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歌 > 诗人方阵
内蒙古红山诗社诗歌荐读


  导读:红山诗社,2010年11月成立于赤峰四中,创始人为张永渝、垄青、冻土等诗人。现有骨干成员60余人,是内蒙乃至东北地区较为活跃的纯文学团体之一。诗社致力于本域文学创作的繁荣与发展,先后编辑两部《赤峰诗选》,总结梳理了1981年至2014年30余年赤峰现代诗的发展脉络,是研究赤峰新时期文学史的重要史料。《红山诗刊》是其主办的大型诗歌刊物,现已出版七期。同时诗社还编有《边城文学》等刊物。

沉默的事物
米兰

 
越来越喜欢沉默的事物
比如一片土地
一所房子,一个花瓶,一个茶几
或者一个小池塘
凡是存在的,不说话的物品
在我眼前都有了生命
它们始终如一
遵循着存在的规律
没有丝毫的情绪
我凝视它们
路过它们,擦拭它们
尘土多了,水波起了
都是别人的事情
它们只是沉默
这种沉默是它们的语言
而我,因此学会了和它们交流
也因此开始恐惧
我们这些
发出各种声音的人类
 
鹰荐读:沉默是在安静中与自己深交,和生命对话。任尘土飞扬、响水喧哗,我亦淡然自处,在平凡和沉默中领悟生命的意义。

 
紫色的花
——致神圣的日常
 张永渝

 
文艺和灵感之神
在边城,开着紫色的花
低调谦逊,鞠躬的贝母
与创造者形貌紧紧缠绕
五叶木通
叶子伸展如覆瓦,青翠潇洒
活力四射,灵感之神
垂下紫藤的瀑布
无惧贬损和挖苦
在瘠薄的环境里生长
你随风摇曳,像灵巧的手指
唱和:早开堇菜和紫花地丁
砖缝,楼房地脚、石板的罅隙
散落于各处,鸣响
荒凉的戈壁
北方寂寞的小城
一封一封,拨动命运之琴弦
信念如顽强的枸杞子
“撞身取暖抱团出击”
大地初醒的立交桥下
带状公园,在单位的花池
锦带花弹奏初春的吉他曲。
四月的原野,诸葛菜盛开
一片蓝紫色的海洋
柳兰一样壮美
薄荷一样芬芳
你的嘴唇像羊蹄甲的叶子
眉毛像夏枯草
舒缓的语调优雅如番红花
性情好似随意的打碗花
笑起来鲜艳,
像小区入口的大丽花
很少抱怨,好似珍贵的红门兰
开门见山;起承转合
寻常如紫苑
结尾精心,鸢尾的黄色花药
紫色花瓣上那一抹顿挫。
内心却不寻常
尖锐,顶着刺儿菜的冠毛
神秘,如蝴蝶草
扭曲,如歪头菜
泥胡菜,有淡淡的苦味
苦涩,那一株瞿麦
挺拔清秀好似千屈菜。
含着淡淡的涩味,
牛角瓜在倾听
小小的毒,如莫名的愤怒
写进假连翘和醉鱼草的笔记
这一篇的生长期不算短
它长过木槿的花期
一切源于神圣的日常
像庭院里的锦葵
路边,紫色波斯菊
送出秋日的花语——
“怜取眼前人”
在沉静的午后
作品散发出淡淡香气
像近处的罗勒,远处的香薷
继而浓烈,灵感喷发
诗是令人迷醉的缬草。
令匠石挥斧,
却给他套上铁西服
命寒风相口齿,
却弄瞎了他的眼
有毒的思考
让他消瘦不堪
甚于贬损之害和神秘的麦仙翁
被唤作大地之雾
延胡索是你原创的标识
它意味着“专制性的幻想”
还是回到劳动本身
以须根作雷达,一颗红薯苗
如谦逊的诗人
将纺锤形的块根
埋进土里。
 
鹰荐读:“紫色的花”是你是我,是边城每一个写诗的同仁,无惧贬损和挖苦,努力成长。“紫色的花”也是引领和召唤,是对神圣日常的诗意和谦逊劳作的珍视。

 
有一些事物需要遗忘
 疏竹

 
这并非真理,只是存在
如夜晚坠入黑暗,星光隐于天际
一片片雪花陨落,而去路悠长
想象中的书信,应由想象的双手书写
 
我在此刻,如你在此刻
心情如何借一碗烈酒升腾
又如何借一碗茶汤平息
镜子里的春秋此刻又有何景象
 
假如抹除问号,不必有人心存侥幸
隐于灯火的将还给灯火,隐于朝阳的
将还给朝阳,黎明与傍晚遥遥相望
 
你坚信的,请继续坚信下去
没有水流过的河道,有风在流动
路,走了,才知道能走多远 
 
鹰荐读:有些遗忘不是真理却是自我保护的机制,不失为一种轻松的卸落。无论是借酒升腾还是借茶平息,无论回忆是欢愉还是悲伤,我们终要日复一日继续向前。风水流转,路有多远,只能用脚丈量。

