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诗歌 > 诗人方阵
南方的信(组诗)


  导读:马占祥,回族,中国作协会员,1974年2月生于宁夏同心县。曾参加第28届青春诗会,鲁迅文学院第17届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第七届青创会。出版诗集《半个城》、《去山阿者歌》。
马占祥.jpg
 
 
南方的信(组诗)
 
 
张掖行
 
有一座蔓延之山,无边无际,名曰祁连,山上的烧着大火
陡峭的火焰像红色经幡。我想要是有场大雪
火焰就会冷下来。在那座名叫张掖的城池里
我想着的那个人就会来看我,身披白雪的幕帐
 
我就不会像现在抱着风声看火,看自己的血
往高处飞,留下骨头像一截枯木撑着念想
 
环城记
 
三环路与一片坟茔中间铺开的草色
在春末才是绿的:香茅草、水蓬、打碗碗花
落落蓬和一切草色都是从无到有
深秋才会由绿变黄
 
乡下进城的人
都住在旁边,他们越来越拥挤
丛草大范围缩减,缩减成一缕一缕
三环路横着穿过
 
现在,香茅草只沿着路边慌张的长
几棵水蓬挤在墙角,打碗碗花和落落蓬像是搬到了乡下
——屋舍连片,都在以前草居住的地方
位置还是紧挨着坟茔
 
四月初
 
花都开好了:白的、红的、粉的、黄的在山上撒开的样子
像纸钱。风还吹着,轻轻的翻过山湾,吹过羊群
像轻轻的唱腔——上声部和去声部都沿着山坡曲折
那些刚探头的花和草叶仰着身子假寐
像坟头一样凸起山包上,阴影处的花朵在风中不断仰俯
像在磕头
 
故事
 
——有人骑马而来。不可预料的星宿照耀了欧洲的
海洋和山脉。一段爱情,嵌进了亚洲腹地。昨天黄花已逝
今天的故事在河流里还没找到结局
 
朝向秋天的窗户
 
 
槐树不是静物
在八月末,放弃了几片还在绿着的叶子
已经有风声响在树梢上
它们讨论秋天的声音像风声一样
粗粝而直接
我只是一个旁观者,隔着紧闭的窗户
在春末,我也旁观过槐花义无反顾地烧出内心的火焰
 
远处有云朵相遇,轻轻涌动的光让我喜悦
秋天里,路过窗前的麻雀是否和我一样
突然失语,突然在自己的房子里想起春天里的事
突然忘记自己,比云朵还轻。这秋天的静光中,
默然呈现的事物分别是:一块简单的曾经照过人的镜子
一首轻轻触动心情的歌曲、翻开别人的诗集和
位置靠后的无人可坐的木质座椅
 
暮色
 
我怀念的深秋不是这样:清冷安静
槐树逐渐消瘦,麻雀早就归巢
没有风
 
我怀念的深秋是水声还在小城边响着
有些麻雀飞过清水河的上空时
能看见自己
 
暮色铺下来的时候
有些灯就亮了
暮色里的人就会暖和很多
 
傍晚记
 
杨树的修辞是缓慢的,在傍晚的风中把叶子伸出来
向谁抱拳?缓退的光里有些陈旧意味。楼阁、小径
广场上阔大的空寂、隔河相望的云朵,都有陌生的距离
两只麻雀走投无路的前途一片清淡,晚来天色空濛
该写的春天还在路上,我执笔写信,寄给你一片虚无
 
槐花歌
 
合唱,数以万计的白嘴唇
嫩黄的舌尖有音符的余香
一树槐花发声
一串有着低沉的低音阶
一串有着明朗的高声部
她们都汁液饱满,情绪透绿
 
一朵落在我头上——我已头发花白
如一株攒着年轮的槐树般的安静
我左手枝条翠绿,右手的绿叶
比贴窗花的玻璃略厚
 
我也张开嘴唇——有着与槐花
不匹配的红
我的声音有着浊世的腥气
她们却有庄严的白,我面带愧色
“南有乔木”,北有纷繁的槐花歌唱
声音穿过坚硬的风沙、夜色,在一个刚刚
发芽的人深处柔软
 
窑山
 
只有在秋天的雨水之后
荞麦花才会在窑山认命地铺开
凌乱无序的颜色,给风摇曳
 
还有糜子,只是绿
滚烫的绿,暴烈的绿
盖住了黄色山峦
 
两个担水的女人
脚步沉重的像担着海洋
在荞麦花和糜子之间
 
我深信那些水在窑山是坚硬的
葱茏的,高海拔的
是从天空流下来的
 
南方的信
——兼致慕白、武强华
 
某某,惠鉴!那些茶树的隐痛是否被雨水治好?你宿醉的黎明是否还有寂静的亮光?我已回到苍茫如空的北方,褪去诗意,只在夜晚读书——读过去,读现在,读偶然想起的过往。我以为纪年里的南方依旧还在潮湿,包括岭南,包括古道上和旅伴互相扶持的水声。我们遇到的不知名的树木都像钉入石头的钉子,藏着深渊,藏着茂密的脆弱和厚重。有人吟诵的诗句结尾我没记住,深以为憾。那些喧哗的山风预计已将我遗忘,我没有值得流传的诗句,那些有毒的句子里怀念占三分,迷醉占二分,未竟的表达占一分,其余都是走投无路,都是打道回府的空白。这恍惚的春天已逝。今天想起南方,雨意淡淡的涌动,像故人来访。我想,雨打风吹的夜晚里还有谁促膝相谈?我或已失语,像一块北方的石头,内心有脆弱的坚硬。若有闲暇,再叙南方云朵的美学,北方沙尘暴将起。著祺。
 
 
 
 
 
 
 
 
 
责任编辑: 马文秀
中诗电子文库