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歌 > 诗人方阵
魔头贝贝:《翻供者》(组诗)


  导读:魔头贝贝新作快递。

timg.jpg

 《在工作中》

 
值班室外沟渠青蛙叫唤。
喉咙里的绳索,捆绑未来。
 
一只蚊子渴血的嘴是
世界的嘴:风在其中,吹拂空洞。
 
更饿了。眼前只有快餐面
乏味的事实。
 
屋后柿子树用墨绿颤抖
回应花椒树暗暗的尖刺。
 
明月冷冷温柔。
星辰陡峭。相当于从骨灰到骨肉。
 
《桎梏经》
 
地球外亮着一盏
监视囚犯的月。
埋掉般吹拂,空气的铁丝网。
在走向新生的垂死前
哑剧中的无期徒刑,在睡梦中千姿百态。
 
七点多妈妈打来电话。
不要熬夜啊。空调别开太低啊。
少抽烟啊。仿佛瞬息的假释。
仿佛安静
露了馅,周遭的蝉鸣。
 
凌晨两点值班室外灯光下三只小猫
在默默吃树根旁我倒的剩饭菜。
后来我离近了它们跑了。黑,黑白,白。
远远地,它们的回望
把我的镣铐,蹭出轻薄的温柔。
 
《翻供者》
 
殡仪馆里外的
相知与不相知。
翅膀迎着春风。被猛地斩断。
静夜散发精液气味。手枪针对茫茫。
 
温度骤降的脚步践踏
迟迟未产的孕妇。
一只甲虫投进蛛网。练习上吊。
从瀑布到破布。最后是抹布。
 
麻木。敏捷
的蜂鸟被关入冰箱。收音机
收到起重机
喑哑的消息。
 
当时你坐在前排,长发乌黑。
像监狱灯火通明,衬出的天
那么黑。
坏男孩云收雾散,加入悔恨的行列。
 
《在美妙的天空下》
 
中午我否定片刻。
鸡蛋汤,灰喜鹊,牢骚话,由你
带来的微微的蓝色。
 
蛇的扭曲的事实。
我不接受。扶着栏杆以免
往下跳。
 
你知道我喜欢你
有时。有时我
被切开。它们让你害怕。
 
从西半球到东半球落了无数次雨。
复杂的烹饪。简单的盐粒。
从南到北,愈合是看不见的。
 
《在自家的小卖店》
 
庭院里内脏招蚊蝇。
米饭足够白。但我和你的头发
始终黑着。
 
活人的手指听到了利润
在东西递过去的刹那。在
坟墓上,青草带着落日余温。
 
余怒。在安庆。卡夫卡在二楼
的书房。我已两年没翻他。
一位凄凉的马克思,表面烫金。
 
更激烈的吊扇也不能驱走
突兀到来的怜悯。我经常
怜悯我。当第三瓶,啪地打开。
 
起风了。门口垃圾袋飞翔。
唰唰的树叶
使无我有了声音、颜色、形状。
 
《冬日鲁山县上汤镇游记》
 
河滩。椭圆的石块,有我们的经历。
我不用眼也能看到了。我用耳朵
触碰喜鹊上面的浮云、下面的利益。
 
蓝天的肚量中你的肚量无中生有。
小黄梨。它们是被刨光
的小黄鹂。鸣叫在咀嚼的嘴巴里。
 
他们又在母亲脸上造砖头坟因为
领导觉得泥土坟太老土——
因为死者在公正廉洁、替民做主。
 
白酒瓶敲着半夜的黎明却怎么也敲不开。
因为我们的到来,几条狗敲开了
附近的桃树、李树。要摸着黑才能闻到。
 
 
《越人歌》
 
茶树菇排骨汤。
黄豆猪手汤。
我感到种子在萌芽
忽明忽暗。
 
南京长江大桥和迷茫的水面。
你的舌头依然停留在我嘴里。
睡莲粉红
白蝴蝶四下翻飞。
 
《小疼》
 
晚上的树大而黑
 
我就在那时  出现
拎着空酒瓶
甩掉空酒瓶
我就在那时  瞪眼
 
在大而黑的树下
我很小
碎的声音很白  很疼  很尖
在大而黑的树下
我火花一闪  没人看见
责任编辑: 马文秀
中诗电子文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