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歌 > 诗人方阵
林平:新诗三十三首


  导读:林平,男,1967年9月出生,河南省光山县人。在《人民日报》《光明日报》《诗刊》《中国作家》等100多家报刊发表各类文学作品300余万字,多次获全国性诗歌、散文、小说大赛奖。作品入选《新诗三百首》《中国新诗精选三百首》《新世纪诗选》《中国诗人诗典》《中国实力诗人作品选读(1940—2015)》《中国首部微信诗选》《中国散文大系》《中国散文精选三百篇》等选本。出版散文集《菱角米,葵子仁》、诗集《月亮河》《我这样爱你》《幸福路上》。著有长篇小说《逃离北京》《伤城》《立

 

  这里是一个诗人的部分新诗作品,以创作时间排序,从一九九零年到二零一六年,跨度二十六年,一共三十三首,或许值得您的收藏。

林平.jpg

 

乡思

 

忽然思念起故乡的小屋了

眼前飘过屋顶青青的炊烟

好多年没爬过门前的山了

山脚边,那条流淌的清清的小河

如今鱼儿还在闲游么

 

我不会在异地生活太久

那双布鞋压在家里的床下面了

小弟许下了领我上山采山楂的诺言

邻居小姑娘说

她要给我编织一个好大好漂亮的花环

还有那条小花狗

池塘里赤身悠哉的小伙伴

仍等着我去嬉戏呢

 

我仰起脸,数哪朵云是从故乡飘来的

昨天,小燕子又呢喃了

我听她说,故乡正是春天

 

一九九零年三月二十七日

 

 

 

 

听琴

 

寻你不着却总寻你

当我沉入千年古梦时

你穿过温柔的灯火

缈缈地走近我

 

当我漫步万里月光中

你涉过浓浓的夜雾

精灵般附着我

 

一半是沉醉一半是感伤

往事如昨

 

汨汨的琴声

在城市和乡村上空回荡

如流水花开

来自天堂又回归天堂

 

天长地久么

在水一方么

 

日里梦里

你都融入我谙熟的影子

哭也是你笑也是你

 

一九九二年十一月十六日

 

 

 

 

诗笺如羽

 

你走的时候 雨已停歇

清晨的风好瘦好亮

寥廓的天空下 站台静默

已不见昨日飘动的裙裾

三月心事重重

 

今朝的阳光葳蕤灿烂

日子如树 一夜间生得翠绿

蝴蝶花悄然绽放

紫色的心事飞满我的窗口

空旷的原野上布谷声声

总惊醒我追寻的梦

 

不愿想时

思念已结满沉甸甸的果

压弯了所有的日子

一页又一页诗笺缠缠绵绵

写满收信人的名字

却找不到邮寄地址

只在空寂的早晨和宁静的黄昏

凝望你去的方向

有鸟儿飞过却不见风景

你可已到了要去的地方

 

一九九三年五月二日

 

 

 

 

踏浪

 

我赶到海滩

 已是秋天

洁白的鸥鸟追随船帆

独不见你洁白的诗笺

我摇曳的心绪

 海一样湛蓝

 

为了赎回昨天的遗憾

我只身踏循少年时的诺言

任深秋的海风

 掀乱我的长发

浪花溅湿单薄的衣衫

拾一枚贝壳 身后是岸

了望中的季节

离我越来越远

 

一九九三年八月二十日

 

 

 

 

月亮河

 

  可是晚风中洁白的羽毛

在沙漠和林子上迷蒙轻扬

  可因千年不尽的人间幽思

仍见小桥后冰洁如初的面庞

 

  我原想尽情地沐浴游玩

仿如牛儿奔向水清的河塘

  我本已追寻到了源头

却失手碰碎了一河灿烂的星光

 

  夜夜君临的月亮,宁静高远

谁曾呼吸那淡如柠檬的清凉

  水草离离的河流,风轻波柔

却分明在我梦里潺潺吟唱

 

  最是那黎明前渐隐的身影

如窗前的秋雨落叶留连彷徨

  只因那涉水而过的一次回眸

我驾舟在河中漂泊了一生的时光

 

一九九五年十月五日

 

 

 

 

苍茫

 

鲜花之后

秋天展现出遥远的宁静

 

枝头的果实已被摘去

田野的庄稼也被收割

连那一棵棵高举摇曳的狗尾草

孩子们稚嫩的吆喝声

亦跟阳光一起

回了家园

 