 
飞鸟
白希群

 
海有时是白的,有时又变成黑色
但总是那么空阔
飞入海上的一只小鸟
无法驻足
在凄厉的风雨中
寻找一座岛,一艘船,一处礁石
起初,它的鸣叫清脆
歌声婉转。带着希望飞翔
已而,黑云骤起,浪涛汹涌
喉咙渐渐喑哑、焦渴,独力难支
最终,迷失中途的海市蜃楼
可它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的旅程
它一生爱过两个伴侣
一个叫海洋,另一个叫自由
 
鹰荐读:飞鸟与海是一场命中注定。海是无边无际的未知,飞鸟是想要突破自我的精神力量,也是永恒的存在,哪怕弱小也不放弃探索和追求自由的姿态。
 
 
岁尾杂念
海韵

 
有多久
我没有勇气
把那个沙漏正过来
 
它总能从容地对峙我的惶恐
乱我方寸
让我在寂静中感受
洪钟大吕
 
不可名状的虚汗
一遍又一遍地冒出来
一会儿补钙,一会儿补蛋白质
一会儿又补维生素
我明白
我空缺了太多
时间的生命
 
五十年
肉身臃肿
快乐于虚无
并于虚无中小声啜泣
 
鹰荐读:年过半百,总有些事让人感觉力不从心。其实,每个人的一生都在经历一场战争:与生活的琐碎和虚无,与自己的卑微和平庸。所以,我们要时不时给自己注入些勇气和热情。
 

好在还有一片海
   川云
 
稍有遐,闲暇
遐迩之间,想一个人是对的
一尾鱼,气息呼唤它斑斓的鳍
晃动,悠闲,从深水里浮出来
 
稍有遐,我就会去深处望你
热血斑斓,从初始到今天
白马过隙,涟漪和波澜
我懂得,你也懂得
 
子夜是个分水岭
泥土中长出阴阳
昨夜大风呼啸
子夜的人路过风里
 
鹰荐读:眼里有光的人心中才有海。人与人之间的情感恰是海的波澜,起伏不定。襟怀的博大与否在于包容和自净,黑暗是分水岭,风是试金石。

 

自然

 
扔下石器,是那堆火或光
走向你,摔打、拿捏与水粘合
一圈黑夜,一圈年轮
融化了方言、汗渍、指纹
陶,你成了泥土的儿子
 
仿佛约定了前世月亮
复出你今生的日出
灰头土脸,仍挂一身泥
陶口大的嘴巴慢吞吞地讲着光阴
对黑暗中那些磨难却只字未提
 
从土到陶一直艰辛
人们知道你是个器皿
你装下的那些粟
带着荒蛮认识了黎明
至今还在发芽
至于那片云依旧是个秘密
 
鹰荐读:从土到陶是自然之物、思想之物亦是劳作之物。于土而言,是艰辛的蜕变,文明的进化。陶是器皿,更是有关创造与生命的隐喻和象征。
 
 
涮锅
崔友

 
乡亲们,习惯把肉和青菜,一次次
放进沸水里,再一次次捞上来
一口矿井,是大地的嗓子眼
许多命被钢丝绳吊着,来来回回地涮
煤,是夹在矸石里的肉
有人加火,有人加盐
日子越挖越窄
口味却越来越咸
 
鹰荐读:青菜和肉在沸水中的历练,恰似人在生活中的煎熬。矿工的日常就是这般惊险,矿工的路就在这苦和咸的滋味里越走越窄。涮锅涮出了深处的人性,涮出了生活的苦难。
 

井水
垄青

 
和她对一会儿眼神儿
心就会清亮许多
用辘轳摇上来
晃悠悠挑回家
咕咚咚一碗灌下去
一甜到脚跟儿
 
水龙头拧开
哗哗哗地淌
听着总有些心惊肉跳
像是自己在被人强行放血
 
鹰荐读:井水承载着一种记忆,一种甘甜。自来水是一种快节奏的代名词。井水与自来水的对比,是生活以及文化方式的变迁,言外之意是对写作的深耕与速成的思考。
 
 
华夏第一村
王十九

 
你一句,我一句
总也说不尽
敖汉由此换了三季
残破栅栏围起复原的记忆
在想像的那个湖泊里
有条东游的鱼
绕过时间后
遇上头狂野的牛
你看我,我看你
共同走在有雪的遗迹
这是地上一座城
湖泊上的两颗星
和三言道不尽的曾经
 
鹰荐读:你一句,我一句,遗址的碎片复原了原始的记忆。你看我,我看你,华夏第一村在道不尽的遗迹里。灿若星辰的史前文明,驱使读者在诗意的认知里找寻。
 
(排序先后与文本无关,同行是共识的态度,共识是前进的动力。——鹰)
责任编辑: 西江月
中诗电子文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