
雪下起的时候,
我和雪人已经分不清彼此
只是
风吹过,墙头的腊梅花瓣
掉落在我们的头上
我的是红色,开出了一点春天
他的是白色,覆盖了整个人间。
责任编辑: 西江月
中诗电子文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