我看见一朵朵人影影影绰绰

我听见一尾尾鸟鸣婉转荡漾

 

那么空阔

那么恬淡

风中的炊烟袅袅升起

一支深沉的歌独自吟唱

秋天,谁点燃了满野苍茫的火

在荒凉和孤独之间

炎热和冰雪之外

在我夜夜思乡的梦里

愈衍愈烈

 

二零零零年三月二十九日

 

 

 

 

原野

 

你看不到我高举的旗帜

大风起兮的原野

你根本看不清

空中的尘土,林间的飞鸟,水里的鱼

 

大风之后,硕大的静席卷而来

整个河流都在倒流

那些芦苇的倒影,往事的倒影

在水中无声地游动

你听不见我旷世的呐喊

 

睁开双眼,天地苍茫

蝴蝶雪铺天盖地

从遥远的北方赶来

从天上的瑶池飞身而下

白亮亮的翅膀蛊惑了谁的灵魂

你看不见我彳亍光秃秃的葡萄藤下

高一声,低一声

紧一声,慢一声

 

这是谁的世界

满野的鲜花落地为泥

这是谁的王朝

烂石滩上的野草,没过了我的头颅

你看不见我飞扬的发丝

 

黑夜来临之前

我不会离开,连同天边苍白的月

当我躺下,风歇蝶栖

我的躯体绿叶满枝

你可能认出我前世的面目

 

二零一零年二月十日

 

 

 

 

月牙泉

 

千里迢迢从中原赶来

只为今夜

在这残星寥落野鸟遁迹的旷野

倾听你穿越千古的呼吸

 

金戈铁马之声远去了

绵绵的驼铃和呜咽远去了

那些驰骋的身影,血染的残阳

早已埋于漫漫黄沙和冰雪

只有水边的芦苇,千丈之内的胡杨

与秦时的明月一起

执著地守望着你

 

夜夜,谁的箫声在上空响起

悠长我千年的梦想

 

消蚀了风中的忧颜和白骨

月牙泉,你是旅人的泪水汇聚成的

是我的泪水汇聚成的

汇成大漠中唯一的眼睛

冷眼静看敦煌的苍凉,莫高窟的阒寂

千古人物,打你眼底列队走过

 

今夜,你不孤独。除了我

除了月光浸染的鸣沙

和目光之外冷峻的边关

谁会在你的睫毛之下搭起帐篷

一睡不醒

 

二零一零年十月十日

 

 

 

 

春天的花园

 

雪花开过。蓝天下

春天的花园恣意葳蕤

 

依山,傍水,远离尘嚣

举起一朵朵纯净的笑靥

无论细小或硕大,卑微或显赫

都红得热烈,白得纯洁

黄得灿烂,紫得沉醉

 

无数个日升日落

油菜花和紫云英汪成一片大海

披星戴月,栉风沐雨

春天的花园缀在故乡的颈项上

晨迎鸡鸣,暮承犬吠

 

欣欣然飘过水湄

撷一朵鸟语,采一坛花香

在向阳的山坡上轻轻一走

我是花园中

一朵会飞的花

 

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三日

 

 

 

 

孔雀河

 

是哪一只美丽的孔雀

将一片羽毛遗落在戈壁滩上

 

那里便水流成河

红了杜鹃,绿了胡杨

 

河水从冰雪流到春天

从前世流到今生,蓄满了月光

 

你从源头走来

为何一路无语,眼含忧伤

 

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一日

 

 

 

 

我和你的爱情

 

我和你的爱情

是茫茫林间的两只杜鹃

平日里劳作,共筑我们简陋的巢

你为我梳羽,我为你吟唱

缱绻偎依,头顶亘古的月光

 

我和你的爱情

是相伴而行的两道铁轨

你有你的人生,我有我的目标

偶尔的交叉之后

继续前行,向着我们的方向

 

我和你的爱情

是在风雨的天空下共撑一把伞

黑夜里点亮一扇明亮的窗

无论置身霓虹,还是阡陌

我凝望你,犹如糠糟的天堂

 

我和你的爱情

是人间最朴素的风景

清晨升起炊烟,日暮喂养猪羊

如流水打磨河底的石头

十指相扣,目光挽着目光

 

我和你的爱情

是把平淡琐碎的日子

烹调成可口的饭食,浪漫的诗行

喂养我们卑微的梦想

直到儿女成人,地老天荒

 

