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歌 > 诗人方阵
咸阳市诗歌学会青年诗人作品展


  导读:咸阳市诗歌学会推荐范墩子、陈迟、三树、擎墨、禾页、王珞宁诗歌作品选。
 
《我们都是深山之中的迷途者》(外二首)
文/范墩子

 
是鸟在叫。在闪电的顶端
灵魂出窍,我们都是深山之中的迷途者
看不见阴暗的城堡——
 
那里面有风的嘶鸣音
魔鬼常让天使乱了阵脚
躺在地上的花,牛面蛇容
 
直到鸟停止了叫声
我发现地上的花重泛红光
深知其重
闭上眼睛,我们贴着山林继续远行
 
《在山中》
 
远古的箫声,以孤寂抵达游子之心
在温润中触及万物。背对万物
万物便是凄美的月色
豺狼,虎豹,这些裹掩着死亡的生灵
请亮出愤怒的影子。在山中
树枝支开沿着溪水而来的光景
它曾是古人栖息之所
我并不知道他们吃酒吟诗的地方
在这里我一无所有
那些消失的憧憬与幻想让我迷失
正如这悬浮的漂泊之感一样
杂乱无章。枯叶是闪着亮光的
我又听到了蟋蟀的声音,在山中
像一位农夫
劈柴,担水,挖药,或者
燃一堆野火,以焚烧我漂浮的灵魂
 
《筑  巢》                    
 
那只鸟飞得很低,它在看田野中央的草垛
它打远方飞来,无人了解它的自由
 
鸟把去年的故事埋下,村庄却在缩小
一日一日,直到村头的张牛娃进城了
 
后来啊,麻子,黑子,亮子都进城了
那只鸟却还在,它背着日光,衔着
 
被人遗弃的月亮花,孤独是它的所有
它正用一生的时间,寻找着早年筑巢的地方
 
(范墩子:1992年生于陕西永寿。2015年毕业于沈阳理工大学。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陕西文学院签约作家。鲁迅文学院第32届高研班学员,在《人民文学》《江南》《滇池》《野草》《青年作家》等发表作品多篇。曾获首届陕西青年文学奖,已出版短篇小说集《我从未见过麻雀》《虎面》。)
 
 
相见(外二首)
文/陈迟

 
晚霞渐渐失去高度,落向边关
塔里木盆地的夜,一再推迟
为今生的相见,加上期限
河西走廊再过十年,仍然如此
 
沙漠石窟,佛脚之下所积的虔诚
有多少已被时光掩埋
居无定所的人,在烟火深处
提灯而来,乘风而去
 
重来
 
花开了,风踌躇着
尽量躲避,眼前的尴尬
昨日的牵挂,已经被时光虐夺
你的名字,除了我没人记得
细雨的呼吸,没有押韵
也就失去一个,语言记载的机会
暮色拉开闪烁的灯火,只为缓解
心头,那无法燃烧的沉默
 
折返和重复
 
折返,是对于一条路上的那些人
也可能是这条路上往来的信件
得到的时光和波动的情绪,都被生命
夜以继日地消耗和磨平
 
南去的候鸟,在天空下折返
也在我的文章里重复出现
一条河上的涟漪,反复漂流
它的倔强在逆境中张扬
它的温柔在顺境里平静
 
重复看四季生长的故事
重复听肖邦的《叙事曲》
这些都在一个偏远的小镇
让我占据和拥有
 
在折返的深夜,虫声重复着
那些无聊的对白,再一次
湮没在低沉的灌木丛
 
(陈迟:1992年生,陕西礼泉人。作品散见《科尔沁文学》《秦都》《通辽日报》《文化艺术报》等报刊。)
 
 
老  屋(外一首)
文/三树

 
也不是说那里破旧了,在秋雨倾盆的晚上
当蜡烛的灯芯颤动的一刻。那晚刚好停电
土窑的半扇,连同木制的窗户,一起倒塌
天蒙蒙亮,祖父披着衣裳,拿着铁锹
下去后院清理现场。祖父总是憨笑
起码在我的印象中。可那天
我是想快点去家里,看到祖父褶皱
的脸上,一滴一滴划着泪滴。后来祖母
告诉我,那个窑洞爷爷和太奶奶生活过
里面还有一把马勺,是太奶奶的记忆
我出走在荒芜的野地,想起
他们的简朴的日子,或许使我后头
的记忆加深,夕阳淌着眼泪
 
