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歌 > 诗人方阵
枪口与手指(组诗)


  导读:王勇,笔名蕉椰、望星海、一侠、永星等。一九六六年出生於中国江苏省,祖籍福建省晋江市安海镇;已出版诗集、专栏随笔集、评论集十三部。曾荣获菲律滨作家联盟(UMPIL)《巴拉格塔斯文学奖》《2018亚细安华文文学奖》《世界华文微型小说40年贡献奖》等重要奖项,经常应邀担任国内外文学奖评审。现任世界华文微型小说研究会副会长、菲律滨华文作家协会副会长、菲律滨安海经贸文化促进会会长、马尼拉人文讲坛执行长、《薪传》与《诗菲华》主编、《世界头条-菲华作家》策划人等职。

影子

时而巨大
时而扭曲
影子变幻着不同姿态
当它们脸上有光的时候

一旦失去光彩
它们就乖乖躲起来
躲在黑暗里
也许在哭泣或是在苦笑
也许在偷鸡或是在摸狗
也许在张龙或是在舞爪

影子暗恋着夜的黑
夜不会把它们当木偶
而是让它们看见
看不见的世界里
有着许多睁大的
眼睛,惧怕着光
却又渴望着光
担心光会杀害它们

于是,影子闭上眼
让影子在有光时
都消失
可是等到张开眼睛时
路灯还是变成了眼睛
星星还是变成了眼睛
太阳还是变成了眼睛

这些已不是影子自己
可以决定能够主宰的
影子想了半天
就想明白了

落叶私语

在树上等到枝枯
才有望道别枝桠
回家去

回家的路说远不远
说近也不近
只要跳下枝头
落身泥土
便算踏上回乡的路

可是某些伙伴
跳错地方
落到水泥地上
跌得痛到卷曲身子
在风中滚来滚去

冰凉的水泥地
似冰冷的人情事故
把家隔得好遥远
把泥香压缩到土裡
让泥土想张口引路
也哑然无言

万万没料到
本是一件简单的回乡之旅
却被折腾得叶离叶散
不得不换一种姿态
以假死
在风中滚动
猛扑泥泞的土地

角度

渺小与巨大
不过角度问题
山峰挺立高楼摩天
站在它们面前
镜头屈蹲下来
渺小的我的小小的
小指头,便把它们
统统压在指尖下

巨大不是伟大
而是镜头缩小自己

谁都不甘愿屈蹲
抬高对方垫高对方
担心一蹲
便会低到抬不起头
试着背向阳光,蹲下
影子敞开胸来拥抱大地
踏踏实实,巨大的存在

转换角度
我不再伟大不再崇高
还原为寸步不能移的雕像
连独立的自由
都被飞鸟与行云
轻轻叼走

枪口

太阳攀爬了许久
才爬上林立的高楼
探首,露出今天第一个微笑

我和太阳一起探首
我在我的窗口与阳光握手
它的手握住了我的手
还轻抚我的脸轻抚我桌上昨夜
忘记合上的企划书

如厕洗脸刷牙早餐
推开往事推开挡在门口的烦心事
我匆匆跳上集尼车挤进轻轨电车
赶赴循环如车轮的人生约会
没有烛光没有烟花没有音乐

隐隐约约
总有一个个枪口跟着
从纵横的窗口
从张合的嘴巴
从眨闪的眼睛
从所有光线照不到的暗角

已有许多交迭的影子中枪
被践踏,就等黑夜来收尸

太阳攀爬了许久
终于爬得比高楼还高
终于唤醒了遍地的影子
可它也挡不住那些枪口

手指

每天盛装出门
总被许多连阳光也挡不住的
枪口,从窗口从嘴巴从眼睛
从现实的死角
瞄淮着,冒出烟来

飞车穿梭的十字路口
塞车如龙的巅峰时刻
暴雨似剑的社会江湖
磨肩擦背的汹涌人海
我行如风
躲闪熟悉的流言飞弹
沉默着,不想擦枪走火

其实,一直忍着不出招
我的口袋藏着十支枪
大拇指食指中指无名指小指
每一支都已子弹上膛
责任编辑: 村夫
中诗电子文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