二零一一年二月三日

 

 

 

 

城市河流

 

河床中流淌的

是鱼的心事,我的梦想

 

日日夜夜,云卷云舒

总有鲜活的生命在流水中诞生

 

流水带走了衰老和忧伤

也带走了青春和幸福

 

沉在河底,我是一粒流动的沙

浮于河面,我是一滴静止的水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日

 

 

 

 

合欢花

 

在我最幸福的时刻

是谁在静静地怒放,眼含花蕊

 

阳光下灿烂似火

月辉中吟唱若眠

我遥望着你,在最深的梦里

 

无论繁闹或静谧

你都身着鲜红的裙

这个葳蕤的五月,不早也不迟

 

我想用一春和风迎接你

用一夏蝉鸣迎接你

用我喷薄欲出的激情,迎接你

在我最青春的季节

 

一场热烈盛大的花事

一年又一年,从前世开到今生

 

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一日

 

 

 

 

水乡

 

我的稻田躺在盛夏的腹地

碧绿的目光,一浪高过一浪

痛疼在泥水里分蘖,拔节

漫天的声音长成一棵棵鲜嫩的稻秧

 

时光在秧叶上迈着方步

外来的白鹭飞起又落下

稻田是他们最宽敞的婚床

荷塘之外,牧牛走在茵茵的田埂上

 

从春天的第一滴雨水开始

我手搭凉棚,一直在这里守望

秧苗越长越壮,我的目光越长越瘦长

浸满了露水和咯咯叭叭的阳光

 

那么多萤火在飞,青蛙在跳

那么多生命降生,抑或消亡

我想站在最高的秧叶上呐喊

故乡啊,我一直穿着你最绿的衣裳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九日

 

 

 

 

童年

 

丢下水牛和泥巴泡

童年捡来南瓜片,席地而坐

一把锈蚀的菜刀

细细地雕刻清贫的时光

 

鸡鸣在左,犬吠在右

蝴蝶恋着金色的丝瓜花

童年面庞黝黑

浑身上下沾满泥土和缕缕稻香

 

望一眼池塘里闲适的白鹅

嗅一下菜园里恬淡的辣椒

童年的目光纯真无邪

在屋檐下随遇而安

 

轻唤一声乳名

童年一骨碌爬起来

掸掉身上的尘灰,背起小书包

蹦跳着远去

 

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七日

 

 

 

 

城市响起防空警报

 

这个秋天来得太早

一股寒潮从东北开始,强过山海关

一夜之间席卷华夏大地

我衣衫单薄,饥寒交迫,不及转身

耳畔已响起尖利的防空警报

 

呼啸着,一阵紧似一阵

呐喊着,一声高过一声

从天空到地面,从城市到乡村

整个大地都在颤抖

杂乱的脚步,悲惨的哭号

奔驰的车轮,引擎的轰鸣

朝四面八方鸟兽散去

 

天空多么阴沉,秋风扫落树叶

我仿佛听见婴儿嘶哑的啼哭

墙倒屋塌,玻璃碎裂

我看见大火燃起,硝烟弥漫

火红的高粱一片片匐倒

 

我想逃跑,却迈不开脚步

我两手空空,双脚灌铅

木雕一般呆立街心

我想呼救,却怎么都喊不出口

我的身躯被枪炮炸开,头破血流

我如一片中弹的树叶

訇然倒地,溅起万千血花

 

多少只脚从我身躯上踩过

我感到一阵阵疼痛,奄奄一息

滴滴冰凉砸在脸上,沁骨入髓

我挣扎着站起来,环顾四周,满目疮夷

 

我突然听到了那些悲鸣和呜咽

穿过我模糊的身体,急速扩散开去

仰起面孔,骤然发现

那淅淅沥沥的不是雨

而是八十年积蓄的泪水

是亿万中华儿女汨汨的鲜血

 

城市上空响起防空警报

从八十年前的九一八响起

一直响到今天,响到此刻

响在安谧和平的天空下

我唤醒我的兄弟姐妹,搀扶年迈的父母

加快脚步,向潇潇风雨中奔去

 

二零一一年九月十八日

 

 

 

 

时光

 

我一直徘徊在山脚

望水墨乡村,模糊城廓

这个季节,草木枯萎

玉米挽着稻谷,回了母亲的臂弯

漫山遍野,弥漫着冰雪来临前的味道

 

