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歌 > 诗人方阵
村庄的事物(组诗)


  导读:黄锡锋,有作品发表于《诗刊》《诗歌月刊》《散文诗》《诗潮》《诗林》、印度尼西亚《千岛日报》、菲律宾《世界日报》等报刊;入选《2019第二届现代诗经100首》《2013—2014中国新诗年鉴》《世界华文散文诗年选》等十多个选本。系广东省作协会员。


村庄没有搬迁的迹象

 
老屋子歪斜了
还是没有搬迁自己旧址的迹象
野草死缠着石头、稻田
池塘依旧怀抱着天空,养尊处优
喇叭花谢了
来年又开出喇叭喊回春天
村始终庄没有搬迁的迹象
就是太阳落山了
又会以月亮的方式爬上村庄上空
象那些偷偷溜出村子的山风
趁黑又会悄悄叩开柴门,偷偷溜回来 
 

村庄的事物越来越沉默
 
比如原来喧嚣的老屋子
再也听不到它的欢声笑语
比如当年哗哗欢唱的小溪
都羞于躲在草丛中,或
都被野草按住了发声的喉咙
村庄的事物越来越沉默
原来喊痛的老寒腿
或因白内障
看不到痛了,就不再是痛吗
坐在门口,比门墩还沉默
好在门前的桃树
年年开出喇叭一样的鲜花
准时喊醒还在冬眠的春天

 
村庄的事物仿佛都忘了年龄
 
老屋子
都歪斜、裂缝了
任风吹雨打就是不倒下
那些野草
不知死了多少回
还是一个劲地从地里爬出来
像懵懂少年一样
爬上老屋子
村庄的事物仿佛都忘记了年龄
那个在老槐树下眺望的白内障
透过槐花
仿佛又看到了自己
蹦蹦跳跳,走在少年的路上

 
村庄河流
 
河流缓缓地流
拐弯抹角都缓缓地流
流经父亲的岁月
流经母亲的岁月
现在流经我的岁月
流经我的村庄
依旧缓缓地流,缓缓地流
好像没有心事
又好像满腹心事
干裂的土地裂开嘴巴喊它
枯黄的红高粱
伸出干枯的枝叶
试图拦截它
可依旧缓缓地流
拐弯抹角都缓缓地流
曾见过老母亲
一边麻木地望着河流
缓缓地流,一边
干着急地望着她那
干枯的一亩三分地
也见过老父亲
抓着干瘪的米袋
长久地站在河堤
诺诺地张开干裂的嘴巴
仿佛想讨个公道
或试图讨个说法
可最终,还是眼巴巴
看着他的河流
缓缓地流
缓缓地流走

 
一株草探入水中
 
一株小草探入水中
趔趔趄趄的
流水想绊倒它
谁知却被它划开一道口子
灰溜溜地溜走

 
最爱春天的莫过于桃树
 
对春天从不吝惜
能够打开的花蕾都会打开
毫不保留地结出果子
那是一棵棵桃树
献给春天最珍贵的贡品
责任编辑: 西江月
中诗电子文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