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歌 > 诗人方阵
奔赴的另一种意义(组诗)


  导读:夜樱,曾用名兰心西子,原名罗瑜芳,原籍广东,现居河北华北油田。有百余首诗歌发表于网络平台《中国诗人》《中国诗歌》《中诗报》《长江诗歌》《大别山诗刊》《齐鲁文学》等,及《天津诗人》《诗意人生》《大风诗刊》等刊物。


奔赴的另一种意义

就像四季的风
不论沿途景色深浅
不变的是路过
是永居在风居住的地方

如涓溪,一路叮咚,一路浩荡
一路攀爬山麓,一路翻过悬崖
最终回到山谷,回到
苍野虚掩的内心

众鸟还林
百谷归仓


回乡偶书

多么不易呀!
​这穿越了三千风雪
​才等来了屋檐的三月

​你不走了吧?
这苦难之蕊的
——​蜜


今生不得

我的足迹遍及阳光,角隅
泥土,果园,沙砾......

我在一朵花里
深掘过一口井
在一眼苦水的内部
泡过一朵桐花
并取其蜜,徐缓地擦拭
宿命的伤口

也曾托路过的风
在一面湖里
投下一朵云影的谜境
久坐,可清晰识别
一个小女孩的前生与来世

好吧,今生休矣
你在哪里都遇见过我
也哪里都没见过
​如你每天路过阳光
​而阳光,悄无声息......


明天又是一张新鲜的白纸

每一天都是一张白纸
见过或没见过的词
如体内新旧血液的循环交替
“辞暮尔尔,烟火年年”
人间烟火如此
一如纸上晨昏

任何一片投射过来的光
都能照亮一个白天完整的影
即使太阳也蜷缩在它的阴影里
如一个明亮的词
支撑起一篇黑暗的章

赶往家的方向的人
带回几颗夜星
供白纸的灰烬燃烧
给燃烧带走灰烬

明天又是一张新鲜的白纸
依旧搬动词语或
尚未搬动过的更多惊鸿......


烽火三月

仿佛被困于无形的锁链
我无法腾出我的手指
也无法腾出我的脚趾
来指认罪恶

我只能腾出一个失眠的长夜
包括照亮长夜的植物、星辰、冰雪
和城市的筋骨

植物的发声从未停止
正如黑暗从未停止黑暗

城市匍匐在遍体的废墟中正奋力伸出
一只黎明的手,另一只仍在那里摸索着什么
只有诗人最先握住了它伸直且颤栗的手
而它想让全世界更多人
都来紧紧握住它

我知道,这尚且隔着一个
俄乌之黑。被黑暗呛出的汪洋之泪
该是生命最柔软的海水
它是否能够化解天空下
所有的不安与仇恨

从蛰虫的喉咙里传来的声音
比在铁的喉结里咆哮的炮火
更接近这三月的皮肤
更接近春天的响雷


小女人,大风水

小到针尖与麦芒
情绪失火,破碎成一地灰烬
在灰烬的弹幕上
禁言灰烬

大到风是大的
江是大的,河是大的,湖是
海也是

大到星群四散
止于苍茫
大到海天一梦
擦出蓝色的火焰

当投放于被局限的尘世
她是一粒哑光的尘埃
回到内心,她还以天地
一场浩荡的春风


将盐,放生大海

你重重的关闭
一道黑暗的大门

你走近大海
将眼里过多的盐
放生于辽阔的蓝

天空走远
云朵放下柔软的倒影
恢复了躁动的海平面

返回的路上
每一个幽闭的深渊
已自春风里上岸
面容荡漾


四季歌



是鹅黄,修饰鹅黄的鸟鸣和剪剪风
鹅黄的叶子,羽毛,芬芳
与流线。长大后它们叫
——只此青绿
爱上冬天那苍茫的背影

江河涛涛,溪流涓涓
所有的水刚好照花
所有的山正少年



长满绿荫,挤满豪横的蝉鸣
骄阳灼灼,多余的烈焰将多余的人声
都移至空调房,骄阳灼灼,催生万物
也息偃无事不出来四处游荡的人迹



不叙飘零,不述相思。只道秋水温柔,天色浓淡相宜
如湖边西子。万物仿佛住在夏和冬之间的
一个城乡结合部。尚有风轻云淡的庭院
斟满绿意,尚有时间准备料峭西风
亦有有情人终成眷属
多汁的情缘唇齿留香



语言变得慎重如篦子,警惕一切黑色身份的侵入,不像饶舌者
那般张扬。它瘦如枯枝一样骨感,如凝视者的眼神
以深褐的静默。而山谷腾空所有的鸟鸣,回音,甚至翠色
将一座山的空芒留给凝脂的春天,留给那更多
神,不曾点化的语言


时间与真理

我会让时间也学会汗颜
我会让时间也变得心虚

正如谎言也有打败真理的时候
因为真理也有暗淡、疲倦
如人性脆弱的一面
因为人性也如真理不总是美善

我更会让春天
爱上春天
爱上一面旗帜,爱上
风,一路奔跑成
花朵一样的
——伤口
责任编辑: 西江月
中诗电子文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