夹杂着母亲酿制的

米酒的香味,躲在高高的草垛下

填满清贫的日子,催我绽成母亲脸庞上

一朵小小的笑靥

袅袅炊烟弯了又直

我看见一行大雁上了青天

 

从鹅黄到青涩

从葳蕤到凋敝,只一个四季,寒来暑往

恰如我平淡的人生

来时,留不下一声啼哭

离开,握不走一把时光

 

母亲在远方的池塘边,捣衣,做饭

她看不到时光爬上她的额头,我的心头

我突然眼圈潮湿

面对苍茫大喊一声

母亲佝偻了身子,只有花白的时光

不经意地打了个喷嚏

牵着谁家的小儿

慢慢悠悠地远去了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七日

 

 

 

 

秦淮月色

 

月光流淌了两千年

今夜飘在秦淮河上

商女歌声和血腥战火一起东逝

我的身边人群熙攘

红灯高挂,满满的月

 

伫立石拱桥上

一船灯火缓缓徜徉

载一船月色,冰凉如谁的手指

于萧瑟的风中

轻轻滑过,秦淮人家

 

哪一扇窗口之后

隐藏着涅槃的面庞

月亮圆了又亏,亏了又圆

夫子怎知,今夜秦淮月色泛滥

淮河与长江

哪个丰盈,哪个消瘦

 

恍惚之间,人已远去

冰冻了满河月色和目光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日

 

 

 

 

车过长江大桥

 

列车隆隆地驰过长江大桥

这个最寻常的早晨

树木刚刚发芽,婴儿绽开笑容

朝阳燃红桅杆上的寒霜

我的目光透过车窗

贪婪地吸吮每一滴江水

和淌过历史的雾霭烟云

粗壮的钢架一次次切割我的目光

犹如抽刀断水,云开云合

 

这是我在阅江楼上眺望过的大桥

一座红旗引领的大桥

信念筑成的大桥

一座混凝土的桥,钢的桥

在一个黎明飞架长江天堑,直奔

每一个新鲜的早晨

 

古城的楼房鳞次栉比,郁郁葱葱

我如何留住东逝的江水

留住千古风流,万载激情

转瞬间,列车已隆隆驰过

一代代帝王将相的城廓

溅起一江空茫,风花雪月

 

百舸争流,多少轮船鸣着长笛

驶过秦月汉雨,昼夜悲欢

驶过风一样轻的时光

此刻,它们在我的江面上闲庭信步

风霜将船舷压得低了再低

直至低过一座座冰冷的桥墩

 

当我再来,已是暮色苍茫

窗外的灯火一朵朵呼啸扑来

又急遽地拂面而去

我一次次惊诧避让,它们毫不知晓

我看不清它们的面容

听不见它们的声音

只能用我沧桑的心,一次次抚摸

水下的魂,空中的月

 

而我终是要随时光老去

一如脚下的车轮和江水

无人知道我曾来过,朝夕之间

沉淀了亘古的光荣和梦想

 

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二日

 

 

 

 

春夜

 

如何游过这条河

水流湍急,一次次将我淹没

如何抵达对岸的峰顶

万籁俱寂的午夜

如何喊醒沉睡的山,昏眠的月

 

给我一粒星光吧

给我一支火把,蘸满松油

点燃我的目光和紧促的呼吸

如何将它高举于山水之间

照亮丰腴喑哑的原野

 

野花拂过我的面庞

虫吟不绝,缕缕都是夜的交响

如何放下细碎的孤独和行囊

赶在风雨倾倒之前

搭建我朴素的小屋,春暖花开

 

蛙潮来临,只幽幽的一次回眸

我已在最深的春夜

点亮万丈心空,通体透明

 

二零一二年三月三十日

 

 

 

 

故乡忆

 

风铃一样缀在心头

日升月落 随我的心颤颤巍巍

一直长着二十年前的模样

云白天蓝 水碧风清

蜜蜂在油菜花丛飞来来飞去

我在油菜地里追去追来

抹一把额头的汗水

没能抓住一把悠悠时光

 

总在梦中呼唤一些名字

童年的鸡鸭鹅 和猪狗牛一起

在房前屋后鸣叫耍欢

母亲粗大的发辫上 一只白蝴蝶

上下翩翩 我仰面唱歌

歌声坠落池塘 珍珠般叮当

随父亲匆匆走在上学的路上

那路总也望不到尽头

父亲在一个春天远去了

我独自涉过冰雪 默默地走到今天

 