古 
 
特别喜欢古道下雨,旁边是松树并排
炊烟在前方的村落袅袅。空气中散发着粪味
小雨打的松针直响,大爷戴着草帽卖红薯
外祖母系着油裙来找我回家。梦醒
我才想起,古道已杂草丛生
外婆家也不在古道直通的后吴店庄
 
(三树:本名秦辰左,陕西永寿人,00后。文字散见《诗刊》《散文诗世界》《长江诗歌》《彭城晚报》《文学寻葩》等刊。)
 
 
彼岸有海(外一首)
文/擎墨

 
我在时间尽头等你,你从对面马路小跑过来
爱不再是遥远的传说。普洱茶和生茶和熟茶
在时光中氤氲。人人都想要那月亮
我发疯似的在河畔大喊你的名字
你好吗?你在哪?
我怎么才能见到你?
我知道我的生命已没有你了
我们的世界很小,不用挥手就迎来了别离
我已度过普通又平凡的一天
江面上倒映着点点星光
路边烧烤摊上的红酒和晚礼服,变成了绝境
之地。等到这场雪融尽了,和风拂面时
春天的到来碾碎了从前多少
老旧的故事
 
和时间一起衰老
 
终会有令你悔泣的时刻,无数欲念成被夹在
某部小说的银杏叶,它们有无力的等待着的
命运,像一份感情在不曾宣告的状态下结束
黑夜是一面钟,冬离别的很艰难,但有些人
已经走出了这个春天。一场爱发生在春天
又丢失于春天。我和大雪一样会衰老,在永
不沧桑的时间里站台,等到叹息过后发现我们
曾经那么胆怯,而逝去的岁月,正如医院楼下
左边的海棠和右边的新绿。会有那么一些时刻
我会途径路边的树影。就像春天难以抹去,我
曾途径一片青草地和阵阵鸟鸣
 
(擎墨,本名徐锡,95后,陕西永寿人,文字散见于《延河》、《散文诗》、《华声晨报》等刊物。:)
 
 
枷  锁(外一首)
文/禾页

 
我看不见雅典娜如何把
滚烫的雪花
流淌在皎洁月光上
我只看得见凯撒
分割一朵朵浪花
从出生到死亡
从枷锁到镰刀
在梁山的土堆上
我看见无数的枷锁
把自己刻在无字碑的脚下
一千个时间连同上万个枷锁
为黑暗点燃纸片
换上新世纪的脚镣
要拾荒  要流浪  要颠倒
要把铁链劈开
又牢牢地联起
翻涌海浪
 
浮 
 
吹掉一夜的长眠
梦中有雨
在读诗
你说你在酒里把黑夜灌醉
他说世界的角落还藏着女人
我们都在言语
像在一个没有夜的
黎明
怒吼,把自己暴露
在自己的怀里
梦醒时把雨叫停
谎言没有时间戳穿尘土
我们会去流浪
像这一路的沉浮
 
(禾页:2001年生于陕西永寿,现就读于内蒙古大学哲学系。陕西青年文学协会会员,诗歌见于《草原》《青春》《诗歌月刊》《秦都文学》等刊,入选内蒙古2021年度《新草原写作》诗歌卷,作品《父亲》等曾获第七届“青春文学奖”诗歌奖。)
 
 
怎  样(外一首)
文/王珞宁

 
要怎样才能让人生避免沦为一堆熟悉事物的叠加
要累积多少经验才能坦然接纳人性的暗面
要创造多少意义假象才能填补生命中如影随形的空洞
要交换怎样的美丽和爱才能无条件被爱
要辜负怎样的清风晓月才能换来物质的短暂满足
要拥有怎样的完美恋人才能使爱情理想永不幻灭
要挨过多少痛苦无眠的深夜才能让你苍白的脸在黎明之梦中浮现
要多少次心碎和心碎在寂静中相逢
要心碎多少次才能不惊扰到眼泪
他说
答案再不能使人生过得更好了
你只需  在永恒悲哀降临之前  停止思考


偏 
 
猫是这个世界给人类的精神补偿
是被神明偏爱的生灵
被偏爱的,还有被猫治愈的人类自己
向猫学习怎样去爱
娇嗔的姿态
眼神,捉摸不定
信任,总有距离 似远似近
在需要的时刻虔诚地爱你
其他时候
独自生活
 
(王珞宁,90后,喜读书,爱旅行,有作品散见网络。)
 
责任编辑: 叶青
中诗电子文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