一觉醒来 忽然想回村看看

带上皱纹 带上白发

带上捡拾起来的几十载岁月

当我站在记忆中的村口

老家啊 你的门前是否堆起了座座新土

还有谁 能够叫出我渐远的乳名

风起的夜晚 谁能伴我

走向萤火明灭的秧田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七日

 

 

 

 

储藏一坛阳光

 

突然想储藏一坛阳光

置于行囊一角

留待黑夜沉沉,路途漫漫

 

突然想储藏一坛阳光

置于季节深处

留待风雪封门,鸟迹绝灭

 

突然想储藏一坛阳光

置于岁月内核

留待生命垂尽,形只影单

 

二零一三年一月三日

 

 

 

 

伫立

 

叶枯了,雁飞了

我一直伫立原地

遥望你去的方向,尘落云散

 

伫立最初的河岸

河水断流

鸬鹚的叫声惊心动魄

 

伫立合欢树前

任火红朵朵盛开,残阳如血

我的四周车水马龙

 

伫立一弯新月下

月光从秦汉边关照过来

雪花静飞,落了全身

 

只为有一刻

泪水滴落的地方,苇芽茵茵

睁开眼

你突然站在我面前

 

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三日·夜

 

 

 

 

一只鸟飞过

 

一只鸟飞过,小草醒了

花讯一期接一期

雨水一场接一场

直到满野汹涌沉甸甸的稻浪

 

一只鸟飞过,母亲老了

镰刀依旧闪着光泽

月光依旧浸润棂窗

飞翔的痕迹,可烙在大地上

 

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九日

 

 

 

 

老座钟

 

父亲在一个黄昏独自走了

留下一座老座钟

与祖宗一起,坐在老供桌上

陪母亲打发细碎日子

 

老座钟太老了,脚步蹒跚

时不时需要母亲扶一把

半点和整点时分,想起来时

就敲响老钟,木鱼一般

 

我时常夜半惊醒,看见父亲

从黑洞洞的窗口

倏然离去。母亲的房间里

传出轻微的鼾声

 

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一日

 

 

 

 

妈,今夜有霜

 

为何我的心一直剧痛

病体上覆盖了冰冷的初霜

拨通一串熟悉的号码

电话响处,可是你的天堂

 

那里的山路可荆棘坎坷

你走得匆忙,忘带了拐杖

那里可有瓷白的栀子花

摘一朵插在你云般的发上

 

我想提醒你今日霜降

你年老体弱,要多加衣裳

夜里可有照明的手电

我想给你送一筐皎洁的月光

 

我想告诉你我身强体壮

寻到了爱人,共度好时光

我已把房前屋后打扫干净

你不用担心我的家撂荒

 

为何我的泪水长流不止

满眼都是你静默的花树白杨

为何你绝然一去不返

妈妈啊,山无陵,心有殇

 

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三日·霜降

 

 

 

 

旧时光

 

一只麦穗翘首遥望

绿浪青涩,转眼飘香

 

星空下一遍遍回想

麦芒扎疼了童年时光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乌镇忆

 

总有一河碧水流入梦里

一条乌篷船,载一舱欸乃

 

总有一缕清风掀动衣角

垂柳依依,笑语萦回戏台

 

总有一虹石桥渡我彼岸

一袭蜡染,染得天蓝云白

 

总有一扇轩窗静默水边

香樟盈盈,鸟鸣朵朵盛开

 

总有一坛老酒香溢小巷

独自把盏,石板路上徘徊

 

总有一弯明月停泊夜空

照我归去,抑或盼回童侪

 

那河碧水可依旧荡漾

那缕清风,吹熟谁的稻麦

 

那虹石桥喧闹中沉默

那扇轩窗,传出谁的叹慨

 

那坛老酒可洒了一地

那弯明月,醉卧谁的心怀

 

再次闯入稻花上的小镇

谁在望我,可是昔日姿采

 

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九日

 

 

 

 

梦想

 

我想今晨下一场雪

我是旷野上玩雪的孩子

 

我想夜空升一弯月

独坐河边看野鸭睡眠

 

我想遍地洒满阳光

静卧草尖,倾听花开

 

我想白鹭振翅远飞

机智地逃离瞄准的枪口

 

我想伤痛随水流逝

河床沉淀的是云影鸟语

 

我想从此不再思想

醒来见美,睡去入梦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三日

 

 

 

 

我不知怎样去爱你

 

时光匆匆,转身经年

我不知怎样去爱你

 

我会去走一条小路

细数路上的石子,仿佛与你絮语

抚摸孑立的狗尾草

仿佛抚摸你翠绿的衣衫

那是你走过的小路啊

每一缕清爽的空气里

都残存着你馨香的气息

 

我把那气息装进透明的瓶子

多少个黄昏和午夜

想得极了,我会下意识地打开瓶口

轻嗅一下,马上盖上

再嗅一下,再次盖上

唯恐一不小心,那气息快速散尽

 

远处田间,一只白鹭飞起又落下

我会遥望它滑过的翅影

痴痴傻笑,默然发呆

那是你喜爱的鸟儿

白羽洁净,至今还笼罩着你的目光

 

我会独自静坐河边,看小鱼闲游

掬一捧河水慢慢啜饮

它可是你放养的小鱼

鱼鳞片片,定存留着你的体温

每一滴河水,也该蕴染了你的善良

 

我会长久地吟唱一支老歌

只有你能听得懂。在心里

一遍又一遍地描画潺潺的音符

甚至凝望空中的云朵

云卷云舒,都是你

幻化的语言,涌动的思绪

 

我想去坝上淋一场雨

雨正酣时,你曾喊过我的名字

我想去桥头沐一场风

风起的傍晚,你曾迎风跑过桥头

 

时光匆匆,转身经年

我不知怎样去爱你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九日

 

 

 

 

我在奔赴延安的路上

 

我在奔赴延安的路上

烈日炎炎,河床干涸

扛枪的红小鬼可仍安好

送信的牧童可在山上

 

我在奔赴延安的路上

千山万水,沟壑纵横

南泥湾的青纱帐可正茂盛

欢快的大秧歌可仍飞扬

 

厚厚的黄土可仍在坚守

冲锋的号角可仍在吹响

高高的宝塔山上树木不语

潺潺的延河水依旧欢畅

 

车轮滚滚,鸟雀高飞

谁与我一起心驰神往

自由,艰苦,奋斗,明朗

我在奔赴延安的路上

 

二零一六年七月九日

 

 

 

 

倾听西安古城墙

 

听见了秦汉猎猎的风

听见了西域潇潇的雨

边关烽火映亮了线装书页

紧贴古城墙,瞬间梦回大唐

 

我是浸漫时光的一块青砖

在古城墙上静卧千年

脚步声声,战马嘶鸣

残阳如血,映亮万千脸庞

 

增加哪怕一丝历史的厚度

我都坚守承重的岗位

遥望远方枣树青青

等你到来,我已难诉衷肠

 

听见了鲜红怦然的心跳

听见了爱情绵长的呓语

让我穿过滚滚烟尘

在最深的岁月里寻觅徜徉

 

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三日

 

 

 

 

窑洞谣

 

那座窑洞仍静卧山坡

住窑洞的人已经走远

那棵枣树仍伫立门前

鸟鸣朵朵,换了一茬又一茬

 

那副石凳仍端坐院中

云卷云舒,可曾落寞寂寥

那条小溪依旧潺潺流淌

溪边漫步的人不见了身影

 

有一首歌总也唱不够

洞顶的野草枯了又荣

有一个声音萦绕不绝

过路者啊,请轻轻放慢脚步

 

那座窑洞大门敞开

墙上的照片细数斑驳时光

门前的枣树挂满青果

风中摇曳,可是与主人私语

 

我看到有人身穿灰色布衫

我听见有人在晨曦中笑谈

我想低吟归去来兮

夕阳西下,洞门在缓缓关上

 

二零一六年七月十四日

 

 

致林平的三十二首诗:

  故乡瘦了,是因你的远去。瘦了的不仅是风,窄了的还有河床,妈妈的呼唤,多么用力,合欢树的浓荫,再不是家乡的梧桐,遮住了身,遮不住思乡的情。小桥直直,山路弯弯,渡不完的村曲,若既若离!好一个林平且行且歌,大家风骨!

  郭栋超,本一山野之人,尤喜临秋幽古久居晋时桃林。

责任编辑: 周楠
中诗